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国安名宿南方:不想开饭馆的球员 不是好主持人

原标题:国安名宿南方:不想开饭馆的球员 不是好主持人

本文来源:体坛叨sir

国内球星与球迷互动的大型访谈节目《中国球迷汇》日前在BTV-6和人民体育开播,第一季聚焦了六位曾为北京国安征战的功勋球员,分别为曹限东、谢峰、韩旭、李红军、南方和杨璞,他们在过去的运动生涯中形象阳光,退役后依然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或足球推广工作。《中国球迷汇》更关注这些球员的成长经历和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体坛叨SIR将陆续推出访谈节目的文字版,大伙一起品味这些老国安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主持人:享受足球,聊不一样的故事。这里是《中国球迷汇》,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魏翊东。今天的嘉宾会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小将”南方!

刘建军评价南方:好胜好斗的小公鸡

主持人:今天的主角是南方,在我们第一段落的访谈当中,我还要再隆重请上两位嘉宾,他们的身份就是南方最好的朋友,也是曾经一起并肩战斗的队友,让我们掌声有请路姜、刘建军。

关于南指导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熟悉了,你们认识他的时间甚至更长。我先请两位说说吧,在你们心里,如果让用一句话来形容南方,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南方:好好说。

路姜:说好说坏?在我这儿应该是一个好大哥吧,真心话。

主持人:刘建军呢?

刘建军:一个小公鸡,好胜好斗。

南方:现在不这样了。他说的应该是我以前的教练张建国张指导说的,是吧?

刘建军:对,小时候就在场上场下特好胜。

主持人:现在他是风度翩翩的一个著名的节目嘉宾。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北京地区目前人气最旺的一个电视人了。

南方:好说好说。

主持人:南指导这种侃侃而谈,其实已经一以贯之,坚持了好多年,应该也有至少十年以上了。确实有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喜欢南指导,是吧,南指导?

南方:你喜欢就行。这么多年一直说球也好,还是做节目嘉宾,我觉得其实对于我来说,收获挺的,也把我一个坏毛病改好了。

主持人:什么毛病?

南方:语速快。

主持人:确实语速很快,我们那个节目本来叫《足球50分》,因为南指导去了,就改成《足球100分》,时间得够。其实,南指导,我这个不是胡说,至少在北京电视台体育频道,南指导出境的节目比我多,这个你得承认吧?

南方:不会吧。

主持人:你看,打牌节目,健身节目,这些我都没上过,南指导都出现过了。要说南指导成为著名的电视人,不管作为主持人,还是作为嘉宾,这事要放到十来年前,刚退役的时候,你们俩能想象的到吗?

刘建军:确实没想到,说实在的,小时候我跟他一屋,口吃比现在严重多了。说实在的,那时候一句话得有七八个你你你你你,现在厉害多了,说实话现在我们确实接不上话了已经。

南方解说足球背后:电视台三顾茅庐

主持人:南指导2004年退役以后,怎么成为的现在电视上的角色?

南方:大概有一个时间节点,是北京台给我打电话,说要解说比赛。那会儿我不敢,挺抵触的,这个我老婆知道。后来我推了两次,其中一次是好像2005年的五一吧,我说真对不起,我说我得出去,其实没出去,我是真不敢说,紧张死。后来北京台不厌其烦地又邀请了两次,我想那我试试去吧。

主持人:三顾茅庐啊那才出来,是吧?

南方:后来就试去了,第一次非常非常紧张,解说的肯定是一塌糊涂。后来慢慢的在你的引领和指导下,我觉得慢慢走上了正轨,朝着正确的方向一直在行进。

主持人:南指导,我觉得第一次就勇气可嘉。你们两位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南方解说比赛的那个惊讶的感觉应该还有印象吧?

路姜:感觉应该像个喜剧吧,我听了就老想乐。不管他解说成什么样,我都想乐。

主持人:南指导,对于你来说,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不光是表达的问题,有的时候你也会遇到好多回避不了的问题。你觉得最难解决的是什么?

南方:我觉得咱们的主队是北京国安,可能在解说一些比赛上,或者是一些节目表达观点上,向着咱们的队伍无可厚非,但是有时候是挺纠结的,这一定要把握好。既要鼓励,还要直面球队所犯的一些错误,我觉得咱也不能光说好,也不能跟说坏,搭配着来吧。

南方、路姜回顾开餐馆的艰辛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南指导的第二个身份是老板,退役以后开了饭馆,而且不是一家?

