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一个日本老兵忏悔罪过,对待女俘虏太无人性!

原标题:一个日本老兵忏悔罪过,对待女俘虏太无人性!

【提要】侵华日军曾在我国犯下滔天罪行,可是,却一口咬死,拒不承认暴行。不过,还是有少量的日军勇于面临自个从前的残酷。

1937年,日本在我国卢沟桥发动了闻名的七七事变事情,由此打开全部侵华,在这场战役中,毫无人道的日本奉行“三光”方针,即“杀光、抢光、烧光”,制作了震动全球的“南京大屠杀”、“活体实验”等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暴行,形成数以千万计的我国人民在这场战役中家破人亡。

一个生活在美国纽约的87岁的侵华日军老兵曾给某位研讨员写过一封回想信,直言亲人皆不得善终是自个的报应,只期望身后骨灰可以洒在我国的土地上任人践踏,以此来赎却自个的罪行。他17岁从军,一年后作为补充兵随部队来到我国参战,在我国时期,他也犯下滔天大罪,烧杀抢掠,奸污妇人恶贯满盈。他说,自个跟许多日本战士相同,以为天皇是不行打败的,天皇永久的准确的,可以呼应天皇的感化是感到骄傲的,在我国时期,他跟从的部队主要在江苏一带活动,对本地的大众烧杀抢掠。

小野宫本称其时秋山小次郎大佐看到宅院里的伤员,就像看待死人相同冷酷无情。指令战士把伤员绑成一排排,然后用刺刀不断刺杀伤员。日本战士其时满脸狰狞,脸上沾满了伤员鲜血还显露笑脸。全部宅院里充溢血腥的滋味,日本战士却像畜生相同不断屠戮伤员。在杀完伤员后,日本战士把躲在医院里边的护士都给抓了出来。

“咱们其时就像发情的野兽相同,看到惊慌的护士咱们就越振奋”,小野宫本在日记本记载这么一句话。其时满脸沾满鲜血狰狞的日本战士把微小的护士抓出来,秋山小次郎大佐眼里充溢着欲火。他抓了一位身段纤细的护士,就强暴了不幸的小护士。别的战士纷繁仿效,全部医院就像人间地狱相同。日本战士就像魔鬼相同,满脸却充溢狰狞的笑脸。

战役完毕后他去了美国,心里一向倍受摧残,后来老婆离奇失踪,仅有的女儿和老公也全家溺水身亡这让他愈加苦楚,以为这是神在赏罚他。现在现已87岁的他还没有死,而身边却一个亲人都没有了,这并不是功德,而是一种赏罚和摧残。最终,这位日本老兵表达了他最终一个期望:“期望在自个身后,可以将骨灰带来到我国江苏,将骨灰撒在那里,听凭我国人践踏,或许这么能为我赎罪。”

小野宫本在日记里这么写道日本戎行必需要供认自个的恶行,其时咱们在侵略战役中所作所为是反人道。日本政府应当供认这个前史过错,不应当躲避和扼杀前史本相。

731部队活体实验,他们竟强奸中国女人,生下孩子后,用新生的婴儿做活体解剖实验,简直毫无人性!

(一)

