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老而弥坚——英国海军“剑鱼”式鱼雷攻击机简史

原标题:老而弥坚——英国海军“剑鱼”式鱼雷攻击机简史

原载舰载机的整备间

在二战各国装备的舰载机中,“剑鱼”(Swordfish)式鱼雷机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与同一时代的日本海军九七式舰载攻击机相比,依然采用双翼结构的“剑鱼”无疑已经显得相当落后和过时了。然而,就是这样一种过时的鱼雷攻击机,在二战期间依然拥有着非凡的表现。本期文章将为各位读者讲述“剑鱼”们的故事。

剑鱼的诞生

1930年,希腊海军找上了英国的老牌飞机制造公司--费尔雷公司,请求他们帮助自己的海军航空兵设计作战飞机。费尔雷公司根据希腊人的需求,设计了一款被称为PV型的双翼侦察机。但意外的是,当时英国国防部的军官们也看上了这款飞机,他们当时正在为航空母舰寻找新一代的舰载机,看到了费尔雷公司的设计后马上决定,让费尔雷公司在PV型双翼机的基础上,设计一款能执行航空雷击、侦察和弹着观测的多用途飞机。费尔雷公司重新换装了阿姆斯特朗公司提供的新型发动机,对机体结构进行了重新设计,得到的成果被称为TSR Mk.I型(Torpedo-Spotter-Reconnaissance,鱼雷侦察机)。

“剑鱼”的原型机:TSR Mk.I

“剑鱼”TSR II原型机

TSR.I于1933年7月进行了成功的首飞,但却在同年9月的试飞中不幸坠毁了。没有被失败压倒的费尔雷公司接到了英国国防部对舰载机性能的进一步要求,通过修改飞机气动外形设计、拉长机身等一系列改进,最终得到了被称为TSR.II的改进型号。1934年4月17日,TSR.II成功首飞,英国国防部的军官们也最终决定让TSR.II量产服役,并按照英军对飞机的命名传统为其取名为“剑鱼”(英国海航的飞机往往以鱼类命名,如剑鱼、梭鱼、大青花鱼等等)。

1937年,正式加入英军服役的“剑鱼”Mk.I型鱼雷机正在训练编队飞行

“剑鱼”的机组由三名乘员组成:驾驶员,观察员,通讯员兼后座机枪手。除了起落架固定外,“剑鱼”的机翼可以使用旋转机构向后部分旋转,以节约航母或巡洋舰上的宝贵空间。机首装备一挺7.62毫米同步机枪,通讯员操作一挺同口径的后座机枪。剑鱼的总搭载量为680公斤,可选择挂载1枚18英寸的Mk.XII型空射鱼雷,或者2枚250磅炸弹/1枚500磅炸弹,一枚Mk. VII 型深水炸弹。从剑鱼 II 型开始,英军在飞机两翼下安装火箭导轨,挂载额外的 8 枚 27 公斤重的空射火箭弹。而剑鱼Mk.III型则是加装了对海搜索雷达的型号,方便在反潜作战中搜索在水面航行的德军潜艇。最后的改型Mk.IV型将开放式座舱改为密闭式座舱。

然而,“剑鱼”是一种出生不久就已经落后的飞机:当时美国和日本都在积极研制全金属单翼的舰载飞机,对于舰载鱼雷机而言,只有飞得更快,才更有希望突破敌方战斗机和军舰防空火力组成的防空网,对着敌舰舷侧成功投下鱼雷。与传统的双翼机相比,单翼飞机在飞行速度上要出色的多。在“剑鱼”于1935年正式加入海军服役之后两年,日本海军交由中岛飞机公司研制的全金属单翼舰载鱼雷攻击机--九七式舰上攻击机完成首飞,开始装备日本海军航空兵。与九七式舰攻330km/h的高速相比,飞行速度仅为230km/h的“剑鱼”就像一个年迈的蜗牛。而美国海军也在同一时期相继装备SB2U、TBD和SBD等多个型号的舰载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机。