南方:对,两家。

主持人:其实说到开饭馆,路姜应该是南指导的合伙人,是吧?

路姜:是。

主持人:你对你们俩的合作怎么评价?

路姜:有太多年了,我记得最早是羊蝎子馆,2006年开的,当时我不懂,南哥带着我。遇到过很多困难,赔钱,因为不是干这行的,干起来确实不行。南哥包括嫂子,一直在想各种办法。

南方:大概赔了四年吧,但每年赔的不多,一点点。因为还有个合伙人,杨璞,我们仨,每人赔不了太多,但这也是最让人伤心的事情,因为很累。我开车天天去买菜,那会儿对于菜价烂熟于心,黄瓜多少钱,西红柿多少钱,那时候老去大洋路市场,摊主差不多都认识我了。

主持人:一个退役的足球运动员开饭馆,那会儿饭馆主要就是你们几个合伙人,应该杨璞还在踢,路姜也在踢,主要就是南方在操持,你们都是出资?

路姜:所有的活基本上都干了,服务员,买菜,陪吃陪喝。

主持人:你们一开始不赚钱,是不是因为朋友太多,全都来吃吃喝喝,你们不好意思让人家结账?

南方:也有一些,但这肯定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们这个饭馆,最初是主要卖羊蝎子,但从经营管理上,都没干过,也没有经验,所以又换菜系。换了有三四回了。改过鱼锅什么的,后来实在不行,就叫我们好朋友来管理,也没有太大起色,就想把店给转出去了。后来正好我有个朋友,他是开一麻一辣香锅店的,他来看了看这店,又问了问租金,说不可能赔钱啊!

主持人:这事要能干赔了,也是厉害。

南方:我说我就是赔了。他说你这么着你再投点,又重新注册了一个公司,把股权重新分配了一下。他那边负责管理,经营什么都由他来。从2010年一直到今年,已经七个年头了,每年都处在一个盈利的状态。

主持人:七年,人家是七年盈利的企业,这要是一家上市公司,那市值也翻好几番了。你已经有第二家店了,所以从赔钱,到后来稳定的有盈利,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生阅历。我就不明白了,当时你们谁都没有经验,怎么你们几个一合计就要开饭馆,胆儿也够大?

南方:一腔热血。如果让我第二次选,咱绝对不干,太累!身边有太多开饭馆的,有成功,有不成功的。我总结,基本上成功的全是原来当过厨子的,真不冤你。

主持人:就是不想当厨子的司机就不是好裁缝。

南方:不想开饭馆的球员不是好主持人。

球员退役生活 南方透露徐云龙最懂规划

主持人:你们开饭馆的现状我们清楚了,但是以你们的经验,职业足球运动员退役以后总是面临着选择,首先是因为从球场上下来,心理上会有失落感。其次你得必须再继续工作,如果你不工作的话,你原来挣的那些钱也不够你养老的,所以你还得再找一个谋生的手段。关于球员的二次就业,你们会给刚退役,或者即将退役的球员,什么意见?

南方:其实这个话题我觉得应该采访采访云龙,云龙是我们这些球员里面规划得最好的,我们几个属于原来没那么多想法,真是没规划。所以我想说,在踢球的过程当中,能做一些以后的人生规划是比较好的。比如有些人适合当教练,在队的时候,看能不能提前把教练的资格给学了。还有一些人,如果你不想从事教练这个行当,比如说跟朋友一块合伙干点什么事,但一定要找对合伙人,这点是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那刘建军你算是找对朋友,找对合伙人了吗?

刘建军:确实找对了。南方的仗义劲儿,朋友之间的原谅、体谅方面,他确实做的不错。因为我当初跟他开饭馆虽然不盈利,但谁也没说过谁,一直在坚持。当时要说谁稍微撤一点,肯定坚持不下来。

主持人:刚才南方说,这个事最好问云龙,他比较能规划。他在退役之前,就已经把很多事都规划好了。他是怎么规划的呢?

南方:他买房,是房虫。

主持人:相当于投资了,是吧?

