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历史学者蒙曼:高考延续了科举中最美妙的部分

原标题:历史学者蒙曼:高考延续了科举中最美妙的部分

核心提示:科举与高考,一个跨越了一千三百多年,一个正在影响900余万考生的命运。同样作为考试选拔的制度,二者却不尽相同。本期《掷地有声》搜狐教育名家沙龙与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特邀请了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著名历史学者蒙曼、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院长魏超对科举制和高考展开跨界尖峰对话。

蒙曼在本次沙龙中谈到,科举制为促进当时社会流动,最大的追求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认为高考的核心不是选贤而是实现社会流动促进公平,跟科举制本质一致。当前,高考改革中的综合素质评价会让农村生吃亏,她呼吁高考改革不能有城市化和精英化的导向。

以下为当天沙龙实录整理:

本文为搜狐教育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图为著名历史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

历史学者谈科举制:一两银子给穷孩子一个上升的台阶

科举最重要的职能和唯一的目的就是选官。选官在中国古代怎么选?从秦国商鞅变法后的世卿世禄制,到后来发展的察举制、九品中正制度理论上讲均是根据自己的名声通过乡里品评来当官,终归都是“拼爹”的时代。以上种种选官方式不能达到选贤任能,促进社会流动的作用。另外,此种制度的一个弊端是选出来的官员仅是忠于家族,他们舍忠全孝。

这样就必须促生新的制度,这个制度既要让社会流动起来,又要让选拔出来的官员忠于帝王和国家。那么,科举制的出现满足了以上两个需求。

用科举制选官,官二代可以参加考试,白丁也可以参加考试,最终通过考试的人是天子门生,他们的试卷、评判标准是皇帝定的,这些人能忠于皇帝。

科举制打通了比较广泛的社会流动。据统计,宋朝做官的人约50%是白丁出身,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

科举考什么?八股文能不能考出一个有能力的官员来?其实八股文就是为了社会公平,这是科举一个最大的追求,跟现在高考一样就是为了公平。章太炎先生说过,八股十文就是四书的命题内容,这些东西一两银子就可以买到,这对一个穷孩子而言就取得了一个上学考试的可能。但如果不考八股文,比如考诗赋策论,需要学的东西特别的多,不是一个穷孩子能够担负的起的,科举其实就给人一个台阶、一个平台,具备十年寒窗吃苦的能力和一定的综合素质后,其实就具备做官的资格了。

科举VS高考:都承载公平,实现社会流动

科举和高考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一个是选官的,一个是选知识阶层的,但是二者疏通社会人才流动的功能是一样的。高考最核心的追求不是选贤,是实现社会流动,让国家充满正义。高考延续了科举中最美妙的部分即公平正义。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从科举制到高考,考试的形式和内容一直在变,但一个核心精神没有变,就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追求。

公平还是不公平,古代对这个看的很重。科举用一张考卷定终身,但所有人考一套卷子会出现什么问题?比如,在地方文化发展不均衡的情况下,如果用一张考卷定终身,所有考上的人都来自同一地区怎么办?

明朝洪武年间一次科举,考上的52人全来自南方,以至于北方人不满,告状了。当时,朱元璋的补救措施是重新考,并追加名额,还采取南北榜的方法,后来又细化成南北中榜,各地录取的人数按照一定比例:南55、北35、中10。那么到了清朝康熙年间,考试的方式进一步细化,跟现在一样,分省来考。

高考和科举制度一开始就没承担过选拔人才的职能,它们都只是让社会流动、让人平步青云的最公平方式。它们的缺点恰恰是因为要公平,命题必须普通化,所以选拔出来人才必然就有一种相对平庸化的特质,或许他们原本就不是天才。如果考试为考出天才来设定的话,那么普通人往哪安放?我们要的不过是在普通人里寻找相对好一些的人,这才是核心。考试也好,学校教育也好,本身就不承担培养人才的职能,这个是现在最应明确的一点,否则我们总是对考试寄予不切实际的希望。

只要有考试就有标准,有标准就会形成人人奋勇争先的局面。比如奥运会的项目水准一直在提高,没有哪一个水准在降低,他们参加的不是高考,是另一种选拔制度,只要有这种选拔制度就会带来这些问题。

沙龙现场嘉宾(左起):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版学院院长魏超,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文东茅、著名历史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主持人北京印刷学院教授陈勤。

谈新高考方案:综合素质评价让农村生吃亏

我们都说不应赋予高考太多责任和使命,应该因材施教根据每个人的特质来培养,但实际上真能这样吗?如果现在没有高考了,或者高考不是一张卷定终身而是参考综合素质评价,这反而会出现新的不公平问题。

去年教育部公布的综合素质评价内容,从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修养、社会实践等5个方面对学生考察。比如道德修养是不是好,有没有什么艺术水准,不过这些要求似乎更适合城市或者中上阶级家庭的孩子。城市孩子可能会拉小提琴,但农村孩子不会。考察学生是否参加公益劳动,但农村几乎没有这种组织自然没有这种理念。农村孩子会什么?农村学生会种地,可我们从来没想过把种地当做一个标准。

现在的教育改革设定的一些标准存在一种内在的不公正,越来越让寒门难出贵子,这是事实。教育改革如果追加更多素质评价元素和成本,恐怕穷人家的孩子很难支付得起。例如,现在有些地区高中课程改革要求学生选读《巴黎圣母院》,一个偏远的县城能找出几本《巴黎圣母院》?但在北京,看过此书的中学生绝不在少数,这些孩子是有这个条件和素养的。

高考改革不能有城市化和精英化的导向

高考新方案在浙江和上海试点,可能只有部分的适应性,它更适应东部发达地区。东部发达地区,老百姓都很富有,小孩从小培养的多才多艺,有各种各样的人生梦想和人生选择,但是如果把这种改革推广到贫困地区就会产生问题。

高考改革需因地制宜,要避免一刀切的改法,在这过程中不能有城市化和精英化的导向。很多改革推动者,是身处城市的精英,他真正全面感受到的东西会少一些。举个例子,某一年的高考作文叫“愿景”。我当时就在想,有多少人知道什么叫“愿景”?对于一个农村小孩说他知道前景是什么、愿望是什么,但是他不知道“愿景”是什么,这就是一个精英化的思维方式,如果用这个方式统领中国,忘掉中国的国情的话,这样的高考改革是危险的。

相关阅读:

本期《掷地有声》搜狐教育名家沙龙简介

每年高考除了聚焦高考本身,也总有人能将其与科举制联系起来。同样是以考试论英雄的两种人才选拔方式,一个跨越了一千三百多年,一个正在影响900余万考生的命运。两种制度总能在在历史的长河中找到相似之处,也有不同的时代内涵。

科举制已经成为历史,而处在当下,借古思今来思考高考制度更具现实意义。今年是教育体制改革30周年,包括高考在内的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也没有停止推进。本期《掷地有声》搜狐教育名家沙龙联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特邀三位名家谈高考VS科举制。

点击查看往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