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年少无知时,我们羞以启齿的“白嫖”

原标题:年少无知时,我们羞以启齿的“白嫖”

前几天,鹿晗表白关晓彤仅仅二十几个字的微博仿佛从天而降的一颗原子弹,掀起了一场粉丝情绪的崩溃和吃瓜网友的狂欢,信息爆炸短时间摧毁了服务器的正常运转,而这场虚拟空间的“灾难”过后,一些人开始走上反思之路。粉丝文化被一些公众号称为“粉丝宗教”,粉丝群体被讽刺为“粉丝帝国”。粉丝文化具有极强的渗透性,暂且不谈“女友粉”,今天我们就来窥探一下“饭圈黑话”最有影响力之一——“白嫖(以下简称BP)”。

此BP并非通常所知的战斗点数和血条,而是指喜欢并迷恋某种人或事物、但并不付出金钱的行为或一类人。通常适用于两种语境:一种是聚聚自谦,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在圈子里保持低调;另一种是花钱群体对不花钱群体的不满、抗议和讽刺。当然这里我们主要聊聊颇具争议性的后者。

据现有网络资料考证,BP这个词起源于日本杰尼斯偶像的中国粉丝论坛(J家闲情),由于地理距离、国际关系和日本封闭的偶像市场与保守的营销模式,中国粉丝只能通过购买CD、DVD、周边小物和官方烧普照片。还有AKB粉丝花钱投票的形式等等。“花钱即正义”、“BP请安静如鸡”成为粉丝群体的规范。

之后BP这个概念不断扩散,不仅仅是饭圈专有术语,使用范围逐渐扩大。在流行音乐圈子,不买CD或者听没有版权的数字音乐的听众;在游戏圈子,玩盗版游戏或不氪金的玩家;在美剧、日剧、韩剧圈子,不买DVD、伸手讨字幕组资源或录屏、流通网盘盗版视频的观众;在消费行为中,拼命杀价不想多花钱的顾客;政治上,一边从更大组织或群体的获得好处又对其不利的、吃里扒外的政客……

同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征——公开表达自己BP的情绪并不以自己的态度和行为为耻。于是社交媒体上所谓“正义之师”风风火火地赶来“撕BP”、“掐BP”也成了各个领域一股强劲的风潮。

BP之所起,一往而深?

如果把BP简单粗暴地比作现实生活中吃霸王餐,那么BP背后是怎样的心情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吃霸王餐的食客对于这家店和这道菜本身是喜爱的或有喜欢的倾向的,否则他们不会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这里。反之也证明了BP对象在内容或形式上有价值和意义的。

其次对于具有实体的物质商品,一部分人会认为它比无形的产品有更具有直观的实用价值;相比习以为常的物质消费,文化产品的消费对于国人并未达成共识。根据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不难理解,一个国家和社会总的需要层次结构,是同其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文化和人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相关的。因此,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人们之间对于生理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的选择不同,因此彼此之间的价值观念上存在差异和矛盾。在虚拟空间产生冲突也是在所难免的。因此,“学生党没钱”、“有免费资源谁买谁傻子”、“用爱发电”等言论引战是社会环境和个人心理共同作用的结果。

虽然我们通常会认为技术是中性的,但是移动互联网和相关技术为BP提供了滋生蔓延的温床。粉丝社群因交互而结成关系,用户在准入门槛相对较低的社交网络中被赋予一定程度的话语权,公开的表达和表演成为虚拟空间的日常。正是因为更大范围的发声、交流的可能,人与人之间的观点、态度、行为的差异才能凸显出来。另外,云计算、云储存技术使信息资源的传输更为便捷。“网盘见”、“跪求免费资源”、“怎么不发完呀”之类的评论和弹幕往往会成为舌战的导火索。

BP轻薄了谁的梦想?

