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游戏翻译的“神”与“坑”,全是汉化组的骚操作?

原标题:游戏翻译的“神”与“坑”,全是汉化组的骚操作?

随着互联网行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外游戏如潮水般涌入中国游戏市场。电子游戏已逐步渗透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网络游戏还是单机游戏都有着无数狂热的玩家。就像是一场温柔的“文化入侵”,人们在游戏中学习、享受和感悟,用这种独特的娱乐方式消磨业余时间,充实着自己的心灵。

与影迷期待看到有中文字幕的国外电影一样,玩家们也希望能够玩到将外文翻译为中文的进口游戏,这自然而然地需要用到汉化。就现在绝大多数中国玩家而言,想彻底体验这些优秀的游戏大作,要么学好纯正的外语玩原版游戏,要么就只能坐等汉化版本,显然后者更为现实。如此一来便推动了翻译汉化行业的发展,游戏公司和代理商内部招募高手并授权组成正式的汉化团队,国内一些兴趣人士也集结各方人才成立了民间翻译小组。二者共同填补了游戏作品缺失中文的空白,民间汉化与官方中文各有各的优势和劣势,它们中既有精良的佳作,也有漏洞百出、让人哭笑不得的“次品”。

很多游戏在开始流行的时候并没有人去着手汉化,虽然这很原汁原味也并不影响游戏体验,但对于刚接触的“萌新”来说还是略感不易上手的

直译为王型

作为游戏给予人的第一印象,名称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对玩家的吸引度。无论游戏制作如何精良、内容如何出彩,命名不能直击人心、抓住要点就将影响在国内市场上的发展。纵观目前的翻译状况,直译(或为机翻)依旧是最普遍、快速、粗暴的方法,像《职业进化足球》(《胜利十一人》)、《无冬之夜》、《生化危机》、《最终幻想》一类,都能直观地让玩家初步了解游戏的内容。但是直译并非面面俱到,一些游戏的名称值得更好、更恰当的译名,甚至有些不适合此方法的名称在翻译过后会丧失原名想表现出来的意思,由此名称的决定权还是要基于游戏内容再三考虑。

动作游戏《Kane&Lynch:Dead Man》最初的翻译为《凯恩与林奇:死人》,按照字面意思来看,凯恩和林奇是两个死人,或者说他俩的存在就代表着要死人。但凡是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这并不是标题的初衷,凯恩与林奇俩人亡命天涯,面对重重困难、枪林弹雨、生死绝境却还能大难不死,“Dead Man”的真正含义便表露地一览无遗,因此修改之后的译名《喋血双雄》得到了更为广泛的接受。

《职业进化足球》还是《实况足球》?想必大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再比如恐怖射击游戏《F.E.A.R》,翻译成《极度恐慌》无可厚非,既个性鲜明也贴近主题。但人们都普遍忽视了“F.E.A.R”一词其实是副标题《First Encounter Assault Recon》缩写而来,这跟美国特种部队S.W.A.T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如果是第一次接触此作品的玩家,仅从标题是无法知道游戏中主角所属部队的存在的。诚然,汉化为《超能特警组》就似乎少了点什么,至于玩家们更喜欢哪种就各取所好吧。

不得不承认的是,“古墓丽影”相比于“盗墓者(Tomb Raider)”来说是个绝佳的命名

望文生义型

有些游戏的名字仅由一到两个简单词汇组成,但这种往往都是汉化过程中难以拿捏的。引申范围较广就决定了翻译之后的众口难调,要么索然无味,要么理解不能。玩家们或翻译者为了自身需求,会对这些名称加以自我感觉和认知,从而形成望文生义的翻译来达到方便接受和传播的目的。这本应是需要杜绝的现象却在不可避免地时刻发生着。

先来说说大名鼎鼎的《半条命》,其译名早已在大多数资深玩家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Half-Life”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中的释义为:The time taken for the RADIOACTIVITY of a substance to fall to half its original value,翻译过来大致就是“半衰期”的意思。这个词汇看似有些科幻,却与游戏有着必要的联系,且和内容相符。相比之下,大陆玩家更喜欢“半条命”这个容易接受的命名,没有人会去追究此种翻译有何不妥,游戏一经引进就以讹传讹火遍大江南北,成为了每个热爱游戏的玩家口中讨论的焦点。