南方:对呀,他还是比较细的。

主持人:投资以后呢?

路姜:等着挣钱呀!

与合伙人讲述青少年俱乐部创业的艰难与愉悦

主持人:我一直觉得,如果你的职业能跟孩子联系在一起,那可能是最阳光、最幸福的职业。南方在退役之后,也为自己选择了这样一份职业。他在电视台做兼职嘉宾以外开饭馆,开饭馆的同时,又成为了一个青少年培训机构的经营者。你一下铺这么多摊,忙得过来吗?

南方:还行吧。我刚刚不说了嘛,你选择合伙人一定要选择好了,我选择的合伙人都能干活的。

主持人:这样,你先介绍一下你的机构,从哪年成立的,发展怎么样?什么时候开始赢利?

南方:我们这个足球俱乐部叫北京朗跃足球俱乐部。2007年成立的,我们最初一直是在朝阳区的十八里店中学里。那会儿基本上是从全国各地招生,但是我们那拨孩子也是从各省市队刷下来的孩子,慢慢的我们组建了两个队,有个五六十人的样子。基本上那些孩子都吃住在学校,因为是外地孩子,周末也得在北京生活,所以周末也需要有教练值班。那会儿我们教练也很少,没什么盈利,先把孩子招齐再说。

主持人:确实是一起奋斗出来的,在创业之初,那段艰苦的岁月,我相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很难忘的。接下来,我们有请刚才南方提到的在朗跃俱乐部,他的另外两位合伙人,顾德明指导还有黎榕指导。

我想先问一下,刚才南方讲你们创业之初是很辛苦的。但是一开始是不是就你们四个人?

刘建军:最早是。

主持人:那会儿四个人要说干一个俱乐部,人确实有点少吧?

顾德明:那会儿一个队20多人,从干到装修、布置,买家具,完了盖厨房,请厨师,整个这一套,反正确实挺难的。

主持人:所谓白手起家,有好多的麻烦事,比如说吃住、训练,包括穿,什么细碎的事都得解决。我想问一下黎导,你当时选择决定跟跟南方一起干,是看中什么了呢?

黎榕:我们仨是发小,从1986年、1987年我们进了国安队,而且还住在一个屋。后来退役了,觉得足球又丢不下,我们几个一琢磨,还得做青少年培训这事,所以就弄了这么一个俱乐部。

主持人:其实得益于从小在一块儿的一种相互之间的信任。

南方:对,这事主要是我牵头,就干下来了。2005年我们还没有成立朗跃,那会儿叫北京三纺,是国安的一个网点俱乐部,带的就是1991年这拨儿,包括雷腾龙、丁海峰这些队员。那几年打比赛反正相当的愉悦。

主持人:怎么相当愉悦了?

南方:老赢球。

顾德明:拿了四个全国冠军。

南方:对,全国冠军基本上都是我们的,就没见过第三,基本上是第一和第二。那会儿能和我们争的,全国就有俩队,一个是山东鲁能,还有一个也是咱北京的,叫北京黑马。

主持人:黑马很有名,那个时候你们的三纺,还有后来的朗跃,刚才数了几个人,在那拨队员里,雷腾龙、丁海峰、谭天澄,张俊哲,后来还输送了什么球员吗?

顾德明:有,1991、1993、1995、1997一直到1999年龄段,还出了些人。

南方:1995年的我们在富力有一个,在国安今年已经签约了,后来又租出去了,叫李博文。1997年的国安预备队了,像队长李思琦,还有唐海,都是我们俱乐部出来的。

主持人:那你怎么评价雷腾龙和丁海峰现在的表现?

南方:我觉得他们都成长为一线球员了,像小丁,我们都开玩笑叫“丁半亿”。

主持人:5000万转会费。

南方:他们能够踢主力,我们非常高兴。这两位球员,都是从小踢球,有一个共同点,非常玩命。阿雷是武汉人,作风特艮。他在我们那踢的是边后卫,这孩子比较聪明,上抢那下非常凶狠。尤其是重要比赛,你给他放场上,是比较踏实的。

小丁那会儿,在我们队应该算是半主力,因为那时候小丁身体特别差,但他也是上下奔跑非常不惜力。虽然身体单薄,但是他脚法不错,踢的位置也比较多。足球就是这样,不是你小时候踢的好,你就有可能就踢出来了,最重要的是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足球青训应该从头规范

主持人:我觉得现在青训确实像雨后春笋,太多太多的机构出现,让我们觉得好像方向有点乱,每家走的路都不一样,但是又感觉哪儿有点不对,我想问问,南方你对这方面有什么看法?