正在陆地上进行弹射器起飞训练的“剑鱼”Mk.I型

认识到自己已经被拉开差距的英国人,也于1937年启动了下一代全金属单翼舰载攻击机的研制计划,其最终成果,则是不算很成功的“梭鱼”式舰载鱼雷/俯冲轰炸机。当时的英国人极为强调舰载机的任务多样性,往往要求飞机既可以进行鱼雷攻击,还能进行俯冲轰炸,顺带还能进行侦察观测等等。英国人这种希望舰载机通用化的思想是领先的,但受限于航空技术的发展,这种通用化的思想还是过于超前,反而给当时的舰载机设计师们增加了不少设计上的难题:为了实现海军的要求,费尔雷公司的设计师们不得不在各项指标中做出妥协,以求达到性能上的平衡,这直接或间接地导致英国后期设计的舰载飞机“样样都会,但样样都办不好”,综合性能要低于美日研制的分工明确的舰载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以至于在战争中后期,英国海军航空兵还不得不引进美制舰载机担当航母的攻击力量。

“梭鱼”式舰载鱼雷/俯冲轰炸机,这种飞机虽然速度要比剑鱼快上100km/h,但1943年才正式服役,而且可靠性与操纵性也存在很多问题,在英国海军航空兵中评价不高

与表现不佳的后辈们相比,“剑鱼”这种被视为过时货的飞机却成为了战争初期英国航母的主力攻击机,屡次在战场上抒写属于自己的传奇。“剑鱼”虽然飞行速度慢,但得益其双翼设计,飞机在相同的起飞距离上得到的升力比单翼机要更多,在舰上起飞时需要的滑跑距离更短,飞行续航距离更远,而且起降和飞行的稳定性更高。再加上其专门设计过的折叠式机翼,飞机在舰上占据的空间并不大,这种种因素的叠加影响,使得英国航母可以搭载更多的舰载机,增强单艘航母的攻击能力。

1938年,正在英军“百眼巨人”号航母的升降机上升上甲板的“剑鱼”,可见其机翼的高度折叠性,这为航母收纳舰载机节省了不少空间

正在进行投雷训练的“剑鱼”

同时,“剑鱼”不仅能执行鱼雷攻击的任务,还能帮助舰队进行侦察和弹着观测,到了战争中后期还能安装雷达和火箭弹,在大西洋上猎杀德军U艇。老旧但可靠的“剑鱼”,和信赖它的机组成员们一起,战斗到了见证纳粹灭亡的最后一刻。

书写传奇——“剑鱼”战记

二战开始后,“剑鱼”们就开始南征北战,在各个地区抗击纳粹的侵略。在1940年4月11日的挪威战役期间,从“暴怒”号航母起飞的“剑鱼”攻击了两艘德军驱逐舰,虽然没有命中德舰,却成为了历史上首次舰载机攻击军舰的战例。此后,一架进行反潜巡逻的“剑鱼”还击沉了德军的U-64号潜艇,这也是海军航空兵首个航空反潜的战果。

到了1940年6月,法国在德军的闪电战攻势下迅速投降,但根据法国和德国签署的投降协议,法国海军选择了中立,德军无权指挥尚有可观战斗力的法国海军舰队。但英国人却十分担心法国舰队最终落入德国人手里,于是决定对曾经的盟友先下手为强,制订了代号为“弩炮”的作战计划,派遣由萨默维尔中将指挥的H舰队,强行解除位于法国在阿尔及利亚殖民地的奥兰港中停泊的法军舰队主力的武装。

在经过谈判后,法国人拒绝将舰队交给英国人,谈判破裂,攻击开始:从“皇家方舟”号航母上起飞的 12 架剑鱼攻击机攻击了在奥兰港中的法国军用港口米尔斯克比尔港内停泊的“布列塔尼”号、“普罗旺斯”号、“敦刻尔克”号和“斯特拉斯堡”号战列舰,其中“布列塔尼”号被击沉,“普罗旺斯”号和“敦刻尔克”号被重创搁浅,后修复回到法国本土的土伦港,而“斯特拉斯堡”则侥幸逃出生天,回到土伦,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在自家中自沉的命运。

