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俄罗斯大规模军演今日登场,“新冷战”阴云笼罩东欧?

原标题:俄罗斯大规模军演今日登场,“新冷战”阴云笼罩东欧?

当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正处在自苏联解体以来最紧张的时刻,俄军计划于今日启动大规模军事演习——2017年9月14-20日,俄罗斯将与白俄罗斯在其欧洲部分领土举行代号为“西方-2017”(Zapad-2017)的联合军演,其规模之大或将达到30年来之最。

Zapad系列军演最早开始于冷战时期,苏军当时几乎每年都会动用大批军力在苏联的欧洲大陆部分进行攻防对抗演习。苏联解体后,该演习被调整为4年一次,但每次的规模仍然蔚为可观。

此时距柏林墙倒塌已经过去了近30年,冷战的阴云似乎已经消散。然而不久前,美国指责俄罗斯干涉其总统选举,并开始对俄实施新的制裁。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份被称为2014年以来规模最大和最全面的对俄制裁法案。该法案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不管特朗普本人是否情愿,他都只得如此。对此,俄罗斯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回击,其近期展示军事实力的做法并不仅限于开启“西方-2017”军演,还在缓慢但坚定地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这也使东西方之间的紧张关系迅速升级。

俄罗斯政府咨询机构——外交与防务政策理事会主席费奥多•卢基扬诺夫称:“西方-2017”军演传递出来的政治信息,以及俄罗斯加强在欧洲的海上军事存在,这种做法只是想让有关国家“把手从俄罗斯的地盘上挪开”,“但俄罗斯绝对无意激化形势。”

现在看来,其他国家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2009年5月19日,时任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与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莫斯科举行新闻发布会。如今,俄罗斯与斯托尔滕贝格领导的北约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加剧, 双方的军事演习在数量和规模方面都不断升级

军事对峙

最近,为了显示在该地区的长期存在,俄罗斯向地中海调遣了2艘新升级的大型潜艇,以加强在该地区的海上军事存在。俄还向该地区的其他地点部署了军舰、潜艇和航母。

英国保守党防务问题发言人、前任英军高级军官杰弗里•范•奥登表示:“此举毫无疑问是在炫耀武力。”他抨击道:“俄罗斯通过混合战争吞并了克里米亚,扩大了本国领地,恢复了对黑海地区大型海军基地的控制。”与此同时,俄罗斯还在克里米亚全境建造大规模军事基础设施,以在该地区对抗来自空中和海上的威胁。他还表示:“在大西洋,俄罗斯已拥有6个大型军事基地,并部署了专业化海军力量,包括40艘破冰船。可以说,俄罗斯的战略潜艇再一次以类似冷战时期的规模出现在我们眼前。”

当此时节,最紧张的莫过于立陶宛。立陶宛与白俄罗斯以及俄罗斯在波罗的海的飞地加里宁格勒接壤。2016年,俄罗斯曾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了“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并将在2017年年底前在该地区部署战斗轰炸机和海军舰艇。作为一种聊胜于无的回应,立陶宛只能在与加里宁格勒的边境线上沿着拉蒙尼斯凯(Ramoniškiai)边界点修建了一道6英尺高的围墙,以对边境进行加固。这座围墙由北约出资,修建地点正对着俄罗斯2012年在该地建成的铁丝网围墙。作为俄军的演习伙伴,白俄罗斯此时也正焦虑不安,主要是担心在其领土上参加“西方-2017”军演的俄军部队在演习结束后会赖在那里不走。

事实上,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一直在对俄罗斯的地区行动“拉警报”。2017年,北约终于对此做出反应,在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部署了4个营的作战群。与此同时,俄罗斯和北约的战机经常在波罗的海和东欧上空相互对峙——有时在低空飞越时彼此近在咫尺,几乎“擦肩而过”。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2017年年初曾经表示,北约注意到俄罗斯增加了“地面、海上和空中的军事活动”。但北约布鲁塞尔总部的官员称,北约目前还没有计划沿俄罗斯边境部署更多的部队。作为对俄军事演习做出的反应。北约计划于2017年11月8-17日举行本年度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三叉戟标枪-2017”(预计有3000名官兵参演)。根据计划,北约将在2018年举行更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三叉戟接点-2018”,预计届时会有3.5万名官兵参演。一名北约官员声称:“我们已经认识到联盟安全的不可分割性,正在继续监控地区形势。”