从名称的分段来看,《纪念碑谷》的正确译名应为《纪念碑·谷》,与美国科拉多州的巨型孤峰群关系不大

另一部人气大作《The Witcher》被理所当然地译为《巫师》且延续下来。“Witcher”一词并不存在于英文字典之中,由于“witch”有女巫之意,译者和玩家便联想到“witcher”应该是男巫或者巫师了。结合游戏和原版小说分析,可以得出取名为《猎魔人》或《狩魔猎人》更加恰当,也更符合主角在魔幻世界中行游天下的雇佣兵形象。

知识、文化差异型

电子游戏的发展势必加强了不同文化领域的交流,其内容也涉及到了人们生活中的种种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因此在翻译上对译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缺乏专业的知识或者对不同的文化、语言之间的差异了解甚微,最后得到的翻译要么差强人意,要么就完全不知所云。汉化不仅仅是词语的拼凑,还应该更多地考虑到游戏开发者想要表达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游戏对译者翻译的影响,还是译者对玩家理解、接受能力的影响,这种文化的碰撞都是潜移默化的。

作为大多数80后玩家难以忘却的经典之一,《魂斗罗》承载了许多人美好的童年回忆。的确,这个命名简洁精炼、朗朗上口,是无需再做任何修改的最佳选择,却很少有人知其由来。游戏英文原名“Contra”,音译成日文后对应的汉字即为“魂斗罗”,在日语中意为具有优秀战斗能力和素质的人。此番说明在日版FC《魂斗罗》的开场动画中出现过,然而当年国内几乎都是接触的美版,这段话对于不熟悉日语的玩家来说无疑成为了摆设,没有意识到文化差异的译者也会无法领悟游戏命名的用意。

《超级玛丽》的正确名称《超级马里奥兄弟》自然是不用多说的,而马里奥在1981年《大金刚》里诞生之初时还是个没有名字的配角。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美国任天堂分部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位相貌与举止都和这个角色极其相似的仓库大叔Mario...

以高自由度、真实还原、暴力犯罪为主题的《GTA》在众多玩家心中获得了一席之地,其名号“侠盗猎车手”在业界广为流传,一用就是十几年。“Grand Theft Auto”一说来源于英国警方的术语“Motor vehicle theft”,可意为“偷车贼”,而此类犯罪在美国即被称作“GTA”,这也就不难理解游戏《侠盗猎车手》的命名了。原开发商被Take-Two收购后,《侠盗猎车手》这个品牌还是被保存了下来并沿用至今。但时光荏苒,GTA系列发展到现在早已不是当年的偷车-跑路-杀人模式了,丰富的玩法让自由之都始终保持着活力与新鲜感,也就导致了很多玩家更倾向用简称或“横行霸道”来作为游戏的译名。

“看门狗”,贬义上有欺人仗势的门卫之意,也可指秉持公正、客观立场的媒体,是代表民众监督政府行为的人,或称之为“人民的忠犬”。当然,游戏主角具体的形象还是由玩家来决定的,是当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还是货真价实的司法制裁者皆可行。

另外,因语言、地域文化的差异,在取名上闹笑话次数最多的非台译莫属了,著名的“老滚”便出自他们之手。相对应的还有:《镜之边缘》--《靓影特工》、《口袋妖怪之拳》--《神宝拳》、《最终幻想》--《太空战士》、《求生之路》--《恶灵势力》、《泰坦陨落》--《准备迎接》、《极品飞车》--《极速快感》、《孤岛惊魂》--《极地战嚎》等等,其中有的是机翻与想象的合成品,还有的是一开始就弄错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这些千奇百怪的命名展现在大陆玩家面前时,后者往往一头雾水,不依靠任何提示还能联想到跟什么游戏有关就惊为天人了。且不说台译是否在追求一种吸引眼球的噱头,光是传统翻译重视的“信、达、雅”原则它就基本做到了“三不沾”。

为呆萌的画风起了一个如此暴力的名字

内容类

就一款游戏而言,最大的理解障碍莫过于“我该干什么”和“我干了什么”。标题没取好还只能算是面子工程不到位,但本体上若有偏差势必影响整个游戏的体验效果。名称百花齐放,内容也不甘示弱,涉及的方面包含了上述种种问题。类似风靡一时的“踢牙老奶奶”,直译(机翻)的身影也活跃于其他游戏中:当“wonder”作为名词时,它可以被理解成“奇观”、“奇迹”之意。然而某些译者却没有注意到这点,使得《帝国时代》里偶尔出现的一句话“建造了想知道”让玩家们困惑不已;3DS角色扮演游戏《精灵宝可梦:太阳/月亮》推出了一个全新的对战系统“Battle Royal”,官中将其翻译为“皇家对战”,与四名玩家台上混战的规则不相吻合。事实上,“royal”在此处应理解为“决胜”,而“battle royal”是格斗比赛中常见的词汇,用来泛指三人或三人以上的多人混战,著名电影《大逃杀》的英文名“Battle Royale”就映衬了这一点,由此通俗的说法可以是“大乱斗”、“混战模式”或“王者之战”。

官方不加掩饰的机翻...