以粉丝为例,社交媒体的圈子本身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在这个回音壁中,她们很快形成群体规范和群体认同,消费的金钱和换来的物质成为身份的象征,身份的差异也导致了饭圈的等级划分。简单的说花钱多的人有更高地位、掌握着话语权,因而她们将没有花钱的人用BP的标签划出自己的圈子范围,使这些人处于边缘地位并受到主流的谴责。

而对于非粉丝群体,以相同的观点为基础暂时形成的讨论关系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围绕个人BP行为展开的讨伐行为是具有集体性的。人多势众必然带给BP群体压力,强迫其离开双方共同感兴趣的领域或者剥夺对方的话语权力。

另外,微博上各个圈子中“说给XXX”是一个神奇的群体狂欢圣地,这里和巴赫金描述的狂欢很是相似,“挂人”成为这里经常上演的狂欢节剧目,具有影响力的微博博主被加冕为掌控气氛和节奏的王者,围观的人们在肆意戏谑和怒骂的过程中产生人际间和群体内的关系,被守护的偶像或事物以及反BP的价值取向神圣而不可侵犯。虚拟空间中的日常成为一场盛大的表演,深陷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暂时承担起了演员的角色。因而,BP和反BP之间互指“戏精”也成为常态。理性,不存在的。

BP欠了谁的“桃花债”?

之前有一种言论“我们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为什么现在年轻人会产生这种呼声呢?其实归根结底——版权。在少年时期,电影院并不像现在遍布大小城市,香港电影被引进的机会也很小,你还记得当年看周星驰《大话西游》租的盗版碟吗?当它已经成为记忆中不可替代的经典作品,我们有了自己的钱包并且有能力负担起一张电影票,会主动地为作品的优质和记忆中的情怀买单。

在欧美、日本的文化市场,版权意识相比中国更为深入人心,规章制度也更加规范。追溯到1886年,欧美国家便建立了国际性的《伯尼尔公约》保护成员国文学艺术作者的权利。另外,成熟的市场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推动着文化价值向商业价值的转化,虚拟产品向实体产品转化,以迪士尼、好莱坞为代表的公司和商业模式,国内文化公司在目前仍然不那么容易超越。

目前在我国,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7.51亿,这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文化消费市场。视频付费和知识付费也渐渐成为被一部分人接受的消费方式,越来越多的人在维护版权的斗争中选择尊重和保护作者的劳动付出,组织起来举报盗版资源、批判BP在道德层面和法律层面使他们产生责任感和使命感。因为我们都坚信着只有将文化产品有效地推广、变现才能带给作者或者制作团队再创造的物质基础和信心。

BP是免费的午餐?

“免费”这个词在市场经济中无疑是最具冲击力和诱惑力的词汇,但是另一个词汇粉碎了这个美好的假象,即“机会成本”,我们得到某种东西的同时也伴随着去放弃另一种东西的最大价值。

BP看似不花费金钱,但是仍然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例如,在索要盗版资源时需要动用社交网络关系积累人情债,千夫所指的BP很有可能让自己丢掉面子和尊严。

免费的产品不如正版质量好,免费的服务不如付费的贴心,就像付费视频才能享受蓝光画质、QQ绿钻才能听高品质的音乐、正版书错字更少之类的情况。

免费会消耗更多时间。加拿大学者达拉斯·W.斯迈思曾提出“受众商品论”,人们通过观看商业文化的同时被媒介买给广告商,受众在闲暇时间付出了劳动,为媒介创造了价值,但没有得到经济补偿,反而需要承担其经济后果。你还记得在视频网站因为没有会员而被鬼畜页游广告支配的恐惧吗?

如上一部分关于版权的讨论,整个文化产业的商业生态也会因免费而遭到破坏。最终的后果也需要每个末端的用户共同承担。免费并不意味着零付出,也不是理性和明智的象征。

文已至此,说好的BP羞以启齿呢?

但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大新媒体

微信号:beidaxinmeiti

微博:@燕北新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