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大概变成一个无聊的大人了”|22幅戳心日常写照

原标题:“我大概变成一个无聊的大人了”|22幅戳心日常写照

在电影《Léon》里

马蒂尔达问里昂

“活着永远这么痛苦吗?

还是只有小孩才痛苦?”

手里昂盯着小姑娘

一字一句地说:“总是如此“。

我们的日常总会有

沮丧 脆弱 孤独 悲伤

插画师李彬将这些情绪

都画进了他的【人间日常】系列

某天深夜城画君看到时

瞬间被击中 分享予你

来看看哪张图戳中了你

我们的人间日常」

| 曾经的我们 |

他们一起度过了那段放声大笑又乱七八糟的日子,那时的未来看上去宽广又闪闪发亮。

直到大风刮起,所有青春小鸟终于离开了共同栖息的枝头,飞去遥远城市里一个个无人知晓的角落。

但他们每年都会回到老地方,聊聊那些被定格下来的细碎片段,然后再次出发,去追逐夜空里的星星,和碗里填不满的米粒。

| 外地人 |

毕业后这十年,他搬过几次家,住过城中村、分租房、老小区,换过四五次工作,但收入变化不大。女友分分合合几次,终于还是离开了他。

他觉得自己一生都是个外地人,既不属于早已陌生的故乡,在外又居无定所,他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停留在哪里,也不愿去想。“把握好当下。”他这样对自己说。

| 不属于 |

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上班,每天早晨都是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强打精神去洗漱。虽然很少跟人提起,但他总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堵着,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想过离开,但又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去哪,只是心里总有个声音一直重复:“你不属于这里。”

| 通讯录里的朋友 |

难过的时候想找人说话,然而翻遍通讯录却不知道和谁开口。很多仓促间存进手机连名字都叫不全的人,时间一久越发连是谁都搞不清了,认识的人好像很多,又好像谁都不认识。

朋友这个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大概是变成无聊的大人了。

| 中秋 |

半夜突然饿了,于是下楼去便利店买东西吃,路过一栋大楼时,发现看门的大爷正兴致勃勃地逗着一只狗。在这条空旷的马路上,只能听见狗吠声。

这是中秋节的夜晚,一轮明月高挂夜空,但此刻还是有很多人,正在空荡寂静的房间里,独自进入梦乡。

| 安宁日 |

他想要一份工作,酬劳很高,从不加班,地铁上永远有座位,公交车也总会等他,公司附近有很多饭馆,外卖好吃又营养,他和深爱的伴侣搬进宽敞的新房,一同迎接健康小孩的来到。

理想未必需要伟大,如果目标具体又现实,能不能早日换来内心的安宁?

| 自由的模样 |

人们会在工作的地方摆上一小盆绿植,这几乎成了一个没有来由的习惯。命运把我们随意地放置在某个刻板乏味的工作环境里,偶尔不经意地望见那点绿色,心里仿佛又多出一些继续留在此地的理由。

因此我想,那点绿色连接着的,大概就是自由的模样吧。

| 橱窗中 |

路边的咖啡馆经常能看见一些网红模样的少女,刚坐下就对着手机不停地摆弄起头发,也不知道是在自拍还是在直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学会了张贴自己,打扮成最光鲜的模样陈列在社会的橱窗,等待着路过的陌生人投来声声赞许,然后长时间地为了这种等待倍受煎熬。

这种时代的魔咒,几乎无人逃脱。

| 平行世界 |

我在地铁里总忍不住偷看周围的人,透过他们的衣着表情想象他们正在经历的生活,每个人看上去好像都有某种相似点,却又实实在在地面对着各自截然不同的困境。

如果真有平行世界这回事的话,它大概就以这样的方式,每天在我们身边轮番上演吧。

| 虚荣战场 |

陪着刚考上大学的弟弟逛了一下午商场,新衣服,新裤子,新鞋,新手表,新皮箱,似乎不是去读书,而是换好装备上战场。

然而我却无法指责他,因为这分明就是十年前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要什么,但又不想被人轻视,所以妄图通过各种商品的加持,得以掩藏那个渺小卑微的自我。

