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抽象 | 刘邓:观Agnes Martin回顾展漫谈美国绘画

原标题:抽象 | 刘邓:观Agnes Martin回顾展漫谈美国绘画

观Agnes Martin回顾展漫谈美国绘画

文_刘邓

在纽约古根汉姆看艾格尼丝·马丁大型回顾展之前,对她了解不是很多:出生在加拿大,在陶斯与艺术经纪人帕森斯相遇后,便搬至纽约,在那里与斯特拉他们一起做联展,后因工作室被拆除的原因(看样子不单单是中国),去了一个新墨西哥州的农村,潜心画画,这是在百度里查到的。

马丁患有精神分裂症,她认为她的绘画是关于内心的。

展馆依次排列的是前期受戈尔基影响的美国版超现实绘画,米罗的味道更强烈些:有机的色块和游离的线条。其终身的色彩调性已在这些作品中定下,紧邻的是几张大尺寸突兀的白色绘画,里面有双勾的浅灰色条纹,条纹线和条纹线内外的色彩微妙变化,区别了这几张白色面孔,笔墨吝啬得几近于无!这难道是她对于她信奉的道家的太初状态的描述吗。

她的代表作品:网格系列,均匀富有秩序的悬挂在螺旋而上的展厅里,令人误会的是,旁边斜下方的冷气出口网,差点当成了她的作品。这类先例:诸如卡尔·安德烈消减作品厚度,用金属方块平铺在地,让人当成了地板的一部分,踏践而过。

中部回廊里放映着马丁作画的录像:老态龙钟的她拿着画笔,正一点点涂抹色块,像是用湿笔在雨点皴,旁白补充道,每画一个笔触,都闪耀着波光粼粼似的喜悦。呆板冷硬的平面,本以为是用大排刷,效率出来的!

高名潞所提出的极多主义,从这里看马丁算是先例了,不过马丁的重复性是在规则的单元里,而中国的极多主义概念里,如果包含有非规则非计划性的一面,倒是有其特殊性。

那些喜悦在后期的这些作品里,无疑很明显了,这是修行者的顿悟。顶层摆放的一些作品证明了那些松动笔触的存在,加了大量松节油的颜料,如同雨云般流淌在单元化的灰色块里,浓淡不一,透叠出空间。而那些网格作品的克制谨慎,让我想起了画册里诸多关于她的照片,神情紧张,僵直的双手,以及那块巨大的水平尺子。

抽象表现主义与极简主义

媒体介绍马丁是位于抽象表现主义与极简主义之间的过渡性人物。均匀的格子与条纹是具有极简主义的形式,而那些颜料以情绪化和写意化的方式在漫延,确实是属于抽象表现主义的典型技法。但是它们是誓不两立的两种理念,就像硬币的两面,而马丁就是中间的厚度吗,或者从本质上来说是冷抽象与热抽象的发展与变体。之前的绘画把画布当成媒介,抽象表现主义把这个载体的承受,发挥到了极限。使得年轻艺术家无可为,物极必反,极简主义反的就是往画框里填充太多的内容,因此他们要消减,消减笔触、线条、空间等等,直至只有画布的形式和材料。

马丁的绘画能弥补这个缝隙吗。应该说减少派绘画只是她的切入点,而当她看穿了其本质只是观念艺术,特别是以斯特拉为首的极简主义者,大量请助手来画,以保持与对象的客观性。前面说到马丁很享受画的过程性,重复性劳动带给她灵性上的洗礼,这无疑让她转换到强调笔触的价值,以此来强调自己参与的价值,越来越肆无忌惮的笔触就是明证。

马丁并不孤单,另一位用抽象表现主义技法,凃写规整图案的战友是贾斯培·琼斯,当然他有更多的指向性,其一就是指向了生活现成品。

单色绘画

美国有三位代表性的单色绘画者:艾格尼丝·马丁、布莱斯·马登、罗伯特·莱曼。

所谓的单色绘画,还是在消解图像的有效性。马丁的条纹系列作品的一部分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单色画,这方面的先驱是马列维奇的《白上白》。克莱因和劳申伯格在这方面也下过功夫,比如劳申伯格的黑底上用黑胶布粘贴出不定型,灯光下材质的特点会从黑暗中区别开来。

布莱斯·马登的单色,洋溢着生命的喜乐,有着爵士乐的质感。饱和的色彩具有明确性和硬朗化,或激昂叫嚣、或低沉悲情,这为他用大面积的纯色去对应现实、人物、季节等提供了可能。当他把几张单色块的油画组合在一起构成一个新的主题时,这已经不是单色画了,更像是没有黑框条的瘦长型蒙德里安。

马丁和莱曼的单色更偏灰素一点,主要是与无主题性有关。其中马丁的清雅淡丽,有没骨花鸟画的柔美,从用色看像一个女版的恽寿平。

莱曼的单色始终为白色,白色的笔触随意堆叠或简单排列,缝隙间漏出重重的底色。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用心深深,朴实而富有抒情性,信息量很够。白色是他最后用的颜色,也是在最表层的颜色,可以看出他是在用白色去掩盖其它色,也可以说白色算他的减法。

在极简主义宣布抽象终结之后,上述三位还在啃着抽象这根硬骨头,当然也还有其它艺术家在这方面也取得不错的成绩,比如韩国的单色画代表者李禹焕,加入了书法气韵等东方哲学,但我个人更偏好他们。这是我在看完马丁展之后,联系到与她相关的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绘画,所作出的一些浅显理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