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穿35元衣服喂饱8亿人,这个国外跪求的中国男人才是我们的真男神

原标题:穿35元衣服喂饱8亿人,这个国外跪求的中国男人才是我们的真男神

这样的男人,

才是我们的男神。

国民男神

前一阵,

明星恋爱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

有人脱粉,有人哭闹,

甚至还有想不开的,选择轻生。

相比于这导致网络瘫痪的娱乐八卦,

有一条“重磅新闻”则被轻易盖过去。

非凡君的男神:袁隆平,

研发的“海水稻”试种成功,

最高亩产620.95公斤。

你或许不了解这有多大意义。

简单来说:现在海水也可以种粮食了!

往大了讲,

世界142.5亿亩盐碱地,

中国15亿亩盐碱地,

都可以“变废为宝”,种植粮食。

如果在一亿亩盐碱地上推广海水稻,

按亩产300公斤保守估计,

年产量至少能养活8000万人。

寸草不生的盐碱地

你或许更不了解的是,

就在前不久,

这个朴素的87岁老人,

刚刚攻克了水稻去镉技术。

大米去镉是个什么鬼?如果你知道1931年震惊世界的日本富山县“骨癌病”镉米事件,就知道大米镉污染带来的后果有多严重。

轻则咳嗽骨折,重则痛不欲生,自杀解脱,而这一未引起国人足够注意的镉米污染致病,被袁隆平悄不声息地化解。

“这样的男人,

放在古代都能封神。”

而87岁的袁老,

却从不在意这些虚名号、大派头。

他留给人的身影总是步履匆匆

弯腰穿梭在稻田之中。

穿35块的衣服,买10几块的领带,我们似乎早习惯了他填饱全球十几亿人肚子的成就,而开始慢慢将其遗忘,甚至还有人觉得我们早已丰衣足食,他干这些就是“吃饱了撑的”。

但其实在国外,

他是满世界跪求的国宝级男人,

连走在非洲街头都会有人认出,

亲切地喊他“父亲”。

或许,我们真不该将他淡忘。1953年8月,袁隆平被分配到偏远的山村教书,坐着烧木炭的汽车一路颠簸,来到离黔阳县城安江镇4公里外的安江农校。

这一待,就是16年。

期间他经历了1960年罕见的天灾人祸,眼看一个个因饥荒水肿的病人倒下,他心疼得辗转反侧,却又无能为力。

一幕幕残酷场景,让他下定决心,发挥自己的才智,培育出亩产800斤、1000斤、甚至2000斤的水稻新品种。

可这一世界性的难题,谈何容易?日日夜夜苦苦寻觅,他终于发现了第一株“天然杂交水稻”。欣喜若狂的他精心培育试种,却以失败告终。

1964年,他又好不容易找到6株雄性不育植株。正培育倒腾得兴致勃勃,却因历史原因,试验的坛坛罐罐被砸个稀烂。

袁隆平不忍放弃,他捡回来几兜秧苗,悄悄藏在学校后面的臭水沟。但辛苦保留下的秧苗却再次被毁。

1968年5月的一天,试验田被人踩得稀烂,秧苗被拔光。从田埂边的污泥里,袁隆平捡回了5根半埋着的秧苗,继续干活,丝毫没有追究是谁干的,"他是那种摔摔打打都不记痛的"。

1970年,试验田所在县城发生7.2级地震,人们纷纷撤离,但袁隆平就是不肯走,“我的试验田就在这,我往哪走?”

阵阵余震里,他在田边搭了个棚子继续研究,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他研究出了“野败”,成为所有杂交稻的母本。

正是有了“野败”,

才有了养活8亿人口的杂交水稻。

那时不比现在,

饥饿还是全球性的难题,

全世界有8亿饥饿人口,

每年有1万多名儿童活活饿死。

而中国在那样特殊的历史环境下,

情况尤甚,扒树皮,吃观音土···

全世界都在寻求解决饥饿的良径。

“外国人没有搞成功的,中国人不一定就不能成功。”

美国、日本等当时科技发达的国家,从1926年开始急不可耐投入大笔资金、设备,研究杂交水稻的培育,几十年过去却一无所获。

当他们听闻中国人研究出了杂交水稻,先是质疑、震惊,确认这一消息后,赶紧打听是谁,没想到得到的答复却是:一名乡村老师。这对他们的“打击”不言而喻。

年轻时的袁隆平

1982年,国际水稻研究所的学术会议上,所长斯瓦米纳森先生亲自引到袁隆平走上主席台,随之屏幕上出现袁隆平的头像和“杂交水稻之父”的称号。全场起立掌声雷动。

各国的专家一致认为:袁,是当之无愧的杂交水稻之父。

而在国内,袁隆平也获得国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特等发明奖。

转眼1988年,

全国一半的稻田都在种杂交水稻。

这国外人眼中的“东方魔稻”,

让他们吃惊又羡慕不已,

美国、德国、法国等等几乎全世界国家,

都在排队请袁隆平讲课指导。

世界粮食奖创立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诺曼·博洛格在世界粮食奖颁奖仪式上与袁隆平握手致意,亲自给他颁奖。

2006年,他还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2014年,被提名诺贝尔奖。

他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各种证书和奖章,但老头子本人却没有被各种荣誉堆得高高在上,坚持在一线做科研。

有次爬田埂,旁边人想扶他一把,被他一下挡开了,"你以为我老了啊,我蹿田埂比你年轻人还快当!"

成名后的他依然低调,

喜欢自在随意的生活。

拉小提琴

打排球

玩象棋,

输了还像孩子般耍赖皮。

学游泳,

救人是唯一的动力。

连今年被曝光的“豪宅”,

也堆满了科研仪器,

被他全部用来搞科研,

没有一点住宅气息。

“我不在家,就在试验田里,

钱够用就行,最值钱的是脑袋里的东西。”

1998年,湖南一家事务所评定"袁隆平品牌"价值一千亿,但他却坚持不注册。

偶尔出差逛街,也买几十块的便宜衣服,有次到香港中文大学作报告,他就扎了条刚在街边用10元钱买的领带。

但在科研方面,他却“大手大脚”,毫不抠门,早在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奖励他的1.5万美金,他就全都拿出来,成立杂交水稻基金,奖励有成就的中青年科技工作者。

“名利对我没什么用处,能下田就是最好的。”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田里的水稻长得像高梁一样高,稻穗像扫帚一样长,颗粒像玉米一样大,我在田里走累了,就在稻子下面乘凉。

为了这个有些浪漫的梦,

他如今一把年纪,

还在学英语,

只为跟国际最前沿的科技接轨。

或许他就是有些人说的

“吃饱了撑的”。

但吃饱后的老人,

不是躺着刷娱乐新闻,

而是心中记挂着千千万万挨饿的人。

87岁的高龄,还能搞科研,

接二连三攻克难关,出创新,

把各种不可能变为可能,

给世人带来一次次震撼惊喜,

他才是我们心中的真男神。

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