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座40平小馆,装着40座城市的味道

原标题:这座40平小馆,装着40座城市的味道

我们都在摸索前行,

不知路在何方,

能够做的,

唯有将手头之事做到极致。

百年面道

不管是否情愿,

生活总在催我们迈步向前。

背上行囊,

来到千里之外的他乡,

在此生存奋斗。

而故乡的味道,

便成了不时涌上心头的别样滋味。

但不过就是咬咬牙,

压下心底的风起云涌,

继续脚步匆匆。

或许我们早已习惯这种疼痛,

但总有人为之唏嘘不舍。

想尽办法,

让在异乡奋斗的人,

吃到一口家乡味。

这家不起眼的路边小店,

窄窄40平米间,

竟囊括了40城40味。

而它的主人,

用人生最美的21年,

摸索出108碗面条,

只为给在津奋斗的人儿,

送上一份家的味道。

在这里,

有着来自各地,

千奇百怪的面食。

从地道天津味的百年老面,

到上海风情的随便什么面,

成都特色的勾魂面,

带有广式特色的加勒比海盗面……

它是天津卫三大传奇面馆之一,是天津最地道民间老味道,被列入第三批天津非遗申报名单,店长甚至获得过中国顶级烹饪大师的称号。

但这般成就,并不是什么名师做出的成绩,而是一个执拗的面痴,通过自己21年的摸索,所赢得的认同。

眼前这位胖乎乎的大哥,

就是这家面店的主人——

于震。

他和我们一样,

也曾迷茫和困惑,

都有对当下生活的不满,

和对未知的期待和向往。

但不同的是,

他比我们大多数人,

多了那么一点倔。

16岁那一年开始,到餐饮店内打工,从后厨的刷碗、洗菜开始,到端菜、打下手、掌勺一样样做过来。

看的时间久了,发现绝大多数店铺都千篇一律,我要开一家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店铺,小小的念头悄悄在心里种下。

天津人爱吃面,

婚丧嫁娶,

大小杂事,

都爱吃上一碗面。

少年时背着书包冲进家门,

在厨房中的母亲总会探出头来问:

“回来啦,饿了吧?

我给你下碗面啊!”

在于震眼中,

面就是家的味道。

我要卖面,

卖一碗有家里味道的面。

想法定下,

剩下的就是执行。

从那天起于震就开始琢磨,

如何做好一碗面。

先从家里着手:

蹲在厨房,

盯着母亲的每一个步骤,

研究每一个细节。

研究完家里的,

就开始琢磨外头的,

盯着人家每一次操作,

记录下来回家一步步试验。

那段时间,

他天天推着小摊在外头逛,

边卖面条边学习,

每天就在路边睡三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

想的只有一件事——

要怎么样将面条做好。

最终,

面做出来了,

做法沿袭至清末已有的海派葱油面。

只用鸭蛋黄和面,

因为鸭蛋黄内含不挥发碱,

能够保证面条的筋道。

为了让面条更有家的味道,

用的是天津家家户户都用的切面做法。

一级压榨的花生油,

搭配上最好的香葱,

加上特别选用的酱油,

小火慢熬至浓稠,

全程需要近两个小时。

炸葱油对火候及其挑剔,

多一份则微苦,

少一分则不香。

面条过水淋上熬好的葱油拌匀,

铺上自家种的新鲜蔬菜。

甜咸相宜,浑厚喷香,

口感精细而讲究。

而因其做法流传已久,

便取名为百年老面。

味蕾是最挑剔的东西,

或许它无法分辨出每一样食材,

但能清晰直接地辨认出东西的好坏。

好东西从来不缺欣赏的人,哪怕只卖一种百年老面,一天都能卖出400~500碗。

做一碗有家的味道的面条,这个目标已经达成。本以为生活就会这样安安稳稳过下去,稳定的客流,还不错的收入。

然而一件意外的出现,竟让于震抛下现有的成就,一走就是五年。

再寻常不过的下午,

与过往每一天一样,

客人来来往往,

点单,等待,吃面,离开。

有一位客人却非如此。

在吃完一碗面后,

执意要打包四份离开。

问及缘由,

竟是要离开天津,

担心此后许久,

再吃不到心心念念的家乡味道。

是啊,

有时候吃东西的初衷,

并非是为了充饥或口味。

而是为了那段故事或者念想。

那能不能让天南地北的客人,

在这里,

吃到自己家乡的味道?

