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关于有效的英语阅读的三个常见误解!

原标题:关于有效的英语阅读的三个常见误解!

传说一:语法对于孩子阅读不重要。

错。

语法对于初学者非常重要。英语的语法和中文的语法有很大的不同,组织表达的习惯也大为不一样。例如,英文里对名词的修饰成分一般都在被修饰名词的后面,很多中国学生初期难以适应。例如,站在那边的女孩英文表述成the girl standing there。可是在实际教学中我们发现,很多孩子会理解成一个女孩站在那里。这是不对的,因为这样的理解显示出学生没能理解英语修饰成分后置的这样一个基本习惯,也没有理解英文表述里修饰成分和谓语动词的区别。例如,我们说,the girl standing there was lying on the ground。如果不理解语法规则,孩子会纠结:这个女孩既然站着,怎么又会躺在地上呢。理解这句话,除了需要懂得后置修饰,还要懂得英文里时态的含义:was暗指过去。所以正确的理解是:现在站在那里的那个女孩刚才躺在地上。阅读的过程就是不断去应用基本的语法进行句子分析和理解直到这些过程变成一种内嵌的直觉的过程。

当然,一些悟性好的学生不需要单独讲解语法就有可能通过阅读acquire(习得)这些规则。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而且不一定能建立非常精确完整的语法框架体系。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孩子在初中阶段去美国读书后多年,依然不能很好地掌握标准的书面英语语法的原因。事实上,一些悟性比较弱的美国孩子也有同样的问题,虽然英语是他们的母语。

所以,我认为在阅读前,让孩子有一个基本的语法概念是必须的。

但同时,我也认为,应该关注于那些与中文表述习惯不一样,影响阅读理解的核心语法,而不应该纠缠于语法里的枝节问题。什么叫核心语法?根据我对中国学生的观察,我认为主要就是修饰(包括定语从句、后置分词修饰结构和后置形容词结构构成的修饰成分),语序重置以及句子的连接。

除了英语修饰的后置习惯,语序的重置和插入语是很多中国学生在阅读中常常会遇到的一大挑战。例如下面这个例子:brought,with its unrivaled cavalry, into its sphere of influence the vast expanse of territories covering what’s now Mongolia and many parts of the Eurasia countries里面,brought的宾语被后置了,因为它太长了,而是把“into its sphere of influence”(进入他的影响圈)这个介词短语提前了。还有一些生来就复杂的词语,例如类似exposure of its vulnerable skin deprived of this protective layer to the bombarding ofultraviolet light by the chemical contamination of its habitat的结构(抽象出来就是exposure of something A to some other things B by another thing C)。

什么是枝节性的语法?就是那些不影响英文句子结构理解,常常属于特例,但中国很多中国考试喜欢考的一些特例性知识点,就如many a student到底是算单数还是复数,a group of students算整体还是算很多学生?这些语法在阅读时一带而过即可,不必深究。

另外,对于一些表述方式和中文相似的语法结构,例如表示原因的原因状语从句(如I come today because I care about you),我认为也不用讲,因为在实际教学中从来没有发现有学生理解这些“原因状语从句”有困难。反倒是如果老讲这些术语,反而给学生带来很多困惑。

传说二:我孩子阅读的数目必须要从经典作品中选择。

错。

事实是,大部分经典作品都不适合处于初级阶段(托福低于100分)的英语学习者。经典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不光是因为语言优美,适合阅读,还往往与内容、主题和写作手法相关。这些作品,要么是开创了某一种全新的写作技法(例如呼啸山庄广泛使用倒叙、插叙和象征手法),要么是集中反映着某个时代的主题(例如了不起的盖茨比反映了美国喧嚣爵士年代-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社会百态)。理解这些作品,除了深厚的英语功底,还需要广博的知识面和适当的指导。所以这样的一些作品理论上是不适合一般的孩子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阅读的(牛蛙们另当别论)。

在实际工作中,我发现很多孩子对经典名著不感兴趣。但很多家长强迫孩子阅读经典作品,导致孩子丧失阅读兴趣或者养成囫囵吞枣的不良习惯,得不偿失。

我个人认为,给初学者选择阅读书目,以阅读兴趣和语言的规范性作为最重要的考虑,而把是否经典作为一个次要的考虑。例如,我个人非常推荐Dan Brown写的一系列书,例如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天使与魔鬼(Angels and Demons)。首先作者的语言规范丰富,不像类似麦田守望者和汤姆索亚历险记这样的书里大量出现不正规英语干扰孩子建立正确的语法概念,而且故事情节非常吸引人(我还没有遇到不喜欢读这几本书的孩子),其中所包含的关于科技、文化、历史、政治和宗教方面的知识也非常丰富,某些话题极富思想启发性(thoughtprovoking)。这其实也好理解,Dan Brown高中就读于PEA,大学在AmherstCollege,接受了最为正宗的美国博雅教育,所以他的作品虽然是流行读物,但养料非常丰富,非常适合英语初级学者用以提高熟练度,扩充知识面。

所以,给孩子选书也不妨可以从流行读物里找。

传说三:阅读时孩子应该使用英英字典以有助于建立英语思维。

错。

对于初学者,我认为英汉双解词典可能会更适合。

查阅字典需要考虑效率。对于初学者,英英字典可能太难理解,很多单词的英文释义学生看过以后不能形成鲜明的概念,导致学生学习掌握词汇效率太低,挫败感强烈。尤其是在查阅名词时这点尤为明显。所以我建议初学者借助母语帮助建立词汇概念(同样,牛蛙除外)。

但对于具有一定程度的学者,我认为英英字典是合适的,尤其是在理解一些词义比较微妙的单词时。例如关于nuance这个词,绝大部分英汉字典里只有”细微差异”的意思,但根据英英字典,这个词还表示“对细微差别的敏感性,或者对精细涵义的表述能力”之意。又如wistful一词,英汉词典会告诉你一大堆类似“伤感、愁闷”之类的意思,但查阅英英字典你就明白这个词表示的是一种兼有伤感中混有期待的情绪,如果仅仅是伤感或愁闷而没有期待的意味,那么这个情绪很难称得上wistful。很多英文词汇,很难有好的中文对应,例如chivalrous,因为源自西方的骑士文化,所以兼有“勇敢,优雅,对女性有礼貌且体恤保护”之意。这样的词汇,就必须借助英英词典才能准确把握。

在实际操作中,我建议学生可以两者兼用:使用英汉词典建立初步的词汇概念,对于一些精妙的词汇通过英英词典细加咀嚼品味。对于英英字典,我只推荐MerriamWebster字典。

另外,我经常遇到很多学生在阅读时容易好高骛远,贪多求快。必须要让学生明白,就学习英语而言,读通一本书比读懂十本书可能都要有效。当然,如果是抱着获取知识和思想的目的,那么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但即便如此,阅读后的反思也是必须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