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毛泽东在一师:读书青年是如何战胜知识焦虑症,成长为一代文章大家的

原标题:毛泽东在一师:读书青年是如何战胜知识焦虑症,成长为一代文章大家的

任建伟

本文选自任建伟长篇纪实文学《毛泽东的浪漫与忧思·褒贬自在春秋》。该书正在“天涯文学”连载,人民东方出版传媒即将隆重推出,欢迎关注。

在信息爆炸时代,信息量呈几何数增长,人类的思维能力远没达到接受自如的阶段。求知欲使人类渴望把更多非我的东西转变成自我的东西,这符合人类进步的需要,但现代社会非我的知识无限浩大。这些未知的知识就像黑暗对于孩子,让人恐惧,由此造成一系列的自我强迫和紧张,严重的还会突发性地出现恶心、呕吐、焦躁、神经衰弱、精神疲惫等症状。

其实,任何时代都一样,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读书的青年毛泽东也曾经遇到过这个问题。毛泽东立志作一名精通东西方学问的国学大师。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废寝忘食地学习,仍然感觉到时间不够用,由此而焦虑。他是怎样战胜知识焦虑症的?他又是怎样成长为一代文章大家的?我们还是先从他的一位先生说起吧。

1919年,毛泽东在长沙。

袁仲谦,又名袁吉六,湖南新化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国文教员。因写得一手好文章,颇得广大师生们赞誉。

这是关于袁先生的一段趣闻:

光绪八年(1882),辰沅道台巡视葫芦寨屯务,住宿刘家客寓,耳闻隔壁琅琅读书声,通宵达旦,心甚异之。次日天明,命弁兵把夜读者袁吉六传来,见他虽然身着破旧长衫,但五官端庄,面对官人毫不畏惧。道台先生甚异,欲试其才,叫他属对:“小学生蓝衫扫地”;袁吉六沉着对答:“老大人红顶冲天。”道台大人十分赞赏,赠书一部,告诫随行人员:“莫道苗乡人愚昧,平生少见此奇才”。尔后,袁吉六承人资助,入馆就读,文章书法均属优等,经县府两考,以名列前茅入泮。

1913年春,袁仲谦出任湖南省第四师范国文教员。次年,第四师范并入第一师范,袁先生亦随之一师任教1916年,与袁先生同榜的谭延闿出任湖南省长,邀请袁吉六先生出任省政府机要秘书。袁以年迈力衰、难负重任婉拒。

1913918年,袁先生教授毛泽东国文长达五年,但师生二人最初的关系并不融洽。原因是毛同学认为袁先生保守专制,袁先生则认为毛弟子自恃能写点小文章,目无尊长。那时,毛泽东特别喜欢梁启超的文章,袁仲谦却敲起了警钟

梁启超写政论文章,很不严肃,好卖弄“西学”,甚至把数学、化学、物理、政治相提并论,用自然科学术语来写政论文,漏洞百出。梁启超喜好纵论古今中外,但往往信口开河,似是而非,给人以肤浅、轻率之感。梁启超为文还有一大弊病,为了使文章气势磅礴,过于使用排比句式进行铺陈,哗众取宠,华而不实,《少年中国说》体现的最为明显。

总之,在袁先生的眼里,梁启超就是一个假文酸醋的“半吊子文人”。

袁先生认为,要写好政论文必须把握好三点:第一,既要有高屋建瓴之观点,还要有确凿之论据。在论证方式方面,要思虑周密,防止因为论述不当,授给人以口实;第二,语言上要口语化,尽量通俗易懂;第三,最忌以势吓人,强词夺理。袁先生对略通文墨的毛泽东提出明确要求,要想写好文章必须摒弃“康梁体”,钻研韩愈、柳宗元的文章,学习桐城派的为文方法。

对于为文本来就有心得的毛泽东,听到先生讲得确实有道理,便从旧书店买回一套《韩昌黎文集》,又借来了先生批注过的善本,用以校正错讹。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努力,居然成就了一部古籍善本。

每天清晨,毛泽东按时朗诵韩愈的诗文,细心揣摩,每有感想便在书上批划不已。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格训练,本来就天赋异禀的毛泽东还真的学会了古文的写作方法,袁仲谦欣喜地称赞——毛泽东的文章深得“孔融笔意”。孔融,东汉末年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喜批时政,能诗善文,曹丕称其文“扬(扬雄)、班(班固)俦也。”

随着交往的加深,毛泽东逐渐认识到,袁先生虽生性古板,但国学功底深厚、诲人不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老师。袁仲谦也认识到毛泽东不但刻苦勤奋,还能有错即改,不失为一个好学生。两人最终冰释前嫌。

最令袁先生感到欣慰的是:毛泽东对传统文化十分用心,从诸子百家、楚辞汉赋,到宋明理学,均有涉猎;他还对二十四史、地方志异、野史小说也感兴趣,特别是对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毛泽东喜欢古诗词,能背诵好几百首唐诗宋词;对于书法,他也很感兴趣,天天练法帖,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对于修身课,毛泽东不仅认真笔记,还能利用课余时间深入钻研,或找老师请教,或查阅资料,不弄清问题的根源绝不罢休;他还经常向老师和同学们借书,只要有喜爱的内容,便一丝不苟地抄录下来。

看到毛泽东读书虽多,但内容庞杂,良莠不齐,袁仲谦心疼地提醒到:

“润之,书犹如药,善读可以医愚。但怎样才算‘善读’呢?年轻人脑瓜灵活,会读书,不过是凭天分而已。但长此以往,必将贪图安逸而畏劳苦,终使学业荒废。古人‘椎鲁朴钝,非学者之患;聪明绝异,乃学者之深患’,讲得就是这个道理。”

读书要讲究方法。既要博览群书,又要择选精华,使得‘博’与‘专’结合起来。就拿经、史、子、集中的‘集’来说吧,源远流长,从《文选》算起也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这一漫长时期中,历代都编纂了不少‘集’,有务求全备的‘集’,有采摘精华的‘集’……这一切足以说明中国古代诗文浩繁,难以尽阅。所以,我们读书要讲究方法,在一个时期内,应该紧紧围绕一个中心去读,钻透一个问题。”

“读书要做到‘三到’:眼到、口到、心到。心不在书上,眼就看不仔细,心和眼既然不能做到专一,口中只知漫不经心地诵读,就定然不能记住其中的内容,即使记住也不能长久。‘三到’之中,心到最重要,专心致志。心既到,眼和口自然会到,要做到不动笔墨不读书。”

“根据你现在的学力,应该在《二十四史》《韩昌黎全集》《昭明文选》《读史方舆纪要》上下功夫。《读史方舆纪要》是一部研究地理、兵要地志方面的专著,对于了解全国各地山川河流、风土人情具有很重要的价值,历来为兵家所重,被誉为‘千古绝作’‘治平之药石’。总之,我们对于重要的、有价值的书,要反复研读,切忌贪多求快、囫囵吞枣,惟其如此方能日新、月进、岁益。”

1919年5月,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湘潭学友会合影,二排左三为毛泽东。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毛泽东牢牢地记住了袁先生的肺腑之言。他在《讲堂录》中写到:

文章须蓄势。河出龙门,一泻至潼关,东屈,又一泻至铜瓦。再东北屈,一泻斯入海。当其出伏而转注也,千里不止,是谓大屈折,行文亦然也。词少而意多,字少而理多,斯为妙文矣。

文章之作,常发于羁旅草野,至于王公贵人,气得志满,非性能而好之,则不暇以为。闭门求学,其学无用,欲从天下万事万物而学之,则汉墁九垓,遍游四宇尚矣。

为了实践袁先生提出的“处处留心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写作宗旨,毛泽东非常留心生活中所思所想,并随时记录下来,成就了一篇篇美文佳作。这里仅举两例说明。

191512月袁世凯在北京称帝,南方将领唐继尧蔡锷李烈钧分别在云南、江西宣布独立,并发起护国运动,出兵讨袁。次年6月,湖南省硝烟弥漫,成为护国军与北洋军阀争夺的主战场,长沙的一些大中学校被迫提前放暑假。因长沙至湘潭的路上均有大兵出没,毛泽东只能滞留在校,等待休兵。恰在此时,母亲生病的消息传来,毛泽东甚为焦急,写下文章表达自己的心情:

然病母在庐,倚望为劳,游子何心,能不伤感!重以校中放假,同学相携归去,余子碌碌,无可与语。早起晚宿,三饭相叠,平居一日憎长,今如瞬息,寂历之景,对之惨然。

独有军士相邻,洸洸之众,来自岭峤,鸟言兽顾,不可近接,亦既知之矣。心目所遇,既多可悲,遽闻刁斗再发,余音激壮,若斗若击,中夜听之,不觉泣下。更可恶者,秋霖作虐,盈沟滥浍,碍人行步,不然,亦走来握手谭话矣。

明日开霁,决行返舍。

母子连心,毛泽东决定冒险回家。任何事情都是这样,一旦下定决心去做,并非想象的那么艰难,这是毛泽东回家途中所写下的见闻:

今朝九钟抵岸,行七十里,宿银田寺。主人与予有故,颇安适焉,四肢之怨虽深,而灵台之乐殊甚。洗尘振衣,捉管为书,回想昨宵今早,情景宛在,感念奚如!

中途寡所见闻,然略可得而述。近城之处,驻有桂军,招摇道途,侧目而横睨,与诸无赖集博通衢大街,逻卒熟视而不敢问,证以校内所见,信乎两粤赌风之重也。 七里铺、姜车一带,有所谓护国军二股:一苏鸣鹄所部,约千二百人;一赵某所部,数略同。联手成群,猬居饭店,吃饭不偿值,无不怨之。细询其人,殊觉可怜,盖盼望给资遣散而不 得者也。其官长亦居饭铺,榜其门曰某官,所张檄告,介乎通不通之间焉。

一路景色,弥望青碧,池水清涟,田苗秀蔚,日隐烟斜之际,清露下洒,暖气土蒸,岚采舒发,云霞掩映,极日遐迩,有如画图。今夕书此,明日发邮,在涂两日,二十九前后当达左右,欲以取一笑为快,少慰关垂也。

这篇文章清秀生动、观察细致,既可与《徐霞客游记》相媲美,还可以作为一份上佳的军事情报,供决策者使用。

1936年,当坐镇延安的毛泽东在接受美国记者埃得加·斯诺采访时,回忆起这段经历,特别提到袁先生:“多亏袁大胡子,今天我在必要时仍然能够写出一遍还过得去的文言文。”

(任建伟,当代毛泽东思想文化研究专家。主要著作:《毛泽东书法·从临摹到创作》《毛泽东的浪漫与忧思·褒贬自在春秋》《毛泽东人生哲语赏析》《书法有道·从艺术品到商品》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