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民国第一奇女子、女权先驱吕碧城,你能上学还得感谢她

原标题:民国第一奇女子、女权先驱吕碧城,你能上学还得感谢她

说到民国的才女,很多人会想到犀利的张爱玲、身世凄惨的萧红、“人间四月天”林徽因、敢爱敢恨的陆小曼,对她们的情史如数家珍。但提到与张爱玲、萧红、石评梅并称为“民国四大才女”的吕碧城,大部分人却十分陌生。

也难怪,这位吕碧城女士,既没有什么风流韵事在坊间流传,也没有什么惨痛经历博得世人同情。虽然有颜有才又有钱,但却因终身未嫁,还被冠以“民国第一剩女”这样不怀好意的称呼。

但就是这位“剩女”,却有着让人瞠目结舌的诸多身份——李清照后第一位女词人、中国第一位女编辑、中国第一女校的校长、《大公报》主笔、袁世凯秘书、严复的徒弟、女权先驱、还是精明的商人,在中国倡导动物保护主义的第一人。

可以说,她的一生,比传奇更传奇,甚至都不能用传奇来形容。

她十二岁成名,是“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凤毛麟角之才女”。

吕碧城出生于 1883 年,比鲁迅大两岁。祖上是徽商,到她出生时,家里已经是官宦之家了。她的父亲吕凤岐曾是山西学政,相当于现在省教育厅厅长。母亲严氏共生四女,碧城行三。她 5 岁能作诗,7 岁能作巨幅山水画,她的童年是与家中三万卷藏书相伴度过的。12 岁时,她便能作出令大才子樊增祥拍案叫绝的诗句:

绿蚁浮春,玉龙回雪,谁识隐娘微旨?

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把无限时恨,都消樽里。

君未知?是天生粉荆脂聂,试凌波微步寒生易水。

浸把木兰花,谈认作等闲红紫。

辽海功名,恨不到青闺儿女,剩一腔毫兴,写入丹青闲寄。

“夜雨谈兵,春风说剑,冲天美人虹起。”这首写聂隐娘的诗句充满了赞赏,字里行间全是豪情万丈,而这样的话,却出自一个 12 岁小女孩之手。

排云深处,写婵娟一幅,翠衣轻羽,禁得兴亡千古恨剑样英英眉。

屏蔽边疆,京垓金弊,纤手轻输去,游魂地下,羞逢汉雉唐鹅。

——《百字令》

“兴亡千古恨,剑样英英眉”。她的词句,没有小女儿家的唧唧我我,没有深闺小姐的思春怀春,有的只是家国情怀和一腔热血。

冷红吟遍,梦绕芙蓉苑。银汉恹恹清更浅,风动云华微卷。

水边处处珠帘,月明时按歌弦。不是一声孤雁,秋声哪到人间。

——《清平乐》

“不是一声孤雁,秋声哪到人间”,这句话像是一个新时代的号召,或许,吕碧城自己便是这只“孤雁”,她的志向,便是将秋声洒满人间。

这样的词,也难怪 20 世纪词学名家龙榆生称她为:“近三百年来最后一位女词人”、“凤毛麟角之才女”,诗人柳亚子称她“足以担当女诗人而无愧”。

她 22 岁成为《大公报》主笔,是中国首位女编辑

然而正是在她 12 岁崭露头角这一年,父亲却病逝了,家道骤然衰落。因家中无子,遗产被族人瓜分,母亲和妹妹被匪徒绑架。走投无路的母亲只好带着三个女儿投奔娘家,吕碧城也开始寄人篱下的生活。

所幸,吕碧城没有因此荒废学业,她上了新式学堂,接受了更新的教育。1904 年,21 岁的吕碧城想去天津继续求学,却遭到舅舅的反对:“一个女孩不在家里恪守妇道找个人嫁了,出去抛头露面算怎么回事啊?”吕碧城与舅舅激烈争吵过后,最后她还是一个人踏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

身无分文走出家门,连火车票都是好心人买的。到了天津以后,不知何去何从的吕碧城给住在大公报馆的一位熟人写了封信,而这封信被《大公报》的创办人英敛之看到,瞬间被她的文笔折服,当即聘她为见习编辑,中国首位女编辑就这样诞生了。

三天后,她的作品《满江红·感怀》被《大公报》刊登出来,被评论“思想极新,志趣颇壮”。

晦暗神州,欣曙光一线遥射。

问何人,女权高唱,若安达克?

