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上官云珠:一个名演员的辉煌和惨痛

原标题:上官云珠:一个名演员的辉煌和惨痛

漫步上海电影史长廊,有一个女演员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上官云珠。她扮演的人物,性格多样,让人百看不厌,散发着穿越时空的恒久魅力!

今天,我们要叙述的是上官云珠的沧桑往事,这沧桑之中有辉煌的耀眼,更多的是辛酸和悲惨。

从普通店员到电影大明星

韦亚君17岁那年抗战爆发,她的家乡江阴遭到日本人轰炸,早婚的她跟着夫家逃难到了上海。

第二年,1938年5月,韦亚君走进霞飞路上何氏照相馆做开票小姐。照相馆经理何佐民见她十分漂亮,特地买了时髦衣服,让她穿上拍照,然后把照片挂在橱窗里;这一招还吸引了不少行人的目光,照相馆的顾客明显增多了。

照相馆店员的上官云珠

韦亚君打工的照相馆靠进巴黎电影院,她每天都要路过电影院,那一幅幅高挂着的电影海报总是吸引着她的目光。她原来在乡下就喜欢演戏,到了上海看见电影这么红火,就梦想着成为一位电影演员。

那是1939年,电影明星顾也鲁来到何氏照相馆拍照,几天后他来取照,韦亚君选了一张顾也鲁的照片,请他题上“赠给韦亚君”几个字,然后她微笑地用吴侬软语问道:“顾先生,我阿能像侬一样拍电影啊?”

“等你把普通话说好再说吧。”顾也鲁客气地回答。

民国29年即1940年,韦亚君经老板何佐民介绍,考入华光戏剧学校学习话剧,首次在洪深导演的独幕剧《米》中登台亮相;随后,她进入新华影业公司演员训练班学习。

那天,著名导演卜万苍上课,讲解在银幕上如何创造外形和内心动作。韦亚君听得入迷,下课后她刚要离开,卜导叫住了韦亚君,告诉她张善琨董事长要见她。

“我只是一名普通学员,张董事长为什么要召见我呢?”韦亚君十分惊愕。

韦亚君跟着卜万苍来到灯光闪烁的摄影棚,看见导演徐欣夫、张渭天和演员顾也鲁、韩非、顾兰君等,他们正在准备拍戏。韦亚君第一次走进摄影棚,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熟悉的导演和演员,顿时眼睛放光,感到十分兴奋。

张善琨打量了一下韦亚君,笑着对导演徐欣夫说:“开始吧。”

韦亚君这才明白,原来是让她来“试镜头”的。她演过话剧,但是,上镜头可是第一次啊。她匆匆上好妆,走到转动的摄影机前,按照导演的要求做了几个形体动作,展示了几个面部表情。

张善琨和徐欣夫都满意地微微点头:韦亚君没有任何镜头经验,可在镁光灯下表现完美又自然,一个天才演员啊!而且,她娇羞妩媚,风情万种啊!

韦亚君很快又惊又喜,她被选中在新片《王老虎抢亲》中饰演女主角王秀英。导演卜万苍专门还为韦亚君取了个艺名“上官云珠”,希望她像天上闪烁着的明珠一样璀璨美丽。从此,韦亚君就成为上官云珠。

新华影片公司的老板张善琨要拍十部古装片,于是在“红棉酒家”大摆宴席,招待编导演摄录美等主创人员,上官云珠也应邀到场,浓妆艳抹的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家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我请来一位大有希望,将来一定走红的上官云珠小姐。她担任《王老虎抢亲》和《花魁女》两部影片的女主角。”张善琨介绍道。

席间,上官云珠听说《王老虎抢亲》的男主角是顾也鲁,特地跑到顾也鲁面前,嫣然一笑,用国语说道:“我真的来拍电影了,请多帮助!”

顾也鲁和她热情握手,心里暗暗称奇。

第二天,上海著名的娱乐报介绍了上官云珠,用“艺苑新葩”、“倾国倾城”等字眼赞美她。

然而,事情很快发生了变化,上官云珠的主角突然被撤下了。原来,扮演主角的演员童月娟要抬高片酬,被老板张善琨拒绝了,童月娟就闹情绪表示不演了。张善琨就选用上官云珠替代童月娟,但很快张善琨与童月娟又和好如初了,他们是情人关系,于是上官云珠扮演电影主角就被拿下了。

另外有一说,上官云珠拍电影时,面对摄影棚里水银灯,紧张得进不了戏,发不出声,甚至身体哆嗦。于是,她演的角色被别人替代。

消息传出,一些报纸又刊登文章,说上官云珠“绣花枕头一草包”、“虚有其表”等,所以是“扶不起的刘阿斗”等等。

年仅20岁的上官云珠遭此打击,不由得气得浑身发抖,暗自流泪。不过,她没有屈服,立志要拼搏一番,做出名堂,让那些人瞧瞧!

