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梦》省亲诗

原标题:《红楼梦》省亲诗

作者 廖峥嵘

《红楼梦》本是一部史诗般的小说,它同时借角色展示了大量传统的诗、词、曲、赋,称得上是一场诗歌的盛宴,诗可言情达志。唐宋诗词代表了中国文化表现力的巅峰。诗也是传统社会主要的交际手段。曲水流觞,兰亭千古。正如西方有桥牌雪茄,中国旧时代的聚会少不了诗酒相和。李白斗酒诗百篇,多是与友人唱和之作。

作者在《红楼梦》中展现了多种体裁,多样风格的诗作。有仿汉赋、乐府诗、歌行、四五七杂言,仿唐人的律诗、绝句,仿宋人的长短句,仿元人的散曲、小令,另有酒令、祭文、题额、联句,集传统诗词曲赋,各类文学表现形式于一身。其中重要的如《葬花辞》(歌行)、《芙蓉女儿诔》、《红楼梦十二曲》、《菊花诗系列》等等,不但完成了故事设定、人物塑造、情节推进、场面烘托、情绪表达等功能,与叙事融为一体,成为小说不可分隔的一部分,其实也可以抽离出来,单只作为诗词传世。

作品借书中人物细细刻画了诗歌创作心路历程,林黛玉的敏捷才思,薛宝钗的满腹经纶,贾探春的沉稳大气,贾宝玉的钟灵毓秀,主要是通过诗词的创作、交流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作品不但仔细地描写了诗歌的创作过程,还借林黛玉教香菱写诗,探讨了诗歌创作的理论,给我们留下了一道难得的视窗,一窥中国传统诗歌创作的堂奥。围绕诗歌创作的一幕一幕活动构成《红楼梦》中人生活的重要内容。

在众多传唱不衰的《红楼梦》诗词佳作中,有一段情节创作的诗文比较特别。作者在第十八回元妃省亲这一段里,讲述了众姐妹和宝玉奉谕题额拟诗的故事。书中别的场合诗作,或是大家在一起高兴游戏,比如起社赛诗,单纯为了娱乐性情;或者自己有感而发,如林黛玉写《葬花词》,只为自怜自艾。只有元妃省亲这一段,写诗带有考试的意味。对于宝玉来说,此前已经由贾政领着,在园子里一一游览,试过一遍题匾,成绩还算不错,难得在老爹面前得到一回表扬。这次元妃下谕当场作诗,方是正试。这种诗叫做“应制诗”,就是命题作文。这种既好作也不好作。好作,因为主题非常鲜明,要高唱主旋律,弘扬正能量,带有批评性的、讽刺性的、悲风悼月的,凡是不好听的话都不要说。格式要求很严格,套路也非常熟悉。不好作,是因为不容易出彩,不容易展现文采风流。应制诗一般为文人所轻,但是李白、王维、李商隐,这些逸士派诗人都写过不少应制诗。宝玉的未来就是准备走科举出仕,元妃的这一考有重要象征意义,全家都非常重视。众姐妹也奉谕下场,其实都是陪衬。所以,贾宝玉的任务是做四首,而姐妹们都是一首。如何对待这场人生大考,在贾宝玉是不得不尽力而为,而其他姐妹的态度则颇堪玩味。

对于那个时代的女孩儿,这样的机会算是非常难得。因为她们没有机会参加科举,无法在世人面前证明自己的才华。李清照、薛涛之流毕竟是少数。一旦得到元妃的好感赏识,或者可能改变命运。这些女孩儿表面看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实际上非常可怜。她们完全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出嫁决定终生,但嫁给谁她们做不了主。比如贾迎春,后来作为抵押品“嫁”给暴发户孙家,不久就被折磨死了,比一般丫头的命运还惨。这时候假如贾元春还在宫中受宠,哪怕递句话,或许孙家就不敢这么做了。故而,她们内心应当是非常希望能够有一个好的表现(不是诗会上一展内心的那种表现,而是好好完成命题作文,争取拿一百分的表现)。但是想到比不过薛宝钗、林黛玉,又显得沮丧。“迎、探、惜三人之中,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然自忖亦难与薛林争衡”,“李纨也勉强凑成一律”。分别是:

《旷性怡情》匾额【迎春】

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景,游来宁不畅神思?

