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典藏:峡谷里的婴儿

原标题:典藏:峡谷里的婴儿

艾西是澳大利亚一位事业有成的民间艺术家,她和丈夫杰佛住在斯普林斯市郊的一幢乡村别墅里。在三十二岁这一年,艾西怀上了她的第一个孩子,于是便坚决地婉拒了全部应酬,完全沉浸在了快要做母亲的喜悦之中。

这天早上,艾西的丈夫杰佛去公司上班,临出门时,他看着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分娩的艾西,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爱恋。杰佛抱歉地对艾西说:“亲爱的,临近年底,公司里事情特别多,今天晚上我有可能加班,如果不能回来,做饭的事就要劳累你自己动手了。”

艾西却满不在乎,她朝杰佛摆摆手,笑着说:“没事儿,亲爱的,我完全可以自己来,你放心去吧!”

可谁知杰佛出门不久,艾西突然就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对劲,身子软软的。她不由心想:难道是我要提前生了?快到中午时,艾西懒得给自己做饭,于是就给附近一家比萨店打电话,订了一份水果馅饼。半小时后,比萨店的送货员汉特就开车将比萨送过来了。

艾西让汉特把比萨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她正要凑过去看,突然腹部袭来一阵巨痛,紧接着又是一阵。“准是要生了!”艾西紧咬牙关,赶紧在沙发上坐下来,此时她的脸色显得十分苍白,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全身颤栗。

汉特一看吓坏了,赶紧伸手去扶艾西:“夫人,你怎么了?”

艾西强忍着疼痛说:“孩子……我的孩子……我恐怕要生了。”

汉特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哪里经历过女人将要生产的事情?不过此时,他感觉到了艾西正用冰凉的手在使劲地拽着他,一种强烈的责任感立刻在他心头油然而生,他对艾西说:“夫人,你要挺住!快把你丈夫的电话号码给我,我马上他打电话。”

“不行,来不及了!”艾西呻吟着说,“我必须马上去医院!”

艾西的话一下提醒了汉特:是啊,从这儿到医院有很长一段路,如果等她丈夫赶回来再去医院,时间耽搁太久,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于是,汉特赶紧搀艾西上了自己的送货车。

送货车沿着蜿蜒的山间公路,以每小时八十英里的速度向医院方向急驶。但真的是来不及了,车才开了大约一半路程时,艾西肚子里的羊水突然破了,她又惊又急,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被艾西这么一声惊叫,汉特心里发了慌,他不由浑身一抖,结果方向盘就在这一刹那在他手里失去了控制,送货车立刻一头栽进了长满灌木的峡谷……

不知过了多久,艾西才苏醒过来,她刚一睁开眼睛,一种巨大的被碾压的疼痛感就从她腿部袭来。“汉特!汉特!”艾西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知道汉特怎么样了,她拼尽全力叫着汉特的名字,可是却听不到回答。

艾西于是艰难地扭过头去找,但马上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为啥?因为她突然发现,汉特已经被甩到车外,头正好撞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浑身是血。艾西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又使出全身力气喊着汉特的名字,甚至想爬过去救他,哪怕到他身边去看看也好,可无奈的是,艾西实在无法动弹。

怎么办呢?艾西看看车外,顿时又惊出一身冷汗:“天哪!”原来,她发现自己坐的这辆送货车是当时在斜坡上冲出好几百米后跌落到这里的,根本就没有在斜坡上留下任何发生事故的痕迹,而坡上密密麻麻的灌木林又将下面的事故现场完全掩住了。这条路上平时来往行驶的车辆就少,即使有车过来,也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下面峡谷里发生的车祸。

想到这一切,艾西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渐渐地,整个山林被完全笼罩在了黑色之中,夜风呼啸,寒意阵阵。艾西躺在送货车里,孩子还没有降生,营救人员也没有出现,而车祸带来的疼痛,还有饥饿和寒冷,却越来越加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孩子就会窒息,怎么办?

这时,艾西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给父亲当助手时的情景。艾西的父亲曾是一位产科医生,艾西曾亲眼目睹过父亲为婴儿接生的全过程,于是她立刻下意识地用力,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孩子生下来。可她试了试,就不得不轻轻地叹口气,原来由于下身被摔伤,她根本就使不上劲儿来。

不过整整一个晚上,艾西没有放弃,一直在顽强地做着努力。第二天一早,当新的一天来临,太阳也照亮了周围的山林时,艾西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她努力调整自己身体的姿势,继续尝试着使劲儿,想把孩子生下来。可是直到中午,依然没有结果,此时艾西已经累得精疲力竭,几乎接近虚脱,她意识到单靠这样的办法,已经无法让孩子降生了。

突然,艾西脑子里跳出了父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产妇无力将孩子生出,应该立即实行剖腹产。”剖腹产?艾西被“剖腹产”这三个字吓了一跳,可转而想到时间一长孩子将无法保住时,她果断地下了决心:就在这深山峡谷里,自己给自己做剖腹产。

可是做手术的工具从哪儿来呢?

