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潘粤明: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原标题:潘粤明: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

一路走来是活该

死机之后再重启

2012年底,婚变事件打碎了国民小生潘粤明。作为曾经佳作连连的新生代偶像,有情人终成眷属里的模范丈夫,婚姻变故让他突然间形象全崩、跌入谷底。

人们总渴望窥见明星的另一面,不论真假、但看谈资是娱乐圈通行的判断逻辑。滥赌、家暴、性无能、吃软饭,这是舆论给白衣少年写出的结局。

长久的沉寂后,演员潘粤明带着《白夜追凶》回来了。重新登上流量之王的宝座,接受万千粉丝的追捧,他作为演员再一次被热议。

他坦言自己更相信命运,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写毛笔字、玩手串、抄《心经》,中年潘粤明在生活面前姿态松弛。

大起大落的人生,和角色对号入座

“我见到潘粤明,就想在他脸上划一刀”,这是《白夜追凶》总制片人袁玉梅看完大结局之后的反应。

在她心里,潘粤明已然是脸上有疤的角色本身。收官前播放量过十亿,豆瓣评分9.1,潘粤明漂亮地完成了这次表演。

袁玉梅提议由潘粤明来出演关氏两兄弟,是偶然看到潘在《跨界歌王》上的表现之后。

灯光打过,昔日的白衣少年眼睛蒙上红绸带,唱着属于他的中年困惑:

“想的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在那次众所周知的婚变事件之后,潘粤明处于低谷。

那时候他不会知道,这份无心插柳会把自己重新带入热门演员的轨道。

“我一看到他的眼睛就很心疼”,袁玉梅这样形容当时的心理,她觉得潘粤明的眼睛“悲悯又坚毅”,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袁玉梅选择男主角的标准很明确——不找鲜肉,“这部剧本很沉重,我一定找有生活经历的人,否则他没法体谅双重人格。”

她一边请圈内朋友联络潘粤明,一边担心着,“影视作品有三个世界,第一电影,第二电视剧,第三网剧,担心潘粤明不答应。”

潘粤明看过剧本后决定出演,整个过程非常顺利,“好像对号入座”,演员潘粤明和角色命中注定相遇。

镜头下潘粤明的肚子微微凸起,他已经年过四十。他最近爱上抄《心经》,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轻易背出,他称最喜欢的一句是“心无挂碍”。

写文章往往穷而后工,表演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经历,便无从呈现。无巧不成书,文章或影视作品的魅力往往在于超出常态的张力,体悟过人生的无常的人,自然更能去呈现这种状态。

从人人称羡的青年才俊,到被主流排挤的“编外”人员,最终重回巅峰,这是剧中关宏峰的宿命,也是演员潘粤明的生活。

无数“小鲜肉”卡在转型当口,被流量追捧,也被逝去的流量抛弃。潘粤明在到达这个分岔口之前,直接被生活捅了一刀。流过的血变成日后自然流露的表演,源源不断注入自己的身体。

从叛逆少年一路走来,有过巅峰有过低谷,如今中年潘粤明不再困惑。他开始相信时间的力量,应了歌中那句,“岁月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 该给的我给”。

除了命运,他没办法找到一个理由,解释自己的起起落落。

往事并不如烟,一路走来都是活该

《白夜追凶》之前,潘粤明上一次活跃在大众视线,还是因为五年前的那桩婚变。

时间过去这么久,潘粤明的微博上至今留着董洁的痕迹,在他的微博搜索“小D”有34条结果,全是两人曾经你侬我侬的痕迹。

很多人质疑潘粤明为什么不能放下、不能大度,潘粤明曾回复,“别扯犊子,别拿你是男人来诓谁,没爱过的人没资格这么讲”。

2013年,潘粤明接受凤凰卫视《非常道》节目访谈,面对老朋友主持人何东,潘粤明回忆往事,“好好的一个家,怎么能这样呢?凭良心说,谁碰到这样的事,谁都不可能说轻轻地就能放下。”

