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蔚县:一棵高山白菜的“扶贫试验”

原标题:【脱贫攻坚】蔚县:一棵高山白菜的“扶贫试验”

中央单位定点扶贫工作,是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农业部是1986年第一批开展定点扶贫工作的10个中央国家机关部委之一,30多年来,调动全部系统力量进行倾斜帮扶。今年4月,农业部选派28名处级干部赴河北环京津28个贫困县挂职。《农民日报》特开设《挂职故事》专栏,陆续刊发来自脱贫攻坚一线的鲜活故事和各方的深度思考。

蔚县草沟堡乡地处太行深山,平均海拔1800米。这里生态优越,充沛的降水、肥沃的土壤、清新的空气,保障了2万多亩高山旱地上出产的大白菜品质上乘。然而,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这里是蔚县最贫困的乡镇。2016年,草沟堡乡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达3620人,占户籍人口的27.5%。

草沟堡乡是环京津贫困山区的一个缩影。经年累月,走不出大山的农民守着青山绿水过苦日子。今年4月,农业部《农村工作通讯》副主编周学勤被选派到蔚县挂任副县长,他和省厅挂职干部、县乡干部一起蹲在基层抓、围着产业转,推动草沟堡高山旱地大白菜提档升级,带动贫困农民增收致富。

找症结:如何靠土地把日子过好

大白菜是草沟堡的主导产业,6月底定植,9月初开始陆续采收,比山下的露地白菜早上市近两个月。草沟堡大白菜品质优、口感好。不过,优质不一定能卖出优价,甚至不一定能卖出去。正常年景,大白菜能卖三四毛钱一斤,遇到行情不好,4分钱一斤也无人问津。

说起种菜卖菜的经历,草沟堡乡白庄子村党支部书记白刚眼眶湿润了:“太难了,以前百姓种菜全靠自己瞎摸索,靠天吃饭。最惨的一次,成堆的白菜扔在公社大院里没人要,最后全喂了牲口。”记者在白庄子村走访了一些村民,他们都有相似的经历。

草沟堡大白菜亩产约1万斤,今年的田头价格0.3元一斤,一亩地毛收入3000元。对于只有三四亩地的农户来说,种菜收益只能满足家庭的基本开销。如何彻底改变这里蔬菜产业的局面,带领村民打开致富之门,是当地干部心头的一件大事。

推动产业发展,需要典型引路。今年5月初,周学勤同河北省农业厅挂职蔚县农牧局副局长于文军带着产业扶贫的任务来到草沟堡乡。通过深入调研,他们同县乡干部一起选定了白庄子村作为重点帮扶贫困村,全力打造农业部环京津产业扶贫“百村示范”典型。

在白庄子村村支两委小院里,挂职干部、县乡村干部同种植白菜的农户代表促膝长谈,共同商议大白菜到底怎么种、怎么卖。大家一致认为关键的症结在于传统的种植方式、经营理念,同农产品市场化、品牌化的趋势相去甚远。草沟堡大白菜产业缺乏组织化、规模化和标准化。销售上依靠田头交易,价格是菜贩子说了算,农民没有议价权。对于农民来说,唯一能主动提高收入的方式,就是精打细算降低成本,千方百计提高亩产。然而,一味追求产量反而破坏了大白菜原有的生态品质,把高山雨露滋养的白菜种成了普通白菜。

针对眼前的困局,周学勤回想起两年前的一次采访。他曾经报道过北京乐平公益基金会与日本守护大地协会的一个合作项目。为推动中国农业生产方式改善,乐平基金会和守护大地协会在北京共同创建了一家社会企业——北京富平创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中国实践和推广生态信任农业,在种植过程中严格遵循生态信任农业标准与规程,在销售上直接对接渠道终端,甚至是消费者。经多次与守护大地协会沟通,周学勤对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历程和已取得的社会成效深有感触。他觉得可以引入富平创源推行的生态信任农业,在草沟堡大白菜上试一试,在白庄子村做出示范。

谋转变:让生态信任农业落地

6月初,北京已是盛夏,草沟堡依然冷凉。周学勤带着富平创源公司副总经理代明亮、产品供应部总监李访,从北京出发,坐了5个多小时长途车来到草沟堡,见到了乡党委书记夏树多、乡长贾焕勇和村支书白刚。

