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天津大剧院经营权变更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怎么办?

原标题:天津大剧院经营权变更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怎么办?

本文采写:新京报田偲妮 刘经宇 实习生叶彬彬

新媒体编辑:田偲妮

昨晚,天津大剧院发布一篇推文引起10万+阅读,内容为公布了一则信息:天津大剧院第二期委托运营招标结果中,由钱程带领的北京驱动传媒遗憾未能中标,未来天津大剧院的经营权将归属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观察到,天津大剧院公告还表示,院方已启动相关预案,向上级主管部门沟通,希望将已经开票并取得“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的演出继续落实,关于已购票观众的票款问题、会员权益等问题将在近期予以答复。并附出“已开票演出项目”表,表格中共有54项演出,其中最后一场为今年12月31日的维也纳管弦乐队2018新年音乐会。

天津大剧院一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剧院经营权确已变更至保利院线,微博上公开的演出项目将会按计划继续进行。

常去天津大剧院看戏的观众应该对过去在那里上演的剧目印象深刻,审美一直在线,剧目质量大多口碑上乘,尤其近些年来,每年在天津大剧院举办、由北京驱动传媒主办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早已成为戏剧人心中的“年度必看”。

只不过该剧展每年都面临运营困境,再加上此次天津大剧院经营权变更,虽然之后天津大剧院是否会继续与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合作还不明晰,但仍有不少人疑问——“未来可以去哪里继续看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它会回北京吗?”甚至深爱邀请展的人忍不住担忧“一直处在经营困境里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之后该怎么办?”

新京报采访10余位资深戏剧人,他们之中有曾经邀请展的亲历者,有每届都不落的剧评人、媒体人,以及导演、编剧…他们对林兆华戏剧邀请展都有太多的话想说,也想分享未来经营上的建议…因为这群“最铁杆”观众对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有着太多的爱。

2017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海报

感谢你们的分享

(排名不分先后)

林荫宇(戏剧教育家,国家一级导演)

李静(剧作家,文学评论家)

解玺璋(资深编辑,剧评人)

李林(原林兆华戏剧工作室演员,现米未传媒艺人第三季《奇葩说》辩手,演员,主持人)

徐馨(资深编辑)

满顶(中间剧场总监)

江鸥(大麦网资深运营)

崔颢(戏剧工作者、剧评人、导演)

阿笨(戏剧制作人、编剧)

余天健(原林兆华戏剧工作室演员)

杨舒帆(戏剧茶歇主编,剧场工作者)

胡丢丢(剧场工作者)

1

新京报:看了几届邀请展?你觉得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对戏剧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林荫宇:每年都看。这个剧展非常有意义,这种规模的剧展都是要国家院团、资本雄厚的主办方承接的,林兆华以个人名义邀请非常不容易。

李静每年都看。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不可替代。它算是国内最个性鲜明的戏剧邀请展,选戏没有任何中庸考虑,几乎完全是按林兆华要倡导的戏剧艺术标准来选,而这个标准又非常前卫。

解玺璋每年都看不全,但是每年都看。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是一个带有实验性的剧展,他的眼光跟一般人的不一样,所挑剧目其实从各个方面来讲,对中国戏剧是有启发的。

李林:每年都看,还演过,一届没落。里面很多剧目都对我意义重大,因为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我在26岁时得以第一次站在人艺舞台上。这个剧展是中国唯一一个能够得上国际标准的邀请展,它在戏剧界的学术性、审美都一直保持在超一线的水准,难得的是能让老中青三代戏剧人都活跃在台上台下。

2010年首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海报,举办地点北京人艺。

徐馨:从一开始就关注。它让我们可以在国内就看到当今国际戏剧界最活跃、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提高效率集中看好戏,视野进一步拓展。

满顶:每年断断续续都会看一些。初期对于开拓大家的视野还是非常有帮助的,包括最开始还有不少的交流活动,对于相互理解和沟通很有帮助。不过视野的拓展是有个限度的,不能转化成为本土创作力就会丧失下一阶段的发展动力,这一点上《酗酒者莫非》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江鸥:作为戏剧从业人员,曾深度参与了前两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前两届。个人感觉这个剧展最大的意义,就是开阔国内观众和业界人士的视野,知道真正的好戏长什么样。