雪浪千寻悲业海,风潮廿纪看东亚。

听青闺挥涕发狂言,君休讶。

幽与闭,长如夜。

羁与绊,无休歇。

叩帝阍不见,怀愤难泻。

遍地离魂招未得,一腔热血无从洒。

叹蛙居井底愿频违,情空惹。

——《满江红·感怀》

而后,她又陆续发表了《论提倡女学之宗旨》、《敬告中国女同胞》、《兴女权贵有坚忍之志》等一系列提倡女性教育的文章,而这振臂一呼,不仅使她声名远扬,更让她成为名流们钦佩的对象。

她与秋瑾惺惺相惜,是中国女权、女性运动的先驱。

这其中包括革命女侠秋瑾。两人一见面便惺惺相惜,秋瑾之前也号“碧城”,因仰慕吕碧城,秋瑾“慨然取消其号”。两人同塌而眠、常论国事,被称作“女子双杰”。1907 年,秋瑾创办《中国女报》,这报仅出版过两期,第一期上刊登了吕碧城的《发刊辞》,第二期上刊登了她写的《女子宜急结团体论》。同年秋瑾遇难,也是吕碧城偷偷将她安葬,暗中祭奠。

但虽同为女权先驱者,吕碧城却不能苟同秋瑾激进的女权主义。她并不主张女性穿男装、不赞成秋瑾“我想首先把外形扮做男子,然后直到心灵变成男子”的女性男性化,而主张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

不知女权之兴,归宿爱国,非释放于礼法之范围,实欲释放其幽囚束缚之虐奴;且非欲其势力胜过男子,实欲使平等自由,得与男子同趋文明教化之途;同习有用之学,同具刚毅之气……合完全之人,以成完全之家,合完全之家以成完全之国。

——《论提倡女学之宗旨》

秋瑾男装照

她认为真正的女权并不是要势力胜过男子,而是有同样平等的机会、同样自由的权利,因为“国之有男女,犹人体之有左右臂”,女性是国家的半边天,女子强则国强。

而不知国之有男女,犹人体之有左右臂也,虽一切举动操作,右臂之力居多,然苟将左臂束缚之,斫断之,尚得为活泼之躯乎?尚得为完全之体乎?假使此一臂之人,穴居野处,与人无争,虽缺一臂之力,尚可勉强支持。若驱之入人群争竞之场,其有不颠而踣者鲜矣!

——《论提倡女学之宗旨》

对于女子追求男性化,她认为那并不是女权,反而是一种骨子里的自卑,一种变相的男尊女卑。要想男女平等,必先承认男女的不同,“女人爱美而富情感,性秉坤灵,亦何羡乎阳德?”

若言语必系苍生,思想不离廊庙,出于男子,且矫揉造作,讵转于闺人,为得体乎?女人爱美而富情感,性秉坤灵,亦何羡乎阳德?若深自讳匿,是自卑而耻辱女性也。古今中外不乏弃笄而弁男装自豪者,使此辈而为诗词,必不能写性情之真,可断言矣。⋯⋯必恕此而责彼,仍蹈尊男卑女之陋习。

——《女界近况杂谈》

这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反观现在的田园女权,一百多年前的吕碧城比她们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她是兴办女学第一人,教过邓颖超、许广平等杰出女性。

事实证明,吕碧城也是遵循这样的思想度过自己的一生的。兴女权不止是口号,更是实实在在的行动。

1904 年,中国第一个公立女校——北洋女子公学成立,吕碧城出任总教习。1906 年,北洋女子公学升级为北洋女子师范学堂,吕碧城出任校长。

这位年仅 23 岁的女校长为推广新式女子教育不遗余力。她亲自任课,教过的女孩很多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邓颖超、刘清扬、许广平、郭隆真、周道如等,都曾聆听过吕碧城授课。

