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游戏进入下半场,「被洗牌」的共享单车们还能撑多久?

原标题:游戏进入下半场,「被洗牌」的共享单车们还能撑多久?

100

如果共享单车有生命,它才不过是两周岁的婴儿,不过共享单车们接下来要走的路却没有太多的选择了。背靠着资本,摩拜和 ofo 可以继续在风口跳舞。而巨头之外的共享单车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又一家共享单车“惹事”了

近日,一家名为酷骑的共享单车被用户举报押金难退。

根据公开信息查询,酷骑单车成立于 2016 年 11 月。目前,酷骑单车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长沙、西安、太原、石家庄等 50 多座城市共投放超过 100 万辆单车。

如果你对“酷骑”没有什么印象的话,那你应该还记得前段时间一款金光闪闪的黄金车横空出世,不少用户评论说“闪瞎了眼”。没错了,这就是酷骑共享单车品牌投放的自行车。

(图自第一财经周刊)

除了“黄金车”之外,酷骑从 2016 年 11 月开始,先后向市场推出了绿色的 1.0 亲民版、蓝绿搭配的 2.0 轻尚版两款单车,以及后来和海尔无线合作推出的 3.0 版单车。在 3.0 版本中,酷骑还为共享单车增加了手机充电功能。

目前共享押金基本在 99——299 元之间,或许是有了众多炫酷的功能,酷骑将押金设置在了最高档位——每位用户收取押金 298 元。根据不同的车型,酷骑的计费方式有 0.3 元/半小时、0.8 元/半小时、1 元/半小时等几种。需要注意的是,当酷骑信用分低于 80 时,用车单价将调整为 100 元/半小时。

各地用户押金难退

如今关于酷骑单车押金难退的抱怨已经所处可见,用户们在微博和贴吧里痛斥这家公司的“流氓行为”。

正好我家住的附近有酷骑,很多人因为已经有了摩拜和 ofo 不愿意装新的 app 了,所以酷骑经常都有车可以使用,所以我就下载了。使用倒还是正常的,不过我看到网上有人说他们家押金退不了,我就赶紧退下试试,结果好像还是晚了。十多天了我的押金还是没有退。电话也没人接,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位用户向爱范儿(微信 ID:ifanr)讲述了他目前的遭遇。

而事实上酷骑单车因为押金的事也曾两次发布公告,第一次是八月中旬,说由于上线了一大波新功能,导致系统不稳定所以出现了押金难退的现象。8 月 30 号,酷骑又发布一则说明,表示新 CTO 已经入职,将在 9 月解决押金退还问题。

不过到现在为止,大部分用户的押金还是不知所踪。有人整理出了“如何退押金攻略”:“在 app 里联系客服是没有用的,电话打通后永远接不通人工服务。可以试着往他们官网留下的邮箱发送邮件,也可以通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投诉。”

(北京工商局网站右侧有投诉举报入口)

爱范儿(微信 ID:ifanr)又联系了一位正在通过各种途径追讨押金的用户,他表示攻略中的办法都尝试过了,但暂时还没有任何反馈。

虽然对于单个用户来说,298 元押金造成的损失也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但无数用户的押金聚集在一起无疑是一笔巨资。

押金流向 P2P 平台?

资金哪儿去了?有没有监管?之前酷骑单车 CEO 高唯伟回应辽沈晚报的“十问酷骑单车”,在问答中,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和民生银行签署了协议,进行全面合作。但是由于银行在年中(6 月底)的时候很忙,没有接进民生银行的系统。现在我们遇到困难了,有的合作伙伴在撇清关系。

也就是说,这笔钱到底谁来监管成了一谜。

此后有酷骑单车的离职员工向记者爆料,酷骑与 P2P 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这一消息更是引发了用户的猜测,或许共享单车的押金已经流向了 P2P 平台。通过查询酷骑单车的企业信息,爱范儿(微信 ID:ifanr)发现,酷骑与诚信贷之间确有联系。

酷骑单车隶属于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北京通州,注册资金高达 10 亿元人民币,股东为张夫芝和毕言, CEO 为高唯伟。而诚信贷隶属于北京悦购伟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东为高大伟、赵恒郡,高唯伟为创始人兼 CEO,首席运营官则为毕言。

(图自诚信贷官网,位于通州万达的办公室)

据诚信贷官网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 B 座 30 层,这也是酷骑单车的总部所在地。用户押金难退,而酷骑又有着“互联网金融的血统”,其资金去向不得不令人怀疑。

目前,消费者的投诉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分局、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分别约谈了酷骑单车西安和天津的负责人。至于用户们最终会得到一个怎样的解决方案,还未有定论。

共享单车困境的冰山一角

酷骑押金难退或许还只是第二梯队共享单车们困境的冰山一角。

在多地政府要求共享单车企业暂停新增投放新车的政策之下,它们的后续融资和运营都遭到了重大的打击。在这个已经进入下半场的游戏里,它们的身份被划归到“被洗牌的共享单车”范畴中去。已经有数家公司出局,剩下了又还能撑多久呢?

有人评论:

对于这些共享单车来说,已经不用考虑生死的问题了,无非是谁先死和谁后死的问题。

今年 6 月,“悟空单车”倒闭的消息传来,它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7 月 3Vbike 也宣布倒闭。再后来,有媒体报道南京“町町单车”人去楼空。而还正常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里,除了酷骑押金难退,小鸣单车也有用户反映类似的情况。

共享单车死亡名单上,下一个增加的名字会是谁呢?

题图片来自:国际金融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