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财税体制改革新期待

原标题:财税体制改革新期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专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赵福昌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杜涛党的十八大以来,作为新一轮改革的突破口——财税体制改革取得了诸多进展。2014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以来,包括预算体制改革、税制改革、事权与支出责任改革等文件依次出台。

在过去几年间,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具体取得了哪些成果和突破?意义何在?又会产生怎样深远影响?

近日,就上述问题,经济观察报专访了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赵福昌。

经济观察报:如何评价财税体制改革在此轮改革中的地位和作用?

赵福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目标,确立了336项改革,其中,财政部为前头单位的76项,作为参加单位的有129项。财政改革过去一直是经济改革的突破口,是各项改革和各方利益交汇点和枢纽,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高屋建瓴,定位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财政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居于更加突出和重要的地位,对于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具有重要的作用。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财税体制改革积极推进。在一系列文件及法律修订的基础上,预算改革推进成效最为显著。同时,完善政府预算体系强化全口径预算管理,改进预算控制方式推进跨年预算平衡机制,以提高预算法制、公开、透明、绩效为基础深化全过程管理,推进政府基金化改革和PPP模式完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等工作均取得积极推进。此外,税收改革也得到扎实推进:“营改增”全面推开;环境保护税通过了立法;房产税、个人所得税、消费税等改革也在不同程度推进,税收法定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财政体制改革也在积极探索中出台了总体方案,指明了改革的方向、提出了改革的要求,总体而言取得了许多积极进展。

经济观察报:预算改革的进展如何?你对于预算改革的重要性有何评价?

赵福昌:预算治理是财政治理乃至国家治理的重中之重,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是财税改革的三大任务之首。预算治理功能发挥需要预算的完整性、主体权责平衡性、公开透明、追踪问效等协调配合、深化推进。根据改革总体方案和新修订的预算法要求,财政部起草了《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国发[2014]45号),加强了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顶层设计和全面部署,对改革的重点内容做了框架性的设计,之后又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具体实施办法,包括以国务院名义颁布的关于地方政府性债务、绩效管理、转移支付、中期财政规划的配套制度和财政部名义颁布的关于完善政府预算体系的通知等。

在此基础上,以提高预算法制、公开、透明、绩效为基础,深化全过程管理,各项改革不断推进。这主要涉及:完善以四本预算为基础的政府预算体系不断强化全口径预算管理,实现预算的完整性;改进预算控制方式、推进跨年预算平衡机制,同时完善政府债务管理,编制中期财政规划和政府综合财务报告等,促进财政可持续发展;积极推进政府基金化改革和PPP模式完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预算法修订为基础促进了预算法由“政府管理法”向“管理政府法”的转变,明确了相关主体的权利和责任,奠定了政府财政治理的基础,对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经济观察报:税制改革备受关注,对于正在进行中的几项税制改革,您有哪些期待?

赵福昌:1994年以来,与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相适应,我国建立起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税收制度,期间先后有增值税转型、燃油税改革、所得税改革等一系列改革,税制结构日趋完善,对引导产业结构调整、化解产能过剩、促进新兴产业发展、推动各市场主体公平竞争等具有重大意义。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确定的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以及新《预算法》关于“税收法定”的要求,税收改革也取得了重要进展,营改增全面推开,环境保护税通过立法,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房产税、个人所得税、消费税等改革也都在不同层面上取得积极进展。税收法定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对于减轻企业负担、促进公平的市场环境等都具有重要意义。未来,我们期待着房产税、消费税、环境税、个人所得税等税种的改革得到进一步推进,并且税制结构不断优化和税收效率不断提升。

经济观察报:2016年8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对推进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做出总体部署。合理划分中央和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是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环节。你如何评价过去几年,我们在这方面的突破和进步?

赵福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绘制了深化财政体制改革的蓝图,提出要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2016年中国出台了《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对于财政体制改革的思路、原则进一步明晰化,在保持中央和地方收入格局大体稳定的前提下,进一步理顺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合理划分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事权适度上移,促进权力和责任、办事和花钱相统一,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财政体制改革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三项财政改革中最难改的一项。过去几年来,中国财政体制改革着力推进了转移支付的完善,相关制度和绩效管理不断深化,适应营改增出台了过渡期的央地收入划分办法等等,这些领域都取得了明显进展。

接下来,如何将财政事权与部门事权划分的有机统一?如何实现财政事权与部门事权划分的有机统一从而进一步调动部门的积极性等方面,都是未来财政体制改革面需要进一步突破的。

经济观察报:在你看来,未来几年,中国的财税体制改革将会如何推进?又将产生怎样影响?

赵福昌:总体而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财税体制改革取得了许多积极进展。下一步,在预算管理制度改革要取得决定性进展基础上,中国还会在加强财政资金绩效管理、强化中期财政管理、完善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防范财政风险等方面继续深化改革。而在具体税制改革方面,房产税、个人所得税等改革还会加快推进,已经推进的改革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同时,“税收法定”改革也需要克服困难加快推进。

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到2020年各项改革要基本到位,为现代财政制度基本建立奠定基础,充分发挥财政在优化资源配置、维护市场统一、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方面的重要作用。未来几年,中国还将不断强化财政制建设,增强部门和地方主体的权责意识,深化政府与市场、政府于社会以及中央与地方的三维治理关系,更好地发挥财政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的作用,不断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