南方:最早那会儿,咱北京的足球俱乐部可能也就几十家,后来大环境好了,政策也支持了,可能现在都有几百家了,注册的,不注册的青训机构。我觉得对于北京的足球青训这个行业来说,更需要的是一种行业的规范。就是你这个俱乐部,D级的,C级的,B级的教练有多少个,应该有统一的注册,达到标准了才能成为市足协的会员单位。而一些没有教练证的,也在搞青少年的培训,这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不是太有利。

主持人:确实是现在出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而且不仅仅是青训机构越来越多,现在大部分的中小学都在积极开展足球这项校本课程,重视度很高。但是问题就在于,很多学校开展足球,并没有真正的教练资源,而是体育老师在学校直接就教孩子踢球,可体育老师本身又没有足球专业的从业经历或取得教练证书,这个事你们怎么看?

刘建军:学校的体育老师很多不是足球专业出身,但是现在大环境是这样,学校就要开展足球,所以说,这些体育老师确实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老师没有足球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教出的孩子相对来说就不是很理想。

主持人:对于那些刚刚建立起来的青训机构来说,怎样才是一条正确的路?目前有没有统一的、规范的训练标准,或者说训练大纲?

黎榕:现在还没有统一的,都是各俱乐部自己定的。

主持人:我记得前段时间,中国足协责成北体大出过一个大纲,好像一直没有推行下去?

南方:我觉得如果要推行的话,还是要通过行业的龙头老大去一步一步往下推行。像我们这种俱乐部,受北京市足协管理,北京市足协上头还有中国足协,你怎么一步一步推行下来,这是事情的关键。现在可能上头有一些设想,但还落不了地。

主持人:路姜,南哥后来做朗跃俱乐部,你怎么评价?

路姜:我一直觉得做青少年俱乐部,还是得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就像刚才说的,现在不管是教材,还是大纲,确实定不了标准。但是像现在各种足球培训班也多,稍微有接触的,就说他是教练,我对此还是不认可。我觉得如果我有个儿子,要是踢球的话,还是送到像南哥的这种俱乐部,最起码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当然有几个像南哥这样,主持也行,餐饮也行的?

主持人:对,还能保持青训盈利,在各行各业都已经闯出了一片天地,反正摆着一个人生赢家的形象在这儿。

南方:过奖了,我们搞青训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觉得对于我们一个在北京比较早搞青少年培训的俱乐部来说,有过辛酸,也有过困惑。到现在有了一点小的成绩,其实我更应该感谢的是朗跃足球俱乐部这个大家庭,这个团队,这么多年大家一块努力,一块前行。我也不想说太大,太空的话。我只是希望我们先定一个小目标,我希望朗跃朝下一个十年进发,谢谢大家!

南方儿子对他球技评价不高

主持人:南方的儿子南泊宇今年13岁,个头已经长到了1米75,一年前南泊宇开始进行足球训练。你觉得你能踢过你爸吗?

南泊宇:嗯。

主持人:你觉得你爸踢得怎么样啊?

南泊宇:不咋地。

主持人:你爸踢球时在比赛中进了不少球。

南泊宇:别人一个赛季进90多个,他职业生涯才进23个,我觉得丢人。

主持人:有这么说老爸的吗!但他是个特别可爱的孩子,你看他这样表达,其实恰恰是一个非常率真的性格。接下来我们要揭开的是南方的又一个身份,父亲。聪明的电视主持人,一个非常善良的饭馆老板,一个成功的足球俱乐部经营者,一个非常温暖的父亲。南泊宇现在踢球呢吗?

南方:现在踢着呢,我五年级开始练的。

主持人:你怎么五年级才开始练啊?别的小孩我觉得五年级、六年级练还行,但是你爸是南方呀!

南泊宇:我之前喜欢田径,练跳高。

主持人:那后来怎么又开始练足球了呢?

