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张建铭 | 张掖临泽,这些因水冠名文渊深厚的地名

原标题:张建铭 | 张掖临泽,这些因水冠名文渊深厚的地名

临泽丹霞七彩屏

张掖临泽,这些因水冠名文渊深厚的地名

文 | 张建铭

这些年从事水务工作,和水打交道,自然对与“水”相关的事物格外关注。几次到张掖市临泽县下乡,几处地理名称引起了我的注意。

临泽,居弱水之滨,得黑河之利,旱涝保收,成为张掖绿洲最丰润的地区之一。遥想当年,先民们沿河西走廊迁徙,逐水草而选居,在黑河中游欣逢这片草木丰茂、水泽遍布的风水宝地,喜于它傍依河川、濒临水泽,灵动而直朴地称名为“临泽”,想来是很自然的事,这在今人看来大概也没有什么异议。至于说它汉时称昭武,晋时避讳改称临泽,五代时又称临池,也仅是一种史料的记说,况且“昭武”乃朝廷官方称谓,不一定比来自本地的“临泽”更早、更直接。临泽沿黑河而西、连接高台的大片土地,无丘无陵,望之一马平川,取名“平川”也当顺理成章,这也没什么新奇。让我感兴趣的,是“鸭暖”、“板桥”、“蓼泉”、“沙河”等几处地名及其渊源。

黑河临泽段

先说鸭暖。初见其名,就使人一下子想到苏轼《惠崇春江晚景》的名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于是猜想,当初为此地命名的,该是一位熟诵唐诗宋词、富有诗意想象而又概括力极强的学塾先生。春雪初融,湖波粼粼,水鸟翔集,万物复苏,老先生看着河边悠悠游动的水鸭,动情于上苍赐予的这片暖意融融的水土,摇头晃脑吟诵起古人的诗句,忽然灵光一闪,显出一个化古出新的词:鸭暖!不说水暖鸭知,而说春到鸭暖,一个有典据有新意有诗情的地名由此诞生……而当我问及临泽人,却说鸭暖的得名源于当地的两条渠水名:鸭翅渠、暖泉渠。我再问及两条渠名的来历,则又不甚了了。查了查临泽的有关文史资料,则民国以前大鸭翅、小鸭翅、鸭暖、暖泉等地名就杂然并存,没有先后之分,而且提到鸭翅渠的命名,是缘于渠成之时有鸭子下河游泳——这倒更让我产生怀疑:渠成之前,此地肯定便有名称,组织修渠的官吏或乡绅,不可能在渠道通水时有几只水鸭下河便草草起名为鸭子渠,因为在古代兴修利于农事的灌溉水渠,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对待渠名应该没有这么随便和草率,即便是现在我们修一段小渠道,也是先规划冠名,再开工建设。由此我推想,应是后人把域名鸭暖与渠名鸭翅、暖泉的来源本末倒置了,该是先有鸭暖,再有鸭翅、暖泉,这样就渊源分明了。后来再看到板桥、蓼泉、沙河等名称,则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再说板桥。从字面上讲,板桥是用石板或木板铺成的桥梁。这种结构的桥在哪里都能见到,不会只出现在临泽板桥这个地方,所以当地关于初建木板桥的说法并不可信。

临泽丹霞1

《甘州府志》记载此处为仙姑贤兴圣觉菩萨建桥的地方,这是民间神话传说,当然也不足为凭。临泽当地人戏说是由于杨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曾游访此地,但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郑板桥生在江苏,只在山东潍县做过几年县令,因灾事为民请命而得罪上司罢官回家,“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杆。”从此闲居在家以书画为生,史料中没有他游历西北的记载,他的书画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反映。江苏、山东、河南等地,有好多处以“板桥”命名的地方,或许与郑板桥有关,但地处西北的临泽,恐怕与这位江南名士扯不上关系。根据“鸭暖”的命名,我想到一些与板桥有关的古诗词名句。唐代诗人刘禹锡的竹枝词中,有描写春暖花开的诗句“连日南风春意足,豆花香到板桥西”。晚唐诗人温庭筠的《商山早行》“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则更为人所熟知。清代姚广孝“小小板桥斜路,深深茅屋人家。竹屋夕阴似雨,桃源春暖多花”的《题画》诗,也很富画意诗情。遥想当年,西北人烟稀少,秋冬霜雪茫茫,月明星稀之际,近村邻舍鸡犬之声相闻,桥头路面行人踏雪留痕,一位迁徙居留的户族长者,或是客居他乡的私塾先生,触景生情吟诵古诗,“板桥”之名可能由此产生。

临泽丹霞2

再看蓼泉。蓼是一种水生植物,披针形绿叶,红色或白色鞭形小花,常见于水多湿润的南方,西北也散见,但不会只见于或是集中生长于临泽蓼泉这一带地方,所以临泽史志资料上说因水蓼茂盛而命名,似乎值得商榷。“蓼”与“水”组合,除了作为地名之外,还有浅水、积雨形成的小水面等意思,却是很有来头的。最早可见于庄子《应帝王》:“天根游于殷阳,至蓼水之上……”就像《逍遥游》一样,庄子虚构了“天根”这样一个天马行空、自由畅游的高蹈之士,到了蓼水之畔,有人向他请教治理国家的事情,天根很恼火,训斥这个无名人是粗鄙之辈,扫了自己 “乘夫莽眇之鸟,以出六极之外,而游无何有之乡,以处圹埌之野” 的雅兴,说他骑着无形大鸟、飞出天地之外、游到不知何处而无边无际的旷野,正在逍遥得意之际,此人却提及治国经略这样俗不可耐的话题来搅扰他。以庄子的一贯风格来看,“殷阳”、“蓼水”自然是虚构的自由之所。