代明亮和李访向大家详细地介绍了生态信任农业的含义、北京消费者的需求以及全国范围内多个生态农场的成功经验。夏树多激动地说,草沟堡的大白菜要想突破,就得根据市场需求,按照高标准生产高品质,才能实现高收益。经过大家商议,一致决定:2017年按照生态信任农业理念,做一块不用化肥、不用化学农药的高品质大白菜试验田,通过与消费者直接对接的方式建立信任关系,从而实现大白菜的高效益销售。

今年35岁的白刚,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留守青年”。这些年他做起蔬菜经纪人,挣了些钱。但他不满足于自己一人致富,希望能带动更多的乡亲富起来。富平创源的到来,让白刚感受到久旱逢甘霖。

对接当天,白刚领办的白庄子村贵录种植合作社就牵手富平创源,正式引入“富平——大地生态信任农业标准与规程”。当晚,代明亮和李访就给合作社的成员上课,让大家理解生态信任农业的核心理念,就是通过一系列在科学论证、充分实践基础上形成的,一整套严苛、详细、有机化的种植标准和操作规程,来建立起农产品生产端、市场销售端和消费端的信任。

新的生产标准成本要比原有的传统种植方式高出不少,以统一高效的有机肥代替传统化肥,完全杜绝化学农药,只使用适量的苦参碱、印楝素等生物农药,高山雨水浇灌,菜籽品种、种植密度也都需要遵循新的标准……

成本高了,规矩也多了,难免导致一些村民产生排斥心理。党员和合作社代表召集大家开会报名,一开始只有8户愿意加入试验田,数量达不到要求。这时白刚站了出来,他挨家挨户做工作,苦口婆心地讲新观念、新思路。最后,白庄子村18户农户加入了试验田,每户出一亩多地,通过换地整合,最终确定了20亩种植条件较好的土地。

为了保证蔬菜品质,试验田从种植、维护到经营、销售全部由合作社和富平创源共同参与决策。所有定植、除草、打药等务农工作,由合作社成员分工完成,谁干活就给谁记工,等卖完大白菜统一结算工钱。合作社的出资额度和利益分配以土地占比为依据,工钱按当地人工行情价计算。由大家推选出专门的负责人来购买农资、出纳共同资金。

与此同时,为了使“生态信任”落到实处,富平创源充分利用微信公众号等信息平台,通过扫二维码的方式,使任何用户都可以即时了解试验农场的种植情况,每一次施肥、除草等劳动作业都在这个系统中有据可查。

创品牌:“草沟堡”牌大白菜走俏

8月中旬,大白菜已经长到2斤左右,还有半个月即将上市。周学勤带着原班人马再次来到草沟堡,商谈下一步销售方案。贾焕勇在很早之前就为草沟堡大白菜设计了标识,这次正好派上用场。大家商定,试验田的大白菜以“草沟堡”品牌,按棵出售,分为散货、家庭简包装、礼品精包装3种形式,通过当地市场、富平创源、北京高端农产品市集、微店直销等线上线下线渠道销售。

从定植到收获,富平创源的技术人员,挂职干部周学勤、于文军,县农牧局高工赵帅五上草沟堡,手把手指导合作社生产经营。大家力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打造无农残高品质的高山雨露大白菜,只为让农民获得更高的收益,让消费者吃上安心的大白菜。这个过程是众人紧密合作、高效实干的过程,是对原有种植模式和销售方式的大胆革新,同时包含着农业生产组织形式的积极探索。经过3个月精心呵护,草沟堡生态大白菜终长成,每棵平均长到了两三斤,菜叶碧翠清香,口感甘甜。经过SGS检测,大白菜273项农药残留全部无检出。更重要的是农民发现,他们担心的病虫害侵袭、产量下降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亩产量还有了提高。

种出来不是问题,销出去才是关键。紧接着,大伙又斗志昂扬地投入到对接渠道和宣传推介的过程中。周学勤积极发动媒体资源宣传草沟堡生态大白菜;富平创源公司也调动渠道优势,找来了一大批热衷有机农业、熟悉京津冀市场的渠道商。9月1日,草沟堡生态大白菜营销对接会在种植基地的地头上召开,优质大白菜以最快捷的方式摆在了北京、天津、石家庄的市场上……

众人拾柴火焰高,悉心经营的草沟堡生态大白菜每斤收购价达到了1.2-1.6元,每棵菜平均能卖到四五块钱,亩产4000-5000棵,虽然成本从每亩的800元左右涨到了2000元,但每亩收益还是达到了1.8万-2.3万元。

看到这样的收益,白庄子村民黝黑的脸庞露出舒心的笑容。

(来源:农民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