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创作谈丨陈秋平:怎样判断影视作品的价值观正确与否?

原标题:创作谈丨陈秋平:怎样判断影视作品的价值观正确与否?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陈秋平Joseph”(ID:beijingbianju)。作者陈秋平,北京影协青年编剧分会秘书长,编剧兼导演。

大家好!可能有的同学已经睡了,我是因为生病,睡乱了,刚刚才看到大家的讨论。

下面这几个题目很有意思——

“究竟我们应该学习《9号秘事》的形式和技巧(比如强情节)呢?还是学习借鉴它对负面价值事物的表现?”

“人性的黑暗是我们写作的重点吗?”

“我们的作品是想让观众看的很爽呢?还是像知乎上一些文章说的那样,总让人感到不适?”

对这些问题,我想发现几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1

先谈谈我们为什么要借鉴《九号秘事》,弄一个网络剧《孤宅秘事》的项目。

其实,把我们现在喜欢做的这份工作,就是编剧这个行当描述一下,说穿了就是一群编故事,讲故事的人。几个星期前,当我去爱奇艺讲课的那天,他们的员工给我推荐了英剧《9号秘事》,我看了,引起了很多震撼和思考。

我的感受是,第一我被故事吸引住了;第二,这个故事的形式对我启发很大——短故事,充满变数,不断有惊喜。拍摄上很讲究很工整;第三,封闭空间发生的故事,有很大的极致性和戏剧性;第四,制作成本控制住了;第五,是一帮年轻人推荐给我看的,后来了解到,这部英剧在年轻人中很有市场。

于是我就想,我们为何不自己弄一个类似的东西呢?这就是原始起点,所谓A点,就是这样得来的。如果我们可以创作出与它有同样的水准的剧本(其实《9号秘事》的剧集水准也不一致,有好有坏),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网络剧项目吗?从这一点看来,我们的项目的确是从讲故事的形式上受到启发的。

这里有同学提问道:老师,为什么说封闭空间发生的故事就要有极致性呢?

封闭空间里讲故事,如果不极致,就很难吸引人,因为受场景单一的限制,其他可看的东西少了。为了充分吸引观众,就必须在剧情和故事,甚至题材上走极端,就是逼着你要极致化。同时,封闭空间发生的一个极致性故事,本身就不同与我们所理解的日常生活,总带有很大的虚拟性和戏剧性,就是会有夸张。

不可否认,我一开始的想法,主要是从形式得到的启发,认为值得借鉴和模仿。然而,如果我们要创造一个新故事,仅仅从形式上去模仿是远远不够的。

仔细看一下《9号秘事》系列剧,不难发现,虽然每一集的故事不一样,但题材、内容、思想,还是比较统一的,就是总写一些变态的故事,一些人性的阴暗面。这就不仅仅是形式的问题了,关乎到作品的价值观和社会意义了。

不难看出,编剧在写这个剧的时候,主动地将类型化定位于“黑色喜剧”、“惊悚喜剧”。黑色喜剧也不仅仅是形式或技巧,也包含题材和内容。就是写一些生活中比较暗黑的内容,比如死亡,这是这个系列剧的一个重要特征。写黑暗,写死亡,写犯罪,写阴谋,写容易引起生理不适的事物,这些都是黑色喜剧惯用的题材。

于是,这就导向了刚才有同学提到的论题:是不是在我们的《孤宅秘事》中也要写这些黑暗和不适的东西?这是不是我们这部戏的追求?这样写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这样做能通过审查吗?这样的作品将来会有人喜欢看吗?拍出来会担经济风险吗?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

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首先,我不否认《9号秘事》的内容存在部分不健康的东西,那些的确不符合我们弘扬的价值观,就是缺乏所谓的“政治正确”。但从总体来看,《9号秘事》的价值观还是比较正的。或者说,至少它的价值观问题不大。

问题来了,一定有同学会问:为什么我们看价值观有问题,而陈老师看价值观没问题?那么,价值观有没有问题应该怎样去评判呢?——这才是我今天想讲的话题。

我觉得,长期以来,我们可能存在着一个误区:写光明的,就是价值观正确;写黑暗的,就是价值观有问题。我们试举《9号秘事》中的一集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1季第4集《最后一口气》,讲一个小女孩得了绝症,一个明星来看望她却因为吹气球引发疾病死去,成年人们点击着明星最后一口气吹成的气球可以拍卖多少钱,而剧终患病的小女孩将气球放飞,让明星的灵魂进入天堂,就给了观众一个明亮的结尾。虽然我们在几乎全剧终看到的都是一群成年人心理的阴暗、贪婪和冷漠。

2

影视作品的价值观是否正确,到底是什么决定的?我们应该怎样来评价?