《万象争辉》匾额【探春】

名园筑出势巍巍,奉命何惭学浅微。精妙一时言不出,果然万物有光辉。

《文采风流匾额》【李纨】

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绿裁歌扇迷芳草,红衬湘裙舞落梅。珠玉自应传盛世,神仙何幸下瑶台。名园一自邀游赏,未许凡人到此来。

一向怀有“青云之志”的薛宝钗,面对大好机会,她会如何表现呢。在第四十二回中,薛宝钗曾亲自开导林黛玉说:“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这不是你我分内之事。……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第六十四回,当听到贾宝玉说要把她们闺中的诗写在扇面上时,薛宝钗便说:“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有德’,总以贞静为主,女工还是第二件。其馀诗词,不过是闺中游戏,原可以会可以不会。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倒不要这些才华的名誉。”第四十八回,香菱跟她讨教诗词,宝钗不但不支持,把她支给林黛玉,笑她为学诗弄得“呆头呆脑”。宝钗眼底心中,诗词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未流。这番赶场,她是一如既往的得体而周到。同样是颂圣,宝钗笔下别有一种内敛端庄:“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高柳喜迁莺出谷,修篁时待凤来仪。”从容优雅,含而不露。“文风已着宸游夕,孝化应隆遍省时。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虽是自谦,因为对方是元妃,正显得不卑不亢。

作者浓墨重彩写了林黛玉,“安心今夜要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结果元妃只命一匾一咏,失望得“倒不好多作,只胡乱作一首五言律应景罢了”。林黛玉当夜的表现,的确有点让读者困惑。先是“胡乱应景儿”写了一首五律:“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这首诗的创作心态与薛宝钗如出一辙吗?脂批:“请看前诗,却云是胡乱应景”,点明作者这里是用了春秋笔法,林黛玉分明用尽了心思:其他姐妹都是七律,包括宝钗,也是用七律,偏她用了五律。一般来讲,五律比七律,用词上更凝练,需要花更多功夫。当场完成命题作文,本是下快棋,选手都是找熟练的套路下手,但林黛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然还有,以应制诗来讲,五律更显规范。所以,后面宝玉的几首,都是五律,因为他才是当考对象,必须规规矩矩做来,才对得起元妃的一番栽培苦心。

高傲如林黛玉,竟然要“媚人”,“邀恩宠”,让读者瞪大了眼睛。然而元妃只令做一匾一律,觉得没过瘾,“未得展其抱负,自是不快。因见宝玉独作四律,大费神思,何不代他作两首,也省他些精神不到之处”。林黛玉此刻表现异常兴奋、踊跃。

宝玉名下各首如下:

《有凤来仪》臣宝玉谨题

秀玉初成实,堪宜待凤凰。竿竿青欲滴,个个绿生凉。迸砌防阶水,穿帘碍鼎香。莫摇清碎影,好梦昼初长。

《蘅芷清芬》

蘅芜满净苑,萝薜助芬芳。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轻烟迷曲径,冷翠滴回廊。谁谓池塘曲,谢家幽梦长。

《怡红快绿》

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绿蜡(宝玉初写成“绿玉”,经宝钗提醒,方改成“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

《杏帘在望》(实为林黛玉代作)

杏帘招客饮,在望有山庄。菱荇鹅儿水,桑榆燕子梁。一畦春韭熟,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

