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大清灭亡为何无人“殉国”?

原标题:大清灭亡为何无人“殉国”?

大清亡了,可为啥,“殉国”的人这么少?

为了这个问题,原大清四川总督、主编《清史稿》的总裁赵尔巽(1844-1927),好生烦恼。

话说辛亥年间(1911-1912),看似无病无灾、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的大清帝国,一只好端端的超级“大象”,突然被几只革命党的“小蚂蚁”一顿猛啃,然后“崩”的一声,仅仅4个多月,便轰然倒塌。

帝国灭亡了,为了纪念前朝,按例自然要修史了,于是民国三年(1914年),以满清遗老赵尔巽为馆长的清史馆设立,修撰所谓大清国史,但是资料找来找去,赵尔巽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与南宋前后数十年猛烈抵抗蒙古人,有陆秀夫、文天祥等英雄事迹,崖山海战更是多达数万人殉国相比;

以及与明朝崇祯皇帝上吊自杀“君王死社稷”,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等壮烈殉国,南明激烈反抗几十年相比——

大清王朝从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到1912年2月12日清廷宣布退位,短短4个多月时间,便土崩瓦解;并且这个过程之中,为大清帝国“殉节”、“守义”的人几乎没有,这可让一帮满清遗老们,感觉非常的遗憾,不知如何下笔是好。

▲《清史稿》总裁赵尔巽尴尬发现:几乎无人为大清“殉国”。

因为没人“殉国”,说明从高官重臣到人民群众,对大清帝国好像不感恩戴德、不“感冒”啊?!

在赵尔巽看来,这也真是奇了,大清王朝前后268年的国祚(1644-1912),荫照的人也不少,而且就在太平天国等所谓“逆党”叛乱时期(1851-1864年),还有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等一系列能臣挺身而出“捍卫”大清帝国、“力挽狂澜”,怎么不过短短四五十年时间,帝国的忠臣就死光了、尽是袁世凯一众的“奸贼”呢?

自己也舍不得老命、不肯“殉国”的满清遗老赵尔巽,想不通这个问题,但是一系列大清帝国的重臣,却用行动给出了答案。

话说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一爆发,作为湖广总督的满清贵族瑞澂,顾不上所谓“守节”,便带着家眷仓惶逃命到长江边的楚豫舰上。

瑞澂(1863—1915),是满洲正黄旗人,大学士博尔济吉特·琦善之孙,黑龙江将军博尔济吉特·恭镗之子,说起来,这是个标准的满人,家族显赫,可就是这个哥们,年轻的时候可是个纨绔子弟,与劳子乔、岑春煊一起并称“京城三恶少”,可就是这样的人,靠着父祖的恩荫,混着混着也成了湖广总督。

眼看着革命党气势汹汹,弃城逃命的瑞澂非常狼狈,但他仍然没有忘记上书清廷,说革命党爆发是因为前湖广总督张之洞训练的新军是一帮匪徒;而没有镇压下去,是因为统制张彪无能,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但清廷不吃他这一套,决定要严惩他,还好瑞澂的儿女亲家、度支大臣载泽竭力为他开脱,清廷才下命将他“即行革职、戴罪图功。仍着暂署湖广总督、以观后效。”

可瑞澂早已被革命党人吓破了胆,于是一面假惺惺通电全国,说要“当与楚共存亡”,实际上,却是放弃自己的属地,坐着军舰从武汉汉口逃到了江西九江,然后又逃到上海租界躲了起来。

在租界内,瑞澂整天求神拜佛,搞笑的是,他祈祷的不是大清帝国战胜革命党,而是希望大清赶紧亡国,因为这样,才不会有人追究他临阵脱逃的责任。

有这样的好“大臣”,自然是不能指望他为大清“殉国”的了。

▲末代湖广总督瑞澂,在武昌起义后赶紧溜之大吉。

那么,大清王朝的生死时刻,其他重臣表现又如何呢?他们,愿意为大清“殉节”吗?

俗话说,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一点,在辛亥革命中,大清帝国的各路总督和巡抚们,表现得最为明显和淋漓尽致。

据统计,武昌起义爆发后,稍作抵抗或未作抵抗就弃职逃跑的总督和巡抚,就有湖南巡抚余诚格、护理陕西巡抚钱能训,云贵总督李经羲(李鸿章侄子)、浙江巡抚增韫投机革命或企图投机革命的总督和巡抚,就有江苏巡抚程德全、贵州巡抚沈瑜庆、广西巡抚沈秉坤、安徽巡抚朱家宝、两广总督张鸣歧、四川总督赵尔丰等。

当时,在听说武昌起义后,湖南巡抚余诚格没有做任何抵抗,便赶紧躲了起来;

浙江巡抚增韫被革命党人抓住后,马上就叛清,并且写信给杭州将军德济,劝他一起放弃抵抗,去上海做个逍遥“寓公”;

