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莫言:市场上大部分莫言书法不是我写的

原标题:莫言:市场上大部分莫言书法不是我写的

莫言

“大美寻源一一吴悦石莫言杨华山翰墨三人行”9月15日在北京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开幕。莫言在出席开幕式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及拍卖市场上频频出现的莫言书法作品,莫言说,“这些作品大部分都不是我写的,它们很多都比我写得好,我也不敢掠人之美,希望这些先生们不要埋没了自己的作品,署上自己的名字比较好。”

本次展览展出的作品以三位艺术家共同创作为主。吴悦石年少时便得画坛耆宿亲授,具有深厚的国学修养,诗书画印无不精通,为著名国画家王铸九、董寿平入室弟子。杨华山是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中心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两位画家与莫言是数十载至交好友,因此才有了这次跨界创作展览。

其中一些作品由杨华山先生画人物,吴悦石先生补景,莫言提取画作的精髓,凝练成精辟的诗句哲理。另一些作品反其道而行之,由莫言先生先题字,两位大家根据题字作画。莫言题文亦庄亦谐,妙趣横生。比如一幅渔人和樵夫在树下喝酒图,莫言题:“你打鱼我砍柴,哥俩相逢酒三杯。你好我好大家好,劳动人民最开心。”

杨华山说,中国古代文人大多都是诗、书、画皆能。南朝宋谢灵运开创的山水诗,与中国画论的发展并驾齐驱,共同奠定了中国传统绘画独特的,以画味道的精神境界。此后,传统中国画便与文学难分难离。诗文既成为了中国传统画家传达、概括心绪的点睛之处,也为中国画的构图增添了生动的元素,形成独特的审美风格。

北宋宣和画院考试中,“竹锁桥边卖酒家”的命题考试令作品别出心裁的李唐名声大噪;近代老舍给白石老人的命题画作“蛙声十里出山泉”,是文人的佳作,亦是展现文人情谊的佳话。所以这次画家与文学家的结合,是继承和回归中国艺术本源,同时也是通过“复古”,开创当代书画界新风气。

莫言表示,参加这次展览是一次难得的体验,“让我知道一幅画的产生是什么样的过程,知道画家的创作过程当中也是需要灵感的,有的画家可能一辈子只画一个主题,但是像这种又画人物又画历史,对画家创作力是很大的挑战,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中国文人所谓的诗书画。古代文人实际上都是能诗善画,至于写字书法不是他们专门要攻的艺术,因为你要写东西就是用毛笔写,无意当中出现了一种艺术。”

进入现代社会后,时代进步了,没有毛笔书写了,但是莫言认为如果一个人能熟练掌握用毛笔书写,也是一种与古人对话的方式,“只有你能够熟练地使用毛笔的时候,也许才能对古典的文学、古典的诗词有更好的理解,拿起毛笔来似乎能够大概知道古人的想法,这也是借助某种工具寻找历史通道的尝试。”

正是因为此,莫言自2005年起重新拿起毛笔,并且越来越痴迷,“我现在走到哪个名山大川、庙宇、殿堂里面,看到毛笔字要多看几眼,也会揣摩一下,但主要是在书写的过程当中体会,别人跟你讲没有用的,黑白、变化、墨色、布局这些东西刚开始完全靠直觉,后来慢慢写多了以后才体会到原来是这个意思。”

现在,使用毛笔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日常生活。在与作家朋友们的日常交往中,莫言也经常以书法赠友人,比如赠给德国作家马丁.瓦尔泽的一幅书法中,莫言题了四个字“一生恋爱”(取自他的一本小说《恋爱中的男人》),虽然很久以后他在德国作家的家中发现他是将这幅字倒着挂的。在他的最新作品集的封面上,书法字样也是莫言自己题的,他还为每一本自己的书题写了一首打油诗。

最近几年,有关莫言书法作品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价格也犹如坐过山车,忽高忽低,但是所有这一切其实与莫言无关,因为大部分市场上出现的书法作品都不是他写的。

“最近几年确实有很多所谓的莫言书法在网上或者拍卖会上出现、流转。我大概看了一下,这些作品大部分都写得比我好,确实不是我写的,我也写不出来,我也不敢掠人之美,希望这些先生们不要埋没了自己的姓名,作品,署上自己的名字比较好。

同时我也感觉到,这是一种文化现象,因为有这么多人热爱书法,这么多人在模仿超越我的书法,让我感觉惭愧和不安,对我也是一种刺激和动力,我会认真地在写作之余,更多拿起毛笔,临一临古人的帖,学习古代的碑,争取使自己的书法技艺有所提高,能够使毛笔写的字变得好看一点。”莫言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