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分尸、换脸、解剖一个不差,我要为年度剧王《白夜追凶》疯狂打call

原标题:分尸、换脸、解剖一个不差,我要为年度剧王《白夜追凶》疯狂打call

  最近,影迷把目光只投给了两部剧。

  一部是前天推过的《无证之罪》,一部是今天要聊的《白夜追凶》

  看过的自然领略了它的好,碗哥看了前十集,坦白讲,称作“神剧”不为过。

  开篇高能。

  第一秒就是被鲜血染红的鱼缸,镜头平移,从反光的玻璃中,依稀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挥舞着什么,伴着钝重的切割声,观众明白了:这是一起分尸案

  紧接着,是闻讯而来的警察,然后我们看到了那个火到发紫的7分钟长镜头

  别小看这7分钟,毫不拖泥带水,事件、主角、环境一个不落地交代了。

  现场毫无线索,警方只能找来顾问关宏峰来协助,关宏峰之前也是刑警,屡破奇案。

  只是卷进一起五口灭门惨案中,为了避嫌撤职查办,原因很简单,灭门惨案的最大嫌疑人是关宏峰的双胞胎弟弟关宏宇。

  怎么样?戏剧冲突一下起来了吧?

  弟弟关宏宇是灭门惨案的通缉犯,哥哥关宏峰是津港破案率最高的刑侦专家。

  更有意思的是,在外查案的哥哥,有着黑暗恐惧症,简单来讲:怕黑

  所以,哥哥只能在白天查案,晚上则由被通缉的弟弟伪装成哥哥继续调查,而弟弟又与分尸案有扯不开的嫌疑。

  让嫌疑人自己调查自己,编剧这脑洞,碗哥是服的。

  演员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出演双胞胎兄弟。

  就凭这高能的第一集,就圈了无数粉儿。

  优酷放出十集后,《白夜追凶》收获了“最好看的国产网剧”、“国产电视剧新高度”、“美剧制作水准”等好评。

  当然,毫无保留地称赞不代表捧杀。

  碗哥昨天特意拜访了《白夜追凶》导演王伟,聊了聊台前幕后那些事儿,听他讲完,不仅能发现《白夜追凶》更多的好,也了解它究竟好在哪儿。

  锐=锐影

  王=王伟

  锐:第一个问题,当然是那个惊艳的7分钟长镜头,了解到您在片场用到了伸缩摇臂,请详细介绍一下吧?

  王:从《画江湖之不良人》开始,伸缩摇臂就成了我们的制作标配。《白夜追凶》那7分钟的长镜头首先适合用长镜头来拍,摇臂伸出去、缩回来直线距离可以达到16米,同时机器下面铺了一条十几米的轨道,能实现丰富的景别变化,因此能看到全景俯拍到脚部特写,实现了自由“穿车”。

  锐:您如何看待技术在艺术创作中的地位?去年的《比利·林恩》设备那么好,却落得个票房扑街?

  王:但凡拍戏,所有的一切都在为故事服务。器材、技术是表达故事的工具,起到的只是辅助作用,它们是作品的加分项,因为使用特定器材可以完成创作者更多的想法,但这些想法说回来也是在为故事服务。比如一台高端照相机,专业摄像师可以通过高级功能实现预先想好的内容,而没有想法的普通人还是只能做后面那个按快门的人。

  锐:有人将《白夜追凶》归类为“本格派”,能否详细聊聊这种类型?

  王:本格派就是对于案件本身进行推理,《白夜追凶》显然属于本格派。关宏峰和关宏宇作为剧中的侦探,抽丝剥茧地将案件经过解释给屏幕前的观众。我倒没有给它分什么派系,因为这类剧统称为罪案剧。就像一盘辣菜,辣却分为很多种,四川的麻辣讲究鲜美,湖南的酱辣追求韵味。《白夜追凶》最大特点是双线叙事,观众不像以往只关心事件的解密,同时为主角的身份时刻担心。

  锐:留意到《白夜追凶》在处理血腥镜头的时候非常巧妙,比如鱼缸倒影、镜头虚化模糊,这样既规避了风险,也带好了节奏,您和您的团队在这方面处理上是有过很认真的思考吧?

  王:没有审查,创作者内心也要有自己的尺寸,就好比没有法律正常人也不会随便杀人。《白夜追凶》的观众范围很广,不是每个人都钟爱血腥暴力,所以观众的心理生理反应是一定要考虑。

  拍戏之前,首先该想好这场戏要传达什么信息,表达的东西不一样拍摄手法自然不一样。

  鱼缸那场戏想表达的就是“神秘人在分尸”,观众get到这个信息就可以了,拍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淋没有意义。

  相反,第八集时,回忆一家五口灭门那场戏时,杀人的过程就拍的很实。因为这场戏传达出的信息点是“凶手很残忍”,所以“杀妈妈”的镜头特别狠:按在桌子上,连捅数刀,受害人浑身都是血。

  锐:观众一直需要好内容,接地气是一个基本要求,《白夜追凶》这类罪案剧,是怎样带观众入戏的?