江苏巡抚程德全面对来“逼反”他的革命军,便假装哀叹说,真是“无可奈何”啊,那就赞成革命吧,但革命不能没有破坏啊,于是摇身一变宣布独立、自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江苏都督府”都督的程德全,便让人用竹竿捅掉了几片巡抚衙门上的瓦片,以表示“革命必须破坏”啊;

两广总督张鸣歧,就在1911年4月,才刚刚镇压了黄兴等人领导的广州起义,但在听说武昌起义、全国革命形势风起云涌之后,张鸣歧也准备“顺势而为”了;当时,广东的水师提督李准与革命党人胡汉民取得联系,准备响应起义,李准为此打电话给张鸣歧,让他“好自为之”,顿时把张鸣歧吓破了胆,于是张鸣歧赶紧公开表示,两广地区也要“革命”啦,但当革命党人提出要审判这个镇压广州起义的刽子手时,张鸣歧也吓得赶紧开溜,灰溜溜就弃职逃命了。

正是在这种帝国重臣几乎全面开挂的氛围下,大清想要人们为它“殉国”,自然就是一种奢侈了。

▲在武昌起义和革命军前,大清帝国的总督、巡抚们吓破了胆。

想当初,在1851-1864年太平天国叛乱期间,大清帝国还是忠臣良将辈出的,从曾国藩、胡林翼,到左宗棠、李鸿章,正是仰赖这样一帮重臣,大清才得以又苟延残喘了几十年。

但是太平天国一平定,被清廷猜忌的曾国藩立马“识相”地解散了湘军,左宗棠在抑郁中病逝,李鸿章则暗地里培养自己的淮军势力;到了义和团时期,张之洞、刘坤一、李鸿章等人则公开搞起了“东南互保”,已经有点地方割据的意思了。

当时,在太平天国之后,坐拥各地的总督和巡抚们,普遍掌握了地方的财政和军政大权,这也为日后辛亥革命中,各地纷纷宣布“独立”埋下了帝国的“隐患”;为此,满清皇族为了中央集权,先是假装要搞预备立宪,然后又成立皇族内阁,在1908年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去世后,以摄政王载沣为首的年轻的满清皇族们,更是极力贬斥袁世凯等汉人重臣,以防止汉人和地方势力做大,为此,总督和巡抚们,对清廷也是失望透顶,各自暗地里打起了小九九。

所以,当武昌起义掀起的革命风暴疯狂袭来,掌握地方大权的总督和巡抚们,不是弃职逃命,便是纷纷宣布“独立”,试图通过脱离清廷以求自保,因为这些满汉大员们,早已跟清廷离心离德,不可能“同舟共济”了。

至于要大家“殉国”嘛,那就“呵呵哒”了。

可真也有个别人,想“殉国”的:武昌起义爆发后,官职正三品的湖北按察使马吉樟(回人)想自杀,只是有点不够胆,于是便把朝服都穿戴整齐去到衙门大堂,说革命党要是敢来,我就自杀给他们看,可是左等右等,忙成一团的革命党人,就是不来找他,按察使大人有点坐不住了,倒是马吉樟的老婆和一堆小妾们吵吵嚷嚷地找了过来,说老爷啊,赶紧逃命吧,马吉樟想想也是,于是赶紧回去换了个便服、偷偷溜之大吉。

于是乎,本来有可能成为大清王朝的“殉节”先进典型、有可能解开《清史稿》总裁赵尔巽苦恼的马吉樟、马大人,也偷偷开溜了。

这正是:“我本欲殉节,奈小妾不肯何?”

当时,搜遍整个大清国上下,汉人中,跟“殉节”还有点关系的,一个是江西巡抚冯汝骙,由于革命党人要逼他参加革命,可他又不想,于是便吞食鸦片自杀了事;另外一个潮州总兵赵国贤,见革命军不肯罢休饶不了他,于是也上吊自杀。

这是汉人中,几乎仅有的能够挨得上边,算是为大清帝国“殉节”的“忠臣”了。

▲湖北按察使马吉樟本来想为清廷“殉节”,想来想去还是逃命了。

为此,在日后编撰《清史稿》的过程中,赵尔巽觉得实在“无米下锅”,因此便写了个穷困潦倒的失意举人胡国瑞,说他自杀,是因为看到大清国灭亡,很悲痛,所以便跳井了,还在自己背上写下了遗书,说“京师沦陷,用以身殉。达人不取,愚者终不失为愚。”只不过这个唯一的“殉节”案例,始终破绽百出,最爱君想说,请问有谁能自己反手,在自己背上写下这么多字的遗书吗?