“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和她的“剑鱼”鱼雷机,在弩炮行动中重创了法军舰队

“弩炮”行动虽然是曾经的盟友之间并不光彩的互相残杀,但却让英国人真正意识到了航母和舰载机在海战中具有的强大威力,这也进一步让他们下定决心,以航母舰载机为主力实施皇家海军计划已久的作战行动:奇袭塔兰托港内的意大利海军舰队主力。

奇袭塔兰托——开启海战新时代

塔兰托位于意大利的东南部,早在公元前8世纪,这里就被希腊人所占领,随后凭借独特的地理优势迅速成为发达的贸易港口。到了1860年,塔兰托被意大利王国所吞并,从此成为了意大利最大也最为重要的海军基地。

二战爆发后不久,意大利军队就在墨索里尼的指示下,开始对驻扎在利比亚的英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当时的意大利和英国军队,都必须依托从本土送来的补给作战,但和离得近的意大利人相比,英军得从直布罗陀装运物资运往埃及,在这段航路上极其容易遭到意大利海空军的截击,英国人的海上补给线受到了严重威胁,而排除这一威胁的办法,就是重创意大利海军主力舰队。当时的意大利海军主力以塔兰托作为母港,常驻有战列舰5艘,重巡洋舰7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8艘,此外还有其他大量辅助舰艇,实力颇为壮观。

驻扎在塔兰托港的意大利舰队,实力颇为强大,严重威胁到了英军海上补给线的安全

英军在战前就派遣远程侦察机对塔兰托港进行航空侦察,通过判读侦察机拍摄的照片,英军发现,意大利人在塔兰托港的四周部署了超过300门高射炮,辅以探照灯进行支援,港口内每隔270米就部署有一个阻碍敌机低空飞行的拦阻气球,军舰泊位还设有防雷网,如果有敌军潜艇或者鱼雷机接近发射鱼雷,大概率会撞在防雷网上,保护了军舰的安全,防御可谓是滴水不漏。

此时,由英军舰队司令官安德鲁·布朗·坎宁安上将指挥的英军舰队和海军航空兵的兵力却少得可怜:仅有2艘航母和30架“剑鱼”鱼雷机,而且这些飞行员还很缺乏海上飞行的经验。在1935年英国海航恢复组建之前,英国皇家空军以“成立统一空军”的理由,把海军航空兵的2500架飞机和55000人全部吞并,相当一部分熟悉海上飞行经验的年轻军官被迫离开了海军。不过与英国海航窘迫的境况相比,意大利人更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海军航空兵。

安德鲁·布朗·坎宁安上将(Andrew Browne Cunningham,1883-1963),作为英军地中海舰队总司令的他在1940年奇袭塔兰托和1941年的马塔潘角海战中两度重创意大利舰队,是一位十分优秀的海军舰队指挥官

坎宁安上将和英军舰队航空司令利斯特少将根据航空侦察的结果对作战计划进行了修订,最终决定由“光辉”号和“鹰”号航母组成突击部队的主力,由巡洋舰和驱逐舰各4艘组成护卫舰队,以30架“剑鱼”组成主要突击力量,在夜间突袭塔兰托军港。

在确定攻击日期时,坎宁安选择了10月21日这个颇具历史意味的日子:在1805年的10月21日,由英国海军的名将纳尔逊率领的皇家海军主力舰队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一举击败法国海军,确立了英国的海上霸主地位,并让这地位保持了一个世纪之久,而纳尔逊将军也在此役中以身殉国。坎宁安对利斯特少将说:“攻击日期:10月21日。这一天是英国海军的光荣和骄傲,也许,会给我们带来好运。”

然而,好运却没有那么容易到来,在发起攻击前发生的一连串事故,差点让奇袭塔兰托的计划被迫取消:舰上的一名地勤人员在为“剑鱼”加装60加仑的副油箱时,由于连轴转的紧张改造作业,过于疲劳而不慎滑倒,手中的螺丝刀擦碰了驾驶舱内的通电电路接头,火花点燃了油箱中没有排干净的汽油,瞬间让甲板陷入火海之中。在舰上消防损管人员的紧急抢救下,大火终于被扑灭,但2架剑鱼被完全烧毁,另外还有5架剑鱼被消防用的海水浸湿。考察完“光辉”的伤情,回到自己的旗舰“厌战”号战列舰上的坎宁安将军陷入焦虑:原定的30架攻击机现在只剩下了23架。

