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虾米音乐联创王皓:格局不会永远不变,有机会了当然要做第一阵营

原标题:虾米音乐联创王皓:格局不会永远不变,有机会了当然要做第一阵营

虾米音乐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几天前,在阿里音乐CEO张宇(花名语嫣)内部信里,提到“发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方面的独特优势,在C端虾米音乐等平台上,进行持续高投入”,释放出虾米更被“重用”的信号。

最近,无论是虾米音乐与腾讯音乐完成互授版权合作,还是阿里大文娱所给予资金资源支持的“寻光计划”上,不难发现,虾米一改往日静默,突然变得“aggressive”起来。

既被重用,自然也被寄予厚望。然而,曾经受版权波及,元气大伤的虾米音乐,在近两年划分山头的行业竞争中,已经有点掉队。

如今“提兵三万”,又能否实现突围呢?

娱乐资本论专访了虾米音乐联合创始人王皓,试图了解虾米目前在整个阿里大文娱中的位置、以及接下来的战略等。

高举高打背后

某种程度上,虾米音乐就是阿里音乐

采访当天,王皓与团队正紧锣密鼓地为晚上的“虾米寻光盛典”做最后的彩排准备,一项展示“寻光计划”的线下活动。“寻光计划”是虾米音乐于2014年推出的首个扶持原创音乐的项目。

相较与上一季“寻光计划”,更多还是帮助选手把专辑做出来,这一季,王皓希望能够从运营的角度助选手更进一步,比如增加演出机会和商业代言,“如果说上一届有点像公益性纯支持,这次我们希望寻光计划在商业角度上也是运作成功的。”

虾米”寻光计划“之于阿里音乐,不仅是一个计划这么简单,而是其向内容产业进军的一次探路。虾米更希望台子搭好后,唱的也是自家的戏。王皓对此并不讳言:“我去花大价钱采购内容,不如自己去投资孵化一个内容,这跟影视行业是一样的,视频平台都开始自制网剧了。”

另外,第二季“寻光计划”的投入大大增加,无论规模,还是资金上,比如投入3亿左右人民币举办上百场演出;比如联动大麦、优酷、影业、UC等文娱矩阵,串联影视剧制播、演出等资源;比如像阿里音乐CEO张宇在内部信中所说,用阿里电商生态链的能量给予支持。

“双11要请艺人,就可以安排虾米音乐人上去,提供曝光机会,阿里每年要定制各种各样的歌曲,那虾米音乐人可以用他的技能赚钱。”王皓说。现在,在“寻光计划”的基础上,虾米又增加了“造作行动”“Next Level新声势力”两个原创音乐扶持新项目。

类似展露虾米音乐“高调”的痕迹处处可循。

最近,虾米不仅牵手桃园眷村推出音乐月饼礼盒,做起了联合营销,还和《缝纫机乐队》在北京三里屯搞了一场线下音乐实验。要知道,以前,虾米在营销上几乎没有任何动作,以至于有些歌手在上面发了新专辑,都鲜有人知道。

“过去,虾米是很低调,没怎么做市场活动,不过现在,(虾米要竞争)品牌也需要曝光嘛,”王皓告诉娱乐资本论。

“虾米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激进?”小娱问。

“虾米音乐对阿里音乐很重要。“王皓答道。

如今在小娱看来,由天天动听更名而来的“阿里星球”,请来高晓松、宋柯、何炅坐镇,尝试在泛娱乐粉丝互动方向进行探索,在今年并入优酷。阿里音乐版图,目前可被感知的只剩虾米音乐,某种程度上,虾米音乐就是阿里音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虾米音乐能否实现“第一阵营”的野心?

彼时,盗版还是音乐行业常态,“最严版权令”还未到来,虾米音乐靠着先发优势站稳了脚跟。但风向转变后,大量非版权音乐遭到下架,虾米遭受重创。再加上被阿里收购,整合需要时日,虾米声量渐渐弱化。

谈及虾米的处境,王皓坦言:“我们确实落后竞争对手很多”。但他也表示,没有人打算一直做老三老四,那没有意义,“我们当然要做第一阵营,(现在)有机会就做了,没什么好说的。”

当下,“虾米还是要先把服务做好,其他都是虚的。”王皓谈到了虾米的产品观,“为什么大部分人30岁以后,听的还是十五六岁时听的歌?第一他没有新的信息来源,第二忙于生计,音乐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事情。虾米是音乐平台中第一个做推荐引擎的,我们希望做到即使听众口味固定下来了,但我们还能不断帮你发现你原来不知道的音乐,而且能让你每天听了之后挺高兴。”

另外,“希望每一首歌都能更容易地找到对的那个听众,不管他是唱片公司来的大牌明星,还是一个普通音乐人的作品,都可以更快地传播起来,这才是好的音乐服务。”

做音乐平台当然绕不开版权,在内部信中,阿里音乐曾提出“广积粮”的概念,将在音乐版权积累上加大资金投入,最近虾米音乐与腾讯的合作,也进一步扩充了前者版权曲库。“和腾讯(合作)就是,它的单子开出来,我的开出来,我的什么你要,你的什么我要,大家像点菜一样打钩嘛,上面有一个价格,价格高的我不接受,就不要,价格我觉得合适我就要,就这么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虾米现在反超其他对手的难度并不小,王皓自然也有意识到,“我们加把劲,永远没有什么格局已经定下来这件事情,总还是有各种变化的。”

“现在版权购买的方式是不合理的”

经过多年的发展,用户已经慢慢有了音乐付费的意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转变,但是,如果提到盈利问题,王皓觉得,还要看互联网代表的新兴实力,跟老的唱片行业在什么时候能达到一个平衡,而这两年“大家又被版权大战的事搞乱了阵脚”。

即使接下来各平台可能陆续完成版权转授合作,王皓认为版权大战依然没有结束,“只要那个商业模式没有起来,版权大战还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对于行业来说,我希望大家能够把账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他看来,今天,没有哪家的版权系统做得很清楚,尤其在版权大战,大家去抢资源的时候。“一首歌有大量的人听,不意味着这首歌的真实价值,或者说它的长久价值可以被表现出来,里面有太多泡沫”

王皓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比方说某音乐选秀节目的歌曲,如果它今天把这些歌再拿出来卖版权,它到底值多少钱?很难去衡量,事实上它可能两年之后再也没有人听了。“但是当有几个平台开始抢的时候,价格就上去了,它变的像那种赌玉,就是这个玉我还没有破开呢,我用你的成品,先给你一天价,这个其实是不公平的。”

比较合理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制定好分成比例,用户听了多少,我就付给你们(唱片公司)多少钱,跟水电费一样。”王皓最后表示。

来源:娱乐资本论 作者:阿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