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启迪专栏 | 特朗普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靠谱吗?--基于政府债务可持续性视角

原标题:启迪专栏 | 特朗普的“买美国货,雇美国人”靠谱吗?--基于政府债务可持续性视角

文 | 张启迪

CFA,金融学博士

人民币论坛专栏作家

特朗普上台后,先后推出了一系列经济政策,大力推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特朗普在贸易政策和税收政策上大力推进改革,积极鼓励制造业回流美国。

贸易政策方面,特朗普一上任之初就宣布退出TPP,同时要对美国此前签署的所有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区协定)重新进行谈判,甚至不惜得罪美国传统盟友(如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同时,特朗普还威胁退出WTO,对中国和墨西哥产品征收高额关税。

税收政策方面,特朗普主张大力降低公司所得税,由35%降低至15%。近日,为了减少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特朗普正式发起对中国的贸易战。2017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正式宣布按照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对中国发起“301调查”,判断中国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以及创新等方面的政策及行为是否具有歧视性以及是否限制美国贸易。

特朗普“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政策主张似乎与以前美国在全球贸易和金融系统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相符。按照以往的逻辑,一方面,美国作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牢牢把握全球价值链的上游,将美国本土研发的高新技术扩展到其他国家,利用其他国家的比较优势生产产品,并在全球销售创造巨额利润。另一方面,美国依靠美元霸权地位,通过贸易逆差不断向全球输出美元。其他对美贸易顺差国获得大量美元后又通过资本账户重新回流美国,购买美国国债,压低美国的利率水平,使得美国政府和企业可以低成本融资,进一步促进了美国经济增长。美国甚至开动印钞机就可以购买全球的货物和服务,而无需支付任何成本(例如,美联储可以通过增发货币提高美国居民的名义收入水平,美国居民可以用增加的名义收入向全球购买商品)。

另外,据统计,目前全球约有一半的美元现金(约8000亿美元)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这使得美国可以长期获得大量的铸币税。应该说,上述模式曾经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运行的十分良好,为什么特朗普上台以后不继续上述模式了呢?

特朗普缘何大力推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这是本文想要回答的问题。

美国印钞购买全球货物的基本前提是政府债务可持续

美国实施上述模式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政府债务可持续。只不过自1787年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以来至今,虽然由于战争或者是金融危机导致美国政府债务出现过大幅上升的情况,但在之后的若干年内均出现了下降,使得美国政府债务从未出现过不可持续的情况,以至于所有的分析都忽略了这一前提假设条件。

政府债务可持续对于上述模式十分关键,主要是因为,一旦政府债务不可持续,美国国债就将违约。与债务上限危机可能造成的违约不同,债务不可持续所造成的违约几乎无法解决。债务上限危机是由于两党意见不一致导致债务上限无法及时提高所引发的违约。此时美国政府具有还款的能力,只是参众两院在对待债务上限的态度上存在争议。

只要债务上限得以提升,国债违约风险就将自动解除。而因债务不可持续造成的国债违约是真正的违约,此时美国政府已丧失还款能力,并且短期内无法解决。届时全球资本将不再回流美国,美元的霸权地位也将受到严重影响。美元和美元资产将不再受欢迎,美国经济也可能受到致命打击。

既然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货币,美元储备占到全球储备约70%,美国是否可以通过印钞的方法来解决其债务问题呢?

答案是否定的,有以下三点原因:

一是法律问题。由于美联储是高度独立的,根据当前美国法律,美联储不能直接购买财政部发行的国债,而只能到二级市场购买。因此,美联储无法通过直接印钱的方式偿还美国国债。

二是通胀问题。即便是美联储通过大量货币超发抬高通胀率稀释政府债务,虽然可以向全球输出通胀,但是不可避免会殃及国内,导致美国国内通胀率上升,此时美联储不得不加息以应对高通胀。而被迫加息又会反过来危害美国国内经济增长。

三是会危及美元地位。美元之所以可以成为全球最主要的货币,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元币值相对稳定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纪律性。一旦美联储选择超发货币来货币化政府债务,美元将对外贬值,美联储货币政策的纪律性也将荡然无存。全球投资者将不再相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美元和美元资产将被抛售,美元的统治地位有可能衰败甚至终结,并将对经济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因此,美国无法通过印钞的方式解决其联邦政府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张启迪,2017)。

根据当前美国联邦债务的发展路径,在可预见的将来,如果不进行控制,美国极有可能出现债务不可持续的问题。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测算,到2030年美国政府债务比率可能会高达200%。届时美国国债违约的可能性将大幅增加。因此,从当前美国政府债务的发展趋势来看,已出现不可持续的问题。由于无法通过超发货币的方式来解决,美国必须使用其他方式解决债务问题以维持美元的霸权地位。

贸易全球化造成了美国大量的税收流失

从过去几十年美国经济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受益于全球化,美国牢牢掌控全球价值链的上游,通过不断的创新获取最高的收益。美国进行全球贸易主要是通过跨国公司。

跨国公司依靠在美国高效的创新体系研发出最新的技术,然后在世界其他地区利用他国的比较优势进行大规模生产,并将产品在全球进行销售。虽然这一商业模式从经济效率的角度来说达到了最高,但也带来了以下问题,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第一,美国国内制造业大量外迁。

