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粉丝来稿 | 当我想你的时候

原标题:粉丝来稿 | 当我想你的时候

  本文来自粉丝投稿

我叫李明源,在英国伦敦UCL读书,近期在美国刚刚结束实习。实习期间交到一个朋友来自俄罗斯的Dmitry,跟他分别的时候有点不舍,就涂鸦写了一篇文章

“You know what,

after today I'll probably never see you again.”

  轰隆隆的地铁里,来自俄罗斯的Dmitry大兄弟突然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愣了一下。

  是啊,短短6周的实习一转眼就过去了,周三Dmitry大兄弟就要回到加州准备开学,而我决定留在美东再浪两个礼拜然后回国。

  来自俄罗斯在洛杉矶读书的他,和来自中国在伦敦读书的我,

  以后的人生里也确实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吧。

“You probably will see me again,

you never know.”

  我这样回答他。

  短短的两句对话,愣是给今天下着瓢泼大雨的华盛顿拉上了几分悲伤的色彩。

  

  不知道以后还要再来美国多少次,不过Dmitry却是我在这片土地上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结识的第一个朋友。

  此兄来自俄罗斯库页岛(就是大清年间曾属于我国的一片领土),在南加州大学攻读化学工程专业。缘分使然我们参加了同一个交流实习的项目,又被分到了同一个公司。

  公司很小,全是黑人。

  老板是一位前NBA球员,十多年前曾效力于明尼苏达森林狼队,退役了以后开始在华盛顿的贫民区里搭建太阳能供电系统,降低当地居民每个月的电费,节省开支。

  我们工作的地方在一个废旧的车库里,其实美其名曰“工作”,不过就是每天去网上订购一些零部件,再讨论一下开销等等,有时候也会帮着其他人画画图,写两行报告之类,更多的时间也就是各自对着电脑各自玩耍。

  到中午我们都会一起去附近一家韩国人开的小餐厅里点一些自助餐,带回到车库里吃。

  每天如此,韩国老板都成了我们的朋友。

  大兄弟有一点种族偏见,不愿意与黑哥哥过多的交往,于是每天只跟我坐在一起。实在没事儿做的时候我们就会聊聊天。

  从各自学习的专业聊到英美高校的生活差异,从各自毕业以后的打算聊到对方的感情史(我没有什么感情经历,这段儿都是在听他讲),从近期中印对峙聊到1962年中俄边境战争,到吐槽川普在东亚的政策。等等等等。

  于是就这样,大兄弟成了目前为止这个陌生的国度里我唯一算得上“熟识”的人。吐槽有时,玩笑有时。

  也许就像是歌里唱的那样吧:

生命就像是一场告别,

从起点对一切说再见。

  相聚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实习终归结束了,大兄弟和我也都要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虽然平日伤感的歌曲并没有少听,也知道分离和告别是人生的常态,心中却还是不免有一丝伤感。

  仔细想来,出国之后身边确实多了许多如Dmitry这样的人。如从前一起做项目的队友,从前就在对门的室友等等。

  曾经的朝夕相处,过了某个路口却也不免各自踏上各自的征程。聊天渐渐地少了,最终变成了好友列表里静静躺着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

  只是会在看到彼此社交网络的更新时会忍不住的关心一下,悼念着那些曾经无话不说的日子,和某些渐行渐远的人。

  “总之,有些人之后真的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是这些“消失了”的人,同样也值得我们去祝福,不是吗。

  Dmitry跟我说最后一句话是:wish you all the best in your future life.

  我回答他:you, too.

8月8日凌晨

于美国华盛顿

  欢迎粉丝来稿,只要与留学相关,题材不限

  有意可在后台回复“投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