正所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光辉”号的着火事故后不久,另外那艘已经拥有22年舰龄的老旧航母“鹰”号由于训练强度过大,燃油管道发生严重的破损,必须返回本土入坞大修。“鹰”号的离去意味着攻击力量瞬间减少了一半。这还怎么打?坎宁安一度到了陷入崩溃的边缘。但在“光辉”号地勤人员的努力下,他们将舰上损毁的剑鱼推入海中,用了2天时间将“鹰”号的部分舰载机转移到了“光辉”号上,最终让“光辉”搭载了24架剑鱼,但攻击力量也比原来减少了五分之一。

即使如此,坎宁安将军还是坐在他的旗舰“厌战”号上,于11月6日率领着突击部队从亚历山大港出发了。但他依然忧心忡忡:万一意大利人起飞飞机进行侦察,发现了他们的意图,提前从空中发起攻击怎么办?果然,到了11月8日中午,意大利空军的8架S-79“食雀鹰”轰炸机前来攻击坎宁安的舰队,8架“剑鱼”作为战斗机迎敌,在空战中击落2架“食雀鹰”。见势不妙的意大利机群赶紧跑路了。此后,意大利人的飞机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空军认为,在地中海上的战斗,应该由海军自己去解决。

1940年11月11日中午,又出现了意外的情况:3架驱赶意军侦察机的剑鱼在着舰时因为发动机故障先后坠海损失。经过调查发现是舰上的一个航空油库受到污染混入杂质,导致飞机发动机空中停车。坎宁安立即命令舰上的剑鱼将燃油全部排干,换成另外一个油库的燃油,这才避免了一场灾难性的事故。但此时也只剩下21架剑鱼了。

在经过一系列的波折之后,坎宁安的舰队终于到达了塔兰托港外海,侦察机为其发来了最后的确认情报:港内意大利舰队没有离港迹象,而且又有1艘战列舰驶入港内!这对坎宁安和他的突击舰队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喜讯。

当地时间20时45分,攻击行动开始。由第815攻击机中队的12架剑鱼(感谢 @Eyncourt 的指正,12架剑鱼中8架来自815中队,2架来自813中队,2架来自824中队)组成了第一攻击波:一架接一架的剑鱼带着航空鱼雷和炸弹,在“光辉”号航母的飞行甲板上滑跑起飞,直奔170海里外的塔兰托军港。在第一波飞机中,6架飞机挂载545公斤鱼雷,4架各挂6枚112公斤炸弹,还有2架各少挂2枚炸弹,加挂16枚照明弹,为攻击队照亮目标。

23时02分,攻击机群到达塔兰托港,由攻击队指挥官威廉森少校驾驶的领队机首开战果,对着港内停泊的“加富尔伯爵”号战列舰投下了鱼雷,并成功命中。但他的座机在准备右转爬升退出战场时,不幸被意军防空炮火击落。另一个攻击分队投下的鱼雷有2枚击中“利托里奥”号战列舰的舰艏右舷和舰艉左舷。

在塔兰托港内对意大利海军战列舰发起猛攻的“剑鱼”鱼雷机

此时刚刚睡去的意大利水兵们被突然的爆炸声惊醒:到底发生了什么?鱼雷攻击?防雷网怎么没起作用?原来,英军在此役前专门对航空鱼雷进行了升级改造,换成了可以在10米左右的水深航行的磁性鱼雷,这样鱼雷就能跨过防雷网冲向港内的军舰了。很快,攻击机群内携带炸弹的剑鱼们也开始攻击港内的意军油库、机库和水上飞机库等重要军事设施,塔兰托港霎时陷入一片混乱,爆炸声不绝于耳。

