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海归创业潮又起

原标题:海归创业潮又起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晓慧 2014年,谷歌收购DeepMind,AlphaGO横行。在这前一年,赵勇创办北京格灵深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同时具备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以及嵌入式硬件研发能力。创始人赵勇从谷歌研究院谷歌大脑团队出身。

领英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毕业归国的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4%,而有海外工作背景的归国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0%。其中,美国是这些海归人才的第一大来源国,占比超过四成。

赵勇创业的想法萌生于2012年。当时,国际上人工智能已经获得阶段性突破。这让赵勇“感到很兴奋,到了创业的时候了。”2013年,赵勇辞职回国。

这一年,人工智能在中国并没有特别高的热度。赵勇在融资的时候,提到“人工智能”,很多投资人表示没有怎么听过。更让他预料不及的是,客户对于视图技术的应用抱怀疑态度。

赵勇还是很幸运。在见了三四十家投资机构后落定了投资,不过,最终确定投资的并不是赵勇口中的人工智能,而是如投资人们的名言:“投人”。

和赵勇认识,同处于人工智能行业的刘昊扬也是一名海归创业者。在格灵深瞳成立的前一年,2012年,刘昊扬成立了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注于动作捕捉技术的创业公司,在影视制作及体育领域的应用最为成熟。

2017年9月,高盛发布《中国人工智能崛起》报告,选择中国核心26家人工智能企业,诺亦腾被选入。

“回国的目的是做大事情。”刘昊扬在美国学习工作十年,回国后入选国家“千人计划”。此前他曾在桥梁工程界工作,拥有力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交叉背景。

尽管诺亦腾算先行者,但整个行业与产业,动作捕捉依然处于早期阶段。传统的动作捕捉是用光学的方法。诺亦腾采用的是基于惯性传感器的动作捕捉技术,不需要外部架设,传感器放到人身上就可以把动作记录下来。

“我们2011年、2012年开始时,很难找到融资,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什么东西。”刘浩扬说,2014年互联网女皇让“可穿戴设备”大火,之后“智能硬件”“VR”、“AR”概念火热,诺亦腾的产品和技术正好都与此相关,诺亦腾因此得到很多投资机构青睐。

2010年前后,中国投资行业依然推崇copy to China都模式,诺亦腾因为所做的事情,在美国没有对标公司,备受冷落。2011年,诺亦腾没有融到钱。2012年年底,朋友投了天使轮。2013年,才获得机构的融资。但至此之后下一轮融资逐次展开:2015年完成B轮2000万美元融资,奥飞动漫(002292)领投;2016年完成C轮。

杨大俊是亚盛医药联合创始人。他的故事是中国医药创新领域海归回国创业的代表。1986年,在国内获得医学硕士后,杨大俊前往美国深造,博士毕业后先后在乔治城大学Lombardi癌症研究中心、密西根大学肿瘤学系从事研究工作。

“义无反顾。”杨大俊回忆在中国成立亚盛医药的时刻,“因为金融危机,美国亚生生物总部决定把中国研发中心关掉,我们觉得很可惜,就决定自己掏钱把整个团队接下来,去融资。”2005年,亚生生物在上海张江成立了中国研发中心。2008年,因金融危机亚生生物在美国上市的计划夭折。亚盛医药成立于2010年。

唐宝是南京前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这是一家专注金属3D打印设备研发与提供解决方案的创业公司,筹建成立于2014年。

2003年,唐宝从荷兰埃因霍温技术大学离职回国。“30岁了,年龄大了,需要回国安家,需要回国照顾老人了。”这和前不久全球化智库(CCG)与智联招聘对1800位海归人士的调查相符,回国的首要因素依然是家庭。

2016年领英针对高科技领域的海外华人用户群体做过一个调研,在调研中能够看到,82%的海外华人对于归国工作呈开放的态度,并表示积极关注中国市场的工作机会。

领英解决方案及服务总监王欢告诉本报,从领英几年来的观察和与海外人才的密切接触中发现,对于已经在海外有工作经验的成熟型人才来说,他们选择回国最大的动因是实现“个人价值”,然后是薪酬待遇这些因素。领英的数据显示,留学归国人数从2010年到2015年,增长了近乎4倍。从35岁到44岁这一部分人群,相比于2010年,在海归人才中的占比提升了2倍。