  王:这部剧的“接地气”体现在它的真实上。《白夜追凶》里,法医的工作就由法医来干,技术队的事儿技术来干,专人专事。并非给主角套上一个“神探”的光环,不像以往的罪案剧,一人身兼数职,既能破案也能验尸。《白夜追凶》整个看下来,故事流程符合现实公安系统的工作方式,编剧是职业律师,公安系统有好多朋友,对于系统是如何运作的,编剧之前做过大量的准备。以此达到《白夜追凶》不会失真。

  锐:在您看来,网剧的格局是否已经形成?

  王:现在网剧和电视剧已经没有区别了。拿《白夜追凶》举例,说它是网剧,但是它拿到了电视剧播出许可证,说它是电视剧,它又只在网上播。电视剧、网剧现在有一个统称:剧集。从制作上、审查流程上,网剧电视剧都没区别,唯一不同是网剧有越做越短的趋势,12集的精品剧可能会越来越多。

  锐:在《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河神》的带领下,网剧又让观众看到了诚意和精良,您觉得网剧现在彻底摆脱low的标签了吗?

  王:我觉得早就摆脱了,早在我拍《乙方甲方》的时候,网剧确实给人印象low,因为成本低,小作坊时代,一个剧组十来人,一个人做好几样工。而在2015年以后,网剧开始走大制作的流程了,尽管没有大演员,但它在制作层面是不输电视剧的。所谓的大制作,并非一定要达到单集多少钱,指的是从拍摄指导到道具服装都实现了正规化,专人专事,一个萝卜一个坑。

  锐:豆瓣9.0的评分已经势不可挡,除了赞美之词外,也有一些鸡蛋里挑骨头的声音,整理了一些网友提出的剧情bug,请王导解答。首先是原创方面的质疑,有人说《白夜追凶》双男主的设置类似诺兰的《致命魔术》,请问您是诺兰的粉儿吗?

  王:我不是诺兰的粉儿

  锐:有人说片头在模仿美剧《罪夜之奔》,特别是片头,的确是这样的吗?

  王:首先,片头参考了《罪夜之奔》的风格,又加上了自己的东西,画面倒置。第二两部作品的镜头语言是相似的,都是缓慢的,目的是放大细节。内容上的共同点都是主角成为了嫌疑人。

  上《罪夜之奔》下《白夜追凶》

  锐:女配智商不在线,群演能不能走点心?迪厅大妈跳舞能不能有点灵魂?

  王:哈哈,其实周舒桐的智商问题跟我设定有关。首先这个剧的重点肯定是在兄弟俩身上,比如弟弟在别人面前时可以放松些,但在与周巡四目相对时,一定要按照警察哥哥的路子来演,如果关宏宇不假扮关宏峰周巡识不破,那周巡的智商就偏低了,这个人设也就崩了。相反,如果我们想表现关宏宇的本性,那在周舒桐面前就要做自己,因此周舒桐的智商也会相对降低一些。这些设定都是基于整体故事的一个取舍,尽管没办法但我认为说得通。

  锐:弟弟替哥哥去现场的第一场戏,呈现了一个普通人面对分尸现场的本能反应:反胃、逃避。这种本能在周巡这种老油条面前就是漏洞,请问周巡为什么没有识破?

  :其实你仔细看那场戏能看到,关宏宇在警队的最前面,背对着所有警员,这个状态下观众能看到关宏宇的反应,但周巡却没有观众视角。关宏宇说先拉走吧,其实也是在努力地模仿关宏峰。而周巡面对老大哥关宏峰收队的请求,也不好意思说别的。所以我认为这场戏是没问题的。

  采访后记:

  在采访过程中,王伟导演显得轻松阳光,有90后的活泼,也有专业导演的严肃。《白夜追凶》刚刚告一段落,他又快马加鞭投入到下一部作品中。早在《白夜追凶》之前,王伟就曾与五百导演联合拍出过定义2.5次元的爆款网剧《画江湖之不良人》,聊到年少成名,他多次表示感激弧光联盟。

  在追问下,王导聊了聊弧光联盟这个“神秘组织”:其实,简单来讲,弧光联盟就是一个非商业性质的影人乌托邦。官方表述是导演五百发起的一个影视行业人才聚集的组织。弧光联盟将影视行业内重要环节,在一定基准线以上的创作者,聚在一起创作。例如,现在很多年轻的导演、制片人,甚至剪辑师、武术指导,真的是有才华有梦想,但是没有机会,弧光联盟志在为他们提供机会;也有一种是才华横溢但不善交际的创作者,不善于把控剧组所有事项但有极高的艺术想法,这时候,弧光联盟也会保护其才华,让他更专注做自己更擅长的东西。就像五百所说“创作不是为了相互取暖,而是相互成就伟大的工业”

  被问到同样大火的罪案剧《无证之罪》时,王伟显出了88年小伙难得的胸怀:这也是弧光联盟的一个宗旨吧,我为《白夜追凶》做宣传,但绝不会靠打压别人来抬高我自己,我希望这些好作品更像盘在一起的绳子,互相飚着劲儿一块往上爬,这也是一种良性竞争的状态。如果三十年后中国主流电视剧作品都来自弧光联盟,那真的是一种骄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