上官云珠乡音重,就拜了老师校正口音。她买衣服、鞋子、包包和首饰,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暂时没有机会演电影,她就把精力转到话剧表演上,什么角色都接,连台词没几句的龙套角色也接——她每次演出都倾其全力,一丝不苟。终于,上官云珠在1941年出演话剧《雷雨》,获得了成功,收获了名声。其间,上官云珠也演过一些电影,但没有任何影响,她主要还是在话剧舞台上打拼,她演了许多话剧,在《风雪夜归人》《红旗歌》《日出》《上海屋檐下》《北京人》等剧中担任过主要角色,也在一些译制片如《玛丽娜的命运》《世界的心》《牛虻》等剧中担任配音演员。

上官云珠的演技日臻成熟。

上官云珠和王丹凤在话剧〈〈雷雨〉〉中

机会终于来了。

1946年夏天,电影《天堂春梦》正在筹划中,可是女二号的演员还没有选中,男主角蓝马向导演汤晓丹推荐了上官云珠,汤导从来没有听说过上官云珠,就不置可否,没有表态。

这天,演员蓝马邀请汤晓丹夫妇喝咖啡。他们来到亚尔培路就是今天陕西南路的一家咖啡馆,看见蓝马带来了一位一身白衣裙、头上戴了红发夹的上官云珠。

闲聊之中,汤晓丹仔细观察上官云珠的言谈举止,不由得眼睛一亮,当场就定下来她出演女二号。

上官云珠和蓝马在《天堂春梦》饰演一对坏夫妻,她把一个妖艳势利凶狠的女人演得可恨又可信,一双眼睛都是戏;影片上映,引起轰动,上官云珠名气大作,在上海滩红了。

上下图:上官云珠在〈〈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剧照

上官云珠又出演了《太太万岁》《一江春水向东流》,她在《一江春水向东流》中涂脂抹粉,将一个心狠手辣趾高气扬的“接收夫人”刻画得惟妙惟肖,呼之欲出。

从1947年到1949年5月,短短三年,上官云珠拍摄了《丽人行》《万家灯火》《乌鸦与麻雀》等9部影片,占据了她一生电影作品的将近一半数量,她成为海内外家喻户晓的电影大明星。

从一个开票店员到著名电影演员,上官云珠完成了她人生的华美转身,托起了一轮不落的人生太阳。

她先后嫁给了5个男人

漂亮的女人容易有感情故事,漂亮的名女人更是感情故事多多,上官云珠的爱情婚姻,犹豫一部悲喜剧。

1936年前后,上官云珠到苏州读书,碰到了她的美术老师张太炎,他原来在上海美专专攻西洋画,是她大哥的一位同学。张大炎很喜欢上官云珠,特别地眷顾她。

那年夏天,张大炎带着上官云珠到河里游泳,这在当地成为一大新闻。后来,上官云珠怀孕了,被迫中断学业,匆匆嫁给了大她9岁的张太炎,生下儿子张其坚。一年后抗战爆发,上官云珠随张家逃难到上海,住进了贫民聚集的庆福里,张大炎以教书为生,上官云珠则到照相馆当店员。上官云珠进入演艺界,引起丈夫张大炎的竭力反对,两人经常为之争吵。

1942年,上官云珠加入“天地剧社”,扮演姚克编剧的《清宫怨》的一个小宫女,由此认识了著名才子姚克。姚克,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1932年担任中国首家英文杂志《天下》月刊编辑。因为姚克的介绍,鲁迅与美国记者斯诺相识,斯诺在《活的中国》刊物中收录鲁迅的《药》《孔乙己》《祝福》等7篇小说,都由姚克初译。鲁迅逝世,12位著名青年作家为其抬棺出殡,其中之一就是姚克,他还担任祭奠仪式的司仪。

上官云珠时常向他请教,两人谈得情投意合。两人都已结婚,报刊杂志上有了他们的绯闻新闻。 《电影杂志》这样评论上官云珠:“她和姚克的相识,也是为了演戏的关系。那时候姚克是话剧圈里相当有地位的人物,于是这位热情奔放的小姐就爱上了这位镀金的少年。”

