>社会>>正文

“美国的操纵者” 班农:反华斗士给中国写情书?

原标题:“美国的操纵者” 班农:反华斗士给中国写情书?

   文| 刘璐

  班农的头发向来蓬乱。上个月离开白宫之前,他曾以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声誉和言辞,在全世界出尽风头。别忘了,当初那场争议巨大的“限移令”正由他一手拟定。他还在税收和族裔问题上施展过非同一般的影响。这位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总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将他反对的一切视为死敌,这其中包括中国。在被辞退前,他曾抛出一个危险的观点,称美国已经与中国处于一场“经济战”。

  然而在放出这句话后,班农被突然逐出特朗普的核心幕僚圈。这无疑是厄运缠身的一天,但对中国而言,班农的离职完全是另一副图景:一场方将挑起的口舌之战一夕间偃旗息鼓。这场好运交得太过迅疾,以至于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都忍不住感慨,中国的成功得来全不费功夫。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在解雇班农的同时,也放弃了对中国施加影响的好工具。然而时过境迁,仅仅一个月,这位63岁的前战略师又坐回镜头面前,言辞直指中国。他甚至在近日现身香港某证券公司,被预计将有一场针对中美经济战的强硬演说。但人们醒来后发现,他们避过了一场可能的“狂风暴雨”。因为主办方临时取消了媒体的入场资格,而之后流出的消息称,这个充满仇恨的政治家这回释放的对华态度极为微妙。

  无论如何,喘息将是暂时的。中美经济博弈问题旷日弥久,并被认为会严峻下去。而回望中的人们将会从一系列事件中得知一个更重要的事实,即班农离去,白宫的“班农主义”从未消失。

  香港演讲向中国“示好”能否当真?

  在最近接受“60分钟”采访时,班农的发型熨帖了不少,但他眼眶通红,回应尖利。这一场景的视觉隐喻很有意味。班农以咄咄逼人闻名,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更是毫不隐晦。最新的例子是,他在启程赴港前向几家媒体预告了演讲的主题,称“一百年后,人们会记得我们为阻止中国称霸世界所做的努力。”

  “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他说,“中国在一个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或那条路。年青一代如此爱国,几乎是极端民族主义者。”

  对于那些在大选前就收听班农的电台节目的人来说,他对中国的对抗见解不是秘密。2016年3月,他宣称,“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我们会在南海与中国开战。”上个月,他在离职前抛出了一个至今让人闻之悚然的观点,“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一场经济战,”并补充道,“我们需要疯狂地执着于此。”

  班农是带着这种威胁论的口吻抵达香港的。他制造了风浪,并让自己站在浪尖。邀请他的是香港一家中资背景的证券公司。彼时,从媒体到民众,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他将在演讲中鼓吹更严苛的对华政策。出于这种预判,一些当地民众甚至提前发动游行。头一次,班农的脸被高举在香港街头,他背靠美国国旗,被认为是一种民族主义毒药的隐喻。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预料。

  首先,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在这场重磅演讲还有不到八小时就要开始之际,已经拿到活动参与授权的媒体临时被告知,演讲将是一场封闭的内部活动。主办方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班农的发言人也没有对媒体置评请求作出回应。这家证券公司主管昨日向媒体承认,将记者拒之门外的决定基本是连夜做出的。

图:该活动网站邀请通知

  其次,从内部披露的消息来看。班农对华的态度有了微妙改变。《纽约时报》称,班农12日与一些对冲基金的经理共进午餐,随后发表演讲。在午餐过程中,班农说,特朗普总统对中国领导人怀有巨大的敬意。与此同时,他似乎对曾经热衷的“中国威胁”表现冷淡,指出中美之间的贸易问题,但称两国的冲突完全可以避免。

  班农的这番表态颇令外界意外。美国知名商业网站《商业内幕》评论员莱恩特·洛佩茨写道,班农的香港演讲是写给中国的“一封情书”。

  “红脖子”班农与他的激进思维

  班农的反转很让人咋舌。因为在此之前,他的对华态度一向以强硬著名。在此前中美最高层会晤期间,中国政府一名官员甚至疑惑的问道,美国总统最重要的国内政治顾问是否真把北京方面视为敌人、甚至是死敌?但他很快又自我否定,“班农博览群书,了解历史。我不认为他会那么激进。”

  但现实的情况是,这位前战略师尽管进了常青藤,接受精英教育。但本质上仍被认为是个“红脖子”。这是一个带有歧视性的、针对白人农民的外号。离职之前,班农在白宫的得势几乎完全仰仗于这一群体——这些自金融危机以来,被抛掷在低水平生存池子里的白人,在经历经济地位和身份认同的长期不安后,开始外溢出某种民怨情绪。

  在一种观点看来,白宫中出现班农一派,本来就是这种民怨情绪的产物。这种论调或许显得太武断,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民怨情绪推动了班农的得势——后者的出现几乎可以说是与前者同构的。班农的政治手腕在于,他敏锐地掐中这些人的痛处,并利用了他们。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班农对中国贸易、知识产权等问题再次进行了猛烈抨击。“中国过去25年的经济模式,都建立在投资和出口基础之上。”他说,“可是最后谁买单了?还不是美国的工人阶层和中产阶层。”

  这样的言谈在他短暂的白宫生涯中俯拾皆是。它们的共通点在于,利用一种简单的零和博弈思维制造出最大化的效果。这些失落的白人能从中得到什么?他们将会在情绪上得到共鸣,并不假思索地将仇恨转嫁出去——是中国从我们身上揩走了油水。

  显然,零和博弈很适用于笼络人心

  它企图说明,合作只是一场美妙的幻象,在严格的竞争下,一方受益必然意味另一方的损失。正如在中美经济博弈上,许多美国蓝领阶层所认为的那样,除非中国输,否则美国不能赢。

  如今的问题是,尽管班农已经离开白宫,也尽管他在香港时释出了一些不寻常的善意。但这种“班农思维”将在美国朝野继续存活,并还将存活很长时间。就在班农离职当天,美国展开了对中国据称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正式调查,而特朗普政府的贸易团队仍然由班农阵营的经济民族主义者领导。

  这或许能部分解释,黯然退场的班农在香港依旧收割着众多目光,他代表了与《世界是平的》那种充满双赢情景和贸易所带来好处的世界的背离。民粹主义者决心与全球化进程割席分坐,班农正是其中的佼佼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