艾西冷静一想:对呀,从去年开始,不是每辆澳大利亚车上都配了一个简易的医疗急救箱吗?她硬撑起身子,赶紧在驾驶室里摸索搜寻,果然在驾驶座下找到了那个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碘酒、绷带、纱布和棉球之类什么都有,就是独独不见她现在最想要的手术刀。

艾西急得快要哭了:难道是命运在捉弄自己,注定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她咬紧牙,对自己说:“不能放弃!为了孩子,我一定不能放弃!与其在这儿等死,不如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艾西又继续在车里仔仔细细地搜寻起来,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在仪表板下面的隔层里,找到了一把用来切比萨的刀子。看着明晃晃的刀刃在太阳下一闪一闪地发着夺目的亮光,艾西兴奋地闭上了眼睛,她一边在心里积攒着给自己做手术的勇气和力量,一边在脑子里竭力回忆当年看父亲做手术时的整个过程。

接着,艾西又准备好了纱布,用碘酒仔细地将刀子抹了一遍,将自己腹部也仔细擦过,算是消毒吧,然后一咬牙,一用力,将刀子朝自己腹部划了下去,一股殷红的血立刻流了出……。

艾西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痛,先前麻木的下身竟突然间有了知觉。她忍着疼痛,手里紧紧握着刀子,仔细地判断自己子宫的位置。她默默地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这是最关键的一步。”然后瞪圆眼睛,小心而果断地把刀插进肚子,把子宫划破了。

很快,艾西看到自己的子宫里有一个粉红色的肉团在蠕动,她不由欣喜万分,轻轻地把自己的右手伸进去,摸到那个温热的小生命后丝毫不敢停留,赶紧用力将他和胎盘一起拉了出来。

“哇——”送货车里顿时响起一阵让人心颤的哭叫声,顿时让这位下身已经鲜血淋漓的母亲激动得热泪盈眶。艾西迅速将自己的子宫和肚子缝合上,又将婴儿的脐带割断,包扎好,将孩子紧紧地搂在胸前。

做完这一切,艾西像是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此时她太疲倦了,头一沉,不一会儿就靠在驾驶椅背上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空旷的峡谷里响起了新生儿嘹亮而高亢的哭叫声,紧接着,又响起了“汪汪汪”的狗叫声。艾西惊醒过来,费力地睁开干涩的眼睛,她怀疑自己是在梦中:这深涧峡谷,哪来的狗呀?

可就在这时,艾西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喊声:“艾西!艾西!”

“是杰佛?是杰佛在喊我?”艾西透过车门,看到有人影在幽暗的峡谷里闪动,并且正向这边跑来。啊,跑在最前头的正是她最亲爱的丈夫杰佛!

艾西心里一阵激动,可此时她人已经极度虚弱,没等开口就昏了过去。

那么,杰佛是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呢?

原来,艾西出事的当天晚上,杰佛在公司加班,他往家里打电话,可一直不见艾西来接听,他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忍不住请假回了家。可谁知到家一看,根本没有艾西的人影,也不见纸条一类的留言,但他注意到了客厅茶几上没有动过的比萨,于是赶紧打电话找比萨店老板询问,得知汉特送货一直没有回来,心里顿时生出不祥之兆。他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艾西提前分娩,汉特送她去了医院。

于是杰佛又给医院打电话,可一家一家找下来,还是没有找到艾西。杰佛这下更紧张了:时间这么长,他们不在医院,难道是路上出了车祸?杰佛不敢迟疑,立即报警。

警方接到杰佛的电话后连夜展开搜寻,可惜都没能找到线索,于是第二天又动用警犬分几路搜寻,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终于发现出事地点。

杰佛跑到艾西跟前的时候,看到艾西怀里有一个东西在蠕动,仔细一看,竟是个婴儿。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遗憾的是汉特此刻已经早没有了气息,而艾西母子被警方送进医院后,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最终安然无恙。

“艾西精神”极大地感染了每一个人,《澳大利亚时报》的记者为此专程前去采访。很快,艾西成了全澳大利亚家喻户晓的最著名的母亲……

作者:尼尔森;改编者:傅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