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风暴中的神户制钢社长:曾为公司存亡失眠,自诩变革被评保守

原标题:风暴中的神户制钢社长:曾为公司存亡失眠,自诩变革被评保守

日本神户制钢董事长兼社长川崎博也。 视觉中国 图

在日本神户制钢篡改数据丑闻曝光4天后,过去经常公开发表言论的社长川崎博也10月12日出现在公众面前谢罪。“神户制钢的信誉已降为零。”他说。

在现场照片上,曾自信地拿着话筒侃侃而谈的他双手紧贴身前,闭着双眼深深鞠躬,神情凝重。

事实上,2013年1月,当川崎博也得知自己将要升任神户制钢的社长时,他的心情就并不轻松。在后来一场对年轻企业家的演讲中,他回忆说,从1月中旬接到消息到4月1日正式上任,他在两个半月里时时都思考着“接下去要怎么杀出重围”,有时甚至苦恼得“在夜里突然醒来”。

川崎近年来并不讳言神户制钢这样的日本制造业企业面临的挑战。他经常强调变革和行动的重要性,以应对经济形势的变化和激烈的竞争。

但在今年10月8日,神户制钢曝出在过去10年间篡改产品数据的丑闻,牵涉包括管理层在内数十名雇员。该公司副社长梅原尚人透露,篡改数据并非个别人所为,而是获得管理层默许,是公司整体性问题。

“在艰苦的时候,吃奶的力气就用出来了”

据神户制钢官方网站上的履历表,现年58岁的川崎博也是一名日本传统企业终身雇佣制下的员工。1980年从京都大学毕业后,他就加入了神户制钢,辗转多个部门,层层晋升,最终于2013年升任社长。

但在2015年11月对年轻企业家的自述中,川崎回忆说,神户制钢在2013年处境极为艰难。此前两年,该公司连续出现赤字。同行业中,新日本制铁和住友金属工业合并、古河天空铝业和住友轻金属工业合并。日本媒体当时评论说,神户制钢已经错过了业界重组的时机。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带来了严峻挑战。川崎认为,日本人口的减少和年轻人消费习惯的变化影响了汽车销量,用来制造汽车的钢铁也需求下降。转向海外市场时,则面临中国和韩国的竞争,其中中国钢铁产量大,也拥有了生产高级钢材的能力。

在神户制钢内部,员工危机感也十分强烈。“我们的公司将来不会有问题吧?”这样的问题不时出现。川崎感到,如果这样的态势持续下去,公司可能将难以维系下去。

在正式上任前的两个半月,川崎表示自己常常思考“接下去要怎么杀出重围”,有时甚至苦恼得在夜里突然醒来。

但在上任近3年后,川崎的担忧仍然存在。2016年1月,他在《日经商业周刊》发表自述时再次提及了宏观经济及需求减少的情况,并称神户制钢正处于守成的时期,“在艰苦的时候,吃奶的力气就用出来了。”他写道。

自称以“变革”为信条

在川崎口中,摆脱危机的方法只有变革。“如果太晚作出决定,公司就会崩溃,越快变革就越能找到机会,我们必须这样警醒自己。”他在2015年告诫年轻企业家说。

据《日本经济新闻》2017年2月报道,川崎特意在社长室中摆放了两个象征着“变化”的小工艺品。这是他在当上社长的2013年与妻子去东京旅游时买下的,因为“变化”正是自己所探寻的东西。

川崎在公司运营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例如停止使用下属企业神户制铁所的高炉。他回忆说,早在约20年前,公司就考虑过停止使用高炉,用电炉取而代之,但迟迟没有行动。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中,神户制铁所受灾严重,震后半年就努力恢复生产,此后重新立起高炉,这也使高炉成为企业复兴的象征。

