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全球最热爆款,让恐怖片飞上新高度

原标题:全球最热爆款,让恐怖片飞上新高度

文 | 刘奕承,墨尔本大学

真正的恐惧,是恐惧本身。——罗斯福

在前不久的圣地亚哥(San Diego)漫展上,有一个赚足观众眼球的环节,叫做吓地亚哥(Scare Diego)。两部年度重磅的恐怖片携手共同亮相,一个是来自招魂宇宙的《安娜贝尔2:诞生》,一个则是改编自斯蒂芬·金同名小说的《小丑回魂》。

前者已经在上个月成功引爆了全球的暑期档,而就在大家依然津津乐道着招魂的鬼娃究竟如何诞生的时候,后者也于本周登陆了全球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银幕,给这个夏天,最后一吓。

而这一吓,着实了得。有人说,《小丑回魂》重新定义了恐怖片,还有人说,恐怖片自此有了全新的高度。

《小丑回魂》的故事发生在马里兰州的德瑞镇,主角们则是一群被称作窝囊废们的孩子们,他们也因此组成了“窝囊废俱乐部”(Loser Club)

其实,“窝囊废”只是那些比他们更大一点的坏孩子们赋予他们的标签,主角们只是身处童年里平凡普通的孩子们,却因为善良无邪,从而被对比成弱势的一方。

主角之一比利的弟弟乔治在一个雨天里追着折纸船玩耍,因为雨势很大,路上越来越急的水流将纸船送入了下水道口,乔治在试图找回纸船时,遇见了下水口突然出现的小丑。小丑拿着纸船,让乔治伸手来取。

之后,乔治就失踪了。自此之后的这个夏天,小镇上的很多孩子开始陆续失踪,整个小镇陷入了恐慌,晚间七点后甚至开启了宵禁。

窝囊废俱乐部的成员们也都相继经历了一些恐怖的事情,这只小丑威胁着小镇上所有孩子的安危。于是,窝囊废俱乐部决心团结在一起,找到小丑的秘密,破解离奇的谜团,为乔治,为所有失踪的孩子报仇。

比利和乔治

其实,《小丑回魂》的故事不算复杂,在抛出一个扑朔迷离的起因之后,紧随着顺理成章、意料之内的发展。但它的成绩却着实斐然,豆瓣8.2,IMDB 8.4,烂番茄新鲜度89%。

那么这部电影究竟胜在了哪里,能够取得近乎一边倒的好评。这份伟大,值得探究。

  

  

人物形象极其丰满

《小丑回魂》是一场群戏,除了对“窝囊废俱乐部”起着带头作用的主人公比利有相对来说更多一点点的戏份外,剩下的六个俱乐部成员可以说是平分秋色。

且不说还有一队坏孩子拉帮结派的捣乱外,算上小丑,绝对的主角就有八个之多。

一百四十一分钟的影片,平分到八个角色身上,每个人不到二十分钟的空间来展现自己的独特形象,更不必说很长时间里,“窝囊废俱乐部”都是成队出没,很难聚焦到某一个角色形象之上。

按理说,一场群戏,为了将注意力更加集中在故事的叙述上,最多只会有两三个角色格外出彩,其他人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沦为人肉背景,别说表演,就连台词也不会有几句。

《金刚:骷髅岛》和《长城》都是很好的佐证,人物太多的后果,就是很多角色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影片到结束,观众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甚至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而《小丑回魂》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挑战,八个主角,不仅仅每一个都有存在的必要,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有极其丰满的角色形象。

一场电影下来,观众似乎已经和“窝囊废”七人组成为了朋友,他们是怎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习惯,他们每个人有着怎样各自的人生,他们的痛苦是什么,恐惧是什么,他们是如何思考的,又是如何对每一个困难和挑战做出反应的。如数家珍,七个人,一个都不会落下。

加上串气所有恐怖元素的小丑,它是怎样的一种存在,除了影片本身就要留下的悬念外(本片为故事的上半部,故事结束在小说的半途,还会有下部继续等待着大家),观众对它则更会是彻底的认识,彻底的心生惧怕。

这份对众多人物形象成功的塑造,不仅仅归功于编剧的安排和故事的设定,更重要的,是这几位小演员令人拍手叫绝的表演。

说是表演,其实更像是每一个小演员自己的本色诠释,毕竟大家都还那么小,能够演的如此精彩,很难说是用了什么样的表演技巧,“窝囊废俱乐部”的孩子们就像为大家献上了童年里一个夏天的真实冒险,自然流露,天衣无缝。