于是背起包,

带上妻子,

离开天津,

一别五年。

2002.08,广东,宫廷秘制鸡腿面,

2003.11,上海,随便什么面,

2004.10,内蒙,大牧场羊杂面,

2005.06,河南,泡宽汁羊排面,

2006.05,山东,剁椒肥肠面……

5年时间,

从南到北,

40座城。

从到店内打工偷师,

到参加短期烹饪班,

再去职业大学进修。

所有他能想到的方法,

他都一个个去尝试。

落于笔下不过十余字,

但个中辛苦,

岂能轻易被外人道。

本可以轻轻松松呆在家里卖面,偏偏要拿着五六百一个月的薪资,在各个城市的面馆里兜兜转转。

白天在店里认真打工,晚上到了住所,就将今日观察到的所有逐一记录,光是笔记,

就记满了厚厚几十本。

看到下班便坐到桌前,

在笔记本上不停记录的于震,

妻子忍不住吐槽,

“总是在不停记记记,

像个神经病一样。”

于震好脾气安抚,

这些可都是无价的财富。

学成归来之时,

便是成功之日。

小小的店里,

挤满了儿时才能见到的东西:

奶奶辈常用的缝纫机,

爸爸辈爱用的烟斗,

儿时最爱的连环画…

进店的那一瞬,

时光好像被拉回20年前。

一整墙吊的满满当当的菜牌,

显得尤其让人震撼。

60余种拌面、40多种汤面,

合计108种。

一天一款,

也需要吃上三个多月。

而它们,

就是他五年进修的最佳见证。

面的名字千奇百怪,

每次看都忍不住笑出声。

从“百年老面”到“随便什么面”,

从“加勒比海盗”到“面中宝马”,

甚至还有勾魂面……

由于面的种类太过丰富,

选择困难的食客往往直接崩溃,

请服务员随便来碗什么面。

随便什么面就此诞生。

虽然名字非常随性,

但出品倒是一点都不马虎。

上海杨村的传统做法,

奶奶们最爱做给儿孙辈的吃食。

老上海传统的葱油,

淋上店内自榨的浓醇花生油,

配上上海经典辣肉丁。

甜甜辣辣,

香气醇厚,

最为温暖家常的味道,

渐渐成了店中的头牌。

从目之所及的地方到口中食物,

都是记忆中最熟悉的味道。

多庆幸能有这样一个地方,

在加班晚点身心俱疲时,

走近店里,

吃上一碗小面,

身不动,

舌尖就能翻山越岭,

尝到家乡的味道。

一圈下来,

百年面道彻底红了。

稀奇古怪的名字,

为它吸引来了客人,

而精心料理的味道,

为它留住了客人。

哪怕藏在不为人知的大厦里头,

遇上饭点,

队伍从柜台排到店外

等上30~40分钟更是常见情况。

但于震笑嘻嘻坦言:

我没多大追求,

只想把家看住,

让天南地北的食客来我这,

都能吃到自己家乡味。

从最初有个要开一家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的餐馆,到开一家有家里味道的面馆,再到让天南地北的人都能在这吃到家乡味道……

他走的每一步都不是既定的套路,

不过是在当时的情境下,

自己摸索试探出的想法,

然后,想尽办法,坚实执行。

直至走到最后。

其实我们不都一样么,

都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方,

只能鼓起勇气迈步向前,

每一步都扎扎实实走稳,

向着对未来的憧憬一路前行。

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天才,

更常见的,

不过是不安于对现状的迷茫,

一步步摸索,

后路慢慢出现在了眼前。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