首先,要明确一个基本观点,写黑暗,或者写光明,本身不重要,而是你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写才是关键。在这一集故事里,一开始编剧就对那些成年人的迂腐和贪婪持有批判的角度和眼光,甚至用了极其荒诞的夸张手法,来讽刺和鞭挞这些成年人。

第二,情感的倾向很重要。在一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从一开头我们就已经深深地同情小女孩了,我们会关心和关注她,认真聆听她提出的问题。我们对成年人却是鄙夷和反感的。

第三,就是结局。结局往往反映了编剧和创作者的观点和倾向。假如故事写了许多负价值的事物,那么,作者对这些负价值是批判,还是歌颂?结局就是定论。如果一个作品,在前面的90%的内容写的都是正价值事物,却在结局上让这些正价值失败,好事被批判,好人被否定、被嘲弄,你说,这是正确的价值观,还是错误的?相反,如果前面90%写的都是负价值事物,但结局我们批判它们,反讽它们,你说,我们的价值观有错吗?

前几年,薛晓路老师的《北京遇上西雅图》上映的时候,就有人批评说影片的价值观有问题,说为什么要写一个“小三”,写她好吃懒做,享清福。为了富人到美国生娃,最后还有好男人当“接盘侠”。她想当小三就当小三,想当良家妇女就当良家妇女,所以这部片子的价值观是错误的。

我觉得这样评价这部电影是不公平的,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几乎在整部影片中,我们都没有看到汤唯演的那个角色很享受小三的生活,或者飞扬跋扈,在正方面前作威作福。相反,我们看到了这个女孩虽然衣食无忧,却生活得不幸福,因为物质富足并不代表幸福。我们也没有看出吴秀波是一个“接盘侠”,充其量这是两个在个人生活上都不幸福的人在抱团取暖罢了。而结局呢,汤唯否定了她的小三身份和生活,独自创业,养育孩子,两年后带着孩子去追忆往事,与吴秀波不期而遇。编剧给了我们他们会走到一起,走向幸福生活的暗示。这样写价值观是没问题的。

所以,评价一个作品的价值观,就是三个要点:

1.看问题的立场;

2.对待人物和事物的感情倾向;

3.结局所作出的道德上的评判和评价,即:谁是真善美,谁是假恶丑?

如果一部影视作品在这三点上都是正面的,或者符合正面价值取向的,就是价值观正确的作品。否则,无论你写多少正价值的事物,价值观可能都会有问题。

3

宏观的“是非对错”和微观的“真善美丑”哪个更重要?

写剧本,我们不可避免地会写许多社会中的复杂人生,一个人在宏观上的对与错,有时候是很难表明作品的价值观是否正确的。

比如你写一个旧社会的警察(民国时期的警察),或者你写伪满洲国的一个小公务员,如果我们用宏观的评判标准去看,就会说这样的作品有问题。旧社会的警察,就是代表旧的统治者的,他一定会压迫老百姓,他是坏人。你写他,还当成一号人物来写,这作品能好吗?你写的伪满时期的小公务员,他是为日本人干事的,这种人我们叫汉奸。你为汉奸立碑树传,作品一定反动。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

文学的伟大,就在于我们可以通过文学作品中那些复杂的人生,去表达伟大的思想和感人的道德

那么,在具体的创作中,我们怎样避免观众误解我们价值观有问题呢?

