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QQ匿名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原标题:QQ匿名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我喜欢你,但是我不说我是谁。”

“就你这样成绩也敢在这儿指手画脚?”

“省省吧,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

或是难以开口的告白,或是满溢戾气的话语,或是居高临下的姿态,这些平日里秘而不宣的想法在QQ的匿名功能里却是屡见不鲜。而QQ匿名也只不过是网络匿名这座冰山的一个小小角。每时每刻,难以计数的人隐遁在网间,畅快淋漓的一吐胸臆,然后事了拂衣。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平日安静如鸡,入网口诛八方”的画面?这类有趣情形的背后又暗合怎样人心?而这种看似存在的自由合理性如何?今天,就让思思来和大家共同思考网络匿名/实名制背后的世事人心。

匿名:小自私还是大自在?

“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毋庸置疑,匿名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个体在这无穷广袤的网络世界里足以自由发挥个人能力,且能够不必凭借真实的身份率性行事,同时还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人类自我,助人暂时打破现实枷锁,促进了言论自由的行使……

诸如QQ、贴吧、知乎等网络场合,无疑是为数以亿计网民提供了一个放下现实身份重压,追寻物质精神更高点的机会。任何人都可以在知乎上“畅聊”政治,也可在贴吧里为爱豆疯狂打CALL,或是在QQ里来一场互不知名的情感夜话……

这就是思思所认为的匿名的自在如若事情仅仅至此,那这一切确是很美。

不幸的是,由于网民在网络传播中的“高”地位和其“低”行为互相矛盾,导致个别人能够利用“网络自媒体”的主动地位和匿名性,继而达到满足自我物质/心理需求的目的。于是,构思中的乌托邦变了味道。如不少筒子们有加入个把跳蚤群,其中的争端风言想来不少吧?又如前段时间的李炳鑫事件,更是一次网络暴力的真实写照:无数人为了“显得更正义”而加入骂团,抛却理性,宣泄着“正义的火气”,而“卑微”的个人在集体的怒火下瑟瑟发抖,无力的失去人生。

于是,标榜自由的匿名功能也成为了个别人肆意妄为的护身符,宣泄怒焰的火山口。不愿承受结果的行径,毫无力量可言;于网络怒火链的追逐中,更没有真正的置身事外;在失控的言论征伐洗礼下,残留下的往往是最深沉的私心、最无理的咆哮。此之谓小自私也

如果世事这般,那这所谓匿名自由世界的意义又在何处?

但以理性论,思思以为,网络匿名本身并无善恶之分。正如菜刀之于庖丁,是案板间的风情;而之于凶徒,是小巷中的血腥。所谓大自在也好,小自私也罢,更多的是取决于人心的浊清。

言及于此,或许会有筒子会发问:“人心难测,就没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吗?”那么,思思的回答只会是,网络实名制。

实名:监视器还是清新剂?

“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呢?”——丹·布朗 《数字城堡》

思及这个问题,思思不禁回想起《数字城堡》这本小说。书中虚构的全球信息危机令人印象深刻,同时带来的对立问题也发人深思:谁来监视那些监视者?

在网络实名制问题上也是如此:如果“完全”推行实名制,那作为开放、自由象征的网络世界将如何自处?

人是情绪化的动物,只要是网络发过帖子或者发过评论的,有哪个没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在尚未实名制的环境里,你大可一走了之,借荏苒光阴磨去少不更事的烙印。但如果经过实名认证,这一切都将与你死死捆绑,个人再挣脱从前的遗蛻,那这本就宽容有限的世界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不仅如此,如果有人能利用匿名,那是否有人会利用实名制谋取私利呢?用户的个人信息该如何妥善保护?是否会使得“人肉搜索”现象愈发严重?在当下这个法制不全的时代,一切仍有待考虑权衡。这就是网上大家反对实名制的一大担忧

诚然,网络实名制现阶段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与不妥,但它在肃清网络风气、净化网络环境上的作用应是无法辩驳的。只有当真实身份与网间言行挂钩,不少人才能管得住那双打字的手。

依思思所见,归根结底,真正能使实名制发挥功效,使匿名为人所承认的,对于我们个体只有提升个人素质一途。正如一位前辈所言:实名制和匿名并不是对立的。虽说名称上两者是相反的,但思思觉得实名制是匿名的保险丝。

当世人多多少少能够、愿意为自身言行负责,放言四方时心中更有些数,想来凡事也能少费些口舌吧?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哟!

文|余波

编辑|彭乙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