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战国七雄之赵国竟然亡于娼妓之手

原标题:战国七雄之赵国竟然亡于娼妓之手

  赵国,战国七雄之一。在赵武灵王(名雍,前324—前299年在位)时期达到巅峰,尽管此后在走下坡路,但赵国的市井生活却极其丰富、恬适,尤其是都城邯郸,商业发达、歌舞升平,是当时各诸侯中最繁华、最诱人的大都会。而后涌现出英勇善战的马服君赵奢以及蔺相如等大将,成为抗击秦国东侵的主力并屡屡击败秦军,山东六国以赵国马首是瞻,而秦国视赵国为第一心腹大患,一心要灭掉赵国。

  

  战国末年的四大将白起、王翦和廉颇、李牧,秦赵两国各拥其二,结果却是赵国成为继韩国之后第二个灭亡的诸侯国。那这是为什么呢?两国所不同的是秦国君主多是雄才大略,而赵国君王多出庸主,最终竟然是毁在一个娼妓歌女之手!中国有句古话叫“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虽然粗俗,但从今天这个故事来看,红颜真乃是祸水呐!

  公元前245年,赵孝成王(名丹,前266—前245年在位)死了,悼襄王(名偃,前245—前236年在位)继位。这时,赵奢、蔺相如已死,廉颇与乐乘却因谗言而被迫逃到了魏国,唯有李牧成为朝中重臣,并领军两次打败燕国。此时,秦国迅速地兼并了魏国的大片土地,迫使魏国屈服之后,把主要兵力对向赵国。

  

  就在这关键时刻,赵悼襄王却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邯郸的一个娼妓歌女,幽缪王(名迁)的生母。司马迁在《史记·赵世家》中,只是谦虚地表示他是听别人说赵王迁的妈妈是个娼妓,而刘向在《列女传》中则一口咬定她是“邯郸之倡”(古文“倡”通“娼”)。那么,我们姑且就叫她为娼后吧。“娼”在古代有“歌舞艺人”或“妓女”两个意思,但不论是叫她舞女王后还是妓女王后,似乎都不太好听的。

  话说这娼后少女时代长得妩媚动人,先是被赵国一个赵氏的大宗族买去做了小的,可她在这个家族中兴风作浪,很快就将这个家族搞衰败了,男主人也被她折腾死了。而当时的赵国都城邯郸商贾云集,为南来北往的商人提供消闲和娱乐的服务行业也很发达,到处都是红灯区,最后贵为王后的李妹、赵姬还有这位倡后,都是从这里大踏步奔向王宫的。当年诸多美女乐于当舞女甚至“小姐”,固然有民风的影响和客观的需求,且与当时的生存环境密不可分。

  赵国地少人多,劳作艰辛却收成不多。邯郸城繁华无比,吸引大量人员涌进。“京城米贵,居大不易”,争取谋生的途径,就是要投身最能赚钱的职业。这样,守了寡的娼后自然也以一种很现实的选择,不论是为生理所需还是为生活所迫也好,反正是一头扎进了邯郸的红灯区。而此时的赵悼襄王,很快听说了她的美貌而弄得血气方刚、魂不附体,却不像当年宋徽宗约会李师师那样仅作为床上工具来玩玩而已,而是想方设法要把她弄进了宫内明媒正娶。

  李牧为此直谏:“大王,不可啊。这个女人心术不正,您把她召进赵宫,国家就会倾覆不安啊!这个女人已经祸害了赵氏的一个大宗族,难道您不害怕吗?”美色当前,悼襄王彻底被倡后灌了迷魂汤,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李牧。他冷着脸对李牧说道:“乱还是不乱,在于寡人执政,跟一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平心而论,赵悼襄王这话,说得不无道理,只可惜他本是昏庸之辈!鸡蛋碰不过石头,胳膊哪拧得过腿呀!悼襄王当然是是力排众议把这个娼妓给娶进了宫。一个寡妇兼妓女(或歌女),本来是不会有什么光明前途的。但倡后运气好,竟然因祸得福;而且悼襄王很快就被这个娼妓所左右。

  