崔颢:2014年读大一时开始看的,这两年邀请展上的戏基本上一个不落,都是更新我戏剧观念的作品。在我看来“林展”是国内最开眼界的戏剧邀请展,没有之一,在这里我真正体会到了我们与世界顶尖戏剧作品及创作者之间的差距,也真切地感受到了我们认知之外的戏剧的模样。

阿笨:从第一届开始,前几届看的比较多,后来是断断续续地看。早期的“林展”不仅引进了国外的优秀剧目到中国演出,更重要的是创排了如《说客》《回家》等优秀的国内戏剧作品,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意义所在。

2011年时引进的《毒》和《在大门外》当年引起轰动

余天健:看了2010、2011、2013、2014、2016的邀请展。我觉得它有非常强的个人审美,相比其他的小剧场话剧展演深度有明显差别。更有益处的是,它吸引的观众群年龄跨度很大,这都是其他展演所不具备的优势。

杨舒帆:看过2014、2016年的部分剧目以及2017年的所有剧目。我觉得邀请展最大的意义在于它不仅能把优质的国际剧目引进,还能把与之相匹配的一切事宜都做足。宣传预热+演前导赏+观看演出+演后谈交流+剧照留存+研讨会总结+剧评剖析......这一系列动作的完成,让每一部重磅剧目的到来,都像是一场精神上的盛大节庆。虽然我们可以说这其中的很多环节都有待提高,但是在我所见范围内,没看到过其他任何更好的主办方。更重要的是,从今年起,“林展”不再单纯的引进剧目,它还开始生产剧目了。聘请陆帕这样大师级的国际名导,来启用中国演员排演中国文学作品,其现世价值与历史意义都是无需多言的。

胡丢丢:刚看没多久,印象最深的还是《2666》。它让我们能站在自己的文化土壤上,暂时跳出眼前的圈子,意识到我们有一个广阔的世界,拥有丰富的问题,需要去处理。

2

新京报:如果未来天津大剧院不能固定办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你的第一感想是什么?

每年因为林兆华戏剧邀请展,都会有大量的名团名导以及观众走进天津大剧院

林荫宇:太可惜了!

李静:五雷轰顶。这是一个象征——它是对于戏剧艺术纯粹的坚守,这几年在天津大剧院才得以实现。

解玺璋:我现在没什么反应,比较迟钝了,被各种坏消息弄得麻木了。

李林:怕什么,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有这么好的剧目配置,在哪里都有生命力的。

徐馨:如果不再跟天津大剧院合作了,那谁能“接”得下这个邀请展呢?做邀请展需要眼光,还需要堂吉诃德一样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与行动力。

满顶:戏剧并不是一个高收益的行业,能有不计回报的钱做一做那是缘分,缘分没了,就也不要勉强。

江鸥:伤心,遗憾。虽然之前只为了“林展”去过一次天津,今年11月还会再去第二次。还是希望能在家门口看到这样的戏剧邀请展。

崔颢:“林展”与天津大剧院能够有今天的影响力,应该算是相互成就了。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它能找到一片适合的土壤继续办下去。

阿笨: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要是又能回北京固定举办,就太好了。

余天健:我有点不太乐观,也许会进行不下去了。

杨舒帆:非常担忧。驱动传媒做为林展的主办方,在失去了他最重要的根据地以后,还能不能继续把林展办下去,还能不能办出今年这等质量、这等规模的邀请展?谁能接盘?放眼中国的演出运营商,有这份心的团队没有这种实力,有这种实力的团队没有这份心……

胡丢丢: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要被场地费拖垮了。

3

新京报: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一直以来都面临着运营困境,眼下天津大剧院经营权变更,未来恐将面临更高的运营成本,你有什么建议?

林兆华戏剧邀请展走到第六届,最大的尴尬真的不是“钱”(可戳蓝字小复习)

前几届邀请展主阵地为北京人艺,从排练到演出都得到北京人艺的支持。后几年主阵地逐步移师天津大剧院,今年陆续有部分剧目回归北京演出。

林荫宇:可以众筹。

李静:这样的邀请展不应该是民营的,严肃艺术、高雅艺术市场难获得同等回报。

解玺璋:从来没参与经营的问题,背后运营的问题不了解。

李林:需要反思一下为何这种“文化奢侈品”总是举步维艰?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已经做到“内容为王”了,那渠道如何去开拓、运营方式是否需要更新都应该去好好思考。我在《奇葩说》《中国故事大会》等节目里都在尝试用现在的互联网语境去说传统文化的事,同理也可以放在邀请展的运营上,得更新运营思维模式。