俱乐部领队的比利是美国著名的童星杰顿·李博赫(Jaeden Lieberher),他曾在2014年凭借《圣人文森特》获得第十三届华盛顿影评人协会奖最佳青少年表演提名,另一个小演员菲恩·伍法德(Finn Wolfhard)还曾参演过美剧《怪奇物语》和《地球百子》,俱乐部成员里唯一的女孩子梅根·查彭提尔(Megan Charpentier)曾出演过电影《生化危机5:惩罚》和《詹妮弗的肉体》,可以说每一个小演员也都是大有来头,身经百战。

小丑的扮演者,被大家称作四妹的比尔·斯卡斯加德(Bill Skarsgard)虽然一直躲在小丑的面具下,却依然无法阻挡他所诠释而出的那份让人心生扭曲的恐惧之感,他还曾参演过《极寒之城》《分歧者3:忠诚世界》《简单的西蒙》。

USATODAY对整体卡司的表演献上了“壮观惊人”(Spectacular)的评价,足以印证这场恢宏群戏的绝对成功。

恐惧元素极其巧妙

“窝囊废俱乐部”的孩子们不仅仅每一个角色的人物形象丰富饱满,他们每个人还面临着不同的恐惧。有媒体将《小丑回魂》称为“聪明的恐怖片”,大抵就是为此。

影片中的七个孩子,虽然共同组成了团体,但是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自的生活,而在自己的生活里,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恐惧。

通过七个孩子不同的视角,《小丑回魂》几乎展现了所有童年里曾经面临过的恐惧,而这些不同的大方面,总会让每个观众都找到属于自己的相似点,然后角色代入,从而感同身受,身临其境。

童年里的恐惧有很多种,有的恐惧来源于是空旷无人的阴森场所,比如阴森古老的图书馆,比如没有电灯的地下室;有的恐惧来源于比自己年龄大的青少年的威胁,就像是每个孩子都会害怕的校园霸凌;有的恐惧来源于见到读到的艺术作品,就像是童年里的某个影视剧角色或是在哪里看到的雕塑油画,可能会给你的一生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还有的恐惧来源于逝去的亲人;来源于对不可挽回的过错的愧疚;来源于寂寞和孤独。

这些属于童年的,也因童年而影响到成年的恐惧,在《小丑回魂》里通通有所呈现,所以影片前半程狂轰乱炸似的恐怖塑造,让观众来不及喘气,也来不及多想。

然而,这么多不同的恐惧,影片在逐一诠释后,归结到了一点之上,那就是小丑。其实《小丑回魂》里的小丑,是恐惧的具象化体现,它只是每个人恐惧的载体,小丑可以变成任何事物,任何你所害怕的事物。它就是要吞噬你的恐惧,让你的恐惧对它喂食。

这样的设定,也可以说是非常巧妙。影片虽然涵盖了多种多样的恐怖,但这些恐怖的元素也凝炼成了两个非常简单的线索:纸船和气球。纸船是故事的开端,身穿黄色雨衣的乔治追着纸船失踪,拉开了影片的序幕;气球是每次小丑登场前的标志,红色的气球飘浮着向前,危险也就随之一同降临。

《小丑回魂》的恐怖更胜在恐怖气息的营造上,小丑并不必亲自出马,乔治的黄色雨衣与小丑的红色气球,红黄二色相撞一起,就已经能够将本片的灵魂展现出来。

这也就是很多粉丝在模仿这部电影时,不会将自己扮成小丑,反而只要一个雨衣和一个气球,就可以完全成功的演绎恐惧。说起来,这也算是史上成本最低的cosplay了,于是在《小丑回魂》首映礼上,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

格局主题极其深远

《小丑回魂》成功的很大一个原因,其实是这部电影展现了恐怖电影最为难得的大格局。就像是同时亮相吓地亚哥的《安娜贝尔2:创造》,大部分恐怖片更爱的是虚张声势,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讲述一个小小的故事。

主角所经历的恐惧,只停留在影片之中,很少有恐怖片喜欢去探讨宏大的主题。而《小丑回魂》,以小见大,投射了每个观众童年里的阴暗面,召回了每个童年里都所拥有过的友谊,也见证了每一个友谊里都曾并肩作战过的冒险。

