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言我禅者愚,行我道者拙

原标题:言我禅者愚,行我道者拙

近一两个月,闭门谢客,远避江湖,整日笔耕不辍,为的就是几本国学经典的凝练。

山区的温度比市中心不止低个五六度,一早一晚,颇觉深秋的寒意。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的,不到五点起床,怕是比闻鸡起舞还要早些时光。

周六的早上,对我来讲,当是最好的时节。没有车马的喧闹,没有课案的纷扰,可以静下心来,仔细研究自己钟爱的内家拳术。往往在这个时候,才能找到天人合一的妙趣。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随着两声响亮的唱喏,一僧一道,飘然而至。

“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看来我最近是发达了,躲到了这大山深处,依然有故友来访,莫不是小生天大的造化啊!求难法师、玄玄道长,别来无恙吧!”双手抱拳,深施一礼,内心却有几分惊讶与喜悦。

“明素施主,别来无恙!不在你的草堂悟道,如何躲到这山野之地来了?莫不是羡慕我与玄玄道长不成?”大和尚还是老样子,永远笑呵呵的,言语之间,总是喜欢直指人心。玄玄道长则不同,安静,祥和,坚韧。

“大和尚,多日不见,在下正有一事请教:这山林与草堂何异?修佛与问道又有何不同?”

“好厉害的中医大夫啊!在禅机上从来不落无常,足见高明!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听求难法师这样说,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大和尚原来也喜欢口是心非!明明知道这口头禅无益,却偏偏用这个来恭维于我,不知这心灯将印在何处?”

还没等求难法师开口,玄玄道长却脚下轻移、猿臂轻舒,一掌向我的肩头拍了下来。

好个玄玄道长,相识这么久,虽然明知道他也是一个内家拳高手,但是还真没有见识过,更没有和道长真正切磋过。这一次跑进深山里来找我,居然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考量起我的功夫来了,这确实有点意外。可是意外归意外,既然对方已经出手,我就不能客气了。我立刻双目微闭,气下丹田,返观内视,双臂不动,拇指轻扬,准备实实在在挨道长这一掌。

玄玄道长是个清静高人,这一掌在即将沾到我衣服的瞬间撤了回去,并马上稽首道:“无量天尊!明素先生看来最近真是颇有精进啊!整日习文,但是在武道上居然也有这么深的造诣,实在是难能可贵了!”

听到恭维的话,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心里也是比较畅快的。但是依然暗自庆幸道长这一掌没有拍下来,要不后果就不好说了。

被他两个这么一闹,晨练只能作罢,这时候有机会仔细端详这两位多日不见的老友:他两个都是乐呵呵地望着我,不再说话,好像在等我说什么,或者在等什么结果。我开始有点纳闷,但是看了他俩这样的表情,我好像忽然有点明白了。

“给两位法师汇报一下我最近的心得可好?”

两位还是没有说话,同时点了点头。于是我不再客套,直接说道:“最近两年我一直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播,尤其是在中医和武术两大致用文化的结合研究与推广上做了不少工作。线上课讲经典,说的是理;线下课教健康,修的是道,这就是我推广传统文化的道理。”

看看两位法师频频点头,我继续说了下去:“书读的多了,容易产生夸辩之弊;武练的勤了,容易养长匹夫之勇。这世间的道、理,不可偏废。身体才是最好的道场,精气不堕,方能心灯长明。所以,我觉得要讲理,必先修道;修道,必要明理,这二者二而一则常,一而二则妄。这也是我最近提出‘用身体读经典’初衷,线上讲理,线下传道,不知道二位法师以为然否?”

求难法师双手合十,说道:“言我禅者愚!”

玄玄道长手打拂尘,说道:“行我道者拙!”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