尽管汉人都不愿意为大清国“殉节”,但在满人中,还是有人“殉国”了的:

闽浙总督松寿,由于不肯参加革命,于是便吞食鸦片自杀;福州将军朴寿,组织“杀汉队”想干掉革命军,没想到却兵败被杀;另外西安将军文瑞,也在组织满人旗兵反扑失败后投井自杀;湖北安陆知府桂荫,则和妻子一起在文庙上吊自尽;江苏镇江驻防八旗副都统载穆,他手下的满人旗兵坚持要降,他自己不肯,于是也上吊自杀。

而在满清仅仅为时4个月便轰然倒塌的灭亡过程中,他们,也成了大清帝国最后的殉葬者。最爱君无意贬损他们,人各为其主,只是为一个腐朽没落的王朝殉葬,显得如此悲凉。

实际上,在大清迅速垮台的过程中,汉人不仅几乎无人“殉国”,相反像袁世凯,还处心积虑、野心蓄谋极深。

如果说辛亥革命中,大清帝国的总督、巡抚们纷纷弃职逃命,也就算懦弱无能,但袁世凯却从一开始就深藏心机。

早在天津小站练兵时,自己就在吃清朝皇家饭的袁世凯,便很注意把军队培养成他的“私人武装”,在他统辖的北洋六镇嫡系部队中,每天做早操,官兵们都要进行这样一番对话:

“咱们吃谁的饭?”

“吃袁宫保(袁世凯)的饭!”

“咱们应当替谁出力?”

“替袁宫保出力!”

而在北洋六镇中,各个营都供奉着袁世凯的长生禄牌位,所以北洋军到后来,已经是只有袁世凯,没有大清国,私底下变成袁世凯的个人军队了。

所以,要指望袁世凯和北洋军为大清帝国卖命“殉节”,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清廷期望他“忠义”,袁世凯(前排左三)却偷偷培养私人武装。

对此,满清的皇族们也不是没有警惕,所以在光绪皇帝和慈禧先后去世后,摄政王载沣便于1909年1月,将袁世凯罢免贬黜,命令他“回籍养疴”;等到1911年武昌起义,满清皇族发现指挥不动北洋新军时,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便只能将袁世凯重新召回朝廷。

尽管心有疑虑,但对于清廷来说,他们当然希望,袁世凯能像曾国藩、左宗棠一样做个“忠贞不二”的臣子,力挽大清帝国于危澜之中。

只是,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1911年10月,重新出山的袁世凯,很快便以湖广总督、钦差大臣的身份重新控制了北洋六镇新军;接着,在满清皇族无力应付局势的情况下,他又迅速被任职为内阁总理大臣;在被迫“赋闲”两年多后,仅仅复出才一个多月的袁世凯,便迅速攫取了大清帝国的军权和政权,其复出之速、崛起之快、势力之大,震撼了整个帝国。

在与新成立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孙中山等人达成“逼迫清帝退位、宣布共和、袁世凯出任总统”“南北议和”方案后,袁世凯迅速出手,1912年1月16日,他与他手下的各位内阁大臣联合上书,名为“恳求”,实则威胁隆裕太后说,如果不“顺民心、行共和”,那么大清皇室,很有可能会像法国大革命中的路易十六家族一样,人头不保啊!(原文:“读法兰西革命之史,如能早顺舆情,何至路易之子孙,靡有孑遗也。”)

当天,袁世凯跪在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面前,这位大清国的“忠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隆裕太后和小皇帝溥仪。

1912年1月26日,在袁世凯的唆使下,段祺瑞等47个北洋军将领又联名通电,要求清廷立即实行共和,通电措辞非常不客气,说要是那些王公大臣胆敢“阻挠”拒绝共和,那么北洋军可就要全部杀进北京城,跟他们“剖陈利害”了。

为此,隆裕太后吓得流了眼泪,哭着对袁世凯的马仔,内阁大臣梁士诒、赵秉钧、胡惟德说:“我们母子二人的性命,都在你三人手中啦,你们回去好好跟袁世凯说,务要保全我们母子性命啊!”

对此,大“忠臣”袁世凯当然是高兴着答应了:1912年2月12日,隆裕太后带着6岁的小皇帝溥仪,正式宣布退位。至此,268年历史的大清国正式灭亡;与之相随,则是从秦始皇时期开始、中国延续了2132年的帝制历史,也一并宣告结束。

▲电影《辛亥革命》根据史实,拍摄袁世凯剪辫子。

袁世凯很开心,就在清廷宣布退位当晚,1912年2月12日夜里,他就在北京外务部大楼里,当着中外记者们的面,摆弄来、摆弄去,剪掉了自己的长辫子,整个过程,他不断哈哈大笑,乐开了花。

能为大清国“殉节”的臣子们,没啦。

参考文献:

房德邻:《封疆大吏与晚清变局》;安徽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张鸣:《辛亥:摇晃的中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赵尔巽 清史馆 逆党 胡林翼 黄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