最终,成长的主题呼之欲出,随着电影里夏天的落幕而迎来蜕变。每个人都会长大,成长是永恒的主题。

《小丑回魂》的大格局覆盖了“成长”,更覆盖了“如何成长”。一个非常打动人的设定,就是那个“窝囊废”的“LOSER”,只要轻轻改上一笔,就会变成“LOVER”。友谊之爱,勇气之爱,让每个人都能更强大,都能更好地面对以后的人生。

当然,定位R级的《小丑回魂》在大格局之下也依然能够完美完成恐怖片的本质,这才是最为难得的。

一边描绘着黑暗无边与你并肩的友谊,一边让你重温童年盛夏里属于少年的成长和温暖,一边又可以让人在影院里一次次忍不住的尖叫与颤抖。

就像《纽约时报》的影评所说,带来浓浓怀旧气息的同时,又赋予了毛骨悚然的观感。

VR、IMAX格式助力体验

《小丑回魂》在影片的呈现方式上,同样突破了恐怖片所固有的模式,VR、IMAX,通通上阵,用科技保驾护航,进一步无限提升了观影体验。

华纳兄弟与New Line Cinema合作了《小丑回魂》的VR体验,观众可以真真切切地行走在德瑞镇的街头,前往影片中小丑所在的下水道中,看到水道里漂浮着的标志性的红色气球。而就在你慢慢向前去进一步探索小丑老巢的时候,小丑会突然出现在你的身后,和你零距离地打一个招呼。

当然,由于技术限制,小丑回魂的VR只能在很少的地方体验到,但是IMAX版本的《小丑回魂》则会登陆到全球非常多的IMAX影院。

笔者亲身体验了IMAX版本的《小丑回魂》,IMAX格式的电影越来越多,但是IMAX格式的恐怖片却真的非常少见。以往我们在IMAX影厅更爱关注的是大场面的狂轰乱炸,撼天动地的音效是IMAX的一大亮点。

但《小丑回魂》除了后半部分与小丑直面对抗的大场面之外,前半部分还有非常多非常轻声细语的恐怖片音效模式,特别是片头三个厂标出现时的背景配乐,诡异的八音盒和飘渺的小孩笑声和跑步声,借助IMAX的环绕声系统,特别是激光IMAX的12.1声道,简直让人一瞬间身临其境在了破败的黑暗古宅,小孩就像是绕着影厅在玩耍,将观众包围其中,无路可逃。

在正片开始前就让人已经陷入到精神紧绷的状态,这样的观影体验,也的的确确是千载难逢。

影片里,在孩子们的探寻谜团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规律。德瑞镇上这个掀起腥风血雨的小丑,是自建镇以来就有过记载,且每27年就回回到镇上,影片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距上次小丑出没的27年后。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1990年,ABC电视台曾经将斯蒂芬·金的《小丑回魂》改编过一次电视电影,分为两集,共192分钟。

虽然当时的影片质量不算上乘,特别是下半集连导演自己都不是很满意,但也正是因为这一老版的《小丑回魂》,让很多那个年代的孩子们心理蒙上一层童年阴影,对小丑产生了一种影响深远的惧怕,很多人也是通过这一版的《小丑回魂》了解知晓了这个发生在德瑞镇的神秘故事。

今年,全新的《小丑回魂》重回银幕,距离1990年,刚好是27年。“据说,小丑每27年回来一次”的传言,戏里戏外竟然都巧合地成真了。这份神秘恐怖之感,也因此而骤然加倍。

然而,无论是经典还是新作,无论是设定还是巧合,在观影过程中享受了影片所带来的感官刺激就好,影片内容所带来的恐惧不必带入真实的人生之中,反倒是影片所给予的关于友谊、勇气、成长的思考,才是真正值得回味很久的营养。

就像是电影想要表达的,也如同罗斯福说的那句名言“真正的恐惧是恐惧本身”,我们需要面对的是自己,我要需要战胜的也是自己。没有真实的恐惧,只有懦弱的内心。

担心鸡汤灌多了,最后的最后,用各个经典小丑的银幕形象,来送上一碗毒鸡汤。银幕小丑形象为大家演绎:你喜欢的女孩、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她喜欢的人、她的叔叔,和你。 :)

视频推荐 | 《敦刻尔克》是诺兰最棒的作品吗?关于这部电影的评论大战,从大洋彼岸烧到了神州大陆,至今争持不下。33精心挑选五大问题,逐一解读,为你揭秘诺兰的封神之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