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婚恋网站6大陷阱:“程序员之死”背后的骗局多

原标题:婚恋网站6大陷阱:“程序员之死”背后的骗局多

未经实名审核即可发布择偶信息,婚恋网站或涉嫌诈骗

  WePhone创始人苏某留遗书称被前妻勒索,而后跳楼自杀。他与前妻相识于世纪佳缘婚恋交友网站,搜狐号“数字之道”通过对裁判文书网相关案例的集中整理发现,婚恋网站不仅骗术扎堆,而且“各具特色”,防不胜防。

  接下来,“数字之道”将分步解析,告诉你每个“坑”里都有哪些套路,如果你遇见了相似的情形,请一定要提高警惕。

  注册:假婚恋网站

  案例1:充会员助骗子成为百万富翁

  安徽合肥的张某、刘某夫妇分别于2014、2015年投资经营了“寻爱网”和“牵手网”2个诈骗网站,设有7个部门,共40余名员工,诈骗分工明确:“技术部”负责租用服务器、维护网站运营、编造虚假信息注册会员;“推广部”负责虚假宣传,虚构牵手故事吸引新客户注册;“培训部”提供“话术”培训,包括如何冒充会员与对方沟通、说服对方交纳会费;“售前服务部”共7个小组,每组7-10人,以“红娘”名义与普通会员联系,说服对方充值1899元、2299元成为“高级会员”,或者充值更多成为“钻石会员”、“铂金会员”;“售后服务部”负责“善后”,为掩盖骗局,防止受害人起疑心,专门负责分手。

  除了以上5个“业务部门”,该诈骗公司还设有“财务部”管理公司日常收支,并设有“人事部”负责人员招聘、考勤、人事变动、绩效,俨然“诈骗一条龙”。诈骗金额总计98万元,张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刘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

  认识:酒托、茶托、饭托

  案例2:酒吧营业全靠“托儿”

  2014年,山东潍坊的朱某组织6人“酒托诈骗”团伙,雇用“键盘手”在婚恋网站虚构女性身份(多为护士、幼师、售货员、文员等)与受害人聊天,后由“传号手”将键盘手提供的信息分配给3名酒托女,“酒托女”打电话将受害人约至朱某的酒吧,由“服务员”用劣质红酒勾兑饮料,冒充高档红酒。受害人在结账时才发现账单金额异常高,但遭“保安”(该案中由“传号手”兼任)威逼结账,有人因此被骗1万余元。调查机关发现,“酒托诈骗”为朱某的酒吧贡献了近8成的营业额,朱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8000元。

  熟悉:花篮托

  案例3:“亲爱的,送我几个开业花篮呗”

  2013年,广东梅县的邓某等6人共同打造“花篮托”骗局,由同伙张某负责在婚恋网站注册多个账号,每天批量发送留言、接收回复。张某将收到的回复信息提供给另外4名团伙,由其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与受害女性“线上交往”,以自己的新店开业为由要求受害人送花篮,并提供虚假的花店电话。张某再冒充花店老板,要求受害人将买花篮的钱汇至指定账号;邓某负责提供诈骗台词、银行账号等,并在诈骗得手后负责取款。该团伙累计骗得21万元,邓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8个月,处罚金15000元。

  热恋:假理财

  案例4:“亲爱的,投资这个稳赚不赔!”

  2015年,李某等5人注册成立了某财富公司,充当虚假投资平台的代理商,在婚恋网站冒充女性,以交友为名结识男性“客户”,再以普通投资者的身份先后向多名受害人推荐国际原油期货交易、蓝宝石现货交易等虚假理财项目,诱骗受害人在其控制的虚假投资平台开设账户并转入资金,随后在后台更改“理财产品”的价格,造成受害人亏损的假象,并将受害人的资金转出。该团伙累计诈骗145万元,李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

  订婚:骗彩礼

  案例5:3次“栽在”婚恋网 4.2万打水漂儿

  2016年,谢先生在某大型婚恋网站注册了会员,之后接到“红娘”的电话,“红娘”为他介绍了陈某,陈某表示“愿意马上结婚”,并以买手机和项链为由向谢先生索要了1.4万元;随后陈某携“哥嫂”与谢先生见面,“哥嫂”当场索要3万元的“提亲费”,谢先生最终给了对方1万元,之后陈某彻底消失。

  时隔1个多月,一名罗姓女子主动联系谢先生,表示是从婚恋网上看到他的信息,随后罗某以“见家人”的名义,直接向谢先生索要1万元彩礼,钱到手后消失。

  罗某消失半月后,一名刘姓女子“借助婚恋网”也找到谢先生,并携谢先生拜见了自己的“母亲”,刘某趁机表示家里经济状况欠佳,自己想尽早组建家庭,谢先生将8000元钱交给“未来岳母”,后来忆起“未来岳母”疑为婚介所的“托儿”。

  新婚:骗取财产

  案例6:3次骗婚获近200

  2014年,A小姐在婚恋网上结识了彭某,彭某声称有房、有车、有学历,二人结婚。婚后,彭某以没钱支付工钱、黑社会追债、工程缺材料费等理由,要A小姐透支信用卡甚至贷款上百万,连A小姐的私房钱、岳母的养老金也没放过,卷走125万元后失踪。A小姐后来发现彭某办理结婚时用的户口本、证明等都均系伪造,其在安徽老家已有结婚纪录,并未办理离婚。

  彭某骗婚的事件见报后,B小姐、C小姐分别发现彭某竟然是自己的“老公”、“未婚夫”。彭某从B小姐处以多种方式取得20余万元,还先后以付材料款、工人工资和高利贷利息为由向C小姐借款51万元。A小姐、B小姐、C小姐三人累计被骗近200万元。

  “线上”相亲逐渐成为大龄单身者求偶的主阵地,许多婚恋网站的会员早已成了骗子眼中的“肥羊”。除了以上常见骗术外,还有“家人急需医药费”、“美女主播求打赏”、“虚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等骗局,在确立“恋爱关系”后骗子还可能以“共同买房”、“办理香港身份”、“办理外国签证”等借口骗钱,更有骗子直接将受害人的轿车开走。

  许多骗局的必要步骤之一都是“在婚恋网站注册假身份”,婚恋网站在核实注册信息、保护用户隐私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防止落入“爱情陷阱”,不能仅依靠用户提高警惕,更重要是要加强对婚恋网站的监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