首先,制造业外迁造成了美国国内产业空心化。例如,从1960年开始,美国企业就开始在美墨边境地区开展“客户加工工业”活动,并在随后几十年中,逐渐建设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下的北美生产基地。同时,美国也利用中国在劳动力和产业链上的比较优势将大量制造业转移至中国(宋泓,2017)。

其次,制造业外迁造成了制造业岗位流失,使得美国居民收入提升放缓,抑制了消费的增长,这也间接导致了税收的减少。最后,由于大量制造业外迁,致使大量企业的税收在别国上缴,造成税收的大量流失。

第二,跨国公司通过合理避税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的税收流失问题。据统计,2015年,《财富》美国500强公司中的前298家在海外滞留收益达到2.49万亿美元。其中,苹果公司滞留海外的利润就高达2149亿美元,辉瑞公司1936亿美元,微软公司为1240亿美元,通用电器公司为1040亿美元。以苹果公司为例,2015年,该公司在海外留存收益只按照5%的公司所得税上缴了税收。而美国国内的公司所得税税率为35%,这意味着苹果公司的逃税金额为653.88亿美元(宋泓,2017)。

第三,美国研发岗位大量流失。例如,1999-2008年,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进行的研究和开发活动比例不断提高,金额也不断增加,从1999年的13%和180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17%和420亿美元。知识产权保护的增强,一方面会带来更多的专利特许收益,另一方面也会促使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更放心地在海外低成本国家和地区从事研发活动,从而导致高附加值工作岗位的流失。

以上三个方面造成了美国大量的税收流失,使得美国联邦赤字和债务持续增加,直接导致美国面临政府债务不可持续的问题。而政府债务不可持续又会进一步加大联邦债务违约风险,并进而威胁美元地位。

“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有助于解决债务不可持续问题

特朗普推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政策对于解决政府债务不可持续问题十分有帮助。有以下三点原因,第一,可以促进制造业回流。通过退出各种自贸协定,可以稳定现有的全球生产网络,阻止美国公司进一步的产业转移以及业务外包活动。这样可以为美国民众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增加居民收入;第二,居民收入的增加和企业的增多也会促进美国增加税收;第三,可以减轻跨国公司的税收流失问题。以上三方面可以大幅提升美国的财政收入,有助于解决美国政府债务不可持续的问题。因此,从政府债务可持续性的角度来说,特朗普推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是必然选择。

制造业是一国经济的终极支柱

当前,中美两国都把制造业放在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甚至作为国家战略进行推进,这一举措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原因。

第一,在全球贸易增速放缓以及TFP放缓的大背景下,加强制造业显得尤为重要。次贷危机后,全球经济进入了“新常态”,具体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投资增速放缓,尤其是民间投资增速放缓;

二是全球贸易增速放缓,并且贸易增速连续多年低于GDP增速;

三是对外直接投资增速放缓;

四是油价持续维持在低位;

五是物价水平持续低迷;

六是利率水平长期维持低位。

以上六个方面使得全球经济很可能会长时间在低位徘徊(朱民,2016)。而在低增长的大背景下,依靠制造业的发展打破僵局十分关键。另外,从本轮经济复苏过程我们也可以看出,率先复苏的经济体基本都是制造业强国。因此,制造业的强大对于促进经济复苏,引领经济走出低谷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第二,制造业提升TFP最快,提高居民收入也最快。只有居民收入增长,消费才能增加,才能更好的促进第三产业和房地产业的发展。中国过去多年以来的高速增长,一方面得益于全球贸易,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制造业的大发展。通过发展制造业使得居民收入得到了快速增长促进了消费的增长和房地产业的发展。

第三,制造业对于提升一国产业结构的完整性和经济的稳定性至关重要。历史经验表明,经济结构单一、产业结构不完整的经济体最容易受到外部冲击,也最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经济结构相对完整的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稳定性较好,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最强,也最容易实现连续多年持续增长。

第四,制造业属于重资产行业,需要持续不断投资,投资又能进一步拉动经济增长。而服务业属于轻资产行业,劳动生产率提升十分缓慢,对经济增长提升效能有限。有观点认为,服务业的快速增长对经济是好事,其实上述论断不一定完全正确,要看经济处于哪个发展阶段。如果是制造业产业升级已经完成,则服务业占比高对经济是积极信号,因为服务业可以解决大量的就业问题,稳定居民收入,与制造业形成互补。

而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如果在经济尚未完成产业升级的情况下,服务业占比就开始快速提升,说明经济潜在增长动能不足。如果这一趋势持续,可能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此,在经济转型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加强制造业的发展对于实现经济长期持续稳定增长意义重大。

对中国来说,加强制造业对于未来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更加重要。自2010年开始,由于经济旧动能衰落,新动能形成相对缓慢,短期内无法为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提供有效支撑,致使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行。未来中国若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大力发展制造业,实现产业升级是必由之路。

对世界各国来说,谁能引领下一轮科技革命,实现制造业的跨越式发展,谁就可以开启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重塑全球经济秩序(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