  当时,悼襄王已有王后,并且已经立儿子嘉为太子。倡后此时的身份,只是一个妾妃。但这倡后媚术了得,就是能讨赵王的喜欢,不久就生了一个儿子,取名迁。因为母亲得志,这个迁也很受悼襄王的喜欢。让一个一国之君每天爱着、宠着,倡后的日子过得应该是很滋润哟。

  但人的欲望是个无底洞,不会轻易对已得利益而知足的,倡后也一样。倡后酝酿着更大的野心!为了自己和儿子今后的长远利益,倡后开始出手了。她接下来的手段,其实也没什么创意,只不过是所有阴毒女人的惯用伎俩。首先,她借着自己受宠,不断在枕头边向悼襄王吹阴风,说王后和太子的坏话,诋毁他们的名声。接着,她又撺掇亲信诬陷太子,使他被治罪。悼襄王昏庸,为讨好他的宠妃,竟然乐得拿国家的法统做人情。于是,悼襄王废了太子嘉,另立迁为太子;顺道把原来的王后也废了,改立倡后。

  公元前236年,悼襄王死了,不到八岁的太子迁升任赵王,即幽缪王。由于新国王年幼,赵国的执政大权自然旁落幼主母亲倡后的手里。已经成为王太后的倡后尚存自知之明。她一个青楼出来的妇道人家,治理几个男人还算驾轻就熟,但要治理一个国家,就勉为其难了。此时赵国最有能力的人才还是李牧,但倡后不敢指望。

  因为她知道李牧根本就不待见她。最后,她把自己的帮手定成了悼襄王的哥哥春平君。这春平君来头可不小呀,他本是赵孝成王时的国相和太子,可他时运不济,当时秦国对赵国虎视眈眈,为了取得秦国的信任而自保,孝成王只好让太子春平君辞掉国相的职务,把他送到秦国当人质。三年后,孝成王死了。

  

  作为太子的春平君本是法定的接班人,但他的抵押期未满,身处秦国不得归,他的弟弟子偃(即悼襄王)捞了一个大便宜得以继位。直到悼襄王干了一年后,春平君才被秦国放回祖国。悼襄王死时,为国贡献却丢了前程的春平君还不到三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

  倡后盯上春平君!一方面是自己急需一个巩固地位的帮手,一方面也是害怕他有可能危及到已经接班的年幼儿子的地位,同时还可填补年轻丧夫的寂寞,可谓一石二鸟。于是倡后拿出浑身解数向春平君发起猛攻,好色的春平君很快就倒在了倡后石榴裙下,尽享温柔之乡。倡后用自己的身体把春平侯交换成了新的一家人。这时的赵国,是倡后的儿子当国王,倡后的情夫做国相,已经是铁桶般的家天下。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扶植党羽,铲除异己。

  当时秦国之所以迟迟不能灭赵,完全是因为有李牧的奋力抵抗。秦国视李牧为眼中钉,李牧恰好又是倡后的宿敌。春平君曾常年居秦,感情上与秦接近,在秦国肯定也结交了不少高层的朋友。刘向《列女传》称春平君“多受秦赂”,应该是合理的。可怜的大将军李牧,因为得罪了这家人,最后被栽赃诬陷,只得自刎以求清白。

  

  倡后自毁长城,秦国便再无顾忌。秦朝大将王翦闻知李牧死,立即率兵攻赵。赵军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很快一败涂地。公元前228年,秦军攻入邯郸,生俘赵王迁,赵国灭亡(后来,悼襄王原立太子代王嘉逃亡到北方代郡组织了流亡政府,至公元前222年,被秦朝名将王贲所灭)。

  秦王对赵幽缪王迁这个窝囊废还算大度,没有杀他,将其流放到了遥远的房陵(今湖北房县)。据说赵迁在房陵流放中悔恨交加,思怀故乡,常到山顶北望。不久,饿死在茅屋里。倡后的下场比儿子还惨。秦国攻占邯郸后,赵国抗秦的抵抗组织找到了倡后,在大街上就把她杀了,而且,还一个个寻到了她的族人,将其灭门。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tg@weizy.cn(欢迎您原创投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