1940年10月4日晨,浙江衢州,村民黄运兴听到空袭警报,赶紧跟着家人躲进防空洞。出来后,他们发现这次日军空袭和过去大不相同。

院子里、天井中、屋顶上,到处是麦粒、破布、小纸包,地上还有很多死跳蚤,死跳蚤的个头比平常大一倍,老鼠大白天跑上街,摇晃着突然死掉。

有人把跳蚤扫起来喂鸡,鸡全部死光,人全部死光。

不只衢州,日本人诡异的空袭还发生在宁波、金华、温州、台州、玉山。

1940年10月27日,宁波,日机在人口密集地撒下大量麦粒和粉雾。

两天后,居民淋巴腺肿、高烧、昏睡、头疼,暴死者不断,很多家庭死绝,全城恐慌,宁波变成死城。

政府设立的隔离院如同地狱,垂死之人面色发紫,手抓胸口,痛苦嚎叫,翻滚挣扎,惨不忍睹。

1941年,湖南常德又遭鼠疫攻击,至1945年11月,鼠疫仍未绝,至少亡6491人。

日军不仅投放细菌,还以残忍方式检验细菌武器杀伤效果。

1942年11月4日,南京1644细菌部队人员来到义乌崇山村。

村民赵六妹因染鼠疫刚死,其女抬着遗体准备安葬,“军医”野蛮开棺,剖开赵六妹肚皮,挖出心肺和淋巴核,砍去一手一腿,其余肢体弃于野外。

幸存村民张菊莲回忆:18岁的姑娘吴小奶被日军捆在凳上,全身蒙上白被单。吴小奶惊恐万状,哀求“先生,我的病会好的”,又大叫“妈妈救命”。

突然,吴小奶的喊声变了调,撕心裂肺不似人音。张菊莲看到,吴小奶的胸膛被活生生剖开,血涌了出来,染红了被单,日本“军医”将手伸进其胸膛,剜割她的内脏,带走检验。

最后,日军一把火烧了崇山村。

(二)

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入“满州国”哈尔滨,发现城市完好,郊外一片平房却被炸成废墟。

更奇的是,废墟上千万老鼠窜来窜去,还有兔子、黄鼠狼,以及无人看管的牛羊、驴子、骡子、猴子。瓦砾之下,是无数的动物和人骨,恶臭冲天。

这里,就是日本关东军防疫供水部驻地,部队代号731。

这支部队,名义上经管关东军饮水消毒、供应及防疫事务,实际担负研制“最为有效的细菌战武器”。

这支部队的部队长名叫石井四郎,中将,医学博士。他调动了日本几乎所有“顶级医学专家”,分批到这里进行人体实验。

他们将抓获的中国人、苏联人、朝鲜人,用作活体实验的“圆木”。“医生”需要任何器官,都可让卫兵按数供应“圆木”,而后在解剖室、实验场取用。

他们将马血注入人的动脉血管,观察血液变化,将“圆木”的肝、脾、胃摘除,手、脚互换进行移植试验。

他们在女性身上进行梅毒传染试验,解剖婴儿、胎儿观察传染效果。

他们用活人检验鼠疫“石井炸弹”效能,给“圆木”戴上铁帽、穿上用具,仅暴露四肢和臀部,以炸伤感染而非炸死,再观察“圆木”痛苦地死去。

他们将中国人塞入密室、装甲车,测验“新武器”杀伤威力。

灭绝人性的,不仅仅是731部队,还有北京的1855部队、南京1644部队、广州的8604部队。每一个细菌部队,就是一座杀人工厂。

(三)

死于日军细菌战的中国人有多少?这是一个难以准确计算的数字。

国民政府调查发现,日军侵华期间,除新疆、青海、宁夏、西藏外,先后对中国20个省市63个地区使用细菌武器,浙江、湖南、山东、东北三省、云南、江西、福建尤为严重。

山东研究者崔维志调查判断,仅1943年日军在鲁西北实施的细菌战,中国就有20万平民死难。2002年,又有一份资料公布:日军侵华期间使用细菌和生物武器,造成100万人死亡。

为什么杀伤之大,竟然远远超过南京大屠杀?因为生物武器是“廉价的原子弹”。

鼠疫,即“黑死病”。19世纪前,人类几乎没有对付这一恶疫的办法。14世纪欧洲鼠疫大流行,4000万人死亡,欧洲亡人比例达40%。17世纪,鼠疫在英法流行,19世纪末20世纪初在亚洲流行,人类直到1894年才找到病原体。

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成本低廉。细菌武器不需要导弹和轰炸机运载,不需要精确瞄准,只需一个间谍拿一个瓶子,让一人感染,就可能无限传播,危及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人类。

1969年,联合国化学生物战专家组评估:每平方公里50%死亡率的成本,传统武器为2000美元,核武器为800美元,化学武器为600美元,生物武器多少?

1美元。

正因如此,细菌武器会成为小小岛国妄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一个有效而廉价的战略手段。

然而,尽管细菌武器如此臭名昭彰,人们对它的恐惧和提防,远不如核武器。

新闻上,时不时能看到国际社会为某某国搞核武试验而一片谴责制裁,这当然是必须,可也让人心焦,不要忘了:有一种武器不亚于原子弹,它给中国带来的“生化危机”,是多么巨大的伤害!