感情的收尾一地鸡毛,潘粤明却竭力维持着最后的体面。面对滥赌的指责,潘粤明没有下场去竭力辩驳,一纸诉状告到法院,起诉的对象是董洁当时的经纪人。

法律判给了他公道,舆论却没还他清白。流量总是偏爱隐晦的、模棱两可的谈资,性无能等无从证伪的猜疑像蜘蛛网一样黏住潘粤明,他被裹得透不过气来,看不到出口。

婚变后的第四年,登上《跨界歌王》舞台,他唱出,“他的爱在心里埋葬了抹平了,几年了仍有余威,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爱意在夜里翻墙”。

婚变后的第五年,媒体问,还相信爱情吗?潘粤明不假思索,“信吧,挺好的呀,有爱情怎么不好了”。但如何评价自己的过往感情,他没有回答。

潘粤明想不明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事儿呢,太拧巴了,好好的一个家,你怎么能这样呢?”他连说了三次不应该,没有主语。

那段时间的潘粤明躲进家里,取消一切演艺活动,他有太多事情想不明白。这是他第二次逃避,第一次是年少叛逆的离家出走,那时候他玩得起,造得起,对未来充满自信。

这份自信源于他顺风顺水、一夜蹿红的现实经历。从高昂猛进的北京小爷一路走来,2001年他靠电影《非常夏日》出道,一举拿下第七届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

此后的《蓝色爱情》、《情不自禁》等作品,把他推上“国民小生”、“新生代偶像”的位子。在和赵薇搭档的《京华烟云》中,他饰演新锐叛逆的曾荪亚,收视率一路走高,赵薇在发布会上直言,潘粤明肯定会更红。

突然爆发的婚变事件,让他的一切顺利戛然而止,也让潘粤明的心境带来转变。

曾经骄傲得意的潘粤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反思,“一路走来,也是活该。你没读懂生活,生活就必须得给你来两下。”

时隔 5 年,如今谈及婚变旧事,潘粤明摆摆手用一句“负能量”轻巧带过。《白夜追凶》的宣传期中,他不间断地接受各个媒体采访,日程排的满满当当。记者们渴望看到潘粤明的内心,但他举起话筒只聊剧情和角色。

“你还想演什么?”

“《变形金刚》里的螺丝钉。”

曾经的混不吝越来越得体,他不再横冲直撞,自己去寻找出口,反而更依赖时间的节奏和命运的安排。生活给什么,他就接受什么。

死机之后强行启动,我想往更多的出口走

潘粤明的演艺生涯中断过,婚变之后,沉寂一年。也是在那段时间里,他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曾经受伤的感情对个人是劫难,对职业演员来讲却是另一种财富。

真正经历过的东西,是走心的。有过这样的经历,潘粤明觉得,“一些现实题材的片子,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就会不一样”。

历尽千帆,中年潘粤明看到了更多:关宏峰被岁月打磨出来的沧桑感,在《白夜追凶》中张力十足。

现实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潘粤明只得一边受着苦,一边接受这份“馈赠”。

潘粤明认为那一年的沉寂给了自己可能性。他从来不希望像没头苍蝇一样,就当演员,就挣那份钱,演完了就拍屁股走人,换下一个剧组。那种节奏他已经腻歪了。

编剧、导演还是出品,他一点点学着怎么去做,试图为自己找到更多出口。这些尚未在潘粤明身上显露,他并不着急,该来的总会来,无论劫难还是荣光。

“大家评价你在《白夜追凶》中演技炸裂。演技和脸哪个更重要?”

“脸炸裂不是什么好事儿。”

中年潘粤明玩笑般应对本该严肃的人生规划,只是那种调侃背后不再是一意孤行的少年气息,取而代之是对无常生活的举重若轻。

顺风顺水的人往往学不会等待,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潘粤明喜欢占据主动,习惯掌控。他曾在采访中坦言,“我决定干这事儿,我就一定会拿下。但是如果我最后拿下了是因为你抽着我干的,我就会没有满足感”。

岁月轻饶,他最终学会了等待。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韩茹雪

值班编辑:俞杨

点击图片阅读 | 窦唯给手游写歌怎么了,说他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你们都是真仙女吗?

点击图片阅读 |为什么很多一流成功人士的闹钟都定在早晨5:5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