南泊宇:然后又喜欢足球了。

主持人:体育不管你从事什么项目,本身是对性格的锤炼。南泊宇才练了一年,你觉得踢的怎么样,未来能不能继承你的衣钵?

南方:他估计就是麻将牌里那个,混儿。

主持人:什么意思?

南方:反正现在踢的一般吧,还得继续练。

主持人:一般,继续练。南泊宇接受爸爸的评价吗?

南泊宇:接受。

主持人:那你爸爸评价了你,你怎么评价你父亲?

南泊宇:他踢的还凑合,但跟现役的比不了。

主持人:他现在是跟现役的比不了,他当年还是挺威猛的。

南泊宇:他当年也比不了。

主持人:那你觉得他哪儿差呀?

南泊宇:进的球太少了,总共也就进了23个吧。

主持人:其实对于一个中场球员来说,在职业生涯的十年间,进23个球也不算少了,是吧?

路姜:对。

刘建军:对。

南方:不行,不行,真不多。

主持人:关键您老进关键的球啊!足协杯决赛进球,打大连进球,你的进的全是直接换来胜利的球,挺厉害的嘛。

南泊宇:估计也就这些吧。

南方:因为我觉得整个足球生涯,真是幸运一直伴随着我。从我本身来说,身体条件不是那么突出,速度不快,也不强壮。可能从小在训练当中,对于一些门前技术练得比较多,也一直拿高洪波当成自己的榜样。但我只能说有高哥的百分之四、五十,就这么一个样子。我觉得其些东西,如果在小时候再努力一点,想的多一点,可能会更好。

现在的孩子,像我儿子的吃苦精神,我觉得真是挺一般的。我老拿我们以前的训练,跟现在来比,他们肯定差一点。我想跟他说的是,既然喜欢这个,我希望他能把踢足球训练一直坚持下去,最起码你得让我看见,踢的还是那么回事,对吧,永远别在那儿混。

父亲精心收藏着南方的成长记录

主持人:你们父子俩,我发现,就互相踩,都挺行的。但是你别看,南泊宇嘴上说南方踢球如何如何凑合,不大看得上。但其实这未必是孩子心里的话。让我们听听孩子是怎么说你们家祖孙三代的?

南泊宇:我爷爷就是特别细致,特别认真。把我的一些奖状,还有我爸一些之前踢球的照片,都搁进了保险箱。他说,我们从大红门搬过来的时候,仨人都没抬动。

主持人:你爷爷是你爸的球迷吗?

南泊宇:我爸参加的节目他什么都看,还有之前我爸比赛的那些回放,他都看。就感觉我爷爷对自己儿子挺自豪的。

主持人:你看,没当爸爸面的时候,孩子说的,我觉得是更真诚的表达,觉得爸爸很棒。儿子夸你,应该没当面夸过你吧?

南方:可能是从小我老数落他,所以他就老说我。

主持人:你看,孩子都没有坏孩子,只有错误的教育方法,你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其实在你的心里头,应该不像你嘴里一直说你爸爸凑合吧,一般呀,他不行?

南泊宇:对。

主持人:他是一个什么形象呢?今天能告诉我吗?

南泊宇: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吧。

主持人:其实他不是大大咧咧,他的心很细,你未来有一天一定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温暖的父亲。我觉得他的内心深处蕴藏着父爱如山那种深沉。那么说完了父亲这个角色,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我们要再次请上一位重要嘉宾,南方的父亲南宝全老先生!您带的这个大包里都是什么呀?

南宝全:南方的成长记录,最早的是1977看病时的药方。

主持人:这些东西都这么多年了,您一直完好地保存着?

南宝全:就这一个儿子。

南方:现在我终于当儿子了,刚开始是爹,现在当儿子了。

主持人:不对,你又是爹,又是儿子。这里的每一个物件和它们被完好保存的程度都一点一滴记录着父亲对儿子的深沉的爱。在南方后来成为职业运动员以后,老父亲只要见到跟南方有关的东西,您都会把它留下来,而且整理得这么整齐。

南宝全:天天就买报纸。只要有他的消息,我就剪下来,写上年月日,出自什么报纸。

主持人:您是特意的去买这些报纸是吧,南方你原来看过这些吧?

