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一次,O先生到底有没有“阳痿”

原标题:这一次,O先生到底有没有“阳痿”

看死君:欧容导演今年参赛戛纳的新片《双面情人》已于8月10日在香港上映,港译名为“分裂性游戏”,欧容更被有趣的称为“法国鬼才导演「O先生」”。我们小宇宙童鞋近日在香港看了这部电影,按他的话说:这一次的欧容依然很硬,不“阳痿”。

作者| 小宇宙

2017年戛纳电影节上,许多人都在问这么一个问题:欧容究竟什么时候能成为真正的大师?

正值壮年的他极早地定下了鲜明的导演风格,也不断地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一次又一次入围欧洲三大也证明了影坛对于他的认可。每每和大奖擦身而过的他似乎总是离顶峰差了一口气。

▲欧容《双面情人》主创在第70届戛纳电影节上

对我来说,欧容的电影就像是吃了伟哥的阳痿青年,前戏极其精彩,整个都精力充沛,充满着对多种姿势的想象,然而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的痿了。欧容这样“奇情派”的电影风格,最怕的就是观众失去对于电影的信任感,猎奇的快感终究只有一时。

▲《花容月貌》

在这点上,欧容其实做得不错,他的电影不会让观众大骂莫名其妙,总会有完整的故事线圆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到了结尾总会让观众觉得少了些什么,我们期待更多,最后却就这样结束了。

▲《弗兰兹》

这次欧容的新片《双面情人》可谓众所瞩目,大家都期待回归“奇情题材”的欧容可以拿出什么样的作品,有没有可能凭借这部电影从“准大师”进阶到“大师”。

然而,没有。但《双面情人》的确是一部十分好看的作品,欧容并没有像之前作品一样出现“阳痿”的毛病,出色成熟的视听语言贯穿整部电影,特别是对于身体部位意想不到的镜头角度,悬念的呈现环环相扣。

也许是前几部电影都和自己擅长的风格有所不同,这次回归的欧容反而撒开了玩得欢,把“奇”这个部分做无限的放大,情节,音效,镜头都把观众的感官刺激放在第一位。但过瘾之余,我总觉得,他有点迷失了。

这让我想到当年被禁多年的娄烨回归的第一步大荧幕作品《浮城谜事》,招牌的手持镜头被滥用,除了令人晕眩甚至产生生理不适外没有任何意义,全然没有了之前娄烨作品粗砺却充满哲思的韵味。他是娄烨吗?是,但是他似乎有些迷失,有些失控。

▲《浮城谜事》

在看欧容这部作品的时候,我总觉得欧容似乎在经历类似的这么一个阶段,初出茅庐时便凭借个人风格一炮而红,之后遇到瓶颈尝试转型,最终又回到自己最为擅长的类型进行突破。之前积攒的力量都在这一部《双面情人》里爆发出来,可惜似乎有点用错了力。

首先,《双面情人》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先天不足(听上去还是像阳痿….)。从题材本身来说,这实在是一个老梗。双生困惑,自我投射,太多的电影已经讲过类似的东西(《双生花》《黑天鹅》),欧容要在这个题材里讲出新意,本来就很不容易。

他唯一可以做的,只有从视角的切换,形象的投射来建立悬念,而这样的方式风险在于,如果观众能一直被蒙在鼓里,那么电影就有可能在结局时给予观众极大的冲击,如果在影片中许多观众就已经识破了这个trick的话,那么他们就有很大的几率觉得电影只是在故弄玄虚。况且这样的trick欧容也不是第一个做。

刚开始的时候,欧容用了一组十分平衡的构图和分割画面来展示女主和男主的交谈画面,这让我对两人之前的微妙关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如同《登堂入室》,甚至波兰斯基《穿裘皮的维纳斯》),然而看到后面,我发现《双面情人》更像是《黑天鹅》(我完全不是这部电影的簇拥者),所有的戏份都压在了女主角身上。

看似欧容花费了所有功夫去塑造女主角这一形象,但因为和身边人的关系的薄弱而使得这一形象十分牵强且没有说服力。即便在影片中出现了多种多样包括男x女,女x男,双生迷恋这样看似劲爆刺激的话题,却因为要保证悬念的持续而流于表面,而对于欲望,自我认同的表达变得十分模糊不清,没有力道。

欧容的《八美图》和《登堂入室》,都呈现了不止一对精彩优秀的人物关系和值得玩味的性别与欲望探讨,然而《双面情人》中这次除了女主以外的所有人物都称为了“过场人物”,包括所谓的男主(这和演员出现的时长无关),这直接导致了影片结束后,没有剩下什么值得咀嚼的意味。

当然,如果要说电影中最印象深刻的部分,就是女主角作为美术馆看守员的职业在场馆中的工作镜头。欧容对于美术馆的呈现较之前的《登堂入室》又有发展。

“WHITE WALL”的美术馆空间彻底成为了女主心理活动的外化,女主角一进入到美术馆中似乎就开始了冥想的过程,在其他空间中显得焦虑不安的她似乎开始了对于母体的回溯,极简的装置摆放也与女主角的境遇产生了微妙的关联。相比于这样出色的视听呈现,双胞胎小朋友的成长部分就太过于直白且突兀了。

即便这次的电影在人物塑造以及主题深度方面有所失手,但欧容对于创新视听语言的尝试与日渐成熟的节奏把控依旧让观众看到他成为作者导演的可能。处在创作黄金时期的欧容依然值得期待。

作者| 小宇宙;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

各 大 网 店 正 式 发 售

世界就像一座巨大的马戏团,每个人都是带着面具的小丑,而电影给了我们再造幻想、重塑灵魂、直面自我的另一种可能。详情请参考《影迷们的眼睛,永远都是睁开的》;购书请扫下图二维码,或者

Watch Movies Till The Last Breath

Dying in the Cinema is the biggest dream for moviegoers,

As dying in the set for directors is the most beautiful wish.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