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袁泉的“高级感”,话剧观众最懂

原标题:袁泉的“高级感”,话剧观众最懂

撰文:秋抱树(媒体人) 陈然

新媒体编辑:田偲妮

本文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无论这几天杂志照多火,你依然能找到说她皱纹多、做作甚至还在回味某段“三角恋”的评论,而袁泉还是那个一直在寻找以及等待好角色的女演员。

因为袁泉和马伊琍同时被邀请拍摄了某时尚杂志的硬照,不少人不免把这两位拿出来品评,而听到最多关于袁泉评价的是“高级感”。

这套硬照最近刷屏

硬要从众说她“高级”,那么做成一个有抵抗感、能制造共鸣的女演员就是她的高级之处,也是她这些年的选择。

常看话剧的人应该对她爱之深,媒体封她“话剧女王”,也许很多不熟悉她的年轻人会惊艳于她与众不同的美丽,实际上,袁泉的美,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毫不低调地显露出来了。容貌身材说多了俗气,能长久地喜欢着袁泉的人,大概也不会只爱她的皮囊。

2014年袁泉接受新京报专访 摄影:新京报郭延冰

“讨论我的人们请你们仔细听认真我没有那么笨只不过还想听到心跳的回声”,《白》的第一句歌词。尽管在和姚谦合作之初,袁泉就说明不跑商演且更重表演,但她的声音和话剧表演相通,也传达着属于她的频率,让人内心有动容。

她的采访文章也是。

记者们说,她没有急切的表达欲,问题要想一想才回答,有停顿,就像话剧舞台上该有那一刻停顿。谈及角色创作与对话剧、演员的理解,回应往往用力,有清晰的逻辑和层次,也不遮掩自己的弱处。

“都说演员是为人民服务的,观众是上帝,可我觉得不是这样。最终,演员是要借角色传递自己的力量、表达自己想说的话”。

很多人好用“不疾不徐”“云淡风轻”形容她,我倒觉得,这些句子的内里与舞台上的她一样,直白果敢。

在更少观众更熟悉话剧演员袁泉而非《我的前半生》里“唐晶”的年代,袁泉就曾说,相比其他可能的路,她更擅长的事是“给我一个角色,我把她演好”。

《暗恋桃花源》

《琥珀》

从出道至今,袁泉从未经历兵荒马乱的跑组,也从没有因为生活费而发愁。演戏、成名、获奖,对袁泉而言,这一切都来得太容易。

毕业于96级中戏的袁泉在校时,就凭借电影《春天的狂想》《美丽的大脚》蝉联两届金鸡最佳女配角奖项,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实验话剧院,不久就在话剧《我听见了爱》里演出。她以“幸福”“踏实”形容那段时光,可以在一个地方,专注地做一件事,“从此认定剧院就是我的家了”。

此后近20年,除了2003年因排演《赵氏孤儿》时摔伤养病两年,她没离开过话剧舞台。其间,“四小花旦”接班“四大花旦”,再被新生代划分了流量,而袁泉作为一个演员的生命则在《琥珀》《暗恋桃花源》《简·爱》《活着》等剧目中延展,磨砺着放与收的分寸。

话剧作品《简爱》为袁泉带来了一座戏剧梅花奖

“简·爱是蓝色的,但不是单一的蓝色,可能是从云淡风轻到蔚蓝、深蓝,甚至乌云密布.......蓝色是偏冷静的颜色,而简·爱是一个很‘控制’的人,她内心有很多冲动,但是她的行为方式受到自己意志的强烈控制。”

在很多采访文字中,袁泉说戏的段落总是有点长,密度大,很耐读。排练时,她重读小说,一遍遍再体会人物情感与关系的起伏递进,才能把上百页文字以另一种形式爆发在不到一个小时的话剧中,让尽可能丰富的情感抵达人心,演这部剧时她每晚几乎都要在台上站足165分钟。剧场里,共鸣在,角色才活,而在此之前,演员先要让角色在自己那里活起来。

很多时候,她们活在袁泉身体里的样子是独特的。

《青蛇》

《青蛇》中,秦海璐演青蛇,袁泉演了很多人印象中的贤妻良母,白蛇。“素贞最勇敢地面对自我的女人,她就是不愿意当蛇,就是要当人”,所以她义无反顾,哪怕最后走入雷峰塔,“我觉得自我意识的叛逆精神在她身上是终极的。”

袁泉说“有时,我是借着角色的能量来帮助我,帮助观众,怎样更好地度过我们自己的脆弱人生。”

《活着》

与黄渤合作的《活着》时,首演完,袁泉紧张得就像考生等待批卷子的考官一样在听余华的点评。她说“老孟”从《琥珀》到《活着》“变得那么仁慈,总是把积极的东西带给你,虽然他自己压力很大”。

而到“唐晶”打动袁泉的则是她的脆弱,有内心极没有安全感的一面,才会有那么强势的外在一面——“她不是一个内外特别统一的状态。”

入行至今,袁泉身上找不见那种游刃有余的娴熟,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一小股笨拙劲儿。她直言自己就是个“笨演员”,“用力比较拙,进去相对慢,出来也难”。

她身上有一种“抵抗感”,它关乎一个女演员在这个时代里对于表演、舞台、角色,对于如何与观众和外界产生共鸣,对于演员自我成长的理解与选择。

如今袁泉的脸有明显变化。她可以选择玻尿酸和肉毒素,但没有。“我喜欢自己现在这张有阅历的脸”,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爽地说,“今天还有一个朋友发给我《蓝色爱情》里的剧照,我确实觉得当年不化粉底就很好,现在不行了。”她不愿意“不老”。

因为有阅历的脸能演更有故事的角色。

《蓝色爱情》

这些无形的琢与磨,都伏在角色身上,于细微处传递着角色以及演员袁泉拥抱在一起的灵与魂。她当然有让人欣羡的身材、脸蛋、衣品,但这类女演员不太需要战袍与拥簇,她懂得向内找寻自定的力量、向外创造人与戏最基础和本质的共鸣。

站在舞台上,她就是那里燃烧的火,而自己买票去剧场做观众时,她就是一个普通观众,不需要被神化,也比云淡风轻丰富得多。

袁泉的高级之处就在于她这些年“女演员”的选择,想找寻她的高级感:“电视剧里找不到,就到电影里找;电影里找不到,就到话剧里找”。

延展阅读:袁泉专访

戳图片可读

袁泉的“安静”,有股狠劲儿

本文为文艺sao客(ID:so_art)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