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蒋介石一家人台湾合影,你想不到的温馨浪漫!

原标题:蒋介石一家人台湾合影,你想不到的温馨浪漫!

  来源:新浪图片

  

  1960年,祖母宋美龄逗弄孙女蒋孝章,孝章低眉浅笑,流露娇羞的神情。左侧的母亲蒋方良,看着已长大成人的美丽公主,甜美而可人。蒋孝章是蒋家孙辈中唯一的女子,不仅因混血而眉目俊俏,留学美国的经历也培养出开放西化的思维。

  

  1960年,黄杰(右二)六十大寿,蒋经国(右三)为其祝寿。上菜之前,经国先生邀请相关亲友同仁,向黄杰举杯祝贺。经国先生酒量甚好,又爱借酒助兴,有他在的地方,气氛总显得热闹而活分。

  

  蒋经国夫妇应邀参加黄杰将军的生日宴会,与友人举杯敬酒。中国的官场文化大概实属复杂,一个洋媳妇大约并不能参透其中的真真假假。不过蒋方良已经学会了基本的酒桌惯例,这是中国人的敬酒方式,和豪饮显然大有不同。

  

  黄杰夫妻共吹生日蜡烛。蒋经国与黄杰的关系自不必言语,黄杰经历富国岛的三年考验,已深得蒋氏父子二人的信任。回首过往,十年前的漂流还历历在目。

  

  黄杰将军六十大寿上,黄夫人逐桌敬酒表达谢意。豪爽的蒋经国很会饮酒助兴,大方回敬。

  

  黄杰性格敦厚,不擅官宦之道,从黄埔时期起追随蒋介石从无贰心,1950年代来台后尤为蒋所器重。原陆军总司令孙立人与美国关系暧昧,为蒋所猜疑,最后遭罗炽下狱。黄杰立刻被蒋派任陆军总司令。

  

  美苏冷战时期,台湾是美国在远东防堵共产势力的一座堡垒,美国政府将物资和军队输往台湾,使蒋介石无后顾之忧。1960年台湾同时发生“雷震案”,雷震组党失败,推迟台湾民主化的进程。此一时期美国政府因为与蒋介石友好,并未对蒋箝制台湾民主而表示不满。

  

  当时美国正在考虑是否介入中南半岛的战争,肯尼迪总统还在最终的决策上摇摆不定。蒋经国赴美游说,意在探询美方能否助两蒋反攻大陆的态度。然而肯尼迪则当面质问小蒋,先前国府多次突击计划的实施状况是否符合国民党的预期。而这张照片拍摄后不久,肯尼迪总统亦遇刺身亡。

  

  在台湾的日子里,小蒋作为父亲的得力助手,陪着父亲四处巡游在历经大风大浪后,又体味难得的父子独处时光。蒋经国小时候收到蒋介石的来信:“我近来天天骑马,而且骑得很高兴。将来我回家时候,必定给你买一匹小马,教你骑马,我自己买一匹大马,同你骑了游行就是了。”

  

  蒋家合影。蒋公端坐正中,后排依次是夫人宋美龄,长孙蒋孝文,儿媳蒋方良,长子蒋经国和长孙女蒋孝章。两个好动的小孙子蒋孝武(左侧)与蒋孝勇(右侧)此刻也乖乖地站在爷爷两旁,暂时收敛了淘气与顽皮。

  

  蒋介石与宋美龄端坐中间,右边蹲着抱着孩子的为蒋纬国,后排右起为蒋经国的长公子蒋孝文、蒋孝文的妻子徐乃锦、蒋经国、蒋方良、蒋纬国的夫人丘爱伦、蒋经国的女儿蒋孝章。

  

  蒋宋晚年的生活中少不了许多共同的兴趣,电影为其一,下棋为其二。蒋介石日记中记录夫妻二人对弈的场景不在少数,可见二人乐此不疲。据说蒋夫人喜欢下棋,而且喜欢走险棋,所以有时难免会吃亏。然而她好胜的性格,让她很多次看着下不赢,中途就抽身走掉了,因为她不喜欢输棋。

  

  蒋经国和妻子与女儿。这是60年代拍于台湾的照片,气候炎热的台湾竟也大雪飞扬,着实令人惊奇。二十四岁便在美国嫁与俞扬和的蒋孝章此番回台探亲遇上难得大雪,三人寄情白雪,思念大陆,留下此帧美好影像。

  

  蒋介石极重孝道,从对经国、纬国和众儿孙的教育中可见一斑。两个小孙子孝武孝勇虽生性好动,又因为宠惯而骄横,但在爷爷面前还是表现得十分乖巧。他们毕恭毕敬地给爷爷鞠躬行礼,爷爷笑得合不拢嘴。

  

  美国《生活》杂志记者的镜头对准了士林官邸里蒋介石一家的日常生活。虽是明显摆拍的一张照片,却展示了祖孙两辈的脉脉情深。蒋宋都是爱棋之人,晚年于家中和孙子切磋一局是必不可少的消遣方式。

  

  为子女问题头痛的经国先生夫妇,为孙女友梅的出世而欢欣鼓舞。友梅圆脸宽额,眉目之间有着和祖父的相似。这个蒋经国夫妻最疼爱的小孙女,成了晚年老两口的一大欣慰。友梅在台湾受完正规的中小学教育后,也选择了远渡重洋开始留学生活。

  

  蒋经国好奇地一如小孩,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这些巨型的装置

  

  60年代中期,原本被外界看好的接班竞争对手陈诚时不与我因病早逝,让蒋经国摆脱了仕途中的最大障碍。他从政务委员到国防部长,迈向政坛巅峰的机会正向他挥手而来。有父亲的撑腰,蒋经国逐步成为全岛政军界的明日之星,老蒋的独裁统治和小蒋的情治协助双管齐下,蒋家王朝日益巩固。