南方:也看过一些,但不知道有这么全。

主持人:这是什么报,《南方有个好父亲》,我摘取一段。说甲A联赛中,今年才冒头的国安小将南方近来口碑颇佳,一些行家看好他的足球意识和比赛作风。这里边就说到父亲每天关注南方的训练,还风雨无阻去接送。您看儿子在比赛中受伤是一种什么心情?

南宝全:那次他眉骨被撞出了血以后,我就马上去俱乐部了。教练说没事,这是常事,但是作为家长,我们得关心关心。问了,没事,男孩子受点苦不算什么。

南方:到我这儿没事,到我儿子那儿都有事。

南宝全:这是中国特色,自己的儿子没事,到孙子那儿就另说了,家家全这样。

主持人:您孙子要也踢球,他未来要是受了伤,这您得受不了了吧?

南宝全:他要愿意踢的话,他爸爸要是没意见的话,我这当爷爷的,就不能说了,是不?

主持人:我记得刚刚在片中,您拿出过珍藏的一封信,是30年前您给南方写的一封信吗?

南宝全:这是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去广西梧州冬训。我们俩有书信来往,他走的时候,我给他准备几个信封,给他写好寄到北京的地址,给他贴好邮票,给里面搁好信纸,让他带走。

主持人:不这么着的话,这信寄不回来了。

南宝全:我在信中这么写的,南方,你好!你寄来的信收到了,知道你一切平安,我们都放心了。你在那儿要好好训练,严格要求自己,不怕苦,不怕累,争取在两个月的冬训中,在技术和思想上都有所提高,这是我们家长的希望,教练的希望,我想这也应该是你的希望,要力争上游。

主持人:这就是最朴实的一封家书,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那么煽情的句子,但是这每一字,每一行,都是家长对孩子那种爱的流露。我相信这样的书信方式,在我们现在的生活里已经几乎绝迹了。但事实上,真正三十年保留下来的这一页信纸,可能才是我们现在看起来最珍贵的一份东西。听完信,南方有很多回忆吧,感觉怎么样?

南方:那会儿我们去冬训,因为小时候对于这种集中的冬训非常的好奇,小伙伴们在一块儿基本上也不怎么想家了。但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都在牵挂着我们,当时是完全两种不对等的思念。但是现在一想起来,确实是,只有当了父母的时候,可能才会深深的理解到我的父母当时的那种感受。

南方第一次听到儿子写给他的信

主持人:今天我们还有一份礼物是专门送给南指导的,有请南泊宇!

南泊宇:《给爸爸的一封信》——亲爱的爸爸,您好,我小学毕业了,我将告别童年,去拥抱青春。爸爸,这是我第一次给您写信,写的不好,请爸爸原谅。

在我眼中,您是一个严厉的爸爸。记得有一次,不知是什么事,我顶撞了奶奶,您听到后,马上走过来,瞪着眼睛,大声对我说,不许和奶奶顶嘴,对长辈要有礼貌,一定要尊敬,记住没有?看着您生气的样子,我害怕极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顶撞长辈了。

在我眼中您又是一个慈祥的爸爸。有一次我病了,您和妈妈带我去医院,妈妈陪着我,只见您一会儿去挂号,一会儿拿体温表给我测体温,一会儿取药,不断的摸着我的头轻声说,儿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看着您,我心里暖暖的。我轻轻对您说,老爸,您辛苦了!

在我眼中,您是一个工作狂的爸爸。2014年世界杯期间,您每天很早起床去说球,有时说到凌晨。您记得吗?有一次我们和爷爷奶奶去吃饭,您在车里就睡着了,奶奶看着您的黑眼圈心疼地说,儿子,别太累了。您怕奶奶担心,笑着说,妈,没事,我不累。

爸爸,您在我的心中是伟大的,我爱你,希望你今后注意身体,就写到这儿吧。

南方:留着,留着。等过了若干年,儿子大了,采访他的时候,我再把信给拿出来。

主持人:这真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愿。南泊宇第一次跟你说我爱你,对吗?

南方:对,他不太爱说这种话,而且他爱跑男。

主持人:总之这是南泊宇第一次说爱你,也是你第一次听到儿子给你写的信,而且是这么一个直白的表白。男人之间的交流恐怕不会在表面上,但是在一个合适的场合,一个合适的机会,勇敢地说出来,我们应该为这样一份父子情深鼓鼓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