在川崎2013年决定停止使用高炉时,就有同事因坚持其象征意义而反对,但川崎认为公司已陷入可能走向解体的危机,坚持了这一决定。

据《产经新闻》2017年2月报道,神户制铁所约有60年历史的高炉将在今年11月正式停止工作。而加古川制铁所的高炉成为神户制钢下属的唯一一座高炉,也进行了改造,比如引入人工智能进行作业,以应对大批老员工退休、培养新员工困难这一青黄不接的局面。

而由于川崎认为神户制钢正处于“守成”的时期,他也在寻找公司新的发展方向。在2016年于《日经商业周刊》发表的文章中,他认为,为支持汽车的轻量化生产的复合材料将成为下一阶段的发展领域,同时也会致力于公司内部的跨部门实践,团结全公司的力量克服困难。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神户制钢在针对2018年入社新员工的招聘启事中称,该公司员工的特点是“诚实、合作、变革”,在迅速变化的工作环境中,希望招募能够稳固公司基础,同时承担变革的人才。

造假丑闻涉管理层有组织行动

虽然川崎经常公开宣称要积极变革,但并未带领神户制钢走出困境。今年10月曝出的造假丑闻更是显示,神户制钢长期存在篡改数据的现象。

在亚洲新闻社社长徐静波看来,川崎作为一个典型的经理人,他与做假账的东芝公司前社长一样,“守家”是他们的第一责任,不出现赤字,是最重要的经营目标。

"只要不出乱不出现赤字,就是万岁",这一理念不仅是神户制钢,也是日本许多大企业经理人的"共识",在这一"共识"的驱使下,日本大企业的经营者们陷入了保守经营,甚至为了避免决算报告中出现赤字做假账粉饰业绩的怪圈。”徐静波13日撰文分析称。

在现实面前,川崎的“踌躇满志”也显得力不从心。神钢集团的中文官网上显示,2014年,川崎在上任首年后的新年贺词中称,希望2015年实现800亿日元-1000亿日元的利润。但实际上,2015年,神户制钢却出现了80亿日元的亏损。

事实上,据日本共同社12日报道,神户制钢从上世纪90年代起接连曝出丑闻,还发生向难缠股东提供好处的事件。此后,2006年两家制铁又被曝出排放超出环境标准的煤烟并篡改数据的问题,去年还刚刚宣布发现集团旗下神钢钢线不锈钢公司篡改不锈钢钢线的强度测试数据。虽然每次都采取应对措施,但还是未能防止此次的问题,没有吸取教训。

而在今年10月,神户制钢承认长期篡改部分铝、铜制品出厂数据,冒充达标产品流向市场,波及企业近200家,问题产品甚至使用在日本自卫队飞机及制导武器上。神户制钢部分铁粉的强度数据也被曝涉嫌被篡改,这些铁粉被用于制造齿轮等形状特殊的零件,目前已经售出140吨。其旗下子公司又证实,在生产DVD等的金属材料中存在篡改数据的行为,已销售给70家公司。

共同社12日报道称,不在迄今发表制品之列的其他铝制品和铜制品可能也存在相同篡改问题,现正进行调查。美国通用汽车(GM)等海外企业也开始对影响进行调查。整个日本制造业的信誉或受到动摇,对丑闻不断的神户制钢的指责预计将进一步加剧。

对于造假事件,神户制钢所副社长梅原尚人8日表示,部分产品从10年前开始就一直沿用篡改后的数据,篡改数据也并非个别人所为,而是获得管理层默许,是公司整体性问题。

川崎本人则在12日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他当天上午来到日本经济产业省,向政府报告了内部调查的初步结果,并为篡改数据问题向客户和消费者谢罪。他表示,公司对于已经出厂的产品正在进行安全确认,同时正在清查问题发生的原因、制定此类问题再度发生的对策。但他表示,现阶段还没有听说有可能召回使用篡改数据制品的汽车。

“神户制钢的信誉已经降为零,”他说。

老东家神户制钢出事早有预兆?安倍曾无意揭其内部松懈管理

神户制钢造假系管理层有组织行为,“日本制造”走下神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