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观察|一场会议,一张名单:600万犹太人因他的一个签名而死

原标题:观察|一场会议,一张名单:600万犹太人因他的一个签名而死

经公众号“ 筑垒地域”(ID:zhulei1941)授权转载

▲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

对于欧洲的一系列集中营,恐怕人们最熟悉的还是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二战期间,这里每天都在上演“流水线般”的“清除犹太人”等所谓德国劣等人种的工作,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绝对离不开这个人的一纸签名。

奥托·阿道夫·艾希曼1906年3月19日出生于当时德意志帝国下属的索林根城中的一个加尔文教的家庭之中。艾希曼的人生或许和希特勒也有某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在林茨市所上的德皇“弗朗茨·约瑟夫”州立中学也是希特勒曾待过的学校。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顶着被同学耻笑为“小犹太”头衔的艾希曼选择了辍学,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他开始苦练机械修理技巧。

▲年少的阿道夫·艾希曼

▲中学时期的艾希曼与其同学的合影。在同学的眼里这个肤色“偏向犹太人”的小个子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朋友。

1923年,年仅17岁的艾希曼正式踏入了社会,开始在老阿道夫开设的采矿公司工作。1925年至1927年期间,艾希曼在当时的AG公司担任推销员一职。到了1933年春,艾希曼已经成为了AG真空滤油器公司的一个街道代理商。同年的7月,艾希曼自奥地利返回了德国本土,并在1935年3月21日迎娶了维罗妮卡·里布尔(1909-1997)

▲阿道夫艾希曼与妻子维罗妮卡·里布尔的结婚照

▲艾希曼与长子克劳斯·艾希曼在一起。艾希曼的家庭一共有4个孩子分别是克劳斯·艾希曼霍斯特·艾希曼,迪特尔·艾希曼以及里卡多·艾希曼

1932年时,艾希曼加入了位于林茨市的奥地利纳粹党分支,并得到了批准,党员号889895。就在加入纳粹党的同时,艾希曼还向当时招收成员的党卫队抛出自己的简历。在经过一系列的政治审核并得到充分培训后,他在当年的11月份以一名预备成员身份加入该组织。党卫队号45326.1933年。纳粹正式上台后,艾希曼回到了德国本土并加入当时的党卫队特别行动队。11月,艾希曼晋升为武装党卫队三级小队长(上士)并在当时的达豪集中营里任职。

▲达豪集中营大门上悬挂的“劳动获得自由”的标语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艾希曼被提拔为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上尉)。和那些“坐在桌前指手画脚的德国军官”一样,艾希曼在对犹太人以及其他种族人群的迫害,屠杀方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1939年,在参加完国家安全总部会议后,同年12月,艾希曼调任至当时的国家安全总部四处(也就是盖世太保)专门负责犹太人的“清除工作”【犹太人事务办公室主任】,并直接向希姆莱汇报。

1940年8月,他曾以国家安全总部的名义,发布了所谓“马达加斯加”方案,并试图将所有的犹太人驱逐出德国本土,但这份方案从未被具体实行过。1940年末艾,希曼晋升为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少校),并在1942年升任一级突击队大队长(中校)一职。

▲1937年阿道夫·艾希曼个人所写的晋升申请(自上士晋升为少尉)

▲1940年时陪同希特勒出席活动的一行人中,图中有标记者为艾希曼

1942年的万塞会议可以说是艾希曼一生中最大的污点所在。早在1941年秋,时任波西米亚—摩拉维亚保护国长官的海德里希,就曾告诉过艾希曼,要他“将所有德占区的犹太人赶尽杀绝”,这也是万塞会议上众人所通过的“最终方案”的来源。

▲万塞会议的与会者一栏。包括: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奥托·霍夫曼 ,海因里希·缪勒,弗里德里希·威廉·克里青格,约瑟夫·布勒博士,罗兰·费舍尔博士,威廉·施图克特博士,格奥尔·莱布兰特博士,阿尔弗雷罗·迈耶博士,马丁·路德博士,埃里希·诺伊曼,卡尔埃·伯哈德博士,阿道夫·艾希曼·鲁道夫·兰格博士

▲位于万塞路58号的别墅,当年臭名昭著的万塞会议即在这里召开。

▲著名的“艾希曼名单”,上面所陈列的都是当时欧洲各国的犹太人总数。

“最终方案”给予了艾希曼极大的生杀大权。他可以让调任各地的列车将数十万犹太人成批成批的投入到波兰各地的集中营当中。1944年,德国占领匈牙利后,艾希曼来到匈牙利将440000名匈牙利籍的犹太人,无论孩童还是妇女一概送进了毒气室。到了1945年德国将要战败之时,希姆莱下令停止对犹太人的大规模灭绝行为,并要求“一定要将最终方案的档案销毁”。

随着匈牙利被苏军占领,艾希曼回到了奥地利向美军投降。狡猾的艾希曼通过假名”奥托·艾克曼”蒙混过关,在1946年初被盟军释放。在1948年,这个前党卫军中校和汉斯·鲁德尔等纳粹狂热分子一同乘船逃到了南美洲的阿根廷避免被人认出。而妻子维拉和他的孩子以“寻求政治保护”的名义于1952年也搬迁至阿根廷。

▲1948年出逃阿根廷时艾希曼的留影(中间戴礼帽墨镜者)

▲艾希曼的晚年几乎是以假名为生,他的护照名为“里卡多·克里蒙特”

所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1960年5月11日晚,一只精锐的以色列“摩萨德”特工小组奉将刚刚下班的艾希曼逮个正着,两名强壮的摩萨德特工将他按倒在地,随后将他推进了汽车当中扬长而去。艾希曼在被捕后,被强行注射了安眠药,并被装扮成了一名“客机服务员”,被摩萨德从阿根廷抓回了以色列。

面对审判,艾希曼还试图摆出一副“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的态度,去面对广大的以色列民众和审判者。而在超过1500份档案文件,来自16个不同的国家,超过90名在纳粹集中营幸存者的指认,以及1948年纽伦堡审判中所认定的18项罪行的并同打击下,艾希曼终于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颅,对于“屠杀600万犹太民众”的历史事实供认不讳。

▲审讯期间的阿道夫·艾希曼早已经没了党卫队时期的趾高气昂。

1962年5月31日,在长达一年多的审判后,艾希曼走上了绞刑架。次日,他的骨灰被以色列海军撒进了茫茫大海,没有任何纪念碑,没有墓碑,曾经的刽子手终究伏法。

▲以色列海军的巡逻船将艾希曼的骨灰撒进大海。不留一丝痕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