当然是在微观上作道德的评判。

比如,我们刚刚分析过的美国经典影片《教父》,写黑社会,美国的黑帮家族,他们杀人掠货,理应认为作品写的就是一群坏人。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的。作品写的是人生,是社会,是活生生的历史。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任何一个社会阶层,都有坏人和好人。正如我们不能以群体评价标准来得出个体评价的结论一样,脱离了微观的,具体的条件,去歌颂抽象的伟大和正确,不是文学的任务,只是政治的宣传罢了。

所以,写什么,并不是评价价值观的标准。如果用这个来作为标准,只能说明我们自己的简单和幼稚。

结论:我们是可以写负面的事物和人物的。我们可以写妓女,写犯罪,写变态狂,写鬼子,写妖怪……只要我们用微观的道德去评判他们,就没有问题。

4

离开了负面人物和事物我们还能写出什么好作品来呢?

我们写剧本,编故事,本来就是要写负面价值的事物和人物,这个是必须。不仅仅是“可以写”,而且是“必须写”,这是戏剧的本质,是文学的本质。

你写一个好人没关系,你写一群好人也可以,但是如果你写的是一群好人,遇到一堆好事,理所应当地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价值观是没有问题了,可不好看了。

这里有同学提问:写了负面价值的事物和人物,怎样通过审查呢?

写负面价值怎么能过审?对负面的事物,你的态度是批判的,你的情感是否定的,你的结局是惩罚和鞭挞它,这样的作品怎么过不了审查?审查对于许多编剧,就像是一个悬在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剑,我们总怕它掉下来,其实它没那么可怕。

再说一遍,一部戏的道德评价和价值倾向公式:立场+情感+结局=价值观。

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高满堂老师为温州写了一个戏,叫《温州一家人》。当初刚出大纲时,温州一干人在剧本研讨会把故事给否定了。那些温州出钱的单位和地方官员说,我们温州有那么多高楼大厦,那么多优秀企业,优秀企业家,GDP如此高,资金那么雄厚,你高老师为什么不写?偏偏去写了一个温州家庭的苦难家史?高老师当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文学本来就是写苦难的!

所以我说,写苦难,写负面价值的事物,就是文学的本质。我们写了那么多负面的价值,只是在最后,才写正面价值的胜利。

有没有在结局时写正面价值的失败,负面价值获胜,罪犯逍遥法外、恶人更加飞扬跋扈?这样写可以吗?当然也可以,那这样写的目的,就是批判社会。

好莱坞的成功也是这样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不是共产党的要求,不是政府的要求,而是观众的要求,是人类的要求,就是你要讲好一个故事,往往是在写90%的负面价值,最后被10%的正面价值给战胜了。

《肖申克的救赎》难道不是这样吗?即便你写现代都市爱情剧,也只能写男女主人公受尽折磨,或者受尽折腾,才“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如果你写一个俊男巧遇一个美女,一见钟情,坠入爱河,相见恨晚,经历了一系列的甜蜜生活之后,终于双双走进了幸福的婚姻。这样写好看吗?

我再打一个比方 ,如果你是一个画家,你在一张白纸上画画,想画一轮耀眼夺目的,甚至是刺眼的太阳,请问,你用什么颜色?同学有人说黄色,有人说蓝色,有人说白纸一张。

你自己去试试就清楚了,你必须用“黑暗”。要用深色,甚至是黑色,来反衬出太阳的耀眼。这就是艺术的规律。

我的《编剧技巧116条》里,有一条叫做“下狠手”,你们还有印象吗?

下狠手”——故事产生于动作,动作来源于人物,人物发力源于编剧给他的压力。我们称之为“压弹簧”。编剧压弹簧越给力,人物的动作发力越大。所以,老好人当不了好编剧。编剧对心爱的主人公不能太好,你得让他爱苦,被凌辱,遭打击,让他危机重重,走投无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是也”。

你得下狠手!你得对你笔下心爱的人物下狠手,下黑手。你要整死他,整他半死,让他生不如死,让他死又死不去,活又活不好。靠什么来折磨他呢?当然靠黑暗。靠残酷,靠挫折,靠坏人,靠阴谋,靠负面价值的事物。

结论:我们必须写负面价值的事物!

我们说的强情节,构成因素很多,但首先你得写“严重的事”!我在看《9号秘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特点:大部分故事都有死亡。死亡就是负面价值的事物,而死亡更是有张力的事物。有人总结过,好莱坞的电影里70%都跟死亡有关联,写了那么多负面价值的事物,依然受到了全世界观众的喜爱。

我的观点分享完了。晚安,各位。

FIN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