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毒妻”翟某欣之父发声!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原标题:“毒妻”翟某欣之父发声!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相信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苏享茂(右)与前妻翟某欣

因为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之死事件,其前妻翟某欣及其家庭被推上风口浪尖。

“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9月14日上午,在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的住处,翟某欣的父亲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在得知记者来意后,翟父承认自己就是翟某欣的父亲,并将记者请进家门。

翟父身材高大,戴着银框眼镜,面庞方正清瘦。目前仍在山东科技大学任教。

但谈及翟某欣与苏享茂之间的事情,翟父反复重申,“一切等待有关职能部门的调查,我相信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

至于之前有媒体提及他谈及女儿的婚姻状况时,曾表示他知道的只有女儿这次与苏享茂的婚姻,翟父也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一概不知道,等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翟父所居住的这处三室一厅内显得颇为凌乱,酱缸、塑料筐、核桃在餐桌上摆得满满当当。“我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自己也懒得收拾。”对于家里的凌乱,翟父连表歉意。

翟父称,目前仅有他一人在此居住。

翟某欣父亲在山东泰安的住处。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图

“六七年前(翟母)就去北京照顾欣欣了。”一位在此久居的妇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翟母多在北京,其中一套住宅已在多年前出售。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翟某欣的母亲也曾是山东科技大学的职员,不过在2010年前后已经离休。

“对,她出去了,(两地)来回跑一跑。” 对于网上沸沸扬扬的舆情,翟某欣的父亲表示,都已经看到了。

当记者询问翟父为何没有去北京时,翟父说,“我去干嘛,我不去,这个我给你说,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

“我们当老人的就是这么个观点,一切还是以职能部门的调查为准。”翟父说。

“这个事我不关心,啥也不管,我这么个身体。”当记者问到翟欣欣近期是否与其联系,翟父显得颇为气愤,“如果这事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父母是什么心情,心情都是一样的。”

翟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目前仍在学校承担教学任务,在东西两个校区之间往返,不过明年就要退休。

当记者试图询问更多问题时,翟父显得紧张却小心谨慎,对于涉及到翟欣欣的问题已不再多谈,他反复重申“一切以职能部门的调查为准”。

“程序员之死”事件被曝光于9月8日的一则网帖,该帖子称,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因被前妻翟某欣所逼,遭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后自杀身亡。

根据苏享茂家属和同学方面发布的信息,在苏享茂跳楼自杀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女方多条辱骂威胁恐吓消息。其中一条截屏信息显示,翟某欣曾在朋友圈发文称其舅舅荣升高级警监职位。

9月12日下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宣传部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确认在职教师刘克俭是“翟某欣”舅舅,并称刘克俭并未参与到此事当中。

此后不久,刘克俭授权澎湃新闻刊登声明称:其与翟某欣本人少有来往,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女士与苏享茂先生的任何纠纷。

本期编辑 郦晓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