谈及创造词句的能力,汉化组始终都处于领跑状态。诸如脑洞大开的“哥特式金属私生子”,这种活生生扭曲意境的手法可谓是做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上古卷轴:天际》里有个名为“Broken Fang Cave”的地点,译者就围绕着“fang”一词玩起了花式操作,结合英文与拼音的“塌方洞穴”、“破防洞穴”等比比皆是。

“Broken Fang Cave”本是一个坐落在雪城西面的小型地下城,而“fang”为特指某些动物或兽类的尖牙、毒牙、角的专有名词,在这里用来代表洞穴内常年不见天日的吸血鬼和遍地的尸骸碎骨是恰到好处的,因此“断齿穴”、“碎齿洞”都可视作正确的译名;P社旗下的策略游戏《维多利亚》中存在着一位传奇人物—林登·万,“林登·万,人称不死将军,与她的姐妹林登·图,两人的足迹踏遍了地球的每一寸土地”,“一个不畏强权的大英雄,无论哪里发生了压迫,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发动革命”。于是乎,林登·万被冠之以“穷苦人民的救星”、“真正的国际主义者”而流传于玩家群体。当后者认识到游戏随机生成的叛军头领默认即为“Lead One”、“Lead Two”等时,这场美丽的误会不知会让歌颂者们作何感想。

在FC游戏迅速升温的时间里,一些不良厂商为了尽快抢占国内市场,弄出了许多啼笑皆非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除开创造了一系列的《魂斗罗》外,他们还将魔爪伸向了自己不擅长的汉化领域,令玩家大呼坑爹的《精灵宝可梦金/银》就成为了鲜明的例子。因为自身技术条件的不过关,游戏中精灵名字和招式只限五个字符的设定难倒了译者,加之最后录入文字时排序错误,也就有了“快龙发出破坏死光”而翻译为“肥大出饰拳”这一现象了。与之类似的还有:蛋蛋--小林、大岩蛇--路草、火暴兽--烂泥、火球鼠--明岚等,让人感觉这玩起来根本不是同一个游戏。

《快打魂斗罗》,可以,这很魂斗罗!

像《GTA》这种包含大量的剧情、对话和文本信息的游戏,制作汉化也是令译者十分头疼的事情。特别是其中生动的街头文化和黑帮生涯,给玩家以真实感受的同时还带来了不堪入目的粗言秽语,这无疑加大了工作量和处理的难度。一方面,就译者而言,充分了解美国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俚语是必需的技能;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好翻译出来的文字是否能被玩家、国家相关部门所接受,毕竟去其糟粕才是应对外来文化该有的态度。值得高兴的是,国内游戏市场的不断壮大,让看在眼里的国外游戏厂商也日益重视起这块极具活力的宝地了。官中得到了大力发展,几近成为游戏发行的标配。但其质量上参差不齐亦是难以忽视的,《群星》1.4版本和《及时行乐》的官中就因“发力过猛”而令人大跌眼镜。语言是文化的载体,玩家们不需要曲解原文、十分“接地气”的翻译,将这种汉化搬上台面即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台词是不是很熟悉...

现实生活质量的提高,让玩家们也开始寻找更深层次的精神需求。游戏不再只是单纯的指令和图形,丰富的内容和背景故事令其焕发出绚烂夺目的光彩。《刺客信条》这个意外的产物却能发展成为经久不衰的系列之一,与其写实的玩法和浓厚的历史气息是紧密相关的。它将玩家带回到了中世纪的每一个角落,十字军、圣殿骑士与刺客组织的世纪纷争让每一个玩过的人都大呼过瘾。要想真真切切地体会到游戏里的诸多细节,良好的翻译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翻译不应只是文字的转换,就如同玩家对待游戏也不仅是追求杀敌的爽快刺激和过关的欣喜若狂。译者需要认识到翻译即为文化的碰撞、交融,在汉化过程中除了该确保自身掌握必要的专业知识外,还得着眼全局,对游戏内容有着自己的思考,把文化的差异以恰当的方式展现给玩家,从真正意义上做到促进文化的交流。这才是汉化所该有的效果,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职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