徐馨:申请政府艺术基金+找到愿意赞助的企业以及文化口碑好的民间资助+适度众筹。

满顶:如果没有不计回报的钱,就不要做了。

江鸥:建议和剧场或者赞助商协商合办,最好能协调更多的艺术基金补贴。

崔颢:但愿所有希望“林展”继续办下去的戏剧人们能携起手来共同努力。

阿笨:开源节流,尊重市场规律。控制国外剧目的引进成本,创排国内优秀剧目,后续的巡演可以增加收入。另外可以寻求如国家艺术基金、北京艺术基金等专项资金的支持。

余天健:聘请国外导演,然后用中国的演员和团队去做剧目,节省一定的额外成本。

杨舒帆:如何找钱,恕我无能,真没什么好建议。

胡丢丢:没有任何好建议,只有退而求其次的:也许这样也可以试试?所以不说了。

4

新京报:邀请展每年成本都很高,假设为了控制成本需要在已定的剧目配置——国外剧目+本土原创+戏曲类 中做精简,你希望最大限度的保留哪块?

每年邀请展上的国际剧目都是戏剧迷期待的重中之重

同时也出现过如林兆华导演的《说客》《伊凡诺夫》、李六乙导演的《安提戈涅》、易立明导演的《阅读雷雨》《门客》等优秀本土原创剧目

以及一直非常推崇戏曲文化的林兆华导演也曾邀请众多戏曲演出参展,比如裴艳玲先生专场、天津传世鼓曲、河北梆子等戏曲演出

李静:希望保留国外剧目部分。

解玺璋:国外剧目。

李林:戏曲类。我就是做这行出身的,之前还跟王珮瑜等现在优秀的戏曲同龄人聊戏曲的新推广方式,其实可以考虑引进下他们的剧目,成本其实不高,邀请展也需要一些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的色彩。

徐馨:国外剧目。本土原创和戏曲有很多人在做,集中且持续引进有分量的、风格多样的国外剧目,缺少旗鼓相当者吧。

满顶:没有什么国外戏是非看不可的,但是本土原创是值得长期扶持的,这是根本。如果只能留下一个的话,那也一定是原创部分,只是看怎么做了,《酗酒者莫非》这样的原创作品投入比引进国外戏还高,所以上海的演出值得去看看。

江鸥:国外剧目+大导自己的戏。

崔颢:是国外剧目的引进促成了邀请展今天的地位。本土原创部分可以放慢脚步、打磨精品。

阿笨:我希望都保留,但可以求质不求量,求优质的文本和故事不求导演影响力,求精巧不求庞大。

余天健:保留外国剧目。

杨舒帆:国外剧目,因为本土原创与戏曲作品没有邀请展也能看到。

胡丢丢:这。希望首先保证本土原创吧。但希望是《酗酒者莫非》这种。

5

新京报:你愿意为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做什么?

林荫宇:愿意参与众筹。

李静:会在朋友圈呼吁、以及自己所在的媒体支持这样优秀剧展的报道。

解玺璋:只能写剧评,别的也做不了。

李林:尽我能有的所有资源帮忙宣传,以及若大导需要,叫我回来排戏,我愿意无偿演出。

徐馨:帮忙宣传传播这个品牌。

满顶:试过,缘分没到,算了。

江鸥:依托林兆华邀请展的品牌基础,阿里大麦将现场娱乐的优质内容集中落地,并借力阿里巴巴旅游、电商等资源,线上线下共同发力,引进精品项目,品牌共赢。

崔颢:我愿意(也希望每个人都能)从买一张票开始做起。

阿笨:能力所及的全力。

余天健:我愿意为它宣传,参与的话还要看机遇。

杨舒帆:宣传、买票。还有啥需要我出力的就等待组织召唤了。

胡丢丢:好像除了吆喝几句也出不了什么力了。

本文谨对我们一直非常喜爱的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未来运营提供点小建议,不论它之后会在哪里出现,它的存在就代表着对戏剧的坚守。也祝福每一个单纯热爱且用心做戏剧的人。

PS:有任何想说的话,欢迎下方留言。

本文为文艺sao客(ID:so_art)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