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死亡与性 | 席勒短暂辉煌的一生

原标题:初恋,死亡与性 | 席勒短暂辉煌的一生

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

奥地利绘画巨子

于青春期时的埃贡·席勒,在他的速写本扉页上画了一个女孩的脸。这个女孩叫玛格丽特,席勒的初恋。

情书与初恋

席勒的眼中,她是一个“美丽的,妖娆的动物”,她是他画画的右手、是他的双手、是他最美的女孩。席勒写给她的情诗中写道:“看着你,让我的心脏很痛。我爱你。你每个周日都不在家,你都到哪儿去了?”

穿红色衬衣的威利·诺依齐

玛格丽特是席勒的邻居,是一名老师的女儿。

早期速写

早期速写

师承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维也纳分离派重要代表

20世纪初期重要的表现主义画家

受弗洛伊德、巴尔等的思想影响

作品特色是表现力强烈

描绘扭曲的人物和肢体

主题多是自画像和肖像

席勒的肖像作品中人物

痛苦、无助、不解

神经质的线条和对比强烈的色彩

营造诡异而激烈的画面令人震撼

埃贡·席勒

在短暂的生命中处处显示出着

桀骜不逊和对绘画成规的反抗

他用自己敏锐的直觉

真实地揭露人性本质

像一个艺术“殉道者”一样

饱尝苦难和嘲讽

以独特的艺术光辉照亮欧洲艺坛

成为杰出的现代表现主义画家

20世纪初期维也纳

奥匈帝国濒临衰微

浓郁的末世氛围环绕

艺术上出现

对死亡和“美丽尸体”的病态追求

正是席勒生活的时代

表现了那个时代人的心理和情感

描绘的人物和景物都处在惊恐不安状态

生的欲望和死的威胁交织

始终笼罩着他

笔下的人物形体瘦长

冷峻刚直的线条令人震颤

对人物表情动作的夸张刻画

着意描绘人物神经质的情绪

装饰性趣味

1917年创作的一幅风景画《干洗房》

用棱角的线条去突出和表现自己的意图

画面中质感柔软的衣物和天空柔软的云

流畅弯曲的线条勾勒出随风飘荡的衣服

排列有序的房屋以及远山白云

具有明显的装饰意味

House with Drying Laundry,1917

色彩装饰

席勒作品中色彩丰富多变

充满了对比强烈的节奏感

但色调却极为统一

作品中很多色彩都是非自然的

是由画家的主观感受所决定的

《干洗房》画面中装饰意味很强

带着儿童画那种无拘无束的色彩

而这种场景只出现在童话世界中

物象以红灰、橙灰和绿灰色组成

红灰的瓦片又穿插着绿灰和橙灰

白灰的墙上呈现出蓝灰和橙灰色

画家根据自己主观印象再加工

体现了画家高超的艺术创造力

整幅画作单纯而又富有变化

线条和色彩的微妙处理

营造出和谐舒适的氛围

透露出浓重装饰性趣味

House on a River (Old House I)1915

涂绘制

笔触富有韵律的起伏

保持动感韵律又不失去画面和谐

1910 年席勒绘制的《山丘景色》

大片田野采用平涂的方式

变化多端的笔触

物象更生动趣味

Field Landscape (Kreuzberg near Krumau) 1910

风景画《克鲁默景色》

红、绿、黑

色彩平涂的薄与厚

色块面积的大小对比

丰富多变的笔触

形成强烈的视觉效果

反映出画家

内心澎湃的艺术创作激情

Landscape at Krumau,1916

放纵肆意

席勒的画作

夸张的造型

大胆放纵的线条

极富个性的色彩

成为他显著的绘画特征

席勒用富有激情的线条

破碎生冷的色块

生涩的笔触对物象进行夸张

形成了个人独特的艺术魅力

造型上,席勒独具特色

席勒笔下所塑造的人物

大都用直线型简洁造型

修长、夸张、收缩、起伏感强烈的形体

或将人物服饰进行变形处理

夸张刻画服饰的图案和色彩

使作品获得强烈的对比效果

主观有意的构成促使

席勒艺术独特面貌的形成

1910年席勒的《自画像》

人物的造型夸张

身体脱臼和弯曲

手指强直地伸开

上肢剧烈绞拧着

身体上没有多余血肉和曲线

只留下神经质的线条和筋骨

肌肉及带有棱角的几何结构

仿佛诉说内心的

郁闷彷徨和对现实诸多不满

在线条方面

席勒的素描人体

主观地用线条强调形体骨感

表现人体上起伏的结构

用极近立体解构主义形式捕捉形体

1917年的《拥抱》

线条的运用达到了极致

一对恋人紧密拥抱着躺在那里

人物线条流畅,构图动感

集中突显了人物起伏的几何形体

The Embrace,1917

色彩运用方面

色彩以深色和暖色为主

运用小面积的补色对比

产生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给人以不安与苦闷

用强烈的红、黄、黑等

色彩进行大面积的平涂

发挥色彩内在的张力和精神

《死神和少女》

画面中心少女紧紧地搂抱住死神

少女红黄相间的连衣裙

与死神黑褐色的衣服

呈现热烈与宁静的对比

凹凸不平的笔触

赭、红、黄等色调的突现

使暖色调画面感觉不到温暖安宁

只有一丝丝淡漠的伤感

预示着

少女即将被死神带走的情景

