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推荐 | 李树侠、罗婧 × 秋天的颂辞涂满天空

原标题:推荐 | 李树侠、罗婧 × 秋天的颂辞涂满天空

  

  李树侠的诗

  

  

  李树侠(花无语),女,安徽桐城人,安徽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安徽文学》《散文诗》《星河诗刊》等,作品曾多次获奖。

  站在故乡的山岗

  十月的长风

  把松针撒落一地

  疼痛如锥心 急速坠落

  铺天盖地 听不到尖锐的回响

  一只虫子抱着树叶晃动

  情节生动如悬崖上的寺庙

  无人祷告的香火

  被竹林和野草孤立起来

  倾斜的光线停留在睫毛之间

  落日从多年前的忧伤中慢慢退场

  你长久地伫立 遥望远方

  这透明而干净的眼神

  仿佛来自山上两只吃草的羊

  在他乡 遇见熟悉的草木

  倘若桂花的香味再逼过来

  我会一退再退

  紫色的小路像利刃

  断然将辽阔的人间劈成两半

  降服于这把岁月之刀

  我想退到三十年前

  穿过乡下羊肠盘绕的小道

  那时我还是凤尾花的样子

  有着紫薇一样好看的面容

  一只鸟围着我从天明叫到黄昏

  而杜鹃和女贞子都是沉默的

  栾树吐出一大片红彤彤的语言

  秋天的颂辞涂满天空

  下山的人越来越多

  这稀薄的光阴

  多像尘世匀给我的花香

  鲜花和少年

  当我写下春天这个词时

  不缓不疾的小南风吹来

  二月向阳的山坡 你拾阶而上

  脚步和春天一样年轻

  时光汹涌 而退后是不可能了

  神的座位总是高于屋顶

  一朵花恰到好处地开着

  几只鸟发出互相信任的问候

  我飞快地剔掉自己硬壳的部分

  许多生僻和熟稔的气息

  从一只蜗牛的胸腔喷出

  我惊讶于它的柔软和慈悲

  我看到鲜花和少年

  

  老井,中国煤矿文联、安徽省散文协及淮南市作协会员。在各级文学刊物如《诗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中国煤炭文艺》《中国铁路文艺》《新大陆诗刊》发过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篇作品。有诗入选《中国2010年度诗歌精选》。

  清新隽永的一组诗,大处着眼,小处落笔有人说细节皆诗歌,作者重视小语境、小情景的营造,组诗中的细节美俯拾皆是。诗歌海洋里的每一朵浪花,用灵感的剪刀精细地裁剪出来,都可以是优美的句子。作者只不过剔掉自己硬壳的部分,微微地荡漾一下,就荡出了这么多耐看的句子,真是难能可贵。

  罗婧的诗

  

  

  罗婧,常用笔名一语、晨曦。出版散文集《故乡的意义》、诗集《烛豆》、《金鱼草和蝴蝶花》(待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诗歌、散文散见《星星》《中国诗人》《新诗路》《贵州文学》及中国诗歌网等。诗歌若干收入《星星诗人档案》《诗歌大观》等年度选本。2015年获贵州作家网诗歌类百强诗人、2017年获中国太湖风“鼋渚春涛”诗歌大赛新锐奖。

  树之怪相

  1

  高山,松树一排一排往上爬

  仿佛手握钢锯的人踩着木梯登顶

  他要把天空锯一道口子

  放出天空以外的

  非鸟、非非鸟;非星、非非星;非活物、非死物

  他要从一切与人间相反的物质中

  找到相反的自己

  让自己和非自己拼凑一种完整

  就像连绵的苍穹

  死死扣住山峰连绵的凹凸

  2

  斜岗,越长越歪斜的树

  越长越歪斜

  土地伸出的手

  触摸自己以外的世界

  那些枝条,垂下来

  枝条上的碎花,垂下来

  碎花吐出的露水,掉下来

  大地把天空抱在怀里

  仿佛母亲,与我呢喃

  “孩子,把自己放在低处

  能靠近更近的自己。”

  经历以后

  自己都管不住

  行徒中,总在变形

  我的肉身是灵魂的船

  船尾的灯,在遥远和黑暗中,忽明忽暗

  仿佛命运的凹凸,不适应会眩晕

  偶尔望天,使空旷的心狭窄

  七七八八的云,驮负的移动,来了去

  去了又来,换掉几副恶的善的面孔

  不敢争议,面对上天赐我的

  命运。脚边的泥泞

  记录几种掌印后,被一场突来的雨抹平

  侥幸中,我企图

  恢复带伤的自己。只是

  记忆永远擦不干净,如同

  与生俱来的胎记

  墙头小觑

  远山渺渺,村庄陈旧

  藤蔓趴在窗外挑逗,光阴孤单

  墙头和枇杷树之间

  一只蜘蛛吐射白丝

  绘制对山雄峰的等高地形图

  准备把自己精心设计

  一座黑漆八角亭

  光线移动,仿佛谁

  不小心打翻一杯水

  光阴流泻

  以拔剑之势收回

  最后一根

  嘣,把逼近自己的孤单弹碎

  诗

  自

  人

  荐

  1

  成年了,心中藏着童话没什么不好。诗歌是我的童话,有些简单,又有些错综复杂;有些现实,又有些虚无缥缈;有些天真,又有些耐人寻味。

  2

  篝火最终还是会烧尽,如果你不再添加柴薪。诗歌是源源不断的柴薪,源源不断地燃烧我。

大型原创汉语诗歌双月刊

Reading poems is still a charming behavior

yzjshikan

  配送方式:挂号快递 免运费

  

  

  

  开 卷

  诗 潮

  译 介

  百 家

  虞素琴

  圆桌

  观点

  艺 事

  诗 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