不仅是大美人,还是民国初年的时尚 icon。

吕碧城不仅是大才女,而且是大美人。“天然眉目含英气,到处湖山养性灵”,现代著名女作家苏雪林说她“美艳有如仙子”。

不仅美,还很有气质。她的师傅、《天演论》作者严复说:“此女实是高雅率真,明达可爱,外间谣诼,皆因此女过于孤高,不放一人于眼里之故。故我看甚是柔婉服善,说话间除自己剖析之外,亦不肯言人短处。 ”

吕碧城非常喜欢打扮,风格十分大胆。她最喜欢孔雀装:头戴孔雀翎,衣裙类似西式,颜色渐变,到裙摆处幻化作五彩的雀屏。这样的奇装,比张爱玲要早几十年。

“着黑色薄纱之舞衫,胸前及腰下绣孔雀翎,头上插翠羽数枝,美艳有如仙子。”

因为“奇装异服”,还让她和老东家决裂了。1908年,《大公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师表有亏》,有这样一段话:“女学虽要紧,那充当女学教习的人尤其要紧。不但学问要渊博,而且她品行尤其要端正。⋯⋯我近来看着几位当教习的,怎么打扮得那么妖艳呢?招摇过市,不东不西,不中不外,那一种妖艳的样子,叫人看着不耐看。”

吕碧城看了十分生气,不仅发文反驳,还导致她与老东家英敛之《大公报》绝交。

吕碧城放诞风流,有比诸《红楼梦》中史湘云者。且染西习,常御晚礼服,袒其背部,留影以贻朋友。擅舞蹈,于蛮乐璔中,翩翩作交际之舞,开上海摩登风气之先。

——《人物品藻录》

她爱美且有胆量展示美。她喜欢穿露背的晚礼服,跳交际舞,坐汽车,“开上海摩登风气之先”。放到现在,那也是上海滩第一网红。

民国第一女徽商、游历世界各国。

1912 年 6 月,北洋女子公学停办,吕碧城从政,任袁世凯的秘书。本想一展宏图的吕碧城渐渐发现,自己不过是充当挂名性质的政治花瓶。于是,心灰意冷的她辞掉公职,投资了数万元股票,还与洋人做茶叶生意,迅速致富成为女富豪。

吕碧城有钱到什么程度呢?据说她去美国,住的是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一般的富豪顶多住一星期,她一住就是一个月。

虽然挥金如土,但她也并没有停止学习和对生命的追求。1918 年,她留学哥伦比亚大学,兼任上海《时报》特约记者,将她看到的美国呈现给当时的中国人。1926年,吕碧城再度只身出国,且一去就是 7 年。她去过伦敦、瑞士、巴黎、维也纳,还将自己的见闻写成《欧美漫游录》在国内发表。

没有爱情一样精彩,对她来说,婚姻不是必需品

有颜有才有钱有个性,追求吕碧城的富二代、官二代也是趋之若鹜,包括著名诗人樊增祥、易实甫,袁世凯之子袁寒云、李鸿章之子李经羲等,但是,吕碧城一个都没看上。

事实上,吕碧城 9 岁时便与一个乡绅之子订了婚,但家中遭变故之后,男方却退了婚。成名后,虽然追求自己的人不少,但在爱情上,她清醒而理性——

生平可称心的男人不多,梁启超早有家室,汪精卫太年轻,汪荣宝人不错,也已结婚,张謇曾给我介绍过诸宗元,但年届不惑,须眉皆白,也太不般配。我的目的不在钱多少和门第如何,而在于文学上的地位,因此难得合适的伴侣,东不成、西不就,有失机缘。幸而手头略有积蓄,不愁衣食,只有以文学自娱了。

一生追求吕碧城的袁寒云

或许,对于吕碧城来说,爱情和婚姻都太不重要了。她有理想有抱负,善待自己而不随波逐流,即使一生未嫁,却一生风云际会,是周游列国的人生赢家。到了晚年,她还致力于保护动物,主张吃素,并皈依佛教。1943 年,她于香港病逝,死后应她要求“遗体火化,把骨灰和面粉为小丸,抛入海中,供鱼吞食”,一代奇女也随着滚滚洪流,淹没在苍茫大海。

相关来源:《民国红粉》,张耀杰 , 2014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