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米芾,品其书法,读其趣事

原标题:米芾,品其书法,读其趣事

米芾(1051年-1107年),北宋书画家。初名黻(fú),字元章,时人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自号鹿门居士。北宋著名书法家、鉴定家、画家、收藏家。米芾原籍襄阳(今属湖北),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召为书画学博士,擢礼部员外郎。米芾在官场上并不得意,其“不能与世俯仰,故从仕数困”。因其衣着行为以及迷恋书画珍石的态度皆被当世视为癫狂,故又有“米癫”之称,亦留下了许多趣闻轶事。

米芾 行书 叔晦帖

北宋的时候,在千秋桥东首,住着一位名叫米芾的大书法家、大画家,一般人都叫他“米癫”。说他癫,他不癫,米癫这人一辈子都有骨气。从不喜欢巴结人。不管是皇帝,还是当大官,他连恭维话都没说过一句。所以,他虽有满腹的经纶,济世的才学,但一直没有做大官;只做过几任小官,到最后连个小官都丢了。不过,米癫对这些都不在乎,他说:“无官还一身轻哩!”

米芾 草书 元日帖

有个人,算起来跟他交情也有好多年了,一次,这人为了巴结一个欢喜画画的大官,就死皮癞脸地要求米癫替他画幅中堂 ( 挂在客厅中央的大幅字画 ) ,好让他去向大官拍马屁。米癫这人你说他不癫,他又癫。这人说一次,他答应一次,光答应就答应了三年。嘴动手不动,还是没替他画。有一天,这个人又来看米癫画画了。从早上到中午,又从中午到下午;他说一次,米癫答应一次,高低就是不动手。一直到了晚上,月亮上来了,米癫走到书房里头磨墨了,这人又讲了:“你这刻就跟我画张画吧!”米癫说了声:“是时候了,就替你画。”这个人咧嘴一笑,很开心。

米芾 行草书 向乱帖(寒光帖)

米癫手脚利落地摊开纸,把圆砚台往上一盖,过了一刻,把画纸一卷,就交给这个人,关照一声:“叔太爷,拿回家去吧。不过路上不能看哦!到家再看。路上看不得,我不画第二次!”这个人当面不好说什么,接过画就往家走。越走越不顺心,到了千秋桥顶,心想:这个米癫拿我开心,还叫我路上不能看,这个不癫不识的!叫我不看我偏要看,路上看跟到家看还不是一样地看吗?

米芾 行书 竹前槐后诗卷

他把画往桥上一摊,画纸将将掀开,只听“扑通”一声,什么东西跳到河里头去了。他往下一看,只见一个月亮悠悠地往下沉。水影里两个月亮,一模一样的。他看准了才沉下去的一个,赶紧下去捞,这么一捞把水搅得动起来了,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了,还哪能捞得上来啊 ! 没办法,只好爬到岸上来。再一看啊,画儿成了白纸一张。他急忙跑回去找米癫,米癫对他说:“哪个叫你路上看的?我砚台一坎画出个月亮,叫你不要看,到家以后画上的墨就干了。现在月亮跑了,只怪你自己。我说过不再画第二张了。”

米芾 草书 论草书帖

这人没法了,只好怏怏地走了。从此之后,有人经常在有月亮的时候,站在千秋桥顶上往下看,水里就有两个月亮影子。人都说,一个是真的,一个是从画上跳下去的。(摘自艺林书画趣谭 )

米芾 草书 焚香帖

米芾为人痴癫,在皇帝面前也不掩饰。有一次,徽宗和蔡京讨论书法,召米芾进宫书写一张大屏,并指御案上的砚可以使用。米芾看中了这方宝砚,写完之后,捧着砚跪在皇帝面前,说这方砚经他污染后,不能再给皇帝使用了,要求把砚赐给他。徽宗答应了他的请求。米芾高兴地抱着砚,手足舞蹈地跳了起来,然后跑出宫,弄得满身是墨。徽宗对蔡京说:“癫名不虚传也。”

米芾 草书 中秋登海岱楼作诗帖

米芾得到赏赐,就向忘年之交曾祖展示:“我得到一方稀世之砚”,曾祖说:“如今膺品充斥,你的宝砚是否让我鉴赏一番?”米芾连忙起身取砚,曾祖知道米芾有洁癖,他把手清洗干净,才小小心心的把宝砚拿在手中,左看右看,赞赏不已说:“这砚台看外形,确实是上品,但不知发墨情形如何?”米芾忙叫家僮取水,心急的曾祖等不及水到,就吐了一口口水在砚台上开始磨墨,米芾愣住了,而且很不高兴说:“这砚台已被污损,失去了它的珍贵。”说完就把这砚台给了曾祖,无论曾祖如何道歉,米芾就是不肯要这砚台了。依小编看,说是米芾珍爱自己的书写器具,倒不如说是他洁癖至极不能忍吧。

图文来自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小编,我们将及时处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