在第一攻击波离舰不久,“光辉”号上的地勤人员就开始用升降机把第二攻击波的9架剑鱼送上甲板,完成检查后迅速起飞,跟进攻击。第二攻击波先飞进塔兰托港内陆地区,再转向塔兰托港飞行。得益于第一攻击波造成的攻击使得港内大火熊熊,攻击目标看得一清二楚。23时55分,2架“剑鱼”机以15秒间隔,共投下22枚照明弹。5架鱼雷机连续攻击战舰群,1枚鱼雷命中“利托里奥”号左舷下部,1枚鱼雷在“卡约·杜伊利奥”号战列舰的1、2号弹药库间爆炸。此时,终于醒悟过来的意大利人已经开始打开探照灯,高射炮对空猛烈射击。但此时,英军攻击队已经全部离开,开始返航了。

英军第一、第二攻击波突袭塔兰托港的示意图,可以看到第一攻击波从港口正面突入,目标为内港的舰艇,而第二攻击波从内陆向港口方向突入,主要攻击外港的军舰群

到了第二天的凌晨1点,完成了对塔兰托港奇袭的英军攻击机群悉数返回“光辉”号,机组人员们受到了坎宁安将军和航母地勤们的热烈欢迎。战后统计,意大利海军1艘战列舰坐沉(加富尔伯爵号),2艘战列舰大破(利托里奥、卡约·杜伊利奥),2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大破,而英国人只损失了2架剑鱼和4名飞行员,英军取得了大胜利。对这场奇袭感到惊慌失措的意大利海军,连忙将一半的舰队主力转移到了那不勒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再也不敢出海了。一次奇袭几乎使得意大利威胁地中海的海军力量减去一半。

英军在此战后派出的侦察机拍回的照片,其中英军判读出“加富尔伯爵”号战列舰已经沉没

奇袭塔兰托之役,开启了航空母舰成为海战主导力量的新时代。而此时在遥远的东方,正在积极备战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军官们,也注意到了这场战役,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对此役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为1年后的那场拉开太平洋战争大幕的军事行动提供了相当重要的参考。

追击“俾斯麦”号

1941年5月26日,挪威海峡。

德国海军的新锐战列舰“俾斯麦”号,正在北大西洋的汹涌波涛中挣扎前行。在前两天的挪威海峡海战中,俾斯麦的一发380毫米炮弹彻底终结了英国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的生命,而威尔士亲王号也在此战中受到重创。但俾斯麦也为自己的战果付出了代价,受创的她在此战后与欧根亲王号重巡分别,打算前往法国的圣纳泽尔进行紧急维修。

莱茵演习作战前,准备出港的“俾斯麦”号战列舰

而此时,同样经受着恶劣海况考验的“皇家方舟”号航母甲板上,包括英军第810鱼雷机中队的“剑鱼”鱼雷机们正准备顶着暴风雨起飞,前往追击俾斯麦,为“胡德”号报一箭之仇。这群英勇的小伙子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这次出击将给德国海军的这艘巨舰带来致命一击。

挪威海峡海战后,损失了“胡德”号的皇家海军恼羞成怒,本土舰队几乎倾巢出动,全力追击“俾斯麦”号。1941年5月24日,从“胜利”号航母上起飞的9架剑鱼对俾斯麦发起了第一轮雷击,这次航空雷击命中一发鱼雷,但只是打中了防御坚固的舰体中部,并没有给俾斯麦造成很大的损伤。此后德军摆脱了英军舰队的跟踪,直到5月26日,才由一架PBY“卡特琳娜”水上飞机再次发现“俾斯麦”的行踪,而英军大部队由于情报失误,还在遥远的北方。此时,正在由南向北前进的、由萨默维尔中将指挥的H舰队,成为了拦截俾斯麦的最后希望。

在收到侦察机的情报之后,“皇家方舟”号航母迅速起飞了15架剑鱼(来自810、818和820三个鱼雷机中队),展开最初的攻击行动。这群在皇家海军航空兵中最为精锐的一批飞行员们拥有相当丰富的作战经验,发誓要“打断德国佬的狗腿”。

