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朵英贤院士从朱日和阅兵谈我国步枪/弹发展(上)

原标题:朵英贤院士从朱日和阅兵谈我国步枪/弹发展(上)

阅兵中的步枪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阅兵中,95改是轻武器主角

最近我看了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的阅兵和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阅兵。两次阅兵都有大量的轻武器方队,除了陆军、海军、空军,还有武装警察部队、特种部队,装备面很广,我心里非常高兴。这里我先做一个小小的更正,这次所有的步枪全是95-1式步枪(以下简称“95改”),不是网上有些人说的95式步枪。95式步枪和95改步枪是两种枪型,名称只差一个“改”字,后者是前者的改进型。两者都是无托结构,同一种自动机。不同的是前者发射95式普通弹(弹头质量4.15克),后者发射通用弹(弹头质量4.55克)。后者在身管部位配了下挂榴弹发射器;前者双手操作发射机构,后者单手操作发射机构。两种枪佩带在士兵身上,一般人区别不出来。无怪乎有些人把95改步枪误认作95式步枪,我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辨认出来。这个时候“弹荒”问题又涌上心头,我立即用手机和朋友们取得联系。结论是通用弹还在解决问题中。

通过这两次阅兵,我对弹荒的解困更有了信心。95式枪族研制时,指标高条件差,总师系统意识到,我们是在赶世界步枪小口径化的末班车,经不起失误。在反复总结我国研制63式步枪和67式两用机枪成败经验后,在95式步枪的诸多性能中,把可靠性作为第一生命,并厘清了步枪可靠性的内涵,在团队中达成共识,成为每个成员助推的着力点。95式步枪,包括95改步枪连续装备的20多年中,步枪以其高效的传动、极低的故障概率及构件的结实耐用著称军内,尽管近年来它的发射药和枪弹接连不稳,由于可靠性方面持续的坚挺,枪、弹、药这个系统中成了稳定的载体。要知道,与它同时期的M16步枪至今已修改过5次,AK74步枪也已跟踪修改过3次。我国新枪缺令枪械跟踪这一制度,95式步枪没有修改过一次,正好说明它有可靠的天赋,坚挺的枪械成了弹和药修复的载体和依托。

本来,95式步枪以改进的名义在2004年立项,但军方的目标是仿俄罗斯1994年研制成功的AN94式变射速步枪,而不是对95式步枪进行改进,这一开头引起原则分歧,相持之下,兵器装备系统选择了仿AN94式步枪途径,另行组成总设计师系统。项目启动之后,因基础知识太差难有进展,也正好俄罗斯以AN94式步枪存在严重问题全部撤装,中国的仿制也就偃旗息鼓。这时,军方以步枪枪弹有两种型号,生产供应不方便为由,提出“两弹合一”的任务。将来采用一种枪弹配步枪系列和机枪系列,因为难度很大,就请南京理工大学外弹道专家王良明教授参加攻关,不久,王良明提出弹形数字化外弹道模型,大幅调整了弹头阻力,优化之下,得到了射程800米以内弹头最佳形状。2005年兵器装备系统组织“两弹合一”的联合攻关。

在联合攻关过程中,为了提高身管寿命,将弹头壳材料由覆铜钢改为纯黄铜,身管寿命提高,但不久就发生“热散”故障,射击过程中出现因弹头挂铜而散射。这个故障从2010年“95改步枪”结题起到2016年上报成果时还没有得到解决,由“两弹合一”形成的枪弹取名为“10年式5.8毫米通用枪弹”,此弹因存在严重射击缺陷,首次开启了95式步枪生产以来的“弹荒”时期。95改步枪自2004年启动后,唯一的成果是加挂榴弹发射器,论证周详,方案简洁,由9616厂抓总独立完成。我本来想在95改的后期对枪械进行一次人机功效改进,没想到它因通用弹而延缓。

其实解决弹荒问题很简单,发射药折腾了多年,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最后还不是行政决定叫停,改研新药。弹荒也是,需要行政再出马,叫停通用弹,为解决“弹荒”让开路。(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