(四)

佛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时候并不灵验。

1989年,日本杂志刊载《黑色的血液和白色的基因》一文,宣扬战后为日本经济创造奇迹的科技界人士,其中有“防疫药品研究所”9个前任所长。

查一查这些人的经历,很容易就可以发现,这些在日本受到尊敬的“科学家”,很多来自东京或京都帝国大学,很多有过“731经历”。

这些手上沾满国人鲜血的“医生”,战后事业一帆风顺,待遇优渥,有的还获得“国际声望”。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无论说什么,都绝对不说自己在731部队的经历,包括自己的家人。他们非常清楚,这是一段难以见光,无法向法律、向道德、向后代交代的经历。

日军从中国撤退时,杀死了所有关押的“圆木”,弃尸于江,焚尸于炉,炸平一切试验场所,妄图掩盖罪证。石井四郎还严令:“绝不可以向任何人泄露你在731部队的所见所闻,要将这一秘密隐瞒到死。”

这些“军医”回到日本隐藏了下来,很多成了大学校长、研究所所长、制药公司研究员。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大阪大学、金泽大学、昭和药科大学等,都有许多731部队成员。

石井四郎,对华细菌战最为重要的战犯,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却未受到审判,于1959年老死于老家千叶县。

原因很简单:美国人通过石井四郎,获得了731部队全部“研究成果”,包括石井四郎的“细菌战骨干”,获得不受追责的“待遇”。

美国人又将这些“研究成果”,用在了中国人身上。1952年2月,在朝鲜战场的志愿军20军、26军、39军、42军,均发现了敌机空投的蜘蛛、苍蝇和跳蚤。

(五)

回忆是一种伤痛,历史的伤疤每次揭开,总会流血。

时至今日,日本依然把自己当作战争的受害者。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广岛、长崎的2颗原子弹,说自己是世界上唯一受到核打击的国家,而绝口不提自己的侵略者身份。

原子弹是瞬间毁灭,细菌武器无声无息。原子弹精确定位,细菌武器无边无际。中国承受的伤害,比2颗原子弹更为巨大、更为惨重。

中国不幸,经历了如此杀戮。中国有幸,挺过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但是,这种伤痛,永远不能忘却。

日军1855部队影像铁证曝光:罪行堪比731部队

不久前,一批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的老照片现身华辰拍卖。这批老照片,共计165张。照片全部粘贴在一个硬纸板相册中,由于年代久远,不少照片已经发黄,但绝大部分照片品相完好,图中人物表情、服饰都非常清晰。

部分照片显示有大量带有“十字”标志的物资,可见不少日本军人和外穿白大褂、内穿军装的男子。其中一张照片以实验室为背景,人物背后摆满了实验器具,文字注解为“于北平天坛 野战防疫部”。

一名身穿日军军装、军衔为中尉的男子在这些照片中出现了七八次,有与同伴合影,也有举着试管、嘴角上扬的“摆拍”工作照,还有大量与天坛合影留念照片。

不少照片下面都标注“北平天坛”、“天津东站送行”、“京都陆军病院出发17人纪念”、“卫生材料”等字样。

根据照片文字说明,华辰拍卖行确定照片属于日军侵华时期在天坛的活动照,根据史料记载,当时驻扎在天坛的即为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

这支部队于1939年被日军以“防疫给水”的名义设立在北京天坛神乐署。

据史料记载,该部队与731部队一样,培养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等恶性传染病菌,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战后日军迅速销毁了全部资料,这支部队一直鲜为人知。

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这不仅是这支细菌部队存在的“铁证”,也对日后的研究有着重要价值。

“照片应该属于私人照片。”华辰拍卖工作人员介绍,照片从日本征集而来,应该为这位“日军中尉”的私自拍摄,战败后带回日本,一直藏在日本民间。

据介绍,照片几经易手,原日本藏家的后代也不太清楚照片的历史意义,只知道是“一支比较特殊的医疗部队,在中国天坛活动”。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据史料记载,在日本侵华历史中,有五支规模较大的细菌部队,分别是哈尔滨第731部队、长春第100部队、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北平甲字1855部队和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这些部队用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等细菌和毒气进行活人实验和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伤痛。然而,日本政府对于这些活人细菌实验却讳莫如深,甚至不承认北平甲字1855部队的存在。近日,165张1855部队老照片现身北京一家拍卖行,专家表示: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罪行堪比731部队的1855部队。

(来源:昆仑策网,根据网文编发)

http://www.kunlunce.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