“2003年只有到大企业就业的唯一选择。现在不一样了,可以创业,小的科技企业有机会成长起来。”

在欧洲的经历,让他对技术敏感。在看到3D打印这个赛道可能的机会后。2014年,唐宝从西门子辞职创业。

程小雨是路书创始人,路书是一款旅游行程编辑平台。2009年,程小雨在法国施耐德电器工作时首次接触互联网,就埋下互联网创业的念头。2014年,她在纽约一家精品投行做跨国并购业务,观察到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火热以及中国市场和资本的双向崛起。

在寻找创业机会的过程中,程小雨发现,在消费升级大背景下,旅游行业蕴藏机遇。定制化、个性化是大趋势。帮助客人做一站式旅行方案的定制游机构开始出现。但是,以前跟团游一个人能服务50人,现在做定制游只能服务5人甚至更小的团体,细节还更多要求更高。定制游服务成本过高,只能服务少数高端人群。

这意味着,市场需要一个系统性提升效率的技术方案,让定制游能够大众化、规模化。“我们看到旅游市场这种变化和需求时,希望从旅游规划的行程SaaS领域切入。”程小雨说。

2015年定制游市场开始快速发展,2016年被业内人士誉为“定制旅游元年”,定制游行业在过去三年有着每年超过200%的增长。在定制游市场爆发的过程中,行业对旅行服务SaaS工具的需求越发迫切。

从投行离职后,程小雨决定回国启动路书项目。而让路书得以启动的因素,程小雨认为包括,市场滞后性,国内市场在旅游消费科技领域和国外还有一些差距,国际化团队的视野和海外经验对国内有拉动作用;国内创业环境和外部支持,2014年投融资环境特别好,优秀人才对创业公司兴趣度还比较高,创业者交流密切社群活跃,互帮互助;此外,中国的项目运营成本低,对于路书所做的事文化认同高。

CCG的报告显示,海归回国创业主要集中于技术领域和服务领域。在调查的样本中,从初创时间看,2015年至今创业比例高达76.4%。

在医药领域,这一年同样关键。“2015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一年在杨大俊等业界人士看来是药政改革的元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开启了鼓励新药创制的改革,推出系列利好政策,如创新药的重新分类、医药上市许可人制度(MAH)的提出、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政策等接踵出台,正重塑医药产业的投资高地,也进而重塑医药产业。

“我们绝对是受益者。”杨大俊说,从中央到地方,尤其长三角地区政府对生物医药创新持续大力的支持,中国资本环境对“投新药”的认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的各项改革,都为海归医药创业者,以及中国新药创制企业创造了可以大展拳脚的环境。此外,投资机构在其他领域的受挫,健康需求激增带来的市场空间增长,都进一步促使资本涌入大健康产业。

其实,中国资本市场对于“创新”的冒险经历了长期蛰伏与曲折。千禧年之始,受中国加入WTO和创设创业板消息影响,资本市场一度对于新兴产业的投融资热情高涨。此后,受互联网泡沫对资本市场的冲击,所有高新技术产业的风投风声鹤唳。而中国2000年的那个“创业板”也迟迟难露面,2009年创业板才落地。

以医药领域为例。产业层面长期以国产替代进口为主题。2008年之前,中国市场的风投机构在选择标的时,依然以仿制药为主。方正和生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新颜此前告诉本报,那个阶段的仿制药领域,有不少成长性不错、利润规模也比较大的企业。另外一个核心原因是当时国内企业中做创新药的标的也比较少,而且新药风险大,投资周期长。对于资本而言,有中后期标的,就不会主动去选择中早期项目。资本会比较多地考虑风险度和流动性两个核心因素。

此外,人才引进创造了这一轮创新创业的主力军。2008年,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即“千人计划”)启动,计划用5到10年时间,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央企业和金融机构、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有重点的引进并支持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来华)创新创业。“千人计划”已引进超过6000名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