后来梁简文帝萧纲的《七励》有“任性于蓼水之侧,放心于自得之场”之句,其中的“蓼水”,与下句的“自得”比照,也当取庄子逍遥之地的语意。唐代“一字师”诗人郑谷,以改齐己《早梅》“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为“一枝开”而闻名于世,他的《郊野》诗有“蓼水菊篱边,新晴有乱蝉。秋光终寂寞,晚醉自留连”的描写,是说天气刚晴,雨后的积水边,菊花在篱笆上盛开,秋蝉在那里乱舞,在静静的秋光里,诗人独自流连徘徊……诗句造景自然清丽,心情不免落寞。最著名的当是王勃《滕王阁序》里的名句:“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此处的“潦水”意同“蓼水”,也是雨后积水之意。从蓼水起意而取名蓼泉,还有一层意思,临泽沿黑河、梨园河一带,因地下水丰沛,每到秋冬至开春时节,潜流回升,到处都有大片的水泊,过去认为是泉水涌出,以致积水不涸、蓼水不尽,所以称为“蓼泉”合情入理,既有古典渊源,又符合当地实际,最恰当不过。

临泽 大沙河

最后再说说沙河。从上游肃南段称为隆畅河,中段鹦哥嘴至倪家营出山口称为梨园河,到下段临泽地界至黑河入口称为大沙河或沙河,其实是同一条河流。为什么在临泽界内叫做沙河?是因为水流混浊带泥挟沙?而张掖境内包括黑河及许多支流都有泥沙,不是临泽这一段河流所独有。是因为当地人所说《西游记》唐僧师徒西天取经收服沙和尚的地方?这显然和求证七仙女下凡、八仙过海的具体地界一样荒唐。猪八戒招亲的高老庄在临泽、仙姑贤兴圣觉菩萨降临板桥香姑寺等,把神话和传说演绎成民间戏说或旅游八卦,此类牵强附会之说倒是可以理解,也没有人会去当真,而要作为某种实际的考据,就显得有些荒诞。

临泽 小沙河

其实,在山清水秀的江南,也有不少以沙河命名的河流,并不一定含有字面上“沙”的意思,也更不会与神话传说中的流沙河有关联,它在古诗文中是很常见的,在一些大诗人的作品里,沙河常常是渲染气氛、传情达意的理想境地。苏轼《望海楼晚景》“临风有客吟秋扇,拜月无人见晚妆。沙河灯火照山红,歌鼓喧喧笑语中……”,他的另一首戏赠诗也有“惆怅沙河十里春,一番花老一番新。小楼依旧斜阳里,不见楼中垂手人”的描写。南宋著名清雅派词人姜夔《鹧鸪天.正月十一日观灯》写道:“花满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来悲。沙河塘上春寒浅,看了游人缓缓归。”这些诗词里,沙河作为一个或真实或虚拟的地名,成为或热闹红火、或清幽伤感的所在。临泽的多处地名取自古诗词,沙河应当也不例外。

临泽黑河沿岸

临泽现有的乡镇地名,少数如倪家营、新华(原名威狄堡,含威镇边远狄夷之意,民国时期改名)、小屯等冠名与古代驻边屯兵有关,其他如鸭暖、板桥、蓼泉、沙河等,多与水泽关联,且当取自文词优美、意境高远的古诗词名句。同时,我还推想,它们极有可能是在同一时期、由同一个文学底蕴深厚的地方名宿统一命名的。如此看来,小小的临泽,可算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的灵杰之地。

地名古今”以强调原创为主。内容板块和栏目大致如下,文章字数以两三千字以内为宜。突出个人化,文字尽量讲究而有韵味。

1、我说地名|以个人视角讲述熟悉的地名历史变迁和故事,避免面面俱到,避免罗列概念。突出个人对地名的理解和历史变迁的解读。

2、倾听讲述|每个村庄、每个街巷,都有说不完的人与地名故事,每个人都是一本大书,倾听讲述,以细节勾勒岁月流逝中的、难以重现的故事。

3、我的漂泊|许多人的人生旅程,会在迁徙、漂泊中走过。用印象最深的几个地名,穿插个人的成长史、生活史,本身就是地名古今不可缺少的内容。

4、故居寻访|千百年来,每个地方都有影响历史、文化的名人,故居寻访,在寻访中解读名人,使之古今融合。同样避免面面俱到,写最能触动自己的地方即可。

5、行走天下|旅行已成为当今时尚所在。如何行走,如何把旅行化为自己生活、精神的一部分,把旅行与异地观感融为一体,既是游记,也有颇为充实、敏锐的诗意表达,这是最值得期待的行走天下。

6、回家的路|远离故乡的人,心中永远牵挂故乡。每次踏上归家之路,会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儿时的星星点点的记忆,家庭几代人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一棵树,一口井,一家人,左邻右舍,都是故乡难忘的记忆。

“地名古今”的作品,将根据相应版块予以结集出版。欢迎各位新老作者赐稿,图文分别打包发送,请发:lihui1956@vip.sina.com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大象客品牌新书《不能拒绝的神圣使命——冯骥才演讲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