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山西太原出土的清代首饰 被布包裹慌张埋藏

原标题:山西太原出土的清代首饰 被布包裹慌张埋藏

1981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接到报告,在太原市大东关省建委工地发现古代首饰。考古所派人赶到现场时,器物出土地点已经遭到破坏。据现场工人描述,他们施工时在地面之下发现一个空穴,其中有一个布包裹,布已经残破腐朽,首饰裸露在外。依此推测,应该是一处窖穴埋藏

共出土器物20余件,多为女性首饰。现为大家介绍:

骨梳

骨梳 1件。灰黑色,做工精细,整体呈长条形,向梳齿一侧弧形弯曲,背部弧度和缓,两端整齐完整,梳齿密集,部分梳齿已脱落或变形。

银簪

银簪2件,簪体扁平。一件后端圆弧,中部略作亚腰状,簪尖残缺;表面鎏金,刻花草图案(图上)。

另一件基本完整,接近两端的平面上饰凸起的菱形纹图案,菱形线条交接处,有凸起的圆珠纹,表面已腐蚀,掩盖了原有亮度和纹饰。(图下)。

翠玉鎏金银簪2件。其一,较完整,簪分二部分,上部为玉质,满透翠色,为翠玉。形似展翅的蝴蝶,下部为银质的细长锥状簪体。中、下部原来均曾鎏金,但下面锥部镀金已完全剥蚀掉,可看到斑斑锈迹。上部翠玉高约2、最宽处约2厘米;中部套管高约1厘米;整体高6.3厘米(图左)。其二,应为玉簪的簪尾部分。器体白中泛绿,上部为尖圆顶柱柄,中部束腰,下为螺纹状纹饰,再下为圆锥形榫头,便于与下部连接。

铜簪2件。其一,上部是展翅蝴蝶形,捶碟镂空鎏金,蝴蝶上镶嵌有珠宝已剥落,鎏金也已磨蚀殆尽,锈迹斑斑,两侧略有残损。蝴蝶下缘的中部均匀地焊接三根并列的发针,二者连接处为半圆弧形;发针长约8.7厘米(图左二,正反)。其二,蝴蝶头部和两翅处比前一件更加简洁。保存较好,锈蚀较少,部分色彩清晰可见(图右二,正反)。

骨簪

骨簪 3件,其一,整体似小刀,上部为刀柄,顶端为圆头,剖面成椭圆形;下部为刀体,刃部扁薄,尖端扁小且略向外弯。通体光素无纹,中部稍有残损。(上图)。

其二,整体形似带梗的树叶,簪面扁平,心形树叶的表面刻有花纹,叶柄部两侧为“S”形状(下图左)。其三,整体形似船桨,束腰,一端平面近似椭圆形,稍窄;另一端为长方形,略宽。(下图右)。三件簪子可能是组合起来使用的。

骨簪

串珠

串珠应是佩戴于颈项上的,由数种不同质地的珠子组成。第一类珠子似为玛瑙,黑褐色,个体最大。第二类珠子为玻璃红色和绿色两种。第三类珠子为白色,质地不清。第四类珠子似为水晶白色。第五类珠子似为黑褐色的玛瑙。第六类珠子为杂色,似为料器。

串珠

为颈项悬挂的珠饰,由58粒枣红色玛瑙珠子依从小到大的顺序组成,颜色均匀,最大珠子直径为1.2厘米,总重量为127.54克。

圆珠多数为木质,只有两粒白色珠子为料器,另外还有三枚瓜子型的珠子为玻璃器。所有珠子全部用镂空透雕,每粒珠子的表面均雕出大小不同的菱形纹,错落有致。部分大珠子的两端有盖可以揭开,总重118.78克。

翡翠手镯

翡翠手镯一对。大部分器体略近灰色,不透明,莹润光滑,只有约4厘米长的一段翠绿色较浓,其余部分也有翠色,或浓或淡。两个手镯颜色造型相同、色泽近似,品相极佳。

镀金手镯一对。形制相同。手镯外侧均有纽结,原来应该有装饰物。另外,手镯器体焊接两个小环,小环上又套着一个较粗的小环,粗环连接着一截细细的镀金链子。在两个小环两侧的镯体上有两个对称的双线环状凸起,两个箍状凸起可能是环状器体的接口之处,但加工的非常光滑,既显精致,也是装饰。这是比较少见的装饰品,可惜两个镯子已断裂,茬口清楚。

手串

手串 一件。由38粒大小不同的扁圆形料珠组成。珠体呈黑色,有的光滑,有的粗糙,表面有较多磨损的痕迹,其中七粒略残。

金手镯 一对。器物含金量较高,至今金光灿烂。每只均由长短不同、中空的两节弧形纯金管状器组成,内侧很光滑,外侧的表面用双阴线刻出边框,框里浮雕出连枝花卉,精美异常。长短两段的配制颇为奇特,佩戴时应该是长的在外,短的在内,但两管接头部位边框部分光滑,没有雕刻,也不能与另一节相接,或许另外有的物件插进这两截管状金管将二者连接起来,能与与纯金相配的贵重材料应该是玉或者类似的材质,但发现时管内没有任何残留,仅限于推测。