1941年3月22日,上海璇宫剧场张贴出上演首部话剧《雷雨》的海报,上官云珠在姚克的推荐下出演《雷雨》中四凤这一角色,她的表演十分成功,在话剧界获得认可。

上图:结婚照 下图:离婚书

不久,上官云珠与张大炎离婚,张大炎带着儿子张其坚返回老家;姚克与洋太太也分道扬镳。插上一句,张大炎离婚后念念不忘上官云珠,直到去世时,他床头的抽屉柜里依然放着当年与上官云珠的新婚照片。言归正传,1943年5月,上官云珠与姚克结婚,她离开贫民区庆福里,住进了法租界的永康别墅。

姚克和鲁迅

上官云珠和姚克及女儿姚姚

1944年8月,上官云珠生下了女儿姚姚。好景不长,上官云珠带着女儿姚姚到天津、济南和青岛等地演出,半年后回家,发觉姚克与另外一个女人同居。她悲愤交加,毅然离开了姚克。后来,姚克来来找上官云珠,希望挽回他们的婚姻,被上官云珠严词拒绝。1946初秋,上官云珠与姚克办理了离婚手续,女儿姚姚跟着母亲上官云珠生活。

上官云珠的第三个男人是著名演员蓝马。

蓝马

1946年话剧《升官图》上演,上官云珠看戏时对蓝马的演技赞不绝口。演出结束,她壮着胆子向蓝马表达敬慕之情。他们就这样来往了,蓝马成为上官云珠的指导老师,也把她推荐给电影《天堂春梦》导演汤晓丹,又被接进了上官云珠居住的公寓。他们称得上是真正意义的银幕伉俪,共同出演了5部电影,几乎都是扮演夫妻。

不久,上官云珠和蓝马产生了矛盾。上官云珠从来喜欢打扮,她嫁给姚克后有一个大衣橱,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旗袍,还有配旗袍用的披肩、短袖开衫、手袋、绣花鞋、玻璃丝袜;梳妆台上,名牌化妆品齐聚一堂,各种色号的口红各有一支。她和蓝马生活在一起,依然喜欢衣着光鲜,而蓝马则衣着邋遢,并且还对她冷嘲热讽。蓝马散漫成性,独来独往,就喜欢找朋友喝酒闲谈,喝醉了随处躺下。两人在生活中吵架,在摄影场里演戏时也吵架,最后不得不分手。 蓝马若无其事地说:“只怪我这人独身惯了,我们离开,重过我的自由自在的光棍生活。”

这时,兰心剧院经理程述尧出现了,上官云珠对他印象特好:斯文儒雅,习惯穿燕尾服、打领带,并且毕业于燕京大学有学问。说来,程述尧1946年与演员黄宗英在北京结婚,后来黄宗英来上海拍戏时结识了赵丹,就要离婚。程述尧焦急地从北京赶到上海,结果还是没能够挽救住婚姻,不过,他从此留在了上海,以后做了“兰心大戏院”经理。上官云珠可不管过去,只看现在,只要现在合适就好。1951年,上官云珠与程述尧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行婚礼,并产下儿子韦然。

上官和程述尧结婚照

没想到,婚姻又亮起了红灯。

“1952年,全国开展‘三反’运动,有人揭发父亲贪污兰心剧院的款项。父亲平时就是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他以为数目不多,承认下来将钱补上就可以尽早摆脱麻烦,于是母亲从家里拿出自己的800美元和两个戒指送到剧院,作为‘赃款’退赔。”上官云珠的儿子韦然回忆道,“父亲显然太天真了,虽然这件事情后来被证明是诬告,但这样一来,他就被彻底打上了‘贪污犯’的标签。”

程述尧

程述尧被解除剧院经理的职务,并在剧院接受“劳动管制”。正在追求进步的上官云珠提出离婚,程述尧苦苦哀求,周围亲友人也纷纷劝阻,上官云珠坚决要离,还给了程述尧一记耳光。最后,朋友们组织起来轮番劝说上官云珠,她也有些回心转意,可是程述尧却坚决要离婚。1953年,两人离婚,儿子韦然归程述尧抚养。

上官云珠寂寞了一阵子,又与导演贺路好上了。1956年上官云珠和贺路举行婚礼,在婚礼上,36岁的新娘上官云珠和40岁的新郎贺路突然抱头痛哭,所有宾客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和贺路在一起

上官云珠的感情生活时起时落,总体上说并不幸福,一个女人在感情上不幸福,那她的人生就不是完满的,也不是完美的。

她在最黑暗的时刻告别了人世

上官云珠的人生最光芒万丈的时候,时代发生了剧变。1949年以后,年仅29岁的上官云珠陷入了困境:她以“交际花”“阔太太”的形象出名,而如今“工农兵”形象走红,她的相貌、戏路和气质,很不适合,于是一时没戏可演,坐了冷板凳。她常常独自在家抱枕痛哭。