到了下午15时50分,正在附近海域航行的英军巡洋舰“谢菲尔德”号观察到了一队单引擎双翼飞机正在朝他们飞来,由于德国佬在大西洋上没有这样的飞机,“谢菲尔德”号的乘员们很快就知道这是来自友军的“剑鱼”。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群“剑鱼”在接近他们时居然快速散开,以标准的对舰攻击战术朝着他们发起攻击。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由于此时风浪太大,“剑鱼”投下的12枚鱼雷中,有8枚刚投到水面就撞上海浪爆炸了,而剩下的4枚被“谢菲尔德”有惊无险地规避掉了。意识到自己攻击了友军舰艇的“剑鱼”领队机连忙发出无线电表示道歉,随后率队撤回了母舰。

但英国人没有放弃攻击行动,错过了今天,接近法国海岸的俾斯麦号将在明天早上得到大批德军战斗机和轰炸机的空中支援,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抓到俾斯麦了!在晚上19时15分,冒着夜航的风险的“剑鱼”们再次出击。这一次,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猎物。

此时,正在舰上盘算着到了法国是去酒吧大喝一场还是找个妹子爽爽的德军官兵们,突然听到了广播:“防空警报!各炮组各就各位!”。雅兴被英军飞机全部扫光的德军水手们迅速跑上高射炮位,发了疯似的朝着来袭的“剑鱼”们开火。老练的英军飞行员驾驶着“剑鱼”从俾斯麦号的各个方向投下鱼雷,而俾斯麦号为了规避鱼雷,时快时慢,左右倾斜做出急转动作。但面对“剑鱼”们全方位的鱼雷攻击,俾斯麦号先是舰体中部命中一雷,造成右侧轮机停车,机动性大幅下降;而在20时31分,英军第二攻击波到达战场,从俾斯麦号左舷急速飞来的2架“剑鱼”在离她不足20米的距离上投下鱼雷,其中来自第818鱼雷机中队的约翰·莫菲特(John Moffat)驾驶的“剑鱼”投下的鱼雷命中了舰艉。

当时的俾斯麦号正在进行左回旋动作规避转向,但“剑鱼”投下鱼雷的位置实在是太近,根本躲不掉!此时,位于舰艉火控中心的军官迅速查看舵角指示器:

“完蛋了,卡死在左12度角了!”

俾斯麦的命运,就这样被确定了。在海面上无助地打着圈圈的她,将被身后急追而来的英军大舰队所彻底吞噬……

返回母舰后与地勤合影留念的第810中队的“剑鱼”机组成员们,他们成功地“打折了德国佬的狗腿”

尾声

在完成了奇袭塔兰托和重创俾斯麦这两件工作之后,“剑鱼”们依然翱翔在大西洋的天空中。然而,“剑鱼”毕竟是一款已经过时的舰载机,在德国海军发起突破英吉利海峡的“瑟布鲁斯·雷霆”行动期间,老旧的“剑鱼”们面对德军战斗机的拦截和德舰密集的防空火力时,损失惨重。甚至出现嚣张的德军战斗机飞行员将飞机猛地压在剑鱼脆弱的尾翼上,将其彻底压垮的情况。

意识到“剑鱼”已经不再适合对舰攻击的皇家海军决定让美国提供的TBF“复仇者”和自己的“梭鱼”成为新一代的舰载攻击机主力。不过此后德国海军水面舰艇部队已经难有作为,面对猖獗的德军U艇,“剑鱼”们成为了大西洋上的反潜先锋:通过加装水面搜索雷达,“剑鱼”Mk.III型能更快地发现在海面上航行的U艇,随后靠着自己挂载的8枚航空火箭弹给U艇来个致命一击。英军将这些用于反潜的“剑鱼”们送上护航航母,在护送援苏物资前往摩尔曼斯克港的北极航线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安装机载雷达,挂载火箭弹准备执行反潜任务的“剑鱼”Mk.III型,同一编队的飞行员们正在商讨今天的飞行计划

截至到1944年8月停产,“剑鱼”的总产量达到了2392架,在单翼机大行其道的时期,作为双翼的“剑鱼”和它的飞行员们用合理的战术和精湛的飞行技巧,在战争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取得了相当辉煌的战果,可以说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吧。

时至今日,依然有航空爱好者保存修复了这种经典的双翼机,在天空中自在地翱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