  

  追溯台湾与美国第七舰队的渊源,1950年7月31日,麦克阿瑟率16名高级官员组成的代表团抵达台湾,次日与蒋介石签订了《防卫协定》,决定美蒋双方海陆空军,归麦氏统一指挥,以“共同防守”台湾。8月4日,美国空军13航空队司令到达台湾,在台湾成立了“台湾前进指挥所”

  

  蒋介石垂垂老矣,更多地作为一个政治符号而出现。蒋氏父子顺利地完成了权利的移交,蒋经国实权在握,正是如日中天之时。

  

  蒋经国在这张再普通不过的私人照片上题字“送给幺儿孝勇”,不知道有何用意。也许经国先生并无他意,只是作为一个最普通的父亲,在外给幺儿的一张留影罢了。

  

  1965年1月,中横公路。重回这段经国先生奠定支持基础的工程,蒋经国笑容满面。他选择坐在一棵大树下照相,以此来纪念自己的这段岁月。

  

  开幕时,由当时任国防部长的蒋经国夫妇陪同,前往参观并主持开幕仪式;蒋经国一手扶在刚由美治病返台的宋美龄背后,的确颇有儿子对母亲的小心恭谨。

  

  女儿在父母身边,明媚动人,尽管此时的她已违父命与俞扬和牵手终身,但回到父母身边,仍然娇羞腼腆。

  

  在蒋家第三代中,蒋介石期望有人能够继承衣钵,重中之重是要掌握兵权。孝文孝武在学校的顽劣表现让蒋公大失所望,他将希望寄托在小孙子身上,期待他能够复制自己从军界跻身政治舞台的事业生涯。孝勇在军校中亦表现良好,无奈因为脚伤,军旅生涯被迫夭折。

  

  士林官邸里生活的蒋孝文,一副公子哥做派。手戴名表、宝石戒指,拿着相机,这似乎是少年时候的爱好。对于一般家庭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西式玩意儿恐怕很难见到。

  

  痛失江山的蒋介石晚年生活在士林官邸,寄情于爱犬,难得悠哉。他饲养的大狗也成为孙子辈成长的伙伴,亲昵之情可见一斑。

  

  向来朴素的蒋方良特意做了一个新发型,蒋经国难得穿上西装。年过半百的他们头挨着头,亲昵地留下这桢相片,好似结婚照一般珍贵。这是岁月与爱的象征。

  

  丈夫即将踏上去往美国的班机,妻子方良与他在机场吻别。虽然是位高权重的领导人,虽然是公开的场合,面对诸多的摄影镜头,蒋经国夫妇显然并不避讳以洋派作风表达情感。他们的情感真挚而自然,不矫揉做作。

  

  夫妇二人默契自无须多言,感恩与依恋尽在这杯酒中。蒋经国虽在岛内握有重权,但在家却十分尊重妻子的意见。他们的好友,前美国中情局副局长克莱恩说:“蒋经国十分尊重她,更把她当做一家之主,这和一般中国官员不同,他们谈到妻子时,总带着大男人主义的味道。”

  

  中横公路贯通两年后,蒋经国携妻再次游览。这条拉动台湾经济的大动脉亦是蒋经国解决荣民生存,稳固政治大局的得意之作。带着妻子故地重游,除了忆苦思甜外,颇有几分得意与自信。蒋经国戴着礼貌与墨镜,翘着二郎腿,妻子双臂自信地交叉在胸前,台湾,真正成了他们最后的家。

  

  步入中老年却不见苍老与衰颓,精心打扮后的蒋氏夫妇身姿挺拔,不过更多了几分慈祥与憨态。

  

  蒋经国夫妇和蒋孝文夫妇一同参加聚会,女士们身着华丽的旗袍,与背景的中式挂图一起,烘托出浓郁的中国风情。蒋经国和蒋孝文坐在中央,孝文身边的是妻子徐乃锦。蒋经国招呼朋友们席地而坐,随性而为,换做讲究排场和规矩的蒋介石是不可想象的。

  

  1966年3月,6年一度的总统、副总统大选拉开了帷幕。有了两年前雷震的前车之鉴,“国大代表”“立法委员”们心领神会一致呼吁80岁的蒋介石“依顺舆情,竞选连任”,各界群众的“劝进书”如雪片飞来。

  

  闹哄哄的场面,推杯换盏之后的开怀留念,常常是蒋经国舒心的时刻。然而高处不胜寒,他的内心免不了一股强烈的孤独感,仿佛众人皆醉我独醒。

  

  合欢山顶白雪皑皑,经国夫妇和官兵们全副武装,下一秒就将疾驰而下。在蒋方良的家乡俄罗斯,白雪纷飞是再常见不过的自然现象,到了台湾确实稀有珍贵的时刻。站在山顶遥望远方,方良心中思绪万万千。

  

  蒋友梅是蒋经国生前最疼爱的孙女,是蒋孝文和徐乃锦的独生女。父母双双到美国读书,将她托给蒋经国、蒋方良带大,因此跟蒋经国夫妇较亲近,女娃聪明伶俐,深获夫妇俩宠爱。

  

  蒋友梅幼年时因父亲罹患重病和父母出国留学而少有得到亲子之爱,但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母亲很深的影响。母亲蒋徐乃锦对其要求严格,但又尊重女儿的想法,让她独立自主地发展。蒋友梅爱自己的母亲,又不让她失望,远赴重洋深造,成为蒋家第四代中的佼佼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