2016年,兰德公司曾进行过兵棋推演来检验北约保卫其东部侧翼的能力。推演得出的结论认为,俄军部队能够在60小时内分别进至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和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郊外,而北约则需部署包括3个重型装甲旅在内的共7个作战旅,每年开支27亿美元,才可以击退这种威胁。

北约拥有4个常备海上作战群,定期进行“态势感知”任务。这些舰艇在北约指挥下参加各种演习,以提高欧洲海军在“面临挑战时”协同作战的能力。例如,北约曾于2017年6-7月在冰岛沿海实施了“活力猫鼬”反潜战演习,参演力量包括10个北约国家的16艘舰船和潜艇,还有8架海上巡逻机。2017年底,北约还将举行其他几场海上军事演习。此外,北约各盟国还进行了多次单边和多边演习,例如保加利亚在黑海地区举行的“微风”演习,以及8月20日结束的名为“海洋卫士”的北约海上军事行动。北约还将在爱琴海持续实施其他行动,帮助希腊、土耳其和欧盟处理该地区的难民偷渡危机。

北约官员称:“北约拥有强大的威慑力。但在过去数年里,俄罗斯非法吞并了克里米亚,并继续在东乌克兰采取侵略行动。俄军不顾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政府的意愿,继续在当地驻留。北约有责任确保做好保卫盟国的准备……我们不会继续统计俄罗斯的活动,但地区形势发展的不可预测性在不断增加。”与其他领域一样,北约在海上“也将准备威慑和防范任何可能的威胁,包括保卫海上交通线和北约国家的海上通道。在此背景下,北约将继续加强海上力量姿态和全面态势感知。”

2017年8月10日,俄罗斯加里宁格勒,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的海军步兵团和第11军团举行军事演习

斜线为军演范围

“挑战强权”

俄罗斯对于北约的威慑行动有着不同的看法。俄罗斯防务领导人认为,北约这些行动的攻击性并不亚于俄罗斯的战术行动。俄常驻北约代表亚历山大•格鲁什科在接受采访时称,欧洲的军事政治形势“严重恶化”,部分原因在于北约加强了军备行动。他表示:“北约采取的军事手段,使得欧洲已有的隔阂进一步加深。此时我们本来有必要在真正的集体意志基础上共同采取行动,化解共同的威胁与挑战。虽然北约官员们一再表示,这些措施并不是挑衅,而只是应对安全环境变化的‘防御性反应’。但不论如何在言语上掩盖他们的行动,事实就是北约主要军事强国的部队和军事设施已经出现在过去从未出现过的地方。”

在2017年6-11月期间,北约盟国计划在东欧和黑海地区分别组织15场以上的军事演习。这些演习将形成互补,基于共同的作战环境实施,以完成广泛的威慑任务。考虑到北约将继续保持在邻俄罗斯边境地区(目前已经不断增强)的前沿存在,这些行动将向俄传递出明确的威慑信息,而此类信息将带来相当的地区风险。

至于“西方-2017”军事演习,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在7月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已就此次演习的目标、演练范围、部署部队以及应用的主要军事装备进行了交流。格鲁什科称:“希望这种透明度能够有助于遏止对俄罗斯武装力量训练活动的妖魔化解读,否则透明度的价值将被贬损。”

不过,这种说辞对于缓解东欧人的心理恐惧收效甚微。上世纪90年代曾在托尼•布莱尔政府担任欧洲事务大臣的丹尼斯•麦克沙恩称:“与历史上其他欧洲强国相比,俄罗斯对欧洲邻国采取的侵略、占领和殖民行动更多。遗憾的是,如今俄罗斯似乎并不满足于生活在本国的疆域内。在西欧,人们认为来自俄国人的威胁还很遥远。但在波兰、乌克兰和爱沙尼亚,这种威胁却是实实在在的。”

当然,在北约内部也并非所有的防务问题专家都赞同这个看法。欧洲安全与防务议程主席贾尔斯•梅里特对北约和俄罗斯均持批评态度。他认为欧洲的主要安全关切在南方、在非洲。虽然普京的“冒险主义”被视为引发担忧的根源,但北约无须为此惊慌——在他看来,普京的做法主要是为了迎合俄罗斯的公众舆论。

来自英国独立党的欧洲议会议员及防务问题发言人比尔•埃瑟里奇认为,俄罗斯确实是潜在的战略威胁,但与其在某些具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开展合作仍然非常重要,特别是在打击“伊斯兰国”方面。他说:“欧盟持续挑战俄罗斯强权的做法只会事与愿违。”

作者:山 风

现代军事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