宝玉素有诗才,这是政老爹也肯定过的。但短时间要完成四首命题作文,挑战还是很大的。别人帮不上忙,林黛玉和薛宝钗及时出手相助,方能功德圆满。宝钗帮着提醒,“绿玉”不如改成“绿蜡”,因为此前元妃已将“红香绿玉”匾额改为“恰红快绿”,宝钗多会揣摸人的心思啊,她意识到元妃可能不喜欢出现“玉”字。林黛玉则直接上手,替宝玉完成了最后一首《杏帘在望》。“宝玉打开一看,只觉此首比自己所作的三首高过十倍,真是喜出望外”。单就作诗而论,当属林黛玉代替贾宝玉完成的最后一首《杏帘在望》为最佳,元妃把它评为第一,是公正的。五律本来比七律更费功力,而黛玉在最不容易出彩的应制诗里面,融入了出奇的才思。其它几首,宝钗、宝玉的算在内,都是对着当面的大观园景物在写,眼中所及,笔下成章,只是完成了任务。而黛玉诗歌想象力大为不同,格局气度非其他人所及,当然还有当时她的用心:“一畦春韭,十里稻花”,既写眼中景,更写天下景。尾联一句“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更是颂歌中的绝唱。但是我们看到,林黛玉后来的诗跟这几首在格调上完全不同。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孤标傲世皆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的林黛玉吗?林黛玉在这样拼命讨好元妃所为何来?同样人品贵重、身价更高的北静王水溶,与宝玉情投意合,兄弟般相契,林黛玉却将他一并归入“臭男人”之列。我们心中的林黛玉,一直是这样的画风。许多人看到这儿,都以为这样的诗应该是薛宝钗拟的才像。这个矛盾的林黛玉是如何出现的呢?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

黛玉的心思如何猜得透?她有才气,更有痴气,因为一腔心血而犯了傻气。元妃试才,是她们人生中难得的机会,别人倒还罢,林黛玉和薛宝钗各有一段心事不足与外人道。有想法就会影响到行动。两人都想办法替宝玉出力,而林黛玉远比宝钗积极。这里就显出黛玉的天真了,她或许以为凭才华得到元妃另眼高看,可以有助于了却自己那段不足与外人道的心事。于是为爱痴狂的林黛玉,写下了“花媚玉堂人”,“何幸邀恩宠”,“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这样华丽丽奉承当面的文字。其实,后面她替贾宝玉写的哪些文字,元妃无从知道出自她手,她纯粹是为了贾宝玉。这番痴情真难为她,也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但终究没有成功。因为她没有摸准贾元春的心脉。薛宝钗呢,她在不了解元妃心理的情况下,采取了低调含蓄,顺其自然的做法。这是她一向的性格使然,也不算心机深沉,只是说明她比黛玉在心智上远为成熟,当然也证明她对这段姻缘赌得没那么狠——当然谁也不能跟林黛玉比,她是拿全部生命在赌。这是元霄节发生的事情。

转眼间端午节到了,元妃从宫里传谕,贾府每人赏一件礼物,宝玉与宝钗一样,黛玉与其他姐妹一样。贾元春在那个“不得见人”的去处,一身担系着贾府的安危,必须从利害角度来处理各种矛盾。她疼爱宝玉这个亲弟弟是无疑的,宝玉黛玉二人互相倾心,想必她也有所耳闻。但是,黛玉不能带给宝玉成长所需要的东西——她不能帮助宝玉在仕途经济上有所进步。贾府的女儿们其实很受鼓励展现才华,惜春画画儿,用了多少资源,贾家毫不手软。但是归根结底,这些东西不能与大环境相抗衡。贾元春身在最高处,又是过来人,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女儿有才固然好,但有才抵不上有用。薛宝钗这样世情练达、百般才艺、三观端正、有责任感的才是理想的媳妇人选。林黛玉的一番苦心,最终付诸东流。后面的诗,就是“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种风格了。省亲诗考,应试的是贾宝玉,考倒的是林黛玉。林黛玉中了状元,却败给了生活。作者真的伟大,创作出这么丰满、立体、复杂、深刻,从而极端真实的人物。林黛玉、贾宝玉恐怕不能贴上反主流价值观的标签,《红楼梦》的主题也不是歌颂后来人才发现的“叛逆”精神,作者就是在还原生活本身。真实的林黛玉、贾宝玉,才是生活中真正存在过的人物。这些人物是如此复杂,正如人性本身。对人物精神任何单向度的解读,都是解读者单方面愿望的投射。面对《红楼梦》这样高山仰止的文本,任何解读恐怕都不免是盲人摸象,自得其乐就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