| 孤独,孤独 |

大多时候我们会回避孤独,都是成年人了,还谈什么孤独?矫情。但它就像影子一样尾随着我们,你所能做的只有无视它,却无法摆脱它。

但在某些地方,你会很容易和它撞个正着,比如半夜里空荡荡的卫生间,又或是一个人包场时的电影院。

| 有很多书的房间 |

我有个朋友,跟人合租着两室一厅,他房间里没有垃圾桶,没有衣柜,衣服搁在行李箱上,他说这不是他的家,很快就会搬走。

他有很多书,文学,摄影集,艺术理论,每次搬家都非常耗神,但他从不把书外借给别人。

他热爱的东西似乎拯救了他,又似乎困住了他,他同时享受着极度的自由,和不自由。

| 窗外 |

大概每个人都会在某时某刻想要逃离眼前的生活吧?离开洗衣机里堆积的衣物,离开冰箱中隔夜的饭菜,离开地板上越积越多的灰尘,离开那个不再相爱的人。

但最终,所能做的只是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吐出,烟雾在眼前晃动摇曳,轻盈地逃出了那个牢笼。

| 折中的人生 |

很多时候,我们将就着过自己的人生,穿上不算难看的衣服,听着不够喜欢的音乐,在说不上好吃的餐馆吃饭,和不那么讨厌的伴侣在一起。

因为我们懒惰,我们迟疑,我们害怕改变,我们抗拒做出选择,我们不敢面对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却又在夜深人静时唏嘘这一切。

最后,我们都过上了折中的人生,平顺,但也只是平顺而已。

| 不会实现的事 |

他们每天下班一起吃饭,她不爱吃辣,但都会迁就他,他们计划着未来的生活。

旅行,买房,事业发展,收入分配,过年在一起还是各自回家。

分手几年后,她偶尔会想起他,但也并不特别难过,只是想到那些曾经一起订下关于未来的种种计划,觉得有些可惜。

有的事情现在没有实现,也许永远都不会实现。

| 不感恩的心 |

我们总是轻易地把他人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

不管对方是父母,恋人,或是朋友。

把容易得到的东西视为廉价品,在他人对自己的好里肆无忌惮,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是用爱和包容,迁就着那个不知感恩的你。

世界上没有单方面的付出,如果你认为有,只是因为对方还在等待转身离开的时机。

| 一切还不晚之前 |

北京的冬天很冷,到了晚上行人很少。她蹲在路边用粉笔画了一个圈,然后忍不住哭了起来。偶尔有路过的人停下脚步,他们会皱一皱眉然后绕道走远。

或许除了她失去的那个人,没有人真正在乎她的遗憾。悔恨,委屈和不满,但终究也只好这样。珍惜那些会想念的人吧,在一切还不晚之前。

| 幸福 |

下雨天的餐馆门口熙熙攘攘,人们焦急地等待,又或是面色匆匆地离开。只有他俩自顾自地聊着天,旁若无人的样子让人羡慕。

幸福是什么?大概就是吃饭时有人陪你一起等位吧。

| 剩余10% |

她不再相信童话,不再相信爱情和友谊,连家人都疏远了。她的生活似乎只有上班和下班两部分,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少,剩下的只有疲惫和冷漠。

真的什么都不相信了么?那为什么看到电影里动人的画面,还是会难过地流泪?

大概在她的心里,依然还期待着什么,尽管这种期待只剩下10%。

| 没说的话 |

他很少给父母打电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无从说起。他只是像公益广告里那样说些宽慰父母的话,尽量表现出乐观开朗毫不在乎的样子。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我累了,厌倦了,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我想回去,我们扮演成更好的样子,把真实的自己藏进那些没说的话里。

| 成熟的男人|

一个男人怎样才算成熟,是工作勤奋收入稳定,办事周全为人忠厚,还是服从领导孝敬父母。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

当一个男人选择安身立命,在某个城市扎下根来,他会在晚饭后散步到广场,陪着孩子坐上那些奇形怪状的塑料小车,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成熟的他不需要瞻前顾后,这让他感到快乐。

| 最老的小孩 |

你有没有想过,对一群小孩而言,一个能制造美丽泡沫的老爷爷,几乎等同于一个天使,然而老人大概不会同意,因为在那些美丽得不真实的,转瞬即逝的泡泡面前,他只是一个最老的小孩。

年轻人总能在李彬的这些插画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插画师李彬Binlee

李彬说他笔下的主人公,“他知道什么是好的,但又无法摆脱坏的,他想往前走,可总感觉停留在原地。有时他觉得自己像一粒灰尘,不知道会被吹到哪里,最后又停留在哪里。”

而这也正是我们每一个平凡人物的琐碎日常。

看完这么多插画

最戳中你的是哪一幅呢?

或者分享一下

近日你感觉最难过的一个瞬间

城画君在评论区等你

遥抱!

内容来自微博@李彬BinLee

微信公众号:观花走马

或许你还会喜欢

(点击可跳转阅读)

一个独居男人的日常幻想

女生独处的时候会偷偷干些什么?

今日主编 立夏

实习生 美瑜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