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人间至味是军营,儿时那些和部队有关的故事

原标题:人间至味是军营,儿时那些和部队有关的故事

儿时,梦中总有那般亲昵的物件,带着军营的符号,吸引着我、感染着我……

终于,寻着这些军营专属的味道,我成为了一名军人。自己也再次走近这些回忆,寻觅多年的味道……

  一只军用水壶

小时候,最爱去村口的老兵张爷爷家歇脚。听老兵讲故事,是小伙伴们回家前的必备环节。

天色四合,爷爷手颤颤地拿出军用水壶,将壶里的煤油如溪流般缓缓注入煤油灯。微微倾倒之时,那是一条银线,闪现着橱柜中军功章的光晕。

你想象不到,这个在战火中摔瘪了、瓶身发白的水壶,承续了一段怎样的故事。

我数不清多少次,爷爷默默不语地摩娑着水壶,曾经的沧桑,都融入金属光泽的清辉中了。

一切都好像表示,那一路的星辰与风霜,都不再提。

这个军用水壶,给我的印象就是一种浑厚、淳朴的军营的味道。

在我们澄澈稚气的眼里,所有玻璃珠、英雄卡和奶糖,都比不上这个军壶那样诱人。也许只有这样的军壶才配装盛家里最稀罕的煤油。爷爷自豪说这是抗美援朝时期50式八一水壶。这个军壶对历经沙场的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至高的褒奖!

看着它,心里总涌出说不上的敬意。

屋外田埂间流水哗啦啦,屋里老兵的故事在回响。每每讲起战场的故事,张爷爷显得特别精神。而经过战火洗礼的军壶,更加为从军之旅增添了一份神秘。

那时起,练好本领打胜仗的念头久久萦绕着我的心。军品是一个光荣的象征,它为我撒下了从军光荣的种子。儿时起,就希望自己能拥有这份光荣。

那时最爱画的简笔画就是这个水壶,尤其是在描摹印着八一军徽的图案时,笔触总是格外用力。

看着这个低调又庄重的军用水壶,那挺立的姿态分明协奏成一段入心的旋律。那是融入时代叮当作响的乐符,那是飘着军旅韵味的曲调。

如今,那只军壶的模样伴着煤油的味道,在我的记忆里依旧清晰。

  一碗冰糖鸡蛋

在记忆中,鸡蛋是甜的。

4岁时在乡下的一次严重中暑,身体休克,几乎急坏了家人。父母不在身边,迷信的姥姥只顾烧香磕头,却没带我去寻医问药。

在部队炊事班的姨父,恰好休假,望着几乎脱水的我,二话不说,从院子里鸡窝抓来几个鸡蛋。

挖了一勺瓷罐里的冰糖煮化。打鸡蛋进去。用勺子迅速打散,大火煮开,转小火慢熬,稠稠地煮开了一屋香气。

那是一碗冰糖鸡蛋的清香,那是为我败火的妙药。

那时姥姥在菜架下养了两只鸡,姨夫就常半趴在鸡窝前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个鸡蛋,那是做冰糖鸡蛋的原材料啊。

就像那味道常常袭上心头,我从那一刻,深深佩服当兵的姨夫

少时小小理想的破土之声,不过盛夏白瓷消暑汤,冰糖碰壁当啷响。

那种感觉,不会被岁月钝化,如蛇啮心尖的感念,也只有自己才能够真切地感知,成为对军营的怀想,成为我从军的动力。

  一个光荣军属牌

光荣军属牌,承载了几多记忆,几多荣光,几多甜蜜。

小时候看到军人家庭的门楣上挂着光荣家属的牌匾,顿感特别伟大。母亲曾指着这个牌子说,儿子你长大也去当兵,到时候政府敲锣打鼓来接哩!

而今,自家门前也钉上了光荣军属牌。总是洁净的它,缘于母亲的常常擦拭。

当兵注定与家人聚少离多,母亲说,每当陷入对儿子的思念时,这块牌子就温柔地抚平她的思绪。

“没事看看这块光荣军属牌,心情就好了,感觉生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如今,每看到一个军属牌,耳畔就浮起母亲的乡音,感受种种切切,思念的,动情的,温暖的,都渐合成母亲的慈颜。一刹那,我内心一个声响传来,做一名合格的军人,不让母亲失望!

光荣牌默默记录着我当兵的年月,也承载着母亲的荣耀与快乐。母亲一直以当兵的我为荣。母亲常说,她在意的从来不是物质财富,而是留下一个好名声!

是啊,光荣牌是党和政府给军人及军人家庭的一种特殊的政治荣誉,是对军属之家的褒奖,也是一块激励我们献身国防和保家卫国的牌匾。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牌子,至今,温暖着我,熨帖着我每一寸心房。

少年在门前看光荣牌,看少年的母亲却想起了当兵的孩儿。光荣牌装饰了每个军人之家,每个军人装饰了国家的梦。

  一个牛皮笔记本

一个牛皮笔记本,是姨夫荣获优秀士兵的纪念品。姨夫特别细心地爱护它。

后来姨夫看我喜欢摘抄手抄报上的句子,就送给我,美其名为赠给小秀才。这绝对是最珍贵的礼物了,唯有最喜欢的文字才能与牛皮本“高贵”身份相配。

后来到了部队,我一直带着它,每当心有所倦时,我就将文字倾注到本子里。感谢这个小牛皮本,陪伴自己熬过很多写稿之夜,提醒着自己、历练着自己,而今书页里泛着的,都是心灵的波澜,翻动的声音,分明是成长拔节的声响。

一个笔记本往往能凝结时间。它就盘踞在书架上、日历旁,宣示着自己的存在,化为我记忆的结晶。

亲昵的物件,让军营的我从心里都感到无限的温暖……是啊,有点什么,比这些更令人牵念,更低回绵长呢?

  作者 | 冯斌

  来源 | 解放军报记者部(ID:jfjbjzb)

感觉不错请点赞,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编审:田 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