角质手镯

角质手镯 一对。角质。一件基本完整,表面粗糙,有许多小坑和疤痕。另一件缺失一截,残余大部分,受挤压严重,表面粗糙,存在许多深坑。器表颜色黑红,有浓有淡。从断面看,器体内部颜色红中泛黄。

玉串饰

玉串饰 一串10件。由6块长方形和4块近椭圆形玉片组成,其中一件略残。两端是2块长方形的大玉片,中间是四片小型方玉片与椭圆形玉片相间连缀,玉片表面平滑,背面较为粗糙,在背面两端与其他玉片连接处分别有6个或4个孔眼。孔眼两个一组,相互贯通,每片分别有三组或两组,可以缝缀相连,将所有玉片串在一起,形成手串。玉片为白色,但色泽不均,有的夹杂黄色,边角处磨损较重。

鎏金戒指

鎏金戒指 1枚。指环近戒面部分为扁圆形,外侧中间有一道直线浅纹,两端逐渐内收成圆形环状,表面平整光滑,表面为铜镀金,但镀金已经剥落;戒面部分在近似椭圆形的花瓣形底盘上镶嵌水晶珠,其中戒面中间并列镶嵌着两颗大的蓝色珠子,两侧又镶嵌两颗较小的蓝色珠子。在四颗蓝色珠子上下,镶嵌七颗绿色水晶珠子,蓝珠凸起,绿珠低平,形似花朵。整个戒面蓝绿相衬,主次分明。底座则为铜质,背面平整。

玉石戒指

玉石戒指一件。基本完整,玉质略差,颜色驳杂,以墨绿色为主,中间夹杂着浅黄色石斑纹和白色小点。戒指为扁体环状,上下两侧打磨为半圆形,中部扁平,环面较粗糙,有许多小坑微痕,无纹饰。

.玉饰件,共10件。可分为四类,一类共五件,是淡绿色鸡心玉件,边沿圆滑,玉色莹润,上面无孔,不像垂吊之物,应是附属在大首饰上的镶嵌玉件。长约2.7、宽约 1.3 厘米(上排左1-5)。二类是深绿色树叶形玉片,较薄,边沿有些部分颜色发黑,似乎有损,上面无孔,也可能属于镶嵌玉件。长2.1、宽约1.65厘米(上排右)。三类是两根扁圆玉残件,一个色泽浅绿,用途不明,长约 6.5、宽约0.9 厘米(中排)。一个色泽为象牙白,有裂纹。应该是玉手镯残件。

玉珠

玉珠 4件。珠子均在中部贯穿小孔,孔内积淀污痕甚厚,孔口和表面磨损较严重,推测原为串珠,但不能确定此四粒是否属于同一串中的遗物。其中一颗体量较大的是墨绿色,表面略粗糙,有小疤痕,但色泽光亮,直径3.2厘米(图18,左一)。其余三颗白中泛翠,但翠色不均,两粒珠子表面混浊(左1、2),一粒较为晶莹(右1)。

带饰

带饰2件。器物近扁圆形,不太规则,制法相同,均就原石形状略加打磨,没有精细修整。

铜饰件

铜饰件 1件。平面为尖圆花叶形,中部为隆起的花叶,叶瓣中部还伏着一个小虫,已经看不清楚为什么动物。底部为半圆形,较平,中部有一圈孔眼,一侧有翘起的细柄,已经残断,表面锈蚀较重。应该是一个附属饰件。

银勺

银勺两件。一件由长柄与椭圆形凹勺组成,勺部完整,近尖部略窄,接近柄部稍宽,较浅;柄部为长扁状,近勺部略窄,向上稍弓起,后部略宽并微上翘,锈迹斑斑,有部分残缺,整件器物光素无纹(上图)。另一件残,仅存勺部,接近椭圆形,近尖部稍窄,中心较浅,与勺柄接合部略宽且有残断痕迹,内外均无纹饰(下图)。

银勺

如果真如民工所说是以布包的方式埋藏的话,或许是为了躲避战乱出走时匆匆忙忙埋到路旁。是埋藏者远走他乡再未归来,还是地势变化没有找到,具体情况已经无法考证了。发现的饰品中没有明确的纪年器物,判断这批饰品埋葬的确切年代较为困难,如果真是因为战乱出走而埋葬的话,应该是在清末民初时期,由于布包已经腐烂,而且所有器物都有长期使用的痕迹,花纹式样也比较传统,首饰的制作时间应较久远,或为清代中后期

出土器物全部是日常佩戴的饰品,虽然金银珠玉各类均有,但品相并不太好,或许拥有者比较富裕,却不会是富甲一方的富商大贾或者位高权重的官宦人家。尽管如此,还是一批十分难得的物质生活资料,对我们认识百年以前中国的社会习俗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

欲知晓更多精彩内容请前往App Store或应用宝下载《收藏家》杂志App!更多干货等着你!

想了解更多艺术推介与艺术收藏,欢迎关注【文藏】官方今日头条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