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戏仿“一幅名画,是种怎样的体验?|张小玉

原标题:”戏仿“一幅名画,是种怎样的体验?|张小玉

每一个艺术家都不是天然产生的。除了那更具灵感和天赋的先天艺术细胞,在长久的艺术学习过程中,也一定有过对某位经典大师的热爱和效仿。这种特别的偏爱,也会出现在艺术家今后的创作中。

今天,小玉和你一起聚焦几位中国当代画家,看看他们作品中哪些对大师作品的戏仿

这些戏仿之作,究竟是艺术上的抄袭和偷懒,还是一种全新的解构和新意味的赋予

王子骄

王子骄是个挺有意思的70年代末的女画家。

她的作品中有着非常扎实的古典油画基础,而且擅长人物画。构图的明确和清晰、色彩的把控和节制、线条的严谨与细致、人物精准的造型把握,都是她作品的突出特征。

王子骄《心界》

拉图尔《玩牌作弊者》,1625年。

这幅《心界》,就是对拉图尔《玩牌作弊者》的戏仿

乍看上去,王子骄像是对这幅经典绘画的cosplay:还是一个经典的四人构图,人物的位置和动作摆放都非常相似,就连中间那个女人的经典斜眼姿势也模仿了出来,拿着酒杯喝酒的样子也和原作相似。

不过,王子骄却绝不是仅仅满足对经典的模仿——画中人物不再是17世纪的打扮,而全部换成了当代人的模样;场景也不再是原作中的几个人打牌,反而巧妙变成了在酒吧喝酒的场面,左边男人手拿着一张单子仿佛是在给右面的姑娘买单。一个陌生男人在酒吧中请女孩喝酒,可能下一步就是要灌醉骗她了。虽然和原作中的打牌场面不同,但是在戏谑和结构中却表现的是相同的主题内核:年轻人要小心被骗

王子骄《寓言之三》

卡拉瓦乔《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

这幅《寓言之三》戏仿的是卡拉瓦乔《朱迪斯砍下霍洛芬斯的头颅》。运用相同的黑色背景以突出人物,以相似的解构组织了人物画面,在其中带有明确的叙事性和象征意味。

原作中的《圣经旧约》故事,讲的是犹太女人朱迪斯以美色诱惑侵略者,最终砍下了亚述的将军霍洛芬斯的头颅,从而拯救了犹太人。

而在王子骄的画中,被砍头的将军变成了被勒死的骷髅,女人朱迪斯也变成了男人,旁边的老仆人也变成了年轻女孩。这样的解构意味着什么?小玉大胆猜想,也许这是一个“西门庆武大郎与潘金莲”式的三角关系故事

王子骄《红苹果》

丢勒《夏娃》

而这就是王子骄绘画的魅力,她的戏仿作品让你第一时间联想到原画,能够感受到在技法上的借鉴,而且很明确的能够体会出拉图尔、卡拉瓦乔、伦勃朗等这些大师对她的影响。但是细细看去,发现并非是简单的模仿。画家在人物表现上,重新改动了画面细节,营造出叙事性中的另外一个故事,同样的象征色彩,却是古典的油画技法可以与当代的题材的相互融合。用一种荒诞的、具有隐喻性的叙事,表现了创作者自身的生活经验。

王子骄《青蛙王子》,卡拉瓦乔式的算命题材。

卡拉瓦乔《女占卜师》

因此,她的画让你分不清是幻想还是现实,是古典还是当代。不过永远不缺的,是那种严谨精湛的艺术技法,和对经典油画富有想象力的当代联想和解构。

路昊

对于一件作品的戏仿,最“过分”可以到什么程度呢?

左:靳尚谊《惊恐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 VS 右: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作为当代中国绘画大师,靳尚谊先生用一年时间临摹了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除了特意多出一个女人的手,其它部分都非常的细致逼近。

不过这样的临摹完全就是为了临摹而作的,尽可能的相近是艺术家的宗旨。

不过不这么“过分“的戏仿什么样子呢?中国当代青年画家路昊的这幅作品,大概是在临摹之余又增加了解构创造的意味——

路昊《结婚》

凡艾克《阿诺芬尼夫妇像》,1434年

這两幅作品,小玉都非常喜欢。

刚看到路昊《结婚》这幅画时,你一定会非常惊叹甚至带着一丝错觉,画家竟然拥有这样的古典绘画功力,能把这样的一幅经典之作《阿诺芬尼夫妇像》描绘的如此逼真。没错,这正是路昊根据原作进行换置的作品。

《结婚》与原作的对比图

在尊重和依据原作构图与色彩的基础上,保留了传统写实油画逼真的表现物体空间形体和质感的技法,画家换置了部分物品来营造场景:原画中右面的尼德兰女人没有变,但是把很多15世纪尼德兰的家庭和生活用品,变成了中国清代风格的东西——

窗户是清代的框,男人脸是中国东方脸,男人的衣服是清代长袍,墙上的签名变成了画家自己”路昊“的拼音,两人之间多出了一双清代的绣花鞋。

路昊本人这样形容他的创作思路:”以中西两种文化冲突交杂和融合为背景,来反映我对中国文化危机的隐忧,这一戴有神圣怪诞和一丝背叛心理的结婚场景是说明我的这种危机感最好的形式。“

这是一种很独特的嫁接和融合,而在另一副作品中,路昊也表现了戏仿的思路——

路昊《梦回巴黎》

达芬奇《蒙娜丽莎》

这幅《梦回巴黎》最钟爱的作品之一:整个作品中人物运用古典主义写实手法,非常精致的描绘了一个女人(画家的夫人)的肖像画,她的黑色外衫以及搭手的柔美姿势都与蒙娜丽莎如出一辙;不过女人身后的背景表现,运用的却是现代的拼贴手法,那些建筑物是画家在巴黎留学时拍摄的照片组合而成。

这样的戏仿,既是路昊向文艺复兴盛期人类最“美”艺术的致敬,又表达了自己对于夫人和巴黎的热爱之情。

还有哪些当代绘画对经典的戏仿?

小玉下期继续和你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