上官云珠知道要在银幕上重现,必须要脱胎换骨地改变戏路,必须要拼命洗涮身上的资产阶级情调,必须要跟上政治气候的大转变,跟上新时代的主旋律。

1950年春节前后,她吃住都在剧场里,以每天两、三场的频率,参加灾区筹款义演、劳军义演等,连续演戏多达131场,最后因过度劳累昏倒在舞台上……

在“文艺大整风”运动中,她经常带病参加会议,声泪俱下地“主动反省和检讨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

她一有空就带着女儿去解放军文工团,观摩人们排练《白毛女》……

1955年,上影厂准备开拍歌颂中共领导抗日游击队的影片《南岛风云》。即将开机,女主角护士长符若华的人选还没有选中。演员黄宗英竭力向导演白沉推荐上官云珠,听说要让上官云珠扮演英姿飒爽的革命英雄形象,许多人都感到是一种讽刺。白沉导演力排众议,坚决启用上官云珠。上官云珠不负众望,一改定型的“交际花”、“阔太太”形象,把一个历经千难万险的女人公演绎得相当逼真,影片上映,那些对她抱有严重偏见的人也不得不感叹“演得真像”。1957年中央文化部颁发1949―1955年拍摄的影片优秀奖,《南岛风云》荣获二等奖,白沉和上官云珠获个人奖。

上官云珠在《南岛风云》中的剧照

意外的事情降临了。

1956年1月10日,上官云珠收到陈毅市长亲手书写的字条:“上官云珠同志,请您来一趟。”她来到中苏友好大厦,居然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坊间传说,1962年毛泽东到上海住在西郊宾馆1号院,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特意安排电影演员上官云珠前往和毛泽东会面。第二年,毛泽东又到上海,单独召见了上官云珠。1965年,她被毛泽东带进中南海,后来又随毛泽东乘专列回上海。此后,上官云珠再没有见过毛泽东……

继续往下说,1956年上官云珠受到毛泽东接见,使得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她主演了《小白旗的风波》,并跟随中国电影代表团出访捷克。她出演了《枯木逢春》《早春二月》《舞台姐妹》。她原来被厂里列入“右派”名单,结果被其他人代替了。她还担任上海市政协第一、二届委员和第三、四届常务委员,1962年入选“二十二大电影明星”光荣榜。

毛泽东接见徐玉兰、白杨、上官云珠和王丹凤(左起)

尽管命运有了转变,上官云珠不敢怠慢,仍然积极参加“四清”工作队,深入农村、工厂演出,并不断参加高强度的劳动,甚至累得吐血。

1966年,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并立即做了手术。此时,她参演的《舞台姐妹》被定性为“美化三十年代文艺黑线的反面教材”,导演谢晋等人都受到了批判,她因得病在医院才躲过一劫。乳腺癌手术两个月后,上官又突然昏倒,原来病变组织转移到了大脑。她又做了一个只有“三分”把握的劈脑手术,从十几小时的昏迷状态下苏醒过来,几乎不认得任何人。

“母亲一瘸一拐被赶出医院。她在建国西路高安路口的家也完全不像个家,一到四层楼道的墙壁上,全是母亲的名字,横七竖八,打满红叉。29室的房门,也被砸得像蜂窝一样,从上到下布满了黑洞。此后的两年,对母亲来说是黑色的岁月。她出院不久就被逼去电影厂上班,所谓‘上班’,其实就是要每天去牛棚报到,那时她的身体,还远未恢复到健康状态。在那里学习、劳动、写交代、受批判。”儿子韦然痛心地回忆道。

更猛烈的风暴袭来了。

1968年9月开始,由江青操纵的“上官云珠专案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云珠特别专案组”来到上海,逼迫上官云珠交待与毛主席在一起的“阴谋”。可是,上官云珠实在写不出“专案组”满意的坦白材料。

1968年11月22日,一个周末的傍晚,上官云珠又被专案组提审。两个外调人员和厂里的造反派轮番逼问她,要她承认参加了特务组织,要她承认利用毛主席接见时搞阴谋。她拒不承认,他们就用皮鞋底抽她的脸,猛扇她的耳光。提审几乎整整一天,直到傍晚才把上官云珠踢出门外,并凶狠地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必须彻底交代,否则对她采取彻底的革命行动!