Death and the Maiden,1915

死亡笼罩的童年

1890612日,生于奥地利图伦,他的父亲,阿道夫·席勒是任职于奥地利国家铁路局的火车站站长。他的母亲,玛莉·席勒,则是来自波希米亚的捷克克鲁姆洛夫。父亲为这个家庭提供着优越的中产阶级生活,同样沉溺于当时中产阶级普遍的糜烂状态。他的父亲在婚前就患有梅毒,婚后的三个男孩相继夭折,席勒是家中的第四子,唯一的姐姐也在席勒3岁时去世。小时候,席勒曾去由克洛斯特新堡修道院所开设的学校,当时他的美术老师K。L。 史特劳区就已发现他的艺术天份,并支持他朝艺术界继续发展。

席勒15岁时,父亲死于梅毒,他的舅舅奥尔成为他的监护人;奥尔对席勒不愿接受高等教育感到难过,但他也认同席勒对艺术的热情的天赋。

死亡对于席勒来说从来都不陌生,但父亲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席勒很长时间都幻想父亲还在身边,常常与之交谈。他与母亲的关系也渐渐淡漠,因为他认为母亲对死去的父亲缺乏应有的思念和缅怀。死亡成为他后来画作中常常表达的意味。席勒从小性格冷僻、不合群,他在中学时的手稿中写道:“那些差劲的老师都是我的敌人,他们和其他人都不了解我。

有阳台的房子 House with a veranda

瓜 Melon

从绘画教室看美国 View from the Drawing Classroom, Klosterneuburg

万物都是活的行尸走肉

席勒的父亲对儿子的绘画天分并不看好,他希望儿子进政府机构工作,富足而稳定。小时候,席勒曾去由克洛斯特新堡修道院所开设的学校,他的美术老师发现他的艺术天分,支持他朝艺术界继续发展。

1906年16岁的席勒向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Kunstgewerbeschule in Vienna)提出入学申请并通过。他在那里就读不到一年,就由学校的多位教职员推荐到维也纳当代艺术学院就学,学习油画和素描。席勒在从维也纳分离派领导人、装饰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指导下学习,在线条和构图上得益于他的优雅的装饰手法。后来他结识了科柯施卡。他的画最初受学院派和印象派影响,打下了造型基础。受克里姆特和科柯施卡之后,他的作品具有明显的装饰风格,这表明他受到新艺术派——青年风格阿拉伯式图案的强烈影响。如果说克里姆特的艺术是从象征主义走向表现主义,而席勒则已走进纯粹的表现主义天地。

Burg Kreuzenstein am Morgen

Jüngling

女人肖像 Portrait of a Woman

自画像 Self-portrait

蜿蜒的小溪 Winding Brook

席勒向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寻求指导。古斯塔夫·克里姆特购买席勒的画作,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和席勒交换,还帮席勒安排模特,为席勒引介买主。甚至还带席勒加入维也纳工坊(Wiener Werkstätte)-一个与维也纳分离派有关的艺术家团体。

克林姆于1909年在维也纳举办的“Kunstschau”展览中曾邀请席勒参展。席勒在那里看到了爱德华·蒙克、让·图洛普与文生·梵高等人的作品。从保守的学院解放出来后,席勒开始接触到人体与性欲的题材。同时,许多人注意到席勒的作品中那种不安定的情绪。

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主义画派如火如荼兴起,许多传统的艺术法则被打破。席勒创作后期更加肆无忌惮地挥洒内心的想法。他对人体的描绘呈现几何化的风格,没有细腻的刻画,更多是变形。

席勒逐渐摆脱了老师克林姆象征主义的套路,开始从表现主义画派中汲取养分。他惊异于爱德华•蒙克作品中那扭曲的恐惧和惊悚,后期的作品更加注重自身情绪的表达。

席勒一生画了100多幅自画像,这些自画像中很多是裸露的身体。弗洛伊德说,露出生殖器或是相关器官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我不怕你,我藐视你!这应当也是席勒画作想要表达的意味。

他会在镜子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与真实的自己对话。席勒的朋友形容他“少见的英俊,外表一丝不苟,人们甚至不能在他脸上找到一根未刮干净的胡茬。”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最欣赏的一句话却是:万物都是活着的行尸走肉。他的自画像双眼凹陷,表情痛苦,四肢瘦弱,病态毕露。要么是黑色和青绿色,要么是红色或绿色星星点点地分布。早期的席勒曾在一位医生朋友的允许下,到医院观察垂死的病人,这些不健康的肤色即来自那些病入膏肓的人。这些自画像可能不像席勒,但又是真正的席勒。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