上官云珠回到“牛棚”,目光呆滞,嘴角流着血。同时被关在“牛棚”里的黄宗英和王丹凤马上端来热水,上官云珠沉默无语,只是身体不住地哆嗦……

晚上,上官云珠乘公共汽车回到家门前的车站,看见来接她的丈夫贺路。他们回到了家——高安路建国西路的建安公寓北楼641号29室。

贺路端上饭菜,她不吃,嘴里喃喃地说着:“给我写材料,给我写材料。”

当天深夜,准确地说是1968年11月23日凌晨3时许,上官云珠从床上慢慢起来,借着月光,穿上她最喜爱的那套暖绿色的薄毛花呢西装,又把一条白丝巾围在脖子上。四周很安静,只有摆放在墙角边紫檀方木几上的猫眼绿大理石座钟“咔、咔、咔”地响着。她怕惊动家人,悄悄地走到四楼“生活间”窗口前,感到一阵寒气扑面而来。上官云珠打了个寒噤,尽了最后力气爬上窗台,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砰”的一声,上官云珠的身体重重地落在楼下小菜场一个菜农的大菜筐里。人们惊恐地围上来,她还告诉人们家里的门牌号码。有人找来黄鱼车把她送往医院,菜场营业员用橡皮水管冲掉了菜叶上的血,继续把菜卖给居民,而上官云珠在路上停止了呼吸。

据说,上官云珠在临死前喊过一声“我没有勾引毛主席”。

一个才华横溢的电影明星,就这样结束了她的风华岁月——年仅48岁!

上官云珠之所以成为电影大明星,是靠她自身的持续努力,也靠贵人相助。可惜的是,时代转折让她坠入了人生低谷,人生的方向可以选择,但时代往往无可选择。

她的爱情生活,有过阳光,但更多的是乌云阴雨,这和她自身的选择有关。作为一个女人,选择“另一半”真的很重要,所以有人说“婚姻是第二次投胎”,很有道理呵。

人物档案: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1920年3月2日-1968年11月23日,江苏江阴长泾镇人,原名韦均荦,字超群,小名亚弟,又名韦亚君。父亲韦亚樵,母亲金氏。

1937年为避战乱而到上海,在上海开始演艺生涯,话剧以扮演《雷雨》(饰丫鬟四凤)获得成功,电影主演的代表作有《天堂春梦》《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丽人行》《希望在人间》《乌鸦与麻雀》等。1949年后加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出有《香飘万里》《枯木逢春》《血碑》《早春二月》。

她于1968年11月23日凌晨自杀,终年48岁。

延伸阅读:《一江春水向东流》花絮

上官云珠参加蔡楚生导演的《一江春水向东流》,主角有白杨、舒绣文、陶金、吴茵等。她第一次去昆仑公司与蔡楚生见面时,身穿一件贴腰身乔其纱镶边长旗袍,一双绣花鞋,乌黑的发髻上插一排茉莉花,耳垂上戴着两颗嵌红宝石耳环。她姗姗走来,还不停地轻摇杭州舒莲记的檀香扇。

人们见到她很吃惊,她却若无其事地嫣然一笑:“我这身打扮不正派是吗?你们就要我来演这种角色呀!”

蔡楚生看了就说:“上官不用化妆,就这样上银幕。”

延伸阅读:上官的脾气

她在没出名前,为了使自己在镜头里更好看,不时送领带、外国香烟和巧克力给摄影师;当她成为大明星的时候,不必如此却依然如此。上官云珠成为大明星,依旧待人和气,常常陪着同事跳舞、吃宵夜。

不过,她在家有时脾气就不太好,长子张其坚说:妈妈在外头,就是个大好人。她在家里脾气暴躁,非常急躁,出手打过自己的女儿,也打过丈夫。

有一次,女儿姚姚的手表弄丢了,上官云珠在吃饭时数落女儿,女儿就回了几句嘴,她站起来就是一耳光。

延伸阅读:女儿姚姚

和儿子韦然和女儿姚姚在一起

1972年冬天,上官云珠的女儿姚姚在毕业体检中,被查出7个多月的身孕,第二天她和男友到了广州,想搭车前往深圳偷渡出境。男友被边防军抓获,在旅店里等候的姚姚被学校领回。1973年1月17日,姚姚生下一个男孩,被接生医院的医生夫妇领养。

1975年,姚姚面临毕业分配,上海音乐学院准备把她强制送到甘肃或青海。幸好,上官云珠的一位亲友帮忙,把姚姚安排到浙江歌舞团。1975年9月23日上午,在离开上海的前一天,姚姚一大早就骑车出去跟朋友辞行。她10点左右经过南京西路时,她穿的塑料雨衣被一辆载重卡车前面的钩子挂住,她被带倒在卡车后轮下,两个车轮碾过了她的身体,当时就失去了生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韦亚